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58


d-後,主動提議道:“蘇棉姐姐帶丫頭到府裏逛逛吧,丫頭都沒怎麽熟悉過。”


蘇棉先是一怔,而後俏麗的臉龐綻放出溫和的笑意:“好,來把那件披風穿上。”


以前都是蘇棉親自幫她穿上,現在春丫頭跑過去,自己親手穿好,走過來主動拉上蘇棉的手,寵她盈盈一笑:“我們走吧。”


明亦王府總體上是由三個大院落組成,前院,正院,和後院。前院便是接待客人的院落,結構還較為簡單。正院便是一個接著一個的穿插院落,初來時一定會迷路。正院最東邊就是君亦苑,往西走過幾個院落就是鵑秀園。後院就是下人們和妾侍住的地方,從後院進入正院隻有兩條走廊,且都有人看守。


才來沒幾個月的春丫頭走了一座院落便有些轉暈了,忙拉著蘇棉要坐下,“歇息會,丫頭走累了。”


蘇棉瞪了她一眼,拿出墊子墊上,“冬天冷,別凍著。”


“蘇棉姐姐,丫頭怎麽覺得你好熟悉。特別像紫衣姐姐,而且你還知道丫頭在寒君府的事情。”


“那丫頭就把我當成紫衣姐姐好了。”蘇棉也不否認,像紫衣那樣寵溺的摸摸她的發頂。


春丫頭反倒沒有高興而是小臉垮了下來,語氣也極為失落,“可是,主子說過沒有人會對丫頭無緣無故的好,丫頭想了想,怎麽也想不到紫衣姐姐,蘇棉姐姐對丫頭好的原因。”


“主子說的固然很對,但是有時候感情會衝出理智。無論是紫衣還是我,都是單純的想要對丫頭好。我們隻是做奴婢的能有什麽可圖的,隻是想把丫頭當親人一樣對待罷了。”握緊她冰冷的小手,“要不然,紫衣也不會為了丫頭而喪命,不是麽?”


想起小巷裏的那個場景,春丫頭臉色一白,低低喃道:“是啊,紫衣為了丫頭走了。”


兩人正沉默時,走廊盡頭風風火火走來一個女子,後麵跟著的侍衛一臉為難,女子連跑帶走的直直向這邊而來,還一邊說著:“不讓本小姐見,本小姐還偏要見呢,受了風寒,她那麽好的身體怎麽會受了風寒,你們不要攔本小姐,今日不見到他,本小姐就不走了!”


春丫頭不由看去,見是赫淩葉,扯扯蘇棉的袖子,“主子受了風寒,丫頭怎的不知。”


“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單風從主子房間裏出來說的,應該是沒有什麽大礙。”


那邊的赫淩葉走到一個岔路,她隻是來過一次,哪還記得往哪邊走呢,看了一眼身後的侍衛,又轉過頭來向坐在這邊的兩人問道:“喂,你們告訴本小姐,齊寒亦的房間往哪邊走。”


兩人都沒想到會被問,正猶豫著要不要回答。從另一條走廊而來的單竹先開了口,“奴婢參見赫小姐,昨夜主子因為一些煩心事站在高處吹了寒風,半夜就受了風寒,昏迷不醒。所以特意交代不見任何人。如果赫小姐來到王府覺得玩的不盡興,王妃說可以到她那裏坐坐。”語氣不卑不亢,退讓有度,赫淩葉再嬌慣也不能說非要見齊寒亦了。


正文 11 主動求娶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25 8:46:34 本章字數:3486


於是,赫淩葉想了想,便同意要去見見王妃,春丫頭則繼續拉著蘇棉熟悉王府了。單竹帶著赫淩葉進了房間,自己便退了下來。


“赫小姐,快請坐。府上有什麽照顧不周的還望赫小姐海涵。”雲若蘭鵝蛋型的小臉上氣色紅潤,淡掃蛾眉眼含春,不過因為有了身子,身材已經微微有些圓潤了。


赫淩葉不耐煩的恩了一聲,打量著不常見過的明亦王妃,就覺得心裏不舒服,憑什麽這個什麽都沒有的雲若蘭就可以嫁給明亦哥哥當王妃,自己好歹是丞相的女兒,想到這裏,才想起來今日來的目的,忙假裝大度的笑笑:“王妃,是淩葉打擾王妃了。今日來也是迫不得已,淩葉喜歡王爺已經很久了,比王妃姐姐嫁到王爺身邊的時間還要長,因此……今日來想要讓王爺娶了淩葉。”說完後低下頭咬了咬唇。


雲若蘭沒想到這赫淩葉還挺膽大的,直接上門要求王爺娶了她。今早單竹過來交代這幾日府上有來了客人都由她招待,她還滿心歡喜的應下了,不想第一個招待的就是愛慕王爺且平時比較嬌慣的丞相女兒。


赫淩葉喝茶間,雲若蘭的心裏已經拿捏了很多,淺淺一笑:“這種事情我還真做不了主,赫小姐也知道王爺的性子,還是等王爺病好了,您再過來吧。”


赫淩葉得到這樣左右不是的答案,有些暗惱,隻好拿出另一套辦法了,立即就眼裏蓄滿淚水,走過去拉住雲若蘭的手,“王妃姐姐,求你替我求求王爺,淩雲真的真的很喜歡明亦哥哥,隻要可以嫁給他,淩葉什麽都願意做。”


“這……赫小姐,快別哭了。向來兒女婚事都是父母做主的,赫小姐應該先要回家告訴赫丞相,然後讓赫丞相過來與王爺商量,赫小姐……別傷心了。”雲若蘭對這樣哭鬧的場景還真有些煩躁,畢竟她如今有了身孕。


旁邊的含雪急急要上去被半雪給拉住了,半雪在她耳邊說了幾句,含雪臉色一喜便立即鑽出屋去了。含雪立即尋到單竹,說明了赫淩葉的來意,單竹倒是很了然,赫家如今的處境,丞相想要自己女兒嫁過來也不失為一種好辦法。


“含雪,你回去先和王妃勸著赫淩葉。我馬上去尋她哥哥。”說完就立即飛身而去。


含雪有些不解,但是擔心王妃就立即回了鵑秀園。走進房間時,赫淩葉倒是不哭了,由著雲若蘭擦著眼淚,半雪見她回來點點頭,也放心了。雲若蘭坐在桌前一邊哄著她一邊告訴她一些王爺的事情。


過了大概一盞茶的時間,就聽外麵婢女稟告赫大爺來接妹子了。赫淩葉完全沒想到一時間愣在那裏,赫淩仟走進來立即拉起妹妹,向王妃道歉著:“不好意思,家妹有些頑劣,還請王妃不要放在心上。”拉著赫淩葉就出去了,還不時大聲責怪兩句,“誰讓你來的!”


聽著走遠的聲音,含雪感歎道:“還是單竹有辦法,要是那赫淩葉一直呆在王妃這裏不走可讓人心煩了。早就聽說自從赫淩仟變了性子後,管教自己妹妹。赫淩葉由開始愛慫恿哥哥做壞事,如今反過來成了哥哥天天教訓妹妹。”


雲若蘭卻說著,“聽她這樣說,蒙水城的治水不利之事定然和赫丞相有關了,可是她這樣莽撞的跑過來。別說王爺不見她,就是見了也不會給好臉色看的。”柳眉打了個結,“丞相勢力權傾朝野,如今……總覺得臨近年末越有些不安。”


含雪忙上來給雲若蘭按按額頭,“王妃就是擔心過了,外麵再怎麽亂,也不管我們什麽事,王妃隻要安心養胎就成了。天塌了都有王爺頂著呢。”


雲若蘭才舒展開眉頭,“是啊,有什麽王爺頂著呢。”一臉寵溺的摸摸自己的腹部。


皇宮內,皇上每日都按時去皇後宮裏用午膳,呆了一個時辰還沒有出來。永福宮外一個探頭探腦的宮女不時的往宮裏張望,神色身為焦急,幾名永福宮的宮女經過時隻是淡淡看了她一眼。不一會兒,明黃色出了永福宮,宮女采綠才一溜煙跑回了永春/宮。


“主子,皇上如今出了永福宮,往禦書房去了。”


雲貴妃赫依雲白皙姣好的麵容上看不出來一絲擔憂,嘴角噙著嫵媚的深笑,扶了扶自己繁雜的發髻,“采文,這個時間禦花園可有妃子?許久都沒有和妹妹們一起熱鬧了。”


采文小心的給主子穿戴好繡鞋,“今日外麵還算暖和。靜妃和蓮貴嬪坐在禦花園的亭子裏賞梅花,剛剛采萱回來時還說那片梅花經過一夜寒風,如今開的正豔。”


“碧妃,不是梅花麽?”雲貴妃蔥指選了一支嵌紅寶疊花赤金簪,配上金嵌寶玲瓏紅石額飾。


“主子還是這麽年輕,如今宮裏唯有主子配上這額飾最好。好像又回到了主子剛進宮那會兒。”采文盈盈笑著,一邊給主子穿上紅霞雲紋霞帔,才答道,“碧妃這幾年越發的不愛出來了。”


“主子,明辰王妃,和明隴王妃來了。”


宮女話音剛落,兩位王妃並肩已經走了進來,皆是盈盈一拜,“兒媳參見母妃。”


“今日怎的有空都來了,不就是發生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看把你們都嚇得。”雲貴妃又重新坐下來,端著茶杯吹了吹才抿了一口,“你們這是自亂陣腳,越是這個時候,越要鎮定。”


明隴王妃劉含佳,性子比較急,“母妃,兒媳今日和姐姐來是丞相外公的意思,外公說如今這情況不同,四方聯手,我們孤立無援,稍不慎就會一敗塗地。母妃您一向聰明,外公要您出出主意。”


雲貴妃把不緊不慢的把目光落到明辰王妃範文淺身上,“文淺怎麽看?”


“兒媳覺得,如果我是外公,就會立即請奏年事已高,要辭官養老。”


劉含佳立即站起來,滿臉詫異,“姐姐怎麽能這樣說呢,這樣的話不是明擺著告訴被人外公……再說這樣如果事情暴露,皇上不是想怎麽樣就怎麽樣,一點顧忌都沒有了麽!”


“妹妹,這裏是皇宮。”範文淺連忙出聲阻止,以免劉含佳再說出什麽大逆不道的話來,伸手壓壓劉含佳的手,慢慢解釋道,“正是因為這樣,外公提早主動辭官,才能以退為進,如果不這樣做,到時候……隻怕會更沒有退路。且皇上定皇長子為太子的意願是不會隨意改變的,這對母妃來說也是好的。母妃如今的身份不能加上權力過大的累贅了。”


範文淺的一席話,雲貴妃臉上慢慢浮現出讚賞的表情來,當初她選的這個兒媳真沒錯。


劉含佳思慮半天才理解過來,又突然一笑:“外公年紀大了。”


“是啊,人年紀大了就容易犯糊塗。你們回去後就和他好好說說,他會明白的。”雲貴妃伸出手,采萱立即上前,“聽說如今禦花園梅花開得正好,你們陪母妃去瞧瞧吧。”


禦花園內,其他花草都凋謝枯零了,毫無生氣。唯有東南角那片紅梅生機勃勃,剛進園內遠遠的就聞見淡淡的梅花香,雲貴妃一行人徑直往拿出熱鬧走去,周圍的宮女瞧見忙福身作禮,亭子裏遲點發現的幾人亦是起身福了福身。


雲貴妃擺擺手,走進亭中,“都快坐下,今日難得天氣好,我也來湊湊熱鬧。”身後的采文立即墊上軟墊,雲貴妃又朝著身後的兩人揮揮手,“你們也都坐下。妹妹們剛才在聊什麽呢,好生熱鬧。”


蓮貴嬪今日一襲立式水紋八寶立水裙襯得瓜子臉尤為清雅,眉宇間瞬間掩下銳氣,“在聊暖笑公主的婚事呢,她如今都十八了,是該找個人家了。”


“是呢,姐姐也快幫我們出出主意。暖笑公主自小母妃便不在了,一直在貴嬪妹妹身邊長大,性子又好,我們剛才說了好幾家。隻是貴嬪妹妹總覺得會虧待了暖笑,正猶豫不決呢。”靜妃今日則是刻絲泥金銀如意雲紋緞裳,貴氣不減,秀麗的麵孔上泛出的笑意帶著濃濃的愉悅。


雲貴妃心思一轉,“快說說都有哪些人家?”


“大概從中選出了四家,官家少爺是有兩個,分別是尚書令蘇秉承的小兒子蘇誌和傅禦醫的獨自傅清和,還有兩個便是下都督王乾和禦林軍統領雷鳴,這兩個是家中沒有父母的。”蓮貴嬪也不隱瞞,一一道出來。


靜妃接下話來,“蘇誌倒是性子不錯,隻是蘇大人的夫人可是個不好相處的。我覺得這個是萬萬不行的。下都督的王乾,也是我兒媳的哥哥,雖說我應該更偏向他,但是我可不能誤了暖笑公主的一生啊。”如今宮裏誰人不知,這個王乾性子魯莽不說,還有些浪蕩,哪個女子願意嫁給他,更何況是公主。


對麵坐著的雲貴妃和兩個王妃皆是點點頭,明辰王妃範文淺普通的五官上泛出淡淡的柔和,開了口,“臣妾可否說兩句,女兒家都喜歡沒有束縛的生活。傅禦醫家裏清貧如洗,傅禦醫的夫人雖不說是那麽刁蠻難相處,但是畢竟是對女兒家來說多多少少有些拘束。最好的人選還是雷統領,性子穩重為人和善,最重要的是有自己的府邸。”


靜妃忙掩嘴一笑,“沒想到這麽快就湊成了一對,又是喜事。貴嬪妹妹回去趕緊問問暖笑公主的意思,要是兩廂情願更好不過了。”眉眼間笑意濃濃,難得今日這場景沒有緊張的氣氛,把靠近自己的一盤香蓮糕移過去,“姐姐和兩位王妃也快嚐嚐,這可是貴嬪妹妹親手做的,極是難得。”


雲貴妃也不客氣,捏了一塊小心嚐了一口,“碧妃妹妹今日怎的沒有來?”


“好像是因為朝堂的事情,明城王爺和碧妃吵了一架,碧妃姐姐就有些身體難受了。”蓮貴嬪秋眸黯淡下來,又接連歎著氣。


正文 12 莫溪疏遠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26 8:46:19 本章字數:3455


其他人也就不好再說什麽了,接著幾人又有的沒的聊了一會兒,等到太陽下山天氣冷了,眾人就都自覺的散了。


豎日早朝上,赫丞相就立即請辭,這樣以退為進的辦法讓大臣們暗稱叫絕,可惜皇上並沒有立即答應,說年末年初朝中事務繁忙,還離不開丞相,怎麽也要等到年後再說這件事。赫丞相雖然不滿意,也隻好答應下來,不過內心的恐懼是越變越大。


下朝後,明城王爺的馬車駛向了正街,迅速不見了影。不一會大駙馬遠襲獨身出來,一名侍衛上前與他輕輕說了幾句。遠襲拽過韁繩,翻身上了馬,朝著另一個方向去了。


遠襲騎著馬穿過一條小巷,終於在一條小巷的深處下了馬。茶館裏立即跑出來一個有眼色的小廝,接過了韁繩。遠襲進了茶館,直接上了二樓。因為時辰還早,過來喝茶的人還極少,二樓窗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