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77


d-的單風,他心裏就來氣,隨後從腰間抽出自己的檀香扇,敲敲桌麵,媚眼一挑,“沒想到明亦王爺這麽忙的人還有時間請本公子來小住,本公子對這軍營可不敢興趣,有什麽事快說,完了本公子還要趕著回去呢。”


齊寒亦端著熱茶慢條斯理的吹開茶葉,輕抿了幾口,才道:“本王既然請你來小住,就不會放你回去。”


隻聽扇子猛地合住發出的聲音就知道傾城公子此時心裏有多憤然,想了片刻,他咬著牙看向齊寒亦,“除非你給本公子每日付一百兩銀子,否則本公子不幹,死也不呆在這裏。”


他話音剛落,單春端著茶盤進來,故意生氣的給他重重的放到旁邊,“公子,請用。”語氣都連帶著愈加不善。


“本王沒那麽多銀子。”把單春的動作看在眼裏,雖不解她的生氣,但是對於單春不待見傾城公子的動作,齊寒亦還是不由的翹翹嘴角,“過來,給本王沏茶。”看著她乖乖過來的樣子,心裏愈發的滿意了。


“左北,右南,本公子要回城。”傾城公子生著悶氣,起身吆喝著兩位小童,作勢就要走,還沒走幾步就被單風用劍攔住,他臉上浮起幾分輕浮的笑容,“看來王爺是非要把本公子留在這裏了。不過,王爺可不要怪本公子擾亂軍營的規矩。”


“本王答應每日給你一百兩銀子。”明亦王爺突然鬆了口。


“好。”扇子又是一合,傾城公子高興的咧著嘴,“既然如此那本公子就要帶些家當過來,不然這地方……嘖嘖,本公子估計滾一晚上都睡不著。”


單風才收回手臂,跟著傾城公子出去了。傾城公子與兩位小童低語了好大一會兒,才算交代完,說完後滿意的點點頭返身進了帳篷。


在傍晚時候,大家各自在帳篷了吃飯,最中間的隔壁間裏麵就傳來了殺豬般的慘叫聲,傾城公子正在喝湯,聽見後又是吐了出來,把筷子一摔,“這是哪個不要臉的竟然叫的這麽難聽,讓本公子都吃不下飯了。”


明亦王爺一臉沉靜的吃著,毫無感覺。


帳篷簾子掀開,急急忙忙跑來一個侍衛,“王爺,我家主子在喊著叫著要找王爺,奴才……求王爺去看看吧。”本來自家王爺就不好侍候,偏偏還讓他遇見更加難侍候的明亦王爺,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


“沒看見本王用膳呢,叫軍醫給他瞧瞧便是了。”


傾城公子這才知道原來是那聲音是明隴王爺發出的,不過他好像錯過了什麽好事,看見那侍衛還站在原地,就不耐煩的揮揮手,“快快退下,沒看見你們將軍正在設宴招待本公子,等本公子吃好喝好了,再過去看看也不遲。”


那侍衛隻好硬著頭皮回到了自家主子的帳篷裏。


正文 38 傾城小住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21 8:51:34 本章字數:3398


而隔壁的慘叫聲越來越像,簡直響徹山穀,整個軍營的人都能夠聽見。


就在人們紛紛議論明隴王爺的事情時,營門外緩緩行駛來的一行馬車吧眾人的目光有吸引力了去,傾城公子聽聞自家兩位小童來了,就匆匆走了出去。走至營門口,滿意的看著三四輛馬車上準備的行李,就普通人搬家還要隆重很多。


站在齊寒亦身後的單春,簡直眼珠都快掉下來了,以前在寒君府住的時候也沒見他運來這麽多行李,這次難道是把所有的家當都搬來了麽。


傾城公子一點也不客氣,熱情的招手揮手讓一邊傻站著的士兵們都過來替他搬東西,傾城公子的帳篷被安排在明隴王爺的另一側,不管是不是齊寒亦有心無心的安排,傾城公子都坦然接受,隻要有銀子。


將士們都是熱心腸的,很快就幫著全部都搬好了。傾城公子則笑意滿滿給眾人分下銀子,自己進了帳篷,指揮著兩位小童收拾好。頓時,這軍營裏就熱鬧了不少。傾城的公子才剛剛收拾好準備歇下,就聽見帳篷外沉穩的腳步聲,想要熄滅火燭已經來不及,隻好坐在床上。


齊寒亦進來徑直走到張軟榻旁,坐下,看見案上擺放的幾盞青花瓷杯,饒有興趣的拿起來瞧了瞧,“這是剛剛讓他們置辦的,花了不少銀子吧。”


傾城公子被識破就大膽的迎上他的黑眸,“那當然,本公子怎麽會把自家的寶貝搬過來,要是遇見賊兵,偷了怎麽辦。本公子就願意買新的。”這語氣完全符合他的風格,“說吧,這麽晚了來本公子的地方來做什麽,本公子可不信你是來增加感情的。”


齊寒亦穩穩放下青花瓷杯,直言問道:“幾年前,你滅孤冷城城主府的時候的目的。”


“哈哈……這事情都過去兩三年了,你怎麽現在才問。本公子覺得憑你應該知道的。”像是聽到了什麽好笑的事情,傾城公子仰頭大笑了一會,笑著感覺一股冷風襲來,他伸手快速的抓住飛來的青花瓷杯,“這可是本公子花了五兩銀子一個買的。”


“本王不想聽你說廢話。”


“目的?本公子現在終於明白了你請來小住幾日的目的,就是想要從本公子口中探得顧家的事情。本公子可以告訴你知道的,但是你需得保證不許傷害春丫頭,無論什麽時候。”語氣越來越認真,就連著傾城公子的神情也是越發的嚴肅起來。


齊寒亦背靠著踏,“本王早已答應別人放過單春的一條性命。”


“不,我不止要的是她的性命,還有她的所有,都不準傷害。如今我隻剩下這麽一個親人,這是娘臨終前最後的囑托,而且我也不想看著單純的丫頭受到任何傷害。”傾城公子說完等著看到他點頭才又開口,“顧家的事情我知道也不多,顧家被滅門後,蕭家也跟著落難了。蕭家大宅的那場大火之後,娘帶著我逃離了落水城,告訴我了一些顧家的事情。我這麽多年才一直尋找著表妹,得知表妹出現在遙中鎮,我趕去了,就遇上了遙中鎮所有人的屍體在塞北的雪地裏。當時我已經絕望了。”


“後來,左北打探回來,孤水曜手中有春秋令,我便想著隻要春秋令還在,表妹定然就不會離去。因為娘說過,春秋令和顧春,兩者缺一,顧家軍就不能夠出現。孤水曜不會傻乎乎的拿著一個令牌,她定然知道什麽的。我才等了一年之久才決定去她府上親自問她,可是她怎麽也不說,我一時氣憤就放火燒了孤水曜的宅子。”俊美的麵容在柔和燭光下閃著異樣的清絕。


“你說,春秋令和顧春,兩者缺一,顧家軍就不能夠出現。那你可知道顧春身上有什麽秘密?”齊寒亦最想知道是顧春身上的秘密。


可是傾城公子搖搖頭,“我也不曉得呢,娘當時並沒有說。”


“你騙本王。”齊寒亦肯定的盯著他。


“沒有,本公子的確不知道,要不然本公子早就舉兵報仇了。”傾城公子雙眼眯著,裏麵的眸光竟是冷冷的仇恨,當年因為當今皇上的不念舊情,顧家,蕭家兩百多口人命喪於他手,他又何嚐不想報仇。


齊寒亦沒有看到他眼裏的神情,而是仔細琢磨著他說的那句話,可見傾城公子即使手握顧家軍,也不能為自己所用,隻有知道了顧春身上的秘密,與春秋領兩者才能掌握顧家軍的兵權。


“王爺紮營快一個月了,怎的還不舉兵,是要等著闕星國養兵反過來再次攻下大興王朝的西南邊境麽。”傾城撥弄著自己的手指。


“這事還輪不到你來關心。”揮袖起身,齊寒亦便很快消失在帳篷內。


回到自己帳篷內時,單春正在燭光下靜靜的看書,聽見他進來也沒有起身。而是找了個舒適的姿勢接著津津有味的看著。齊寒亦坐到塌邊,“過來。”


單春一愣,指指自己,一副傻傻的模樣,“主子是在叫奴婢麽。”


“難道這帳篷內裏還有其他人麽。”單春嗯的應聲,放好書,走上前去,齊寒亦長臂一伸把她身子抱過來,溫熱的氣息呼出,“今日為什麽板著臉,對傾城公子語氣不善?”


被他抱在懷裏,單春簡直緊張的要命,又聽他問著這樣不著調的問題,不由伸出手向她額頭摸去,“主子是受了風寒了麽,怎麽胡言亂語的。”齊寒亦臉色立即黑了下來,她才縮回手,“奴婢……奴婢隻是心情不好。”


“為什麽?”


“或許是太過想阿婆和爺爺了。”單春低下頭,板著自己的手指,輕歎著氣。


齊寒亦掩下複雜的神色,扯開被褥,抱著她翻身一起躺下,“今晚陪本王睡覺。”把燭火熄掉,黑暗中把她外衣褪去,神色柔和的重新抱著她柔軟的身子,聽著她一淺一深的呼吸,像是小時聆聽母親的呼吸聲,覺得特別的安穩。


六月初炎熱的午後,沉寂了一個月的闕星國終於有些按捺不住了。一個探兵匆匆回營稟告將軍,闕星國出動兩萬軍馬,由程大將軍程前帶兵前來,帳篷裏頓時沉靜的氣氛被打破,忠將軍臉上開始泛出興奮的神情,等著明亦王爺下令。


明亦王爺負手而立,向養傷的明隴王爺看去:“不知明隴王爺可否要上前觀戰。”


眾人都以為明隴王爺會拒絕時,他卻一拍桌子,“本王爺當然要去前方觀戰。”棱角分明的五官帶著隱忍的怒氣,他既要時時刻刻盯著明亦王爺,來抓他的錯誤。自己這奇恥大辱終是要還回來的,不等明亦王爺說話,他就撐起身子,“本王爺回去準備一下。”由著侍衛扶著出了帳營。


“王爺,這……帶傷觀戰,出了事皇上責怪下來怎麽辦?”何莫影首先開口問出了疑問。


“本王可沒硬拉著他去。”冷冷丟下一句話,齊寒亦一甩黑袍,麵色嚴肅的起身,“一刻鍾後,在營外集合,由何將軍隨行即可,餘下的人在營中待命。”


一刻鍾後,不遠處闕星國的軍隊中的叫囂聲越來越張狂。


這邊,齊寒亦穿戴好一聲黑色鎧甲騎在馬上,身後左邊是一身灰白色鎧甲的明隴王爺,右邊就是何將軍,身後的兩萬兵將精神奕奕,滿臉都是期待的神色。齊寒亦一聲冷喝,眾人從山穀中穿過,直直向敵軍而去。


似乎,兩方的氣勢都很強硬。敵軍將士們臉上更多的是連日積攢下來的憤怒,他們少將軍隻因為被明亦王爺一刀刺腹,重傷在塌一個月之久,雖然已無大礙。但是消他們恥辱退至邊境的憤恨之心。


等著明亦王爺大軍近些,程大將軍程前就舉薦大聲喊道:“今日本將軍要與明亦王爺單戰,為幼弟報一刀之恨,不知明亦王爺可否一戰!”


闕星國的程家是世代武世貴族,程老將軍驍勇善戰,征戰三十多年經驗極為豐富,他的兩個兒子更是各有千秋,大兒子程前作戰狡猾,詭計多端,小兒子雖年輕氣盛,但是一手戟用的極好,是個不可多得的將才。等程大將軍話音落,身後的敵軍便跟著喊叫起來。


硬朗五官的何將軍何莫影騎馬靠近明亦王爺,“將軍,要不由我來應戰他。”


明亦王爺手握長刀,嘴角微微勾起冷冽,揮刀擋下何莫影,“程前狡猾,詭計多端,不是你能夠掌握的了的。由本王與他交手,你隻要當兵攻進。”平穩的吩咐下去,眸光閃過明隴王爺,“記住本王之前交代的。”


“是,將軍。”何莫影對明亦王爺雖心有芥蒂,但是在戰場上他一直敬佩這個冷靜如斯的王爺。


山穀中熱風吹過,明亦王爺戰袍飛訣,翻轉長刀,“駕”騎馬向程前迎了上去,兩人很快交手,互不相讓。兩軍也開始向前移動,開始廝殺拚鬥。程前善用長劍,他的長劍特用玄鐵鑄成,一招一式穩健又不失淩厲,明亦王爺右手長刀在戰場上可算是無人能敵,就連當年在西北戰場上都無人從刀下活著。


兩軍似乎是不相上下,暫且看不出什麽優劣之態,混亂刀劍中。明隴王爺因為後背有傷,手中的長劍揮舞幾下後便感覺右手無力,額頭上冷汗涔涔。隻能咬著牙奮戰,早知如此他便不該逞能來此,向明亦王爺看去,分神之際,敵兵一將士長戟一揮,他沒注意摔下馬來,落了個狼狽不堪。


不遠處的何莫影瞧見,連忙奔騰而來,給明隴王爺擋下幾次殺招,又想起明亦王爺交代的話,目光一閃,看著明隴王爺勉強站了起來,他才又向前繼續攻進。


正文 39 明隴被虜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22 8:49:55 本章字數:3435


長刀豁然飛來,程大將軍目光一凜,躍身飛起落於地麵,算是躲過一擊。他腳步很快,長劍在手中不斷變化招式,努力要把明亦王爺圍困在劍招之中,可是每每都被明亦王爺一招揭破,心裏暗歎果實是個不可小覷的敵手。他隻好再次尋得好的位置,長腿一伸騎上自己的馬。


就在這時,當空的烈日逐漸移近偌大的雲朵之中,“刷刷”的就下起了瓢潑大雨,戰場上遇上大雨就是血水蔓延,一股濃重的血腥味,泥土四濺。卻依舊擋不住戰士們的奮力拚殺,馬上的兩人亦是越戰越勇,隻是明亦王爺目光一轉,此時時機正好,長袖一揮,長刀瞬間飛出,在半空中呈快速旋轉之勢,從程前身體周圍飛過,程前已是努力擋下,卻還是右肩被劃傷。


“今日大雨來臨,雨中作戰是天公不作美。本將軍來日在於之一戰。”長劍入鞘,程前褪下滿臉殺氣,“退兵。”吼聲過後,敵軍聽令紛紛後退,幾名將士混亂之中趁機帶走一人,明隴王爺。


待到了明亦王爺帶兵回營,自己回到帳營之中時,才有將士前來稟告:“明隴王爺在混戰中被敵軍帶走。”


幾位將軍倒是一臉沉靜,仿佛是早已料到一般。


單春給齊寒亦脫下鎧甲,遞上幹淨的錦帕,齊寒亦慢悠悠的擦拭完俊臉之後才道:“迅速飛鴿傳書於皇上,明隴王爺在混戰中被敵軍擄走,請皇上盡快定奪。”


“是,將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