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72


d-,用手抓根本抓不到。”遠銘隨著她蹲著,把兩隻手伸進去,咧著嘴朝著單春嘻嘻笑著,“可是我卻可以。”隻見兩隻手靈活的在水中快速一揮,不一會就抓起一條不大的金魚,金魚在他手裏掙紮著,濺出水花,遠銘故意放到單春麵前,“怎麽樣?被我抓到了吧。”


單春亮著眼眸看著那不斷跳躍的魚兒,最後是一揮手把金魚弄進了湖裏,“你和誰學的,竟然會空手抓魚,也教我好不好?”


“是爹爹教我的,可是我不會教人。等有時間了讓爹爹教你。”看著單春又要脫了鞋襪,他第一反應是捂住眼,又覺得水裏涼,連忙按住她的手阻止她的動作,“水涼,不要下湖裏。而且我也是個旱鴨子。”其實更重要的是爹爹說了看了女孩子的腳就要娶她,他還小呢,不能隨便看女孩子的玉/腳。


單春看著他一臉緊張的樣子,就重新穿好鞋襪,詫異道:“那你捂眼作甚?”


遠銘聞言側過臉,眼珠慌亂的閃著,“沒什麽,就是怕你掉進湖裏。”


兩人就坐在湖邊漸漸聊了起來,不大一會,花園石門外,單雨腳步輕快大步而來,找見兩個黑腦袋,立即上前施禮:“奴婢叩見遠銘公子,大公主讓奴婢來尋您,請您速速回去。”


兩人皆是露出失落的神情,遠銘隻好拉著單春隨著單雨回到了君亦苑門口,那裏齊寒亦,大公主,駙馬皆站著在等他們,大公主齊暖晨見兩人身上濕淋淋的,麵色一沉,,“過來,又淘氣了,弄得滿身都是水。”語氣中卻沒有一點責怪之意。


而站在一旁高大挺拔的齊寒亦負手而立,臉色立即陰沉下來,渾身散發出寒冰氣息,死死盯著單春,“過來,誰讓你如此胡鬧的,在主子麵前要知道自己本分,回去罰……等本王送客後再來罰你。”


遠銘趁大公主不注意時掙脫出她的懷抱,走至齊寒亦麵前,“寒亦舅舅,都是銘兒太過貪玩了,硬要拉著姐姐與銘兒玩,不要罰姐姐好不好,寒亦舅舅……”


“銘兒。”大公主齊暖晨想要把孩子帶離這麽冷漠的氣氛之外。


“單雨,踢本王送客。”冷冷吩咐下去,齊寒亦冷硬的話語不容拒絕,單雨聽命請三人齊齊離開,待幾人身影消失後,齊寒亦一把拎起她的衣襟把她拽進了君亦苑,“給本王跪著。”自己進了書房,再出來時手裏竟然拿了一根黑鞭,不由分說就朝著她身上甩去。


單春驚得全身發抖,硬咬著牙關不發出聲來。


在屋內躺著的蘇棉聽見,連忙直起身子向外看去,就見院子裏齊寒亦一遍遍的抽打著單春,蘇棉也顧不上自己的痛,艱難的爬下床去,可惜傷口裂開,她身體癱軟在地上,隨帶著發出重重的抽氣聲。


單雨送客回來一臉沉重,進了君亦苑,看到院子內的場景,那瘦弱的身體一動不動,她很少見過主子如此震怒,手中的黑鞭亦是沒有見過。眼見著單春嘴角滲出鮮血都不肯求饒,單雨便跪了下去,“主子,饒了她吧。單春身體虛弱,會受不了的。”


她剛說完,西房門突然被打開,蘇棉手緊緊撐在門檻上,想要求饒可是劇痛刺激著全身,說不出話來。


齊寒亦黑眸驟然收回寒光,手中的黑鞭生生的改變了方向抽在了旁邊的石桌上,石桌砰然而裂,單春也忍不住眼前一黑昏倒過去,後背上刺眼的血跡斑斑。齊寒亦突然雙手發軟,找來單風,“把她送回房去。”自己一步步的回了書房,隨手關上房門。


單風對於主子的行為也很是不解,與單雨對視了一眼,就抱著單春回了屋子,單雨才跟著進了,把蘇棉扶著放回床上,蘇棉便問她是怎麽一回事,單雨簡單的說了一下,輕歎道,“不過是兩個人一時玩鬧弄的全身是水,我從沒見過主子這樣異常過。”


“是麽。”蘇棉低低應了一聲,就向對麵的人看去。


正文 31 晶瑩剔透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14 8:49:04 本章字數:3479


單春這次並沒有向往日一樣短短幾天就下了床,而是比以前任何一次都更加嚴重了,連清連幾次來都是暗歎著。前五日,單春一直處於昏迷的狀態,唯一有動靜的時候就是胡亂喊著什麽,安靜的時候靜靜的和睡著了一樣。五日過後,單春迷迷糊糊醒過來一次,不過很短暫。


而這個時候,西南每日傳回來的戰報都是令人驚慌,屢屢都是戰敗的消息,而且僅僅半個月的時間,夏皇的兵馬已經攻破了大興王朝西南的最後一道罰防線,如今明玉王爺帶著兵馬在落水城,闕星國已然到了落水城外駐紮著。


朝堂上的爭執聲愈演愈烈,最後皇上沒辦法,隻好讓把明亦王爺下旨傳過來,明亦王爺卻抗旨不尊。皇上親自上門去請明亦王爺,齊寒亦才應下三日後回去皇宮領旨出兵。皇上才鬆了一口氣,安心回到宮中。


三日後,也就是單春昏迷的第八日,皇上下旨召回明玉王爺,讓明亦王爺前去西南,朝中的大臣們也才稍稍緩了一口氣。


四月二十五這日,是明亦王爺離都城的日子,王妃雲若蘭挺著大肚子特意來送別,不舍的抱住齊寒亦的身子,眼睛微微有些濕潤,齊寒亦摸摸她的後背,讓她安心待產。齊寒亦便頭也不回的上了馬車,出了城門。


單春完全清醒過來時,就發現自己躺在馬車裏,翻個身就看見單雨坐在對麵靠著馬車睡著了。她起身掀開車簾,見外麵一片蔥綠,顯然是行駛在樹林裏,後背還有些隱隱的痛,她不由摸去,都是一道道的血痂,腦子裏立即想起那天被抽打的場景,不由鼻子一酸,掀開被子鑽了進去。


等到了西南方,進入落水城已是五日後。一進落水城,立即就感覺出這裏的不同來,城門口看守嚴格,每個進入的人都要嚴格查看。士兵的神色一個個憔悴又不耐煩的,明亦王爺馬車經過時,士兵們曉得立即眼睛一亮,恭敬的放行。


馬車緩緩行駛,停在了落水城的行館。


門口,明玉王爺一襲暗灰色長袍站著,黑著臉,瞧著齊寒亦下了馬車,他眸光驟然閃過一絲肅殺之氣,隻是很快就掩下,嘴角噙著不知名的笑意走來,“三哥終於來了,皇弟盼了很久,實在快支撐不住了。”連連搖頭。


明亦王爺在眾人視線下,冷冷從他身旁掠過徑直進了行館,向自己的院落走去。三年前,齊寒亦曾在這裏住過一段時間,所以對行館的結構了如指掌。


看著齊寒亦冷漠的走進去,明玉王爺狠狠揮了一下袖袍,麵色立即泛起戾氣,旁邊的明隴王爺則是看好戲的神情,上前,“既然明亦王爺已到,五弟就趕緊回都城吧。”拍拍他氣得發抖的肩膀,明隴王爺回了行館。


明亦王爺入住的這座院落和明亦王府離的君亦苑的格局相差無幾,不同的便是建築的精致精巧,有著南方特有的韻味,屋簷下的雕花玲瓏繁致,很是好看。房間裏亦是擺設齊全,明亦王爺剛進屋不到一刻鍾的時間,落水城的知府刑大人便送來請帖,今晚會在知府府上擺設接風宴,明亦王爺自然是要去的。


時間尚早,單雨侍候著齊寒亦沐浴後,便去了單春的西廂房。因為蘇棉身上的傷還未痊愈,就留在了都城。齊寒亦便把單雪召回來,由單雪照顧單春的日常。房間內,單雪正在鋪床,見單雨進來,笑道:“這半年在西北,都有些不適應這些了。”


“西北那邊局勢已經穩定,你一個女兒家的老呆在那裏也不好。”單雨向靠著軟榻而坐的單春走去,“背後可還難受,一路上顛顛簸簸的,我去吩咐打些熱水來給你洗洗身子。”


單春這幾日醒後便很少說話,看得出來是在生悶氣,隻見她悶悶道:“單雨姐姐可否告訴我,主子為什麽生氣,我到底做錯了什麽。”


單雨才明白原來她一直在糾結這個問題,可是她也不明白主子的心思,摸摸單春的腦袋,安慰道:“主子的想法我也不知道,你自個別生悶氣,想知道的話等主子哪天心情好了,再問,好不好?”


單春顯然不滿意她的回答,自顧的躺下去,別過臉看著窗外不再說話。


單雪回來時就大致了解了一下當時的情況,可是如今這麽多天過去,單春一直耿耿於懷,可見心裏是有多在乎。她彎彎嘴角,“單雨,你先去吩咐打熱水吧,這裏交給我。”她鵝蛋型的小臉透著陽光一樣燦爛的笑容,一雙明眸笑起來似月牙彎彎,鋪好床鋪,她蹲到單春身旁,摸摸她的長發,


“單春,自己生悶氣隻有自個難受,時間長了就會憋出病來。既然是主子惹你難受,你就應該想辦法讓他心裏難受,這樣你看著才舒服,不是麽。而且遇到不開心的事我們要發泄出來,像我就是自己找一個清靜的地方狠狠的拿那些樹出氣,而後不知不覺就不生氣了。”


單春抓著衣襟的手漸漸鬆開,扭過頭來卻問她:“遙中鎮可是恢複了以前的樣子?”


好是單雪反應還算快,見她如此擔心自己小時生活的地方,“是啊,和以前一樣了,匈奴人再也不敢胡作非為。單春是想家了吧,等以後有時間我便帶著你回家看看,聽主子說你和阿婆住的屋子現在還在呢。”


“真的!單雪……姐姐要說話算數,要帶我回家。”單春白淨的小臉上滿是期盼。


進來的單雨見兩人已經熟絡,就放心了許多。吩咐丫鬟們把熱水都準備好,最後把賬簾放下,才打斷她們的笑聲:“快些洗洗身子,單春背後還要上藥,別耽誤了時間背後留下疤痕可就不好看了。”


單春一聽,急急忙忙的就跳下來進了木桶裏,生怕單雨說的留下疤,單雪都來不及攔住她,“還沒脫衣服呢,就進去了。”


在落水城這麽炎熱的天氣裏,就是坐著不動都感覺到熱。單春洗過之後,單雪幫她把頭發絞幹,而後給她換了一身翡翠撒花輕紗裙,穿在身上輕盈又帶著些涼意,單春提著裙擺在銅鏡前轉了幾圈,十七歲的她已經是亭亭玉立,三年的時間對他來說又是恍如隔世,摸摸自己的臉蛋,清秀可人,不再是肥嘟嘟的。


“單春是想著嫁人了吧!”一邊的單雪看著她發呆的樣子,忍不住打趣道。


單春搖搖頭,飛霞浮麵,“隻是覺得時間過得好快,卻已經是物是人非。”


“小小年紀竟然沒事傷感這些,人在這世上經曆的就是悲歡離合,這樣才覺得有些念想,如果沒有豈不是太過無趣了。”單雪也是年紀不大說出來的話很老道,上前按著她坐下,“我給你挽一個好看的發髻,讓單雨姐姐羨慕羨慕。”


單春嘻嘻一笑,也跟著說起笑來,“單雨姐姐隻會給男子束發。”


三人正說話間,外麵院子裏傳來爽朗的笑聲,隻聽明隴王爺齊寒隴說道:“三弟對這裏就是熟悉,我來了一個月都不曾找到這座院落,儼然就是一個君亦苑嘛。”


不一會兒,低沉暗啞的聲音才傳來:“本王住不慣陌生的地方。”


明隴王爺大方在石桌前坐下,棱角分明的側臉帶著傲慢,看著站在自己麵前比自己小幾歲的三皇弟,他就心裏甚是不甘。心思微轉,目光向西廂房瞟了一眼,便道:“聽說三弟的西廂房藏著美人,我就閑著無事想過來看看美人。”


屋內的三人互相對視一眼,站在原地等著明亦王爺說話。


隻聽齊寒亦發出低沉的笑聲,“明隴王爺從哪得來的消息,真是笑話。西廂房住著的都是本王隨從的婢女罷了,論相貌,可不及明隴王爺帶著的幾名妾侍。”


“那不知三弟可舍得賞給我一個。”明隴王爺眉毛一挑,帶著幾分輕浮。


屋內的單春手中的木梳砰然落地,隻不過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響讓外麵的注意到,三人又是麵麵相覷,特別是單春又是擔心又是緊張的看著齊寒亦。大家都明白明隴王爺如今還不能得罪,就因為他是隨行而來的監軍。


這時,單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發飾,盈盈走了出去,走至明隴王爺身前,柔柔一拜:“奴婢參見明隴王爺。”她臉上的笑容沒有任何變化。


屋內的兩人卻同時變了臉色,單春隱隱已經覺得今日明隴王爺是針對自己的來的,沒想到單雪姐姐先主動了一步,她提起裙擺就要出去,單雨連忙過來拉著她,把她拉到內室,小聲慎重告訴她:“一會不論發生什麽,都不要出來,不要發出聲響。”


而後單雨立即綻出笑容,便也出了屋子,隻是對著自家主子曲膝一拜:“奴婢已經把晚上的要送給知府的禮準備好,王爺可要去看看有什麽不妥之處。”好像是剛看到明隴王爺的樣子,忙向明隴王爺一拜,“要不明隴王爺也去看看,奴婢不懂這些,還望王爺多多指點。


明隴王爺見單雨大膽迎上他探究的目光,就消除了心裏的顧慮,大笑出聲,起身長臂一伸勾住單雪的肩膀,“我還是喜歡靜靜的女子,不知叫什麽名字?”


單雪羞澀低下頭:“奴婢單雪。”


“嗯,好名字,和人一樣如雪般晶瑩剔透。”他轉頭向齊寒亦看去,“那三弟,我可就不客氣了,不過如果我不喜歡,晚上就再給你送回來。”又是仰頭一笑,便摟著單雪走遠了。


齊寒亦自始至終都沒有說話,待他們一行人走後,才轉過身來,“她可說話了?”


“已經好很多了。隻是,主子如果今晚明隴王爺見著單春,是不是會起疑心。”單雨擔心道,剛才那一幕被單春看到,定然心裏承受不住。


齊寒亦則是深邃黑眸泛起狠戾,“如果他還敢在要本王的婢女,就不是明隴王爺。”


正文 32 美女相伴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15 8:48:49 本章字數:3481


直到夕陽西落時分,單雪才回來,鵝蛋型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就像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