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78


d-軍。”將士聽令退下。


“好了,此戰我軍傷亡甚少。各位將軍就回去休息吧,等到皇上的聖旨下來我們在做準備。”眾位將軍紛紛離帳,齊寒亦才坐下來,連喝了幾口熱茶,向一聲半濕的單春看去,“你又跑出去做什麽了?”


單春清秀的臉龐上貼著幾縷黑發,顯得有幾分嬌媚,那雙明眸哦閃閃有神,身上穿著的淡青色滾花長裙,右邊盡濕透出裏麵的白色錦衫上的勾繡紅梅,“奴婢隻是出去散散步,不想突然下了大雨。”


“西南方的天氣變化無常,以後出去隨後戴上紙傘,本王可不想身邊無人侍候。”斜睨了她一眼,卻覺得心中有些燥熱,許是呆在這裏太長時間沒有碰過女子了。


“奴婢有一事不明。”單春沒有看到他異樣的臉色,以為他默認了便繼續說道,“為何主子要故意把明隴王爺留給敵軍,明隴王爺對您已是心懷怨恨,再如此,他以後定會對你不利。”


她軟軟綿綿的聲音靜靜的聽來煞是好聽,齊寒亦長臂一伸把她拉到自己腿上,俯身含住了她軟軟的唇,手掌已是迫不及待的探向她胸前的柔軟,單春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呆呆的坐在他的懷裏任由他撫摸。睫毛微微一顫,她渾身一抖,不由的抓住他的胳膊,齊寒亦炙熱的唇久久的輾轉著她的每寸肌膚。


單春腰間一緊,被他壓得喘不過氣來,伸手用力推開他,齊寒亦沒注意身子一歪,坐在了地上,就看到懷中的單春低著頭跑出帳營去了,齊寒亦失神的摸摸自己的唇,坐起來時瞬間又恢複了一臉冷硬。


三日後,皇上的聖旨傳來,要明亦王爺主動攻進闕星國,把明隴王爺毫發無損的帶回來。單春當時聽聞後立即明白過來,明亦王爺是想要攻進闕星國的一個合理且服眾的理由,所以才故意激怒明隴王爺,然後把他丟給闕星國,後宮的雲貴妃怎麽也不可能不管自己的兒子。


於是,兩國之間的戰爭這才算是正式開始。軍營裏也比前段日子看守更加嚴謹了,連連續幾日,齊寒亦都與各位將軍在帳營裏商量接下來的計策。相對的,單春就清閑了許多,經常與傾城公子打鬧在一起,而每次帶著歡愉的笑容去見齊寒亦時,都被莫名其妙的狠狠訓一頓。


遠離戰場的皇宮內,繁花似錦,驕陽廣照。


眾位妃子今日難得的一起聚在禦花園的那片竹林裏,紛紛享受的躺在竹椅上,兩邊的宮女扇著扇子,好是清閑又舒服的日子,就連很少熱鬧的碧妃今日也來了,與蓮貴嬪坐在一起輕聲說著笑。


“姐姐,聽說明隴王爺在戰場上被敵軍擄了去,皇上因此發了怒氣,可是妹妹想著,要是兩國打起來,最受苦的莫過於暖彤公主……如今已是彤皇後了,畢竟是聯姻公主。”原本輕鬆平和的氣氛被靜妃這麽一說,眾妃子立即把目光投過來,看看雲貴妃,又看看風貴人。


風貴人一臉淡然捏著酸梅不停的吃著,對靜妃的話毫不在意。眾妃子也看慣了風貴人這樣無情的一麵,又把目光放到了雲貴妃身上。


雲貴妃撫了撫自己繁雜的發髻,“妹妹這句話可就錯了,公主本來就是和親過去的,沒有幫著緩和兩國之間的矛盾,反而讓夏皇主動攻進我朝,這是她這個做公主沒有盡到責任。現在反而再來顧慮她,是不是有些太不顧著我朝利益了。”


語氣之間倒是毫無責怪之意,說完拉過靜妃的手,繼續笑著道,“妹妹莫不是糊塗了,我朝如今繁榮不已,正是取下闕星國,讓夏皇成服的最好時機。以後我朝豈不是就可以減少戰亂,百姓也少受些疾苦。”


靜妃被握著的手明顯一怔,原來她們打的是這個注意,嘴角不經意的一沉,抽出自己的手端起茶杯,低眉說道:“可是把明隴王爺用來作借口,姐姐豈能不心疼,要是那些不知好歹的不小心傷了明隴王爺可怎的是好。”


“那也是他的命,誰讓他衝動著要上戰場。”雲貴妃嘴角嫵媚深笑的弧度越來越深,把身上的毯子攏了攏,“聽說明玉王爺十日前就回來了,這幾日怎的不見他進宮。”


兩人之間的氣氛愈加的詭異,靜妃秀麗麵容泛出不知名的笑意,隱隱藏著狠絕,“他連連戰敗,回來後妹妹便讓他在府中思過。”說著話音越來越輕,顯然是不想提及那樣不爭氣的皇兒。


雲貴妃適時地掩嘴而笑,“妹妹對明玉王爺有些嚴苛了。也隻有明亦王爺這種常年習慣征戰的人才把控的了,那些都城裏的公子哥定然連明玉王爺都比不了。”


這句話半假半真的諷刺可真是讓靜妃心底升起冷意,側著臉眉眼閃過冷絕,把目光看向碧妃,碧妃今日笑意漣漣,在眾妃子中宛若碧蓮出淤泥而不染,“聽玉兒說,最近都城裏開了一家酒樓,其中的幾道名菜香飄四裏,玉兒很是喜歡,所以經過幾下打探才得知是明城王爺閑時剛開的。有時間讓明城王爺把酒樓裏的大廚請來宮裏,也讓我們這些嚐嚐鮮。”


碧妃並沒有立即答應,而是先回答完蓮貴嬪話,才轉過頭來,盈盈笑道:“城兒的廚子聽說是從不露麵,妹妹這個做母妃的也沒什麽辦法。”


眾妃子聞言皆露出失落神色。一時間,竹林內傳來喜鵲的叫喳喳聲音,聽來很是喜慶,眾妃子忙仰頭看去,紛紛議論著是遇上了什麽喜事,就在這時,坐在不遠處的溪貴人突然晃著身子起來,在大家還來不及反應之時,又身子摔在了地上,緊接著桃紅色的裙擺下一片殷虹。


幾個妃子都是見慣了的,雲貴妃自然是第一個走過來,目光一閃,就吩咐道:“你們快把溪貴人小心的抬回惜春/宮,你們傻站著幹什麽,快點去請禦醫去看看。”


“惜春/宮太遠了,先抬到我長春/宮。”碧妃一臉鎮定的看著桌上那淩亂的茶杯,看見有個宮女過去收拾,她幾步上來,“等等,這茶可能有問題,不能動。”


宮女才諾諾的退到一邊,緊張的看著桌上的茶盞。


很快一個宮女而來,“皇後懿旨,由趙禦醫驗毒,其餘人全部都到長春/宮等著。”眾妃子就知此事不會這麽簡單的過去,皇後很快被驚動,看樣子是要徹查此事。於是,眾人跟著宮女向長春/宮而去。


長春/宮的內殿,禦醫已經簡單的把脈,出來後行至皇後身前,“溪貴人的龍胎沒有保住,不過溪貴人身體甚好,隻要好好調理定然還會再有的。”


皇後不耐煩的揮揮手,“可知是誤食了什麽?”


“是紅花,專門用來小產的。”


聽著外麵的眾妃子到了,皇後移步由淺安扶著走進了前殿,坐於主位上,她淡雅的麵容中帶著淡淡的華麗之美,眉眼間更顯淑嫻端莊,目光掃了下麵的眾妃子一遍,才出生問道:“今日出了此事,想必大家心裏都清楚。本宮也不多說,是誰做的就站出來,本宮可以饒她一死。”


眾妃皆是不由的搖搖頭,互相看了一眼,皆是不同的神色。


皇後不慢不快的再次看了一圈,伸出手掌,淺安立即端起剛泡好的熱茶遞到皇後手裏,這動作儼然熟練毫無生澀,“既然你們不嫌耽誤時間,那本宮便陪著你們耗在這裏。這種事宮中發生過的是不是一次兩次了,什麽樣的手段,什麽樣的動作哪一樣都不是老套的做法,禦醫已經幾句話就說出了厲害。你們最好識趣點。”輕抿了幾口,放在案上時故意發出重重的聲響。


就這時一名宮女兢兢戰戰的站出來,看了一眼碧妃,才跪下去,“回……皇後娘娘……是……是奴婢做的,求皇後娘娘饒奴婢一條性命,是奴婢做的……下的花紅。”


皇後眼中精光一閃,她還沒有說出用了什麽藥,這個宮女竟然就知道,“說吧,是誰指使你做的,本宮不相信你會自己無緣無故的害一個孩子。”


此時站著碧妃身後的紅葉和紅英都不可思議的看著跪著的紅香,在看看主子鎮定的神情,心裏更加忐忑不安,這個紅香她們眼巴巴的看著,竟然都會出現此事。


正文 40 貴人小產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23 8:50:32 本章字數:3465


“奴婢……奴婢,是奴婢自己下毒的。皇後娘娘……”紅香朝著不停的磕著頭,雙眼通紅,已是帶著淚珠,“皇後娘娘,是奴婢下的……是奴婢自個下的。”


“嘭”“給本宮如實說來,不然本宮立即把你送進宗人府。”茶杯滾落在紅香的跪著的前方,茶葉以各種形狀躺著。


紅香身體一個抖動,“是主子讓奴婢做的,是主子。主子說,溪貴人貪圖富貴,不肯嫁於明城王爺,來到宮中享受榮華富貴,她實在看不過,就吩咐奴婢從外偷買來花紅,給溪貴人下藥,這樣溪貴人就得不到皇上的寵愛。”


“碧妃?碧妃,你有什麽要說的?”


碧妃淡然的起身走來直直站著,目光無懼:“溪貴人,雖然沒有成為城兒的妃子我很惋惜,但是我一直把她當做自己的女兒來看待。今日發生此事,如果是我做的,就定然不會阻止那名宮女收拾那帶毒的茶杯,這不是明顯給自己留下證據麽。”說完這番為自己證明清白的話,碧妃福福身,“請皇後明查。”


“再說,碧妃怎麽可能傻著讓自己的宮女去下毒害龍子,這不是擺明著就是栽贓陷害麽。”蓮貴嬪眉目間帶出優雅的銳氣,“還有前幾日,我與碧妃就瞧著這個紅香有問題,貴妃姐姐應該記得那天的事情,就是這個紅香拿出那簪子給碧妃戴上,才讓貴妃姐姐與碧妃發生爭執。顯然這個紅香就有問題。”


皇後緩緩點點頭,目光掠過紅香後,停到碧妃身上,“紅香有問題,你為何還把她留在宮中。”


“妹妹隻是覺得很可疑,但是沒有證據。”碧妃聞聲聞氣答道。


紅香則是猛地搖著頭,“主子,你是不要奴婢了麽,你說過事成之後會送奴婢出宮的。”


問到此處,誰都知道事情越發複雜了,要是這樣審下去,一定問不出來。皇後擺擺手,“畫安,把這個紅香帶到宗人府,由他們處置。出了結果再來向本宮稟告。”畫安立即便把一直叫嚷著的紅香帶了出去,等到殿內恢複安靜,皇後才起身,略顯疲憊,“此事暫且到此,你們都回宮吧。”


“恭送皇後,皇後金安。”眾妃子曲膝一拜。


待各宮妃子離去,碧妃一臉擔心的向內室走去,掀開層層稍慢,就見床上的溪貴人麵色慘白,雙眼緊閉,紅葉貼心的端著熱茶過來,“主子喝喝熱茶,暖暖身子。剛才真真是嚇壞了。”


“就是,奴婢沒有想到紅香的動作這麽快。”紅英忙應著。


“禦醫可說了什麽?”碧妃伸手把溪貴人側臉的長發整理到而後,宛若一個慈愛的母親。


“禦醫說誤食花紅的量比較少,所以對大人並沒有太大的損害,隻要好好調理,一個月內就會恢複。”看著主子一臉認真的模樣,紅葉撞撞紅英的身子,示意她退出來。


到了旁晚時分,皇上得知後立即擺駕過來。


皇上疼惜的看著床上的女子,溪貴人已經醒了,此時安靜個喝著湯藥,喝完後,見皇上盯著,她就不由羞紅了臉低下頭。


“貴人還是這麽不經看。”寬厚的手掌摸摸溪貴人的腦袋,把她攬進胸前懷抱。


“皇上隻會取笑妾身。”溪貴人臉上明顯掛著的是勉強的羞笑,隻是皇上沒有看到而已。


“明日,朕就宣布封你為榮華,溪榮華,來彌補朕沒有保護好之責。”皇上威嚴的五官上盡是濃濃的愧疚,不過還有一絲不自然的釋然。


溪貴人反抱住皇上的身子,嘴角滑過不經意的苦澀,“謝皇上賞賜。不過妾身寧願不要,隻想著那妾身的龍兒,就這麽無緣無故的被人害了。”


皇上並不多言,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溪貴人也是識趣之人,她早就知道皇上容不得再有妃子生下孩子,如果能夠因為這件事往上升,那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目光無神,呆呆的摸著自己的小腹,這是她的第一個孩子啊。


幾日過去,後宮中這件事就像是從沒有發生過一樣平靜,就連著紅香的最後都沒有人再提,人們反而議論的是邊境戰爭,得知明亦王爺巧計換回明隴王爺後,紛紛讚歎不已。而邊境並沒有像這些人想的那般簡單,煙塵四起,戰火滾燙了這片平和的山水之地。


明亦王爺已經連續幾夜沒有休息過了,獨自坐在塌邊扶著額頭看書,而一邊單春早已瞌睡的在晃腦袋了。他們的將士經過奮戰向前行進了五裏左右,已經跨進了闕星國的邊境,準備著繼續往前攻進。


明亦王爺正看著點頭的單春發呆時,帳篷外傳來腳步聲,就聽單風隻身進來,朗聲稟告,帶著幾分欣喜,“恭喜王爺,都城傳來消息,王妃今日清晨生下小王爺,母子平安。”


單春正在做夢聽見,一個激靈,差點栽倒在地上,眼前清楚了才站好身子。


“嗯,本王知道了。讓單竹和單雙管著就好了,本王沒時間。”


單風聞言低著頭翻了翻白眼才退了下去。


單春踮著腳輕聲的朝著自己的床榻走去,可是沒走幾步,就聽齊寒亦冷冷道:“本王準許你去睡了麽。”黑眸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奴婢真的瞌睡的很。”單春撇撇嘴,委屈的揪著小臉,還不時的打著哈氣她已經跟著連續兩夜沒有睡覺了,在這樣下去,她明日就有可能把腦袋栽倒飯菜裏,“主子,奴婢真的撐不住了。”再次出聲帶著些隱隱的撒嬌。


齊寒亦才應了下來,“去睡吧。”


等到單春舒舒服服睡醒之後,在床上打了個滾,坐起身子伸伸懶腰,就見另一邊的榻上已經平平整整,在看從帳篷之間射進來的陽光,應該已是下午的時候了,拍拍還打著哈氣的嘴,自己胡亂的擦了擦小臉,就耷拉著鞋子出去了。


“丫頭,本公子在這裏轉了一個時辰了,你才起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