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66


d-的嫩葉。房間裏不斷傳來談笑聲,單春想著主子肯定是要留在這裏吃午膳了,收了紙傘遞給丫鬟,與齊寒亦一同走進房間。


屋子內坐著的人趕緊起身行禮,齊寒亦擺手後坐到雲若蘭的旁邊,看了一眼凸起的肚子,便道:“傳膳吧。”半雪應聲而去,他有主動的握住雲若蘭的手,“聽說昨日嶽母來看望,今早剛走,怎麽不叫她多住幾日。”


雲若蘭鵝蛋型的小臉有些發胖,雙眸含春帶著濃濃笑意:“家中幼弟離不了母親,母親也舍不下幼弟,便急著要回去。”言語中滿是寵愛。


“幼弟去年可是中了進士,如今怎麽依舊在家中。”


提及幼弟,雲若蘭便有些無奈,自己身為正王妃,幼弟中了進士卻不受朝廷官員的重視,她這個做姐姐的一點忙都幫不上,聽王爺問起,不由欣喜萬分,“幼弟隻在朝中掛了閑職,平時無事便於爹爹一起講授書院學生,因為性子直,所以母親很是擔心他。”


齊寒亦了然的點點頭,見飯菜已擺好,便牽著她一同坐下,一頓飯吃的極為安靜,單春得時常侍候著齊寒亦,給他布菜,這麽幾個月她手腳勤快了不少,也會看著人臉色了。飯後,王爺退了屋中所有人,與王妃一起進了內室。單春亦退出來,看著自己繡鞋上的濕意,感覺很是不舒服,就回了君亦苑。


君亦苑內,這個時間正好忙了起來。蘇棉幫著韓怡柔收拾進宮的東西,韓怡柔則是倚在門前目光聚焦一處,不知想什麽。單春回屋子換好繡鞋,出來時也幫著蘇棉。


“姐姐,進了宮就不能出來了麽,怎麽會收拾這麽多東西?”


“是啊,進宮要麽就是當皇上的妃子,要麽就是當宮女,宮女二十五以後才可以出宮。進了宮豈是那麽簡單的事,各處都得要打點,少不了這些東西的。”


單春拽了拽蘇棉的袖子,“姐姐,你怎麽不勸勸韓姑娘,我聽說進宮……反正不是好事。”


“勸不了,韓姑娘雖然性子柔弱,但是……哎,畢竟是心中有怨氣。快些收拾吧,別耽誤了時辰。”蘇棉俏麗的麵孔帶著正常的笑意,一點也不為韓怡柔感到可惜,應該是見慣了這種事情吧。


韓怡柔進宮隻帶了兩個丫鬟,臨走時府上也隻有單春和蘇棉去送了一下。單春回到君亦苑見主子還沒有回來便返身去了鵑秀園,細雨驟停,石板路上雨水清澈流淌,進了院子便看見含雪從屋子裏走來,她忙拉著過來,問道:“王爺可醒了?”


含雪詫異道:“王爺都走了一刻鍾的時間了。”


“那你知道王爺可是朝著哪個方向去了?”自己不過是偷個懶,這人就立刻不見了。見含雪迷茫的搖搖頭,單春也顧不上再問,就跑了出去。回到君亦苑,依舊不見齊寒亦的身影,她便回了自己屋子。


直到晚上亥時左右,單春托著腦袋點著頭種著豆,瞌睡的不行,外麵的單雨進來,蘇棉趕緊撞了撞單春,單春嚇得站了起來,口中隨著驚叫了一聲,待看清麵前的兩人,才摸了摸額頭,拍拍胸口。


單雨則是嗔怨了她一眼,“主子回來了,今晚你小心些侍候。”


本來單春聽完這句話還鬱悶了好大一陣,等見到了齊寒亦,就明白了單雨加後麵那句的意思。齊寒亦房間裏,一進來便聞見淡淡的酒味,再往床上看去,齊寒亦側坐在床上正在喝醒酒湯,因為喝酒的緣故,那俊朗的麵頰微微泛紅,黑眸半眯著獨有一種醉態,喝完醒酒湯,他轉過身來,指著單春,聲音沙啞:“過來。你們都下去。”


屋內的單風和單雨皆是看了一眼單春,便退了下去,還順便帶上了房門。


單春走過去浸濕錦帕,然後坐過去給他擦擦臉,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齊寒亦喝醉的樣子,涼意襲來,齊寒亦皺了皺眉頭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單春停下動作,好奇的自言自語道:“主子不是挺能喝的麽,怎麽給喝醉了。”語氣盡帶著玩笑。


“哼,你去喝喝試試。本王喝了四十六杯才有些醉,他們喝了十幾杯就醉的不省人事了。”齊寒亦帶著孩子氣般,不屑的搖了搖頭,把單春手中的錦帕揮開,又接著道,“哪日……也叫你嚐嚐,看你還敢笑話本王。”雖是醉意很濃,但是也可見其腦袋極為清醒。


單春聽著他的話笑出聲來,歪著腦袋,一時興起,戳戳他的臉頰,“主子喝醉的樣子很是可愛呢。”戳完臉,又不忍放手,探向他的眉眼,平時他那麽冷漠難以接近,今日就讓她討回公道,使勁的捏住他高挺的鼻子,想著他吃癟的樣子。


齊寒亦黑眸倏地睜開,搖著腦袋好像是要把她的手搖下去,可是她就是不肯放手,齊寒亦終於忍不住,呼吸不上來,張開嘴吸了幾口,抓著她的手一用力把她壓到身下,酒氣撲在單春的臉上,嗆得她小臉漲紅,齊寒亦突然咧嘴一笑:“叫你也嚐嚐本王的滋味。”單春立即圓目怒瞪,欲要掙開他的手掌,奈何越是掙紮他抓的越發的緊,而且他麵孔越來越近,不待反應過來,隻感覺唇上滾燙的濕滑。


“唔……放……不……”單春全身僵硬,反抗的話斷斷續續的從嘴裏吐出,被他壓著的腿也是胡亂踢著,心裏後悔死了,早知道就不跟他玩了。


齊寒亦離開她的唇後,轉而咬著她的耳朵:“如果你敢叫出來,本王立即一掌拍死你。”直接把單春要喊叫的聲音噎在了喉嚨裏,齊寒亦手上的動作亦是不停止,一手扣著她的兩隻手,另一隻手靈活的解開她手上的束帶,外衣不知不覺就褪了下來,他滾燙的身體壓著令她身體湧出異樣感覺,腦中瞬間滑過傾城公子與他侍妾在一起的畫麵。


當胸口一涼,感覺到有大掌探來逐漸向上撫摸著,單春才回過神來咬著牙,不過還是一個沒忍住輕吟出聲,不一會脖子上就發出低沉的笑聲,齊寒亦啃噬著她細嫩的肌膚,一點都不溫柔。右掌滑到後背,手指輕盈的由上自下掠過帶起層層麻麻酥酥的感覺,單春的身體立即不安的扭動起來,齊寒亦動作愈發的粗魯,手掌又是扯下她的褻褲,手掌抓住她的細腿。


單春一驚,猛地翻身,身上的齊寒亦便被滑到了地上。“嘭”的一聲暈過去,她咬著唇胡亂的把衣服套上,下床後發現地上的人,她又不敢這樣出去,便蹲在一處,抱著自己的身體,目光呆滯的看著齊寒亦暈過去潮紅俊臉,一股隱隱的感覺充斥著全身。


次日,輕薄的陽光透過紙窗灑進室內,躺在地上的齊寒亦警惕的睜開眼,見眼前陌生又有些熟悉的環境,坐直身子,才發覺自己是躺在了地上,而且這樣的姿勢分明就是摔下來的,揉揉發痛的脖子,想著昨晚的事情,他不過是突然覺得有些煩躁,便一個人出去喝酒了,微微醉後被單風背了回來。


回來後……一點點的畫麵出現在眼前,齊寒亦站起來向床上看去,果然是一片淩亂,又聽見房間還有其他人的呼吸聲,他尋著望去,就見窗戶下單春抱著身子睡著了。身上的衣服雜亂不堪,顯然那畫麵是真實存在的,他何時這般衝動了,酒後欺負柔弱女子。


“單春,回去睡覺。”不耐煩的叫了一聲,單春幽幽轉醒瞧見他,一臉懵懂的縮了縮肩膀,齊寒亦一掌拍在床上,“滾回去!”單春才嚇得一溜煙跑出去。


正好迎麵進來的蘇棉看到單春衣衫不整,就知道是發生了什麽事情,進了後語氣恭敬,“主子,熱水已備好。”


“嗯。你下去,本王自己來。”不冷不熱的把蘇棉退下去。


蘇棉回到房間後向單春床上看去,就見她麵朝內側,被子裏的身體抖動著,明顯是在哭泣。想要上前哄勸卻又不知該怎麽開口,又退出了關上放麽,讓她一個人靜一靜。


等到了單春午時出來時,臉上儼然恢複了純淨的笑容,唯有眼睛還看得出來時哭過。


蘇棉不敢提及,記起主子的話與她說道:“主子說,今晚宮中舉行宴會,要你一起陪同。”


“宴會?”一聽說要參加,單春可是明眸一亮,越發璀璨起來,“姐姐可知是因為什麽才要舉行宴會?”雖然早已沒有了剛參加宴會的興奮,但是還是忍不住的高興,誰讓她骨子裏就是喜歡熱鬧的人呢。


“好像是闕星國的小皇上要來,宮裏定然做了許多的準備。”蘇棉幫單春攏好額前的碎發,“這可不像是一般的家宴,宴上的規矩多。你要一直站在主子身後那也不許去,不要對任何事情好奇。”


單春拉住她的胳膊,撒嬌道:“姐姐不去麽?”


“宴會上隻準帶一個侍奉的。”


“好吧。”一副失落的表情,不過一會又精神起來,晃了晃腦袋,“那我一定要吃的多多的,免得到時候獨自亂叫。主子有說什麽時候走麽?”


蘇棉聳聳肩膀,“我也不知道,主子說走的時候回來叫你的。不過,今日主子好像心情一直不大好,好幾次都被單雨罵了出來,單雨幸是習慣了。”有些惆悵的望著對麵的房間,低喃著,“主子好久沒有發過脾氣了。”回過頭來看到單春也是不知所以的樣子,像是連她也不清楚,便止了聲。


正文 23 公主願嫁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6 8:46:11 本章字數:3509


燈火通明,侍衛五步一崗的皇宮小路上可算是嚴格謹慎,不遠處的龍涎殿已有絲竹之聲徐徐流淌而來,側殿不斷有人進出,因為剛好是選秀女的日子,宮中便多了許多美貌的官家小姐,兩兩聚在一起,每個人臉上都是精致的妝容,一舉一動之間也是柔情綿延,生怕被人挑了毛病去。


單春跟在齊寒亦身後,拐過一處小花園便看到了站在人群之外的何莫溪,遺世而獨立,精致的瓜子臉略施粉黛,眉宇間已沒有了往日隱隱而現的輕愁,反而嘴角勾著風輕雲淡的笑容,再加上那一襲月白色的緞地繡花百蝶裙,腰間下垂的淡紫色流蘇,微風吹拂帶動著裙擺,宛若白蓮讓人驚歎。


“主子,奴婢可否和莫溪姐姐說幾句話?”單春小跑上前去。


齊寒亦則是直直往前走著,丟下兩個字:“不準。”


單春隻好咬了咬唇,又跟上前麵的身影,隨著他進入偏殿,便迎麵遇上了淡雅華貴的皇後,由大公主齊暖晨扶著,不等單春作禮,皇後便開了口:“明亦王爺今日來的甚早,本宮似是感覺好些時候都不見你來參見宴會了,和當年你的母妃一樣性子可差遠了,她當年可最喜熱鬧。”


不等齊寒亦說話,大公主齊暖晨笑道:“三弟估計是天天在府上忙著照顧王妃呢,三弟妹可真是好福氣,有三弟這樣一人專心相待,真是令人羨慕呢。”


“皇姐說笑了。”任別人怎麽熱情,他都是這般回答,似乎懶得不想再多說一句話。


皇後也習慣了他這個性子,熱情的招來宮女,“王爺身邊就一個侍奉的,你們有點眼色好生幫著點。”又看向齊寒亦身後的單春,“怎麽覺得她很是熟悉,本宮記得去年靜妃宴上是明城王爺帶她來的。”


齊寒亦麵色依舊冷靜:“她本就是本王府上的人,隻是暫且放在六弟府上。”


“母妃……這裏涼,我們還是進去說話吧,且也別為難三弟。”丹鳳眼泛著清和笑意,齊暖晨溫聲溫語,“三弟,你也快些往裏走,雖是春末,但夜晚天氣還是有些涼。”


齊寒亦沒有動身,看著齊暖晨扶著皇後的一行人進了大殿,才思索著大公主最後一句話的暗示,提步穿過一處珠簾雅間後頓下腳步,站在此處可清楚看到大殿上的每一處,此時大殿上基本已經坐滿,宮女們紛紛上菜,倒酒,甚是熱鬧。當視線中出現一道身影事,齊寒亦才略微退後一步,眸中閃過一絲複雜,後按原路返回,落座在大殿中。


殿上的明黃色身影見時辰已到,便示意福安,福安才目光環視一周,大殿頓時安靜下來,皇上硬朗略帶威嚴的五官緩和下來,朗聲道:“今日闕星國夏皇親自來我朝想要求娶公主,朕很是高興。可見闕星國有誠心與我朝共享盛世。福安,快請闕星國的夏皇進殿。”


“傳闕星國夏皇、綺公主、使者覲見。”


尖利的嗓音剛落,殿門口便進來一行人,為首的那人便是闕星國的夏皇,夏尹澤,他身材消瘦,具有西南方特有的精巧,五官亦是白皙俊秀,隻有那雙黑眸帶有霸道和淩厲之氣。左側方的便是闕星國如今唯一的綺公主,夏梓綺,眉梢稍稍揚起,眼角勾起狠戾,與夏皇有三分相似。一行人行至前方,躬身拜禮:“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快請起,賜坐。”皇上自然願意看到與自己同等身份的人能夠對自己恭敬行禮,不由心情大好,發出朗朗笑聲,“既然夏皇到了,那宴會便開始吧,夏皇不要客氣。”


絲竹聲陡然想起,從側殿中款款而出一行彩衣女子,而後圍成圓圈,心細的人會發現比出來時少了一個女子,這是奏聲時緩時快,快時彩衣女子舞動腰肢,圈子裏便隱隱而現紅色衣裙,奏聲緩時,女子們舞動袖擺,圈中便完全看不出還有其他人。


兩側的人都被吸引了目光,想要看的中間的神秘女子,奏聲逐漸走向高潮,清一色的彩衣女子越來越快的旋轉,裏麵的紅衣女子突然長袖一揮,紅色綢緞拋向空中,纏在柱子上,兩天綢緞彷如嬉戲的仙女互相舞動相纏,高潮陡落時,彩衣女子向後彎下腰肢,中間的紅衣女子向上一躍,定格出最難最美的動作,兩條紅綢也相繼落下,飄過女子的麵容。


奏聲落鼓聲起,節奏更加急快,彩衣女子紛紛散去,隻留紅衣女子獨身起舞,腳下的步伐隨著鼓聲不斷踢動,綢緞不知道何時已經收回,胳膊抬起紅袖滑落,在燭光下細嫩的胳膊顯得更加晶瑩剔透,靈活妖嬈,那柔弱的身子更是想讓人擁入懷中來疼惜一番。


在人們還目不轉睛的瞧著時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