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42


小房房門被打開,依舊是那寶藍色的紋繡錦衫,這次卻沒有帶麵具,齊寒城處於無奈隻能上前拱手,“大哥也在。”神色之間已迅速變幻。


齊寒蕭麵帶沉穩,一對劍眉帶出兩三分威嚴,身材微胖,他緩步走來,已帶了幾分笑意,“聽說錦城的廟會最是熱鬧,我也來湊湊熱鬧。不想遇見了六弟,看來六弟也是信命之人,既然難得一見,進去喝幾杯。這麽多年,我們兄弟之間疏遠了很多。”語落目光轉向另一間小屋,“把那位姑娘也叫來。”完了使個眼色讓梓綺和那男子退下。


齊寒城欣然答應了,回房拉起已吃飽的丫頭,兩人進了房間,才知道王妃也在,王妃是慶侯府上的唯一嫡女,範文淺,嫁給齊寒蕭已有五年之載,膝下一女一男,範文淺見到兩人,客氣不已,請兩人落座後就拉著丫頭的手。


“父皇這幾個月身體如何?”齊寒城出口便是客套話。


齊寒蕭仰頭喝下酒,“父皇身體近來還不錯。經常帶著皇後與眾妃子在後花園賞花,前幾日還興致勃勃的剛辦了一場花宴,想必六弟也聽說了,皇上已把表妹賜給了何莫影,六弟可不要小瞧了表妹,她的聰慧連夫人都稱讚不已。”夫人自是指他的王妃。


“我是不能與表妹相比的。”範文淺五官普通,並無出眾之處,“你們喝酒,我與丫頭聊聊。”說完拉著丫頭穿過幔帳坐於床邊。


齊寒城清眸平靜毫無波瀾,“能夠娶到這樣的淺宜郡主,應該是何莫影的福氣。”


“如此說來,六弟今年也二十有五了,也該是有個賢惠的王妃,男人嘛,不能總是獨身。如今各府中還有眾位小姐,六弟早早挑一個好的姑娘,也省去了父皇的煩勞之心,父皇最是期望看到我們和普通男子一樣成家立業。”齊寒蕭宛若一個兄長一般緩緩說來,見寒城沉默著便繼續說道,“我看那何小姐就不錯,跟在你身邊這麽多年,性情友好,是一個難得的癡情女子。”


“大哥,寒城隻想娶心儀之人。”


齊寒蕭見他神色之間不想提及此事便不再說,舉起酒杯,“來,我們好好喝一杯,在都城每日事務繁忙,如今我們要不醉不歸,放鬆一次。”與寒城幹杯後爽朗喝下,“錦城是個好地方,比都城好多了。”也許是酒意上來,他真心感歎著。


夜晚的山頂頗有些涼意,打開窗戶不久,涼風便徐徐吹來,讓人不覺身子一顫。


齊寒城無聲喝酒讓齊寒蕭覺得自己是在唱獨角戲,把窗戶順手關上,他隨之冷笑一聲:“六弟覺得我與你這才喝酒不過是虛情假意,嗬,也對,我是大皇子從小就頗得父皇寵愛,父皇雖一直沒有立太子,但是人們都認為我便是要繼承皇位的。今日這番話我並不是出於某種目的,隻是真心想要和你說些事。去年你回都城的路上,是父皇屬意我做的,父皇對你和三弟極為忌憚。”


正文 70 近墨者黑


更新時間:2013-02-27


齊寒城親耳聽到這種肯定的答案心裏不由一震,父皇的性子他最是清楚的,高傲不可一世,但他萬萬沒有想到父皇最不願意看到自己的兒子比自己強。才明白為什麽小時候父皇就一直很喜歡沉穩而沒有太強能力的大皇子,如今因為他和三哥的勢力,竟然產生殺意。不經低喃:“三哥娶雲若蘭最得父皇之心,大哥是要讓我娶一個王妃好讓父皇放心。”


大皇子微微點頭,一臉鄭重,“父皇同意這樁喜事最大的原因便是因為你和何莫溪之間的關係,何莫溪肯定求你幫她,今日見你來山上散心就表明你沒有幫她,這步棋你走的極為險卻是最對的一步,如果你幫她阻止了這場喜事,父皇便會大怒。這也就是我來錦城的原因。”


聽他這樣說來,齊寒城心裏才徹底清楚了,不由嘴角泛出苦澀,連剛才飲下的酒都覺得冰冷徹骨,“那如果我幫,父皇會怎麽處置。”


齊寒蕭手指一緊,茶杯應聲而碎,他寬厚的手掌卻完好無損,“暗殺或是毒殺。”帳幔內的人聽見外麵的動靜忙過來看看,齊寒蕭用腳把茶杯踢到一邊,皺著眉頭,對文淺說道,“無事,不小心打碎的。”範文淺才放下幔帳。


齊寒城再如何清淡的性子也經受不住這樣的狠絕,倏地的起身掀開幔帳拉起丫頭便大步往外走,“大哥,多謝你。”


“六弟,我知道你們各自有各自的下的棋,但我想告訴你父皇心中也有一盤棋,如果你們下過他,這個皇位就會是你們其中一個人的,如果下不過他,你們最後便是死,比如七弟。”他說這句話時緊盯著寒城的清眸,他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兄弟一個個被父皇除掉。


待齊寒城走後,範文淺才緩緩走出來扶著他坐下,給他揉著肩膀,看到桌上空著的酒杯,不由連連歎氣,“今晚又喝了這麽多的酒,你的身體怕是承受不住。你先歇會,我去給你熬碗熱湯來。”齊寒蕭抓住她的手,文淺便收了腳繼續給他揉著,“你為何獨獨對六弟說?”


齊寒蕭緊繃著的身子漸漸緩下來,“如今能夠與父皇抗衡的隻有三弟和六弟,三弟我不甚了解,但從迎娶雲若蘭這一步上肯定是看出了父皇的心思。六弟定然是不知的,我這麽做我都不知道是對還是錯,或許不說還好些,最起碼他永遠也不會覺得人心涼薄。”反握住她的手,起身向內室而去,“我隻希望我們一家人能夠平平安安的,有你們就夠了。”


範文淺靠進他懷裏,“爺,我覺得這世上爺最聰明了,不爭才是最好的選擇。”


“可我還不是娶了你。”


“不是,爺娶我是件好事。我甘心為爺擋風遮雨,甘心嫁給爺。”她這樣的郡主身份和慶侯府足以能夠保護他一生無事,她自認為是她的幸,“如果皇位之爭出現,最後爺沒能登上皇位,爺陪我們一家子回到雲城,好不好?”


“好。”簡單的一個字代表了他對她最重的承諾。


蒼茫浩瀚中,唯有一輪彎月獨掛,月光撒照在整個山頂,使得原本就冷清的此廟顯得更加孤寂,要不是還有幾盞孤燈,便會顯得陰森。齊寒城帶著春丫頭回房後取了好幾壺酒,而後飛身來到寺外的林中,見懷裏的丫頭身體發抖,便遞給她一壺酒。


“喝些暖暖身子。”


春丫頭拿過酒壺仰頭咕咚咕咚大喝了幾口,“駱明哥哥說人遇到煩心事了才想著這樣喝酒,寒城哥哥是不是遇到什麽煩心事了。說來聽聽。”


“從去年到如今過去八個多月了,丫頭想家麽。”


春丫頭聞言明眸瞬間黯淡下來,“丫頭如今沒有親人了。以前爺爺,阿婆與丫頭便是一個家,那個家早已經不在了,丫頭自是很想念的。如今寒城哥哥給丫頭的便是一個家,丫頭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自小,丫頭也很想要躺在爹娘懷抱裏撒嬌,很羨慕那些有爹娘的孩子。於是就一直問為什麽丫頭爹娘早早就去世了,阿婆提起總是一副歎氣的樣子,爺爺摸著丫頭的腦袋說,丫頭的爹娘把剩下的幸福都給了丫頭,丫頭以後就會快快樂樂的過一輩子。”


“丫頭的爺爺姓什麽?”提起丫頭的身世,他總是不由的想問問。


“不知道啊,爺爺從來不說這個。”


齊寒城才應了一聲若有所思的喝起酒來,大皇子自小就被父皇養在身邊,性子極為沉穩有愛民之心,甚得父皇喜歡,二皇子雖與大皇子是親兄弟,但性子與靜妃一樣,狠毒傲氣。三皇子齊寒亦是眾皇子中最難掌控的,孤冷無情,五皇子齊寒玉為人陰險狡詐,好色荒淫,再加上他一共五個皇子對皇位虎視眈眈,眾人的對手不是兄弟而是父親,這應該是最可笑的事情了吧。


七弟的死他一直以為是三哥為了除掉一個無用的棋子,如今竟然是父皇狠心除去的兒子,要是這些皇子們都知道的話該是有多寒心,如今這盤棋更是舉步維艱,須得處處謹慎。


“寒城哥哥,丫頭今日喝了這麽多怎麽沒醉啊?”輕柔的月光下,丫頭臉頰酡紅,明眸半眯著。


齊寒城丟下酒壺,把她攬進懷裏,趁著她的酒意試探著問:“丫頭,如果有一天親人主動把你拋棄,你該如何?”


春丫頭迷醉的望著他的臉,惡狠狠的說著:“如果……如果這樣,丫頭就抽了他的筋,吸了他的血已解心中隻恨,不,應該是讓他也嚐嚐失去親人的滋味。”手向俊臉摸去,“寒城哥哥是被親人拋棄了麽,別難過,還有丫頭一直陪著你。”


糯糯的聲音一點點的填滿寒城的身體,齊寒城發出低沉的笑聲,再低頭向她看去時,丫頭已經趴在他肩膀上睡著了,定是喝酒喝醉了。自己卻煩惱著怎麽也喝不醉,把她背起來,並沒有再進寺廟,而是連夜下了山。如今最要緊的是所有的棋子重新再下一遍。


幾日後,何莫溪便回到了寒君府,與齊寒城在書房說了一下都城的動向,一切都還算平靜。齊寒城與她說了大皇子的話,何莫溪完全呆住了,又是自責又是沉痛,如果不是她,哥哥也不會娶一個自己不喜歡人,來保住府上眾人的性命。


何莫溪精致的瓜子臉消瘦了些,研著墨盯著寒城寫的字,“梁婉,她說嫁給哥哥,是因為她從小就喜歡當將軍的男子,奈何自己是個女子而且雙目失明,她說這場婚事與靜妃無關,與任何不堪的交易無關,隻是喜歡哥哥這樣的男子。”她清苦的聲音似乎是在說自己,從她第一次見那個巧笑如嫣的女子就深深被吸引,盡管雙目失明依然身形鎮定,且能夠獨自走下自己隻走過一遍的路。


“你的父親怎麽說。”筆下一個個蒼勁有力的字完美展現。


“父親說或許我們是近墨者黑,簡單的事情被我們想的太複雜。我才覺得欣慰一些,而且父親說娶了這個女子應該就是哥哥的福氣吧。”突然想到什麽,忙壓低聲音說,“哥哥說明亦王爺準備在秋末初冬進攻匈奴,這樣我們便有了足夠的時間進行重新安排。”


聽到這個消息,連日以來沉悶的心情才撥開雲散,寫完最後一個字,落了款,叫來冷越,“冷雀和駱明該快回來了吧。”


“不出意外明日下午。”


何莫溪侍候著寒城淨了手,“一會等墨幹了便把它卷起來由暗衛交給孤冷城齊寒亦手中。對了,幾日前叫你查的事情如何了?”


“明亦王爺那兩年的去向還沒有任何眉目。就連春丫頭事情……十五年前一對老夫妻帶著一個嬰兒在遙中鎮居住下來,他們當時衣著普通,人們就一直認為是從中原逃難而來的,或許就是遭遇了什麽事。十五年來,三人過的很平靜,甚少與陌生人交往,隻有這點線索就很難往下查。簡直就如大海撈針。”


遙中鎮大多數的老百姓都在那一日全部被殺,要想從外人口中得到什麽已是不可能的,老夫妻也雙雙去世,丫頭什麽都不知道。齊寒城想著齊寒亦對丫頭的種種用心,猜測道:“依齊寒亦這麽重視,不可能是因為丫頭自身的原因,肯定與她的身世有關。十五年前那一年可發生了什麽事情?”


冷越依舊是搖頭,“那一年我特意查過,水災,旱災,都城亦是沒有任何被抄家的,可以說雲中十年是最為平靜的一年。”


雲中三十一年,他們那個時候也不過還是才幾歲的孩童,何莫溪想了想眼睛頓然一亮,“我隻知道在雲中九年的時候都城發生過一件事,因為父親跟此事有些關係,所以我才略知道些。雲中九年,與皇上一起打江山的顧將軍一家被抄斬,全家無一幸免。當時父親隻是顧將軍手下的一名將士,那幾日父親常常很晚才回來,後來便發生了抄斬之事。”


齊寒城暗暗記下此事,聽聞外麵輕快的腳步聲,便揮手,“冷越先把我剛才吩咐的事情做了。”


正文 71 慌亂是我最貪戀的目光。


更新時間:2013-02-27


七月的錦城是個多雨的天氣,常常天還晴著就突然下起大雨來,一點也沒有預兆,有好幾次春丫頭午後躺在樹下的躺椅上小憩著就被大雨淋醒了,弄得狼狽的她隻能跺跺腳跑到屋簷下。


這天似乎心情特別的好,下雨後,春丫頭沒有去躲雨反而翻身下來在雨裏麵跑來跑去,如新看見忙招手讓她回來,春丫頭興致大起才不聽她的話,揮著手臂在雨中繼續奔跑著,雜亂的雨幕打在身上毫無感覺。


從一個小門出來的暖芙正好聽見歡快的笑聲,忙目光望去,見是那個純真的丫頭便不由自己也走進雨中,不管身後擔心叫她的女婢。春丫頭見一個清秀的女子就開心的拉過她,兩人一起冒著雨在胡亂的跺著腳下的水跡。


“姐姐叫什麽,丫頭怎的覺得很熟悉?”


“叫我暖芙就好了,我年紀也不大。”人如其名暖暖的舒服。


春丫頭難得遇上這樣一個與她能夠玩到一起的,自是很高心,咧著嘴,煞有其事的說著,“暖芙不是身體不好麽,還是不要在雨裏,小心淋著了寒城哥哥罵丫頭可就不好了。”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