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29


d-光精明,見寒城緩步而來,各位起身拱手作揖,“公子。”


正文 50 當女婢用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5 16:26:46 本章字數:3180


寒城揮揮手,他們紛紛坐下。“聽說落水城的綢緞出了事,我便立即派人去查了一下,原來是這邊的綢緞生意都出了問題,你們怎麽都知而不報。”


坐在右邊第一個位置的趙啟先開了口,“公子,原本我們都以為是因為西南的戰事才影響到了我們的生意,就沒多想,後來才聽落水城的孫彥說傾城公子參與了此事,我們才知出了大事,還請公子懲罰。”


“無妨,此事是我的疏忽。西南戰事並不影響綢緞生意,戰事波及的是老百姓的,官家怎麽會受影響。”順便解釋了一下,“傾城公子的突然我也沒有反應過來,明日你們回去後便斷絕與他來往,我們缺了他不是不可活。”


“可他為什麽要暗中詆毀我們的聲譽?”趙啟很是不解。


寒城搖搖頭,沉思著,傾城公子不可能僅僅是為了讓他離開孤冷城,而帶走丫頭,為了一個丫頭,他沒必要如此費盡心思。可是兩人生意上一直都互相信任,突然之間他便這樣做,實在是很難明白,“李平那裏可知道些什麽消息?”


李平是落水城綢緞鋪的老板,與傾城府上比較近,可是李平亦是一臉迷茫,“我更是想不通,前一夜傾城公子還差人過來與我飲酒呢,第二日就發生了此事,我想是不是有人從中作梗。”


樓上的人依舊不斷猜測著,一樓房間裏的春丫頭躺在椅上,眯著眼睛,癡迷的聽著對麵曲聲,彈曲的女子被一層珠簾隔著,但那曲聲輕柔動聽,時快時慢,慢時宛若女子柔柔的哭訴聲,快時好像女子決裂的掙紮,春丫頭聽了一會眼睛就眯上了,大睡了起來。


豈料,珠簾微動,拿著琵琶的女子從琵琶後抽出匕首,輕聲向丫頭走去,麵帶鎮定。二樓的寒城正好下樓,目光一頓,急步走過來推開女子,叫來冷遲。女子不肯罷休拿著必是還要往丫頭處刺去,冷遲及時趕過來一劍刺入女子後背。


春丫頭被雜亂聲嚇醒,迷糊的看著寒城,“發生什麽事了?”


冷遲早已經把屍體搬走,寒城摸摸她的腦袋,“沒事。不是要聽曲,怎的就睡著了?”


“一點都不好聽,越聽越瞌睡。”伸展了一下胳膊,無聊的打著哈氣。


樓上的人已經從另一麵下了船,小船如今加快了速度向西劃去,在沉寂的江麵上留下一道水波,漣漪無形的散去,直至消失。


寒城四人到了錦城已是七日以後,錦城位於雁城的南邊,都城的西邊。錦城裏南城的一座普通的宅子便是他們現在的住的地方,比之原來的孤冷城的少了幾分清冷。宅子是前後三座連貫著的大院子,最後一座院子旁邊還有兩個小院,東閣,西閣。何莫溪她們先搬進了的時候已經基本上都安排好了。把暖芙安排在後院的西閣,東閣暫且由女婢們住著,後院則是由侍衛們而住。中間的院子自然是住著寒城,何莫溪和丫頭。不過西閣的院子和中院之間打通了。


不過,寒城他們回來的第一天剛歇下腳,門外就有人送請帖。何莫溪正在院子裏教春丫頭放風箏,冷遲拿著請帖進了大廳,寒城坐在正堂上喝著茶。


“公子,是錦城的城主。”


沒想到這錦城城主消息倒挺快的,寒城看了看請帖挽起嘴角的微笑,“既然城主都親自來了,就請進來吧。”


“哈哈……莫溪姐姐,丫頭的風箏飛起來了,快看,飛到那麽遠了。”院子裏春丫頭來回高興的的跑著,那娟紗金絲繡花長裙盈盈飄動,連帶著花壇裏的麻雀都跟著叫喳喳的。


錦城城主跟著冷遲進來,後麵跟著一個十五六的女子,城主看見院子的奔跑的丫頭,頓下腳步,笑眯眯的看著,感覺到冷遲扭頭才又跟上走進了大廳。見正堂上坐著的翩翩公子,想必就是明城王爺了,忙上前拱手道:“明城王爺,在下是錦城城主錦瑞,這是小女錦欣。”


“錦城主不必如此客氣,坐下吧。紫衣,看茶。”


“前幾日我便想來拜訪,隻是聽說王爺有事未歸,所以今日才過來。王爺能夠選擇在錦城住下,是我的福氣啊。”錦瑞身材微胖,臉上稍顯富態,臉上總是帶著親和的笑容。


寒城精致的五官帶著淡淡的溫和,“叫我公子或者寒城就行了。


錦瑞早聽說這個明城王爺雖然看起來文質彬彬但是為人卻極為冷淡,不太好說話,今日一看覺得身上有些貴氣,但是沒有皇子的架子,便暗自想著自家的小女是有些希望了。忙拉指指錦欣,“我家小女錦欣一聽說公子回來,便急著想來見見公子。”


寒城一聽便明白了,目光落在後麵的女子身上,女子今日像是特意打扮了一番,小巧的瓜子臉,泛紅的臉頰,殷桃紅唇勾著明媚的笑容,一襲拖地煙籠梅花百水裙,纖柔玲瓏的的身材錦欣看見寒城的目光,低下頭飛霞迎麵,輕輕道,“爹爹……”


這個時候在院子裏玩夠了的春丫頭急急跑進來撲進了寒城懷裏,“寒城哥哥,丫頭把風箏放跑了,莫溪姐姐說是風箏想要自己尋找自由便飛走了。”


寒城寵溺的摸摸她的腦袋,“看丫頭弄的都是一身汗。”


寒城對丫頭的寵愛在坐的都看在眼裏,錦欣更是眼神黯淡下來,雙手絞著衣裙,錦瑞倒是笑嗬嗬的說著:“這個小丫頭真可愛。”


何莫溪款款走進來,與錦城城主點頭算是打個招呼。寒城把春丫頭放開,“聽話,先去讓莫溪給丫頭洗洗,一會在出來玩。”春丫頭便乖乖和何莫溪一起進了後殿。寒城才笑著說道,“那是春丫頭,我寵慣了的。”


錦瑞怎看不出來寒城臉上隱隱之間的疲憊,想著來日方長也不在這一時,喝了兩口茶,起身,“既然是公子剛回來,就先好好休息,再到錦城街上好好逛逛,我們錦城雖然不比都城的繁華,但是也很是熱鬧。今日便不打擾公子了。”


“好,錦城主客氣了。”寒城也起身準備送送。錦欣依依不舍的又看了寒城兩眼才跟著爹爹出了大廳,寒城送到門口便停了腳步,看著冷遲送兩人出去,才返身回到了後院,一進後院就聽見丫頭房間裏的嬉笑聲,他不由笑著搖了搖頭回了自己房間。


孤冷城被匈奴人攻占的那夜孤水曜便無故消失了,到了二十日後明亦王爺帶兵攻孤冷城的時候才出現,朝廷出於防範,便讓明亦王爺暫留紮在孤冷城,明亦王爺便在寒君府暫住下。孤水曜一回來便來府上拜訪。明亦王爺自然也大大方方的請她進來。


寒君府不同往日,如今院子裏都站著黑衣侍衛,看守極為嚴格。孤水曜依舊是大紅衣袍身後跟著兩名女婢,邁著蓮步走進大堂,大方坐下。等了片刻,才看到一抹黑影從偏門進來,隨之而來的還有冰冷令人窒息的氣息。


寒城身姿挺拔,從來都是一襲黑色錦衫,沉穩斂息,“有什麽話直說。”


孤水曜那張姣好的麵容依舊是一顰一笑之間都帶著媚笑,,“幾個月沒見,寒亦公子還是如此,沒什麽變化。看來是應該要娶個正妃,磨磨寒亦公子冰冷的性子了。都說男子有了女人便會學的處處留情,於是我也給寒亦公子找了幾名精致的女子。”


“你似乎管的太多了。”齊寒亦俊臉上泛著冷硬。


“哪有,既然寒亦公子暫住在孤冷城,我作為城主就要盡一下地主之誼。這宅子沒點女子實在冷清的很。辛穀,把那幾名女子帶來,讓寒亦公子瞧瞧。”一會袖袍,半眯著眼斜睨著寒亦此時的表情。


隻是令她略有失望,寒亦從來都是沉穩鎮定,不過是幾個好看的女人。那幾名女子花紅柳綠的進了大廳,果然是經過精挑細選的,個個都長得很精致,毫無俗氣。寒亦隻是淡淡看了一眼,便勾唇:“我說孤城主這二十日去哪了,原來是早料到我要來此,便消失了去挑女子了,孤城主還真是好雅致。”


孤水曜略過他語氣裏的諷刺,掩嘴一笑,“看你說的,我這也是討寒亦公子歡心。要不然寒亦公子不小心生氣了,我這城主之位哪還坐得穩。所以這幾日花了點心思找來這些女子侍候公子,公子日後覺得哪個不順眼再送回來便是。”故意歎歎氣,“好了,公子公務忙,我也不打擾了。你們好好侍候公子,要是被公子送回來,就把你們丟到亂蛇窟。”這威脅加狠毒還是最符合她。


等紅色身影消失,寒亦眸光一冷,“把這些女人給我丟到後院,當女婢用。”


這些女子一聽忙躬身:“公子……”


“難道你們想被丟進亂蛇窟。”甩袖大步離開正堂,寒城進來書房,把單風叫來,“皇上已經準備給我選妃,你告訴單雨在都城給我看好所有官家之女的動作,一段時間後選出一個最得體的女子。”得體二字說的語氣重。


單風無聲退下去。


正文 51 先把匕首拔出來(三更)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5 16:26:46 本章字數:2181


到了傍晚,寒城用過晚飯後把何莫溪叫到書房,何莫溪見他的臉色暗沉,就知道那天的事情好沒有結束,主動跪了下去,“公子,莫溪願意接受懲罰,您說吧。”那日在孤冷城城牆下她便想過會有這麽一天,她心甘情願毫無怨言。


寒城手指輕敲著桌麵,呆呆的看著茶杯中旋轉的茶葉,沉思後才說道,“既然你知道錯了,就自己去前院跪一晚上。”目光落到桌麵上的信紙上,他便順便交代了下去,“讓丫頭今晚呆在房間裏,外麵發生任何事都不準出來,要是敢出房間一步,罰一日不準吃飯。”後麵的語氣不由加了淩厲之氣,讓何莫溪都都有不解,不過還是退了下去。


門外冷遲與何莫溪擦肩而過,冷遲匆匆跑進來,遞上一封信,“這是剛收到的。”


寒城一看信封便知是傾城公子的,他打開來看,眸光越發的陰沉,“告訴傾城公子,如果他還想要江南的綢緞,就親自來錦城見我,三日後的晚上,我在清幽閣等他。”又把自己剛剛寫好的信封起來遞給他,“讓暗衛親自送到孤冷城孤冷公子手中。今晚的事情安排好了沒有?”


“已安排好。後院如今還沒有什麽動靜。”


“你辦完事就去西閣和冷牧收好院子,不準任何人來回走動。”寒城不知疲倦的靠到椅背上,府上被人安插的人必須盡快找出來,不然留著便是大患。今晚注定是個不眠夜。


臨近夏季的夜晚越發的不安靜,夜深時街上還有雜亂的聲音,春丫頭看書看累了就鑽回被褥裏準備睡去,天有些悶熱,她翻來覆去怎麽也睡不著,反正穿著裏衣,就把被子蹬到一邊去了,才覺得涼快些。抱著被子睡意立即來襲。院子外突然響起貓叫直直把她嚇醒了,她踮著腳走到窗戶邊,支開一點,外麵一片漆黑,就連夜空上也是黑黑的。她又放下躺會床上去了,不久又聽見屋頂上的奇怪的聲音,她嚇得蓋上被子,把頭也蒙上了。


書房內,陰暗的窗口寒城筆直的站著,背在身後的手緊捏著,那雙清眸緊盯著丫頭的房門口,果然不大一會一個黑影輕聲從屋頂翻身下來,準備推門而入。肩上突然一怔,她迅速滾落想要從旁邊低矮的房間上逃去,而這時院子裏幾條黑影快速飛來,亮起了火光。


見那黑影被抓住帶到了前院,寒城才推門而出,看了一眼丫頭緊閉的房門也去了前院,跪在前院的何莫溪聽見動靜抬頭,寒城便示意讓她起來。何莫溪走進大廳,見被冷越抓住的黑衣人,上前掀下麵巾,幾人見那人麵孔都隻是一瞬間的微楞。


“要殺要刮隨便你們。”白衣也不作反抗,一臉決然。


“如果不是丫頭,你應該還呆在這府上的時間更長。你也知道綠衣最後的結果,說吧,是誰的人。”寒城麵色如霜,緩緩喝著茶,見她不說話,他也不著急。


何莫溪準備上前要拔下她衣服,白衣冷笑著。


“不用了,她身上肯定沒有。作為暗衛身上是不能夠有任何圖形的。能夠隱藏在府上這麽長時間也有一定的本事,我倒是想知道你的本事有多大。冷越。”


冷越捏緊白衣的下巴,給她強硬吃下一顆藥丸,白衣臉上立即泛起獰笑:“寒城公子你也太小看我了,這麽多皇子,公主,你怎麽查的出來,我作為暗衛自然也什麽都忍受得了,還怕一顆小小的藥丸。”


“是麽,一個暗衛被抓住不應該說太多的話。你這幾句我已經基本猜出來了。”


“寒城哥哥……”在房間裏死活睡不著的春丫頭聽見外麵的響動就跑了出來。


寒城目光一寒,跪在地上的白衣突然掙脫出手,胳膊迅速一揮,一把匕首從袖中飛出來,寒城倏地起身,隻見一道綠影飛身而去擋住了匕首,“呃……”何莫溪的後肩膀被射中。


“匕首有毒!”寒城急步過來點上她的幾處穴道,而後把她扶起來,冷聲吩咐冷越,“你們把她先關起來,死死看著。”而後抱起莫溪向後院快步走去,匕首的毒很快,何莫溪臉色已經發白,嘴唇青紫著。把她輕輕側身放到床上,“莫溪你別動,神醫馬上就來了。丫頭,去弄熱水。”


春丫頭忙點著頭跑了出去。


“公子……寒城,寒城……莫溪從來都不後悔,這麽多年一直服侍你,即使寒城的目光不曾為莫溪停留過。”何莫溪忍著痛緊緊抓著寒城的手不放,那蒼白的麵孔上綻放的笑容就好像是冰山上的雪蓮,“不要走……”


寒城把她冰冷的手放到自己臉邊,神醫顯然是還在睡夢中就被叫醒,匆匆忙忙進來,先看了看她中毒而的情況,“還好,還好……先把匕首拔出來,把這個給她喂下去。”一顆藥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