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24


d-哥哥可不許告訴其他人,這是我和紫衣姐姐的秘密。”她又把去年在紫衣房間裏見到的粉色繡花鞋和突然殺她的那個刺客說了一遍,“所以丫頭見那繡花鞋很熟悉,便想要上前看看,沒想到就被敲暈了過去。”她麵帶輕鬆一點也不覺得自己一直處在危險中。


寒城沉思下來,這些事情看來都是同一個人做的,那人一而再的致丫頭於死地就是想要殺人滅口。聽她如此說來,紫衣倒是沒有這個可能,可是白衣……如果是踏入河中兩隻褲腿上應該全是濕的,可白衣僅僅是上身有些濕,隻能說明是玩水弄的。他不由皺起眉頭,春丫頭見此歪著頭伸手把他剛皺起的眉頭撫平下去,寒城收回思緒,勾唇淺笑:“丫頭餓了吧,我讓莫溪把飯菜給你送來,你乖乖躺在屋子裏,知道麽?”


“嗯,丫頭的肚子都叫了。”她笑顏如花,仿佛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


春丫頭自從從都城回來後乖了不少,也不再叫嚷著要出去玩,也不胡鬧了。經常呆在屋裏子安靜的練字,看書,見到何莫溪進來就問她一些自己不懂的。最近還迷上了刺繡,拉著莫溪要教她,何莫溪也隻當她是一時興起,玩玩罷了,閑下來就教教她。春丫頭手笨但很努力的學著,經常繡著自己都看不懂的就去公子房間裏討賞。


這不,春丫頭一個人用過飯後,又翻出繡布坐到暖暖的太陽下繡了起來,何莫溪偶爾進來看一下她,見她認真的側臉,便安心了不少,才悄聲退下去。


太陽東升西落,很快便落下了山。房間裏的光線漸漸暗下來,春丫頭點上燭火,看著自己繡的半隻老鷹,越看越不像,與紫衣姐姐的差遠了。就甩手一扔,準備去關窗,不想又見到了那個柔弱的女子,依舊是又婢女扶著,緩緩進了公子房間,她才放下窗戶,黑眼珠機靈的轉了轉。


一層層的輕紗後,坐在床上的女子輕咳著,外間的寒城不停的來回踱步,知道清連進來後才坐下,清連一下子便猜到了內室有一個重病的女子,麵色一凜“公子,清連看病有一個規矩,不給女子看病,恕公子原諒。”轉身就要走。


寒城忙攔住他,“我也是實在沒有辦法,家妹如果再不治,日子便不多了。”


清連見到一個王爺能夠如此低下身份,便停下腳步,依舊麵色如常,“這是我的規矩,我實在無能為力。”


裏間的女子聽到了急促的咳了幾聲後,柔弱的聲音穿過帳幔,“哥哥,不要為難清連公子了,我如今的身體很好,都可以出門賞花了,這樣我已經很知足了。”


走出來的何莫溪與寒城對視一眼,寒城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何莫溪上前請清連坐下,並倒上茶水,“清連公如果有什麽難言之隱可以提出條件,我想清連公子在無情也不願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女子消香玉碎吧,也請清連公子多感受一下親人無能為力難受。”何莫溪最後一句話說的極為動容。


正文 41 曖昧一笑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5 16:26:45 本章字數:2103


清連右手緊握著茶杯,神情漸漸轉為難色,“不是我不幫,是這種誓言實在不能違背。其實師妹也懂醫術,你們可以讓她過來看看,如果她遇上不懂,可以問我。這樣也可以幫家妹。”


“孤水曜是靜妃的人,你也知道皇宮內極為複雜。之所以請清連公子就是看中你的醫術,還有孑然一生。實不相瞞,家妹在五歲時就被人下毒身亡,因為身份特殊如今沒有幾人知道她還活著,清連公子應該了解師妹的性格。”何莫溪毫不避諱的對他說清楚了其中利害,隻希望他能夠想出辦法。


清連沉吟不決的思索了片刻,“或許……你們可以去找師父,他定能幫上忙。隻是他老人家性子古怪,幫不幫就說不準了。”


寒城微沉的臉色終於緩下來,清眸亮了起來,“隻要有希望就好。”


“我師父這幾年應該是在雁城的四口巷裏,你們去了就應該能尋到。”清連有些麵帶愧疚的想起一些關於這個王爺以前的事,便主動提議道,“我幫公子把把脈如何。”


寒澈麵色一喜坐過來伸出左手腕,清連手指放上,看不出任何情緒,何莫溪等得有些焦急時,清連收回手緩緩說道,“公子體內積壓的寒氣已經散去,看來一直調理的很好。隻是在小時候留下的毒素還殘留著,我開了方子,喝上一個月便可大好。”


屋內的人才鬆了一口氣,“清連公子今晚就在府上休息一晚,明日再走吧。”何莫溪筆墨伺候著。


“不了,我喜歡清靜,還是不要被人尋到的好。”


見他如此一說,何莫溪也不多做挽留了,客客氣氣的把清連公子送走了,再返身回到房間時,見到坐著的春丫頭一楞,又看公子沒有責怪就自然走進了內室,心疼的上前幫暖芙揉著肩膀,“這個月是否感覺好了很多?”


暖芙不答反問:“哥哥和姐姐真的要去雁城麽?”


“自然是要去的,這樣暖芙也可以和姐姐出去玩了,不用一直呆在屋子裏。”


“那這個清連可信麽?我怕哥哥去雁城遇到危險。”


暖芙沒有安全感是他們都了解的事情,當年她才不到五歲就被奶娘逼著喝下毒藥,一個時辰內抽搐身亡,幸是寒城發現的早,用了一夜的時間把她救了下來,而後的日子每日都要承受著痛苦折磨,自從那次以後她極少相信身邊的人,何莫溪摸摸她的發頂,“放心,清連的事公子早就查的一清二楚,不會錯。如果他要答應醫治才是假的呢。”


“嗬嗬,是麽,那他為何不給女子看病呢。”暖芙虛弱的笑笑,端起熱茶喝了一杯,她的身子還是忍不住的發冷。


何莫溪一邊繼續給她揉著肩膀,一邊給她講著公子查到的事。


外間,春丫頭使著性子,別過臉不看寒城。寒城無奈的緊盯著她輕柔的側臉,走過去拉著她進了書房。春丫頭不情不願的哼哼著,她不就想知道那個女子是誰麽。幹嘛不舍得告訴她。寒城低頭見她鼓著腮子生氣的樣子很是可愛,就拉著她坐下,耐心的與她解釋著:“丫頭,不是我不告訴你。那女子是重病之人且身份特殊,告訴了丫頭,以後丫頭這張嘴要給我兜出去,還了得。所以丫頭不要問了好不好?”


春丫頭看著他的黑眸,心裏似乎是下著很大的決心才,才勉勉強強的點點頭:“好吧。”


寒城不由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乖,後日出發去雁城,看在這麽多日丫頭乖乖的份上,就帶上丫頭。”


春丫頭一聽要出去眼睛頓亮,“真的,太好了。其實丫頭都在府裏憋了三個月了,終於要出去了!”起身歡快的踮起腳轉了好幾圈,就連裙擺上的朵朵芙蓉也飄起飄落,高興之餘豈料右腳不小心撞上了書桌下的一角,身子一歪,“啊!”


寒城幾步上前攬住她嬌小輕盈的身子,春丫頭不知怎的麵頰一燙,黑眼珠慌亂的轉轉,推開寒城跑了出去。寒城看著空空手裏,心底泛出失落,一種不知名的感覺席上心頭。


“哥哥……”外間暖芙叫了他一聲。


寒城才收回神情大步而出,“後日我們便出發,如果快的話一日便能回來。”


“哥哥,我知道我和暖蓉是見不得人的私生子,其實當年我就應該早早去了,也不會給哥哥帶來這麽多麻煩。哥哥……不必為我這樣。”她說著聲淚俱下。


“說什麽呢!”寒城低斥了她一句,“你和暖蓉都是我的親妹妹,哥哥保護妹妹,照顧妹妹是應該的,以後不許有這樣的想法。”瞧她眼睛紅紅的分明是一直在哭著,語氣繼續放輕,“是想娘了吧,在等兩年,等你的病好了就可以見到娘了,她也很是想你。”把她抱在懷裏安慰著。


“嗯,時間也不早了,哥哥早點休息。”從他懷裏出來已換上了笑臉,不過還是虛弱的笑容,回過頭來拉住莫溪的手,“莫溪就不用送我了,沒多長的路我可以走回去。你多陪陪哥哥。”自作主張的把手塞到寒城手裏,不忘曖昧一笑,自己把手放進侍女手裏一步步的走遠了。


寒城不自然的收回手,專注的看著那道倩影消失,準備收回眼神時,看到西屋窗戶裏的春丫頭,兩人雙目相視,丫頭朝著他做了一個鬼臉就放下了窗戶,他不由笑出聲來。旁邊的何莫溪不知何故,朝著外麵看看也沒有什麽好笑的,緊抿著唇角回身侍候公子沐浴。


黑暗的房間裏,春丫頭仰躺著睜著大眼睛,腦袋裏閃過一張張畫麵,特別是寒城對她親昵的樣子,就覺得好暖,好甜……越想就越睡不著了,煩躁的翻滾了幾下,最後蒙上被子才不覺睡去。


另一間房間裏,寒城側身躺著很晚了都沒有睡著,嘴角含著笑想著今日丫頭落水的事就擔心不已,而後腦袋裏換成丫頭臉紅局促的樣子,還真是可愛。


正文 42 最多三年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5 16:26:45 本章字數:3290


雁城,是一座曆史悠久的古城,大興王朝建立之初,它便以地勢險要,兩麵環山處於兵家重地。雁城亦是隨著大興王朝逐步的繁榮起來。從孤冷城到雁城需要三個時辰,寒城等人進入雁城後直接在雁城城主寧理塵府上歇下。寧理塵是寒城的親舅舅,寒城如今寒卿公子的身份多半都是這個舅舅支持的,因此他們關係甚好。


雁城比孤冷城要溫暖的多,城主府上的景致也是接著接一個,掠過正堂從偏門而入,之後廊腰縵回,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多有北方建築風格的氣勢宏偉,又不缺南方的玲瓏剔透,各處景致,穿過曲回長廊進入其中一座小院,小院裏載滿了蓮花,隻不過如今還是一片青綠。


寒城輕車熟路的進了自己的房間,與寧理塵輕聲交談了好久,兩人都麵帶沉重,寧理塵劍眉微挑,神采出眾,舉手投足間略帶脫塵氣質,倒是與寒城有了五分相似,兩道白影在屋裏呆了一刻鍾左右,寧理塵才大步離開。


用過飯後,何莫溪主動帶著春丫頭去街上逛了,寒城與冷遲兩人去了四口巷,經過詢問是在北城,並不難找,這裏住著的都是做小生意的商人,剛進巷裏就能看見不遠處掛著的一個神醫的牌子,不覺有些好笑,這麽偏僻的地方誰能找到。掛牌子的是一處簡單宅院,走進院子裏入眼都是草藥,不識的人還以為都是雜草呢。


金色的陽光下,一個銀發老頭正在給院子一邊的草藥除草,坐在石頭上正好背對著他們,老頭耳力很好,聲音蒼老:“有貴客來了。”指指院子裏的石凳,“來看病的?坐下吧。”


寒城甩袍而坐,立刻就聞見石桌上剛泡好的龍井漸漸散發出的茶香,他坐的很端正,“神醫怎麽稱呼?”


老頭也不急著回答,等拔完最後一根雜草才轉過身來,“叫我神醫不就得了,名諱可是秘密不能隨便告訴人,桌上的茶自己倒上喝,跟我別客氣。”一雙半清明的眼睛打量了一遍寒城,“看你身體很好不似有病,來找我何事?”


“是想讓神醫給家妹治病,她幼時中了毒,一直遭受病痛折磨,看了很多大夫都無用。”寒城也不客氣給自己倒上一杯茶,接著說道,“還望神醫能夠移步為家妹減輕病痛。”


老頭冷哼一聲:“你來求我還得叫我移步,這不行。”像小孩子般別過臉。


“家妹不能長途勞頓,還請神醫見諒,神醫有什麽要求盡管提。”


老頭眼底閃過陰謀得逞的神情,不過還是裝作正經模樣,“你不缺銀子,我也不缺銀子,可是我年紀大了身體不好。”說著扶著自己的腰,指著另一半邊院子裏的草藥,“那你就幫我把那邊的雜草都拔了,我才勉強能夠答應你。不準這個人幫忙。”最後還不忘指指冷遲。


“公子……”冷遲有些不善的看向老頭。


寒澈倒是淺淺一笑,答應了下來:“隻要神醫肯為家妹治病,我做什麽都可以。”起身把長袍卷起壓到腰帶裏,走到一大片草藥旁,彎下腰專心的拔起了雜草,其中還有一些不知道,便時不時的問問神醫,神醫倒也一一回答了。


臨近天黑,何莫溪已經帶著春丫頭回了院子,春丫頭提著香噴噴的包子跑進了公子房間,裏麵卻沒有人,又跑出來問莫溪:“寒城哥哥不是去請大夫了麽,怎的還沒回來。”


何莫溪捏捏她的鼻子:“聽說那大夫性子古怪,估計是因為一些事情耽擱下來了。”


春丫頭失落的搖搖手中的包子,“看來寒城哥哥吃不上包子了。”隨即想到什麽臉上燦然一笑,“正好丫頭可以都吃了,丫頭要去房間裏等著寒城哥哥回來,莫溪姐姐,也陪丫頭來一起吃包子。”


四口巷裏昏暗的街道裏,神醫搗鼓了半天也沒有把大門的鎖鎖上,身後的寒城滿身都是泥土,很是狼狽不堪,冷遲冰冷的眼神緊盯著神醫的動作,手裏卻提著一個重木箱,也不知裏麵放著什麽,饒是他用了內力都胳膊酸痛的,真懷疑那老頭是不是故意的。


隻聽“哢嚓”一聲,“好了,這鎖經常不用,嗬嗬,咱們走吧。”三條身影才漸漸向南城去了。


聽到院子的響動聲,春丫頭半困的眼睛立即清醒了不少,拿起還溫熱的包子跑了出去,“寒城哥哥,終於回來了。丫頭正給你留了包子呢,可香了,來先吃一個。”遞過去,寒城看了看自己的手有放了下去。春丫頭才看清寒城的一身狼狽,眼眸一瞪,“哪個混蛋的,什麽性子古怪的大夫,竟然把寒城哥哥弄成這樣。”


這時,神醫才踏過院門,就聽見一個清脆的聲音在罵他,胡子一瞪,大步走過來,才看清是一個小丫頭,伸手奪過一個包子咬了一口:“你這個野丫頭,說誰呢,我哪裏混蛋了。”說著蹭到丫頭身旁,春丫頭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