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215


d-是一般的心思。”半雪並無擔心的語氣,這後宮子嗣甚少,晏皇子的地位根本沒有人能夠輕易動搖。


皇後勾起嘴角,“不想抖出去的是雪貴嬪,並不是李貴嬪,李貴嬪可是個肚子裏藏不住秘密的人,自己得知有喜後為了得到皇上的寵愛肯定會第一時間說出來。隻是旁邊有個雪貴嬪獻計,瞞住這個孩子一方麵是在討好雪貴嬪,另一方麵自己下了手也沒有人相信。但是前麵你說對了,要不是顧春打亂了雪貴嬪的計劃,她們必須要拿這個孩子來留的皇上的目光。”


語氣陡然一轉,“隻是她們都猜錯了皇上的心思,對於皇上來說不需要那麽多子嗣,所以知道了李貴嬪有喜又何如,還是會一心陪著顧春。頂多就是賞賜一番。”


“那主子,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麽辦?”半雪隻覺得主子越發聰慧了。


“隔岸觀火,隻要雪貴嬪和李貴嬪看到皇上對於子嗣之事無動於衷,定然還會想其它辦法。本宮不怕雪貴嬪不動手。”萬分疲憊的靠到軟榻上,皇後看向窗外的牡丹花,“最近一個月,皇上可有在李貴滑,方雪儀,月雪儀那邊歇過?”


半雪想了想,回憶了一番昨日在乾清宮那邊看到的,才謹慎回答道:“主子,這一個月皇上哪個宮都沒有去。隻是偶爾去無名宮附近轉轉,便會乾清宮了。”


放在寬大袖袍裏的另一隻手緊緊攥起來,皇後麵色一沉,這一個月皇上像平常一樣來了永福宮兩次,可是隻有她知道皇上每次過來也隻是稍躺一會就離開了,看來她還是低估了顧春在皇上心裏的位置。皇後想到此處腦袋裏突然閃過什麽,抓住半雪的手,”半雪,昨日我們去乾清宮時,你可有發現皇上有什麽不對。本宮總覺得皇上動作有些別扭。”


半雪想了想並不覺得,“並沒有啊,皇上還是和以前一樣在批閱奏折。”


“不是,本宮離得近,這種感覺不會錯的。而且顧春知道當年遙中鎮的真相去乾清宮後,兩人不會沒有什麽反應,一定是發生了什麽,要不然皇上不會單獨留顧春在乾清宮一夜。”使勁的揉揉額頭,皇後露出倦容,“罷了,本宮有些累了小憩一會。不要讓任何人打擾。”


乾清宮卻不比其他宮裏,顯得異常溫情。皇上很快批完奏折,就回到內室陪著顧春。顧春則是一臉的興奮,抱住齊寒亦的身子,“出去,我要把整條街道上的小吃都吃一遍好不好,你也陪我吃。依稀記得那次你陪我在小攤上吃的場景,你那模樣真是有趣極了。”


“你敢取笑我。不就是有些不自然麽,怎麽老拿來取笑我。看我怎麽收拾你。”按著她的肩膀,伸手想她腰間而去,顧春是個怕癢的,隻要輕微動一下都要笑個不停,顧春想要躲開卻被他死死的抱在懷裏,“看你好笑我麽,不準再說此事。記住了沒有?”


“哈哈……”顧春笑的難受,掙脫出他的懷抱,在床上打起滾來,兩條細腿一直踢蹬著,“好了,不要撓了,哈哈……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求你了。”


齊寒亦才得意饒過她,把她重新拽起來,隻是手一鬆,顧春身子一斜就朝著床下栽去,齊寒亦忙自己傾身上前,伸手撈住她的腰肢,豁然之間兩人麵對麵,臉頰隻有一寸之遠,還有默默相視的眼神,兩人似乎是愣然相視了好久,齊寒亦才緩緩的低下頭,看準她的粉唇覆上去,然後把她整個身子扶上來,壓到床角處,兩人這樣的姿勢不由讓顧春想到了第一次他們親密接觸,她失身於他的經曆,也是這般被他完全控製了神經。


“顧春,如果有來世我們還要相遇,那時我不會再把權勢放在心上。要用盡一生來彌補今生的錯誤。”炙熱唇點點落下,落在顧春臉上每一處。


一番雲雨翻騰,一番紅帳香燭下的纏綿後,顧春躺在齊寒亦的懷裏,滿麵的紅霞,齊寒亦並看不到顧春臉上的複雜神情,有不舍,有不忍,還有愛恨交織的種種。


到了傍晚天色漸暗,兩人皆是換上普通的衣著出了乾清宮,齊寒亦沒有讓任何人跟著,就他們兩個一路出了皇宮,坐上已經準備好的馬車緩緩向都城的熱鬧處行進。


到了地方,齊寒亦抱著顧春下了馬車,滿街的各色燈花照亮了顧春明眸,她似孩童般撲進齊寒亦的懷抱,“我們這樣真的沒有人認出來麽。”


“放心,和平常一樣,就沒有人會懷疑。”皇上把她拉出懷抱,整理好她的衣襟,指著近處的一個小攤子,“你不是晚膳的時候嚷嚷著要吃混沌麽,那不就是。”


正文 54 閑言碎語


更新時間:2013-10-22


看著那熱鬧的混沌攤,顧春心裏滿是感慨,拉著齊寒亦如上次那般坐到方桌旁,就朝著那邊喊道:“老板,來兩碗混沌,一籠包子。”清脆的叫喊聲引來了旁邊的目光,顧春傻傻一笑,便像個淘氣的孩子一樣,不免又壓低聲音嘀咕道,“在宮裏都憋壞了。”


齊寒亦寵溺的摸摸她的腦袋,“這幾年是我沒有顧上你,每次想要帶你出來都被一些事情耽擱了,今夜就好好玩一次,等你玩夠了我們回明亦王府看看。”


“嗯?我們不準備回宮裏了麽?”顧春有些暗暗高興道。


“宮門到了時辰就關了,何必擾別人清夢呢。”他本就想陪著她在外留一夜,宮門的事情也隻是個說辭罷了,看著老板上了兩碗熱騰騰的混沌,混沌的個數不少,“你少吃一些。剛才已經吃了很多,一會還要吃其他吃食。免得晚上鬧肚子。”


顧春覺得齊寒亦說的話很對,就拿著筷子熟練的把自己碗裏的幾個混沌夾到齊寒亦碗裏,然後咬著筷子定定的看著齊寒亦的反應。這麽多年齊寒亦並不是一點都沒有改變,對顧春的動作已經習慣,自己低著頭很有食欲的吃了起來,顧春才彎起嘴角很快把自己的吃完。


兩人吃完後,還剩一些包子,顧春實在是不想在吃了,可是看齊寒亦也吃不得不少,顧春一時犯了難,目光向大街上看去,見黑暗的小巷拐角有那些衣衫破爛的乞丐,顧春拿起剩下的包子,拉著齊寒亦就往那處走去。走進陰暗的小巷裏,顧春把自己手裏的那些包子遞給那些髒兮兮的孩子,齊寒亦看著顧春對乞丐憐惜的樣子很是心疼。


這樣的場景,不由讓齊寒亦想起小時候兩人第一次見麵時,那個純淨的笑容似乎永遠的烙在了自己腦海裏,揮之不去。顧春還拿出自己的香囊,把自己自己平時攢下的碎銀子撒給那些孤苦伶仃的孩子,齊寒亦也伸手要掏自己的錢袋,被顧春攔下來,“你手裏的都是銀子,反而會給他們造成危險。這些銀子就夠他們一段時間的生計了。我們走吧。”


齊寒亦很少見顧春這般心細,緊緊握著她的手,“這天下如果都是你這般善良,就不會有些會餓死子街頭的乞丐了。說起來這也是一個皇上的錯。”


“不要這麽說。皇上豈能把大興王朝所有人的生計都一一關心下來,淪落的乞丐是在所難免的,就算是特別昌盛的時期,照樣有乞丐。隻是多少而已。想必兩年前,街頭的乞丐已經少了很多。我知道你是個把百姓疾苦放在心上的好皇帝,隻希望能夠一直這樣下去。”她心存善心不假,但是也不是那種笨的善良,“以前你都舍不得給我買個花燈,今日買個吧?”


齊寒亦捏捏她的手掌,悉心解釋道:“這麽多銀子,怎麽會是舍不得給你買。隻是覺得這些花燈也就一般,送人實在是拿不出手。你要是喜歡,我給你掛滿皇宮都不為過。”


“你這個木頭,女人在乎的是心意,不管是木簪還是花燈,隻要是心儀之人送的都會很開心。要是不喜歡,就是送個金宅子也沒用。”顧春細細打量著每個攤子上的花燈,希望選上一個別致的,可是瞧了半天也沒有,都是一些普通的花燈。


兩人手牽手沿著街道一邊說一邊慢悠悠走著,兩邊花燈閃耀,人群之中齊寒亦俊俏的臉上笑意慢慢,把顧春完全護在自己的懷裏。走了好大一會,齊寒亦輕聲道,“可是走累了,我們進茶館裏坐坐再出來。”不管顧春有麽有應下,就拉著她進了一處較為安靜的茶館,晚上喝茶的人並不多,裏麵隻坐著三三兩兩的幾桌客人。


“客官,想要喝什麽茶,我們這裏的茶可是品種齊全,在都城很出名。”小斯看兩個人麵生,也就覺得肯定是外地人,過來都城湊湊熱鬧。


“嗯,來兩杯清淡的菊花茶。”齊寒亦並不怎麽喜歡喝茶,隻是全憑顧春的喜好。


顧春托著腮子看著外麵人來人往,忽然覺得自己好像身處人世之外,看看這這些人的喜怒哀樂,齊寒亦見她這般,也就不說話,隻是靜靜的看著她。


“哎,你聽說了沒有,今晚的花燈會好像是一個大官專門為他的心愛人籌辦的。今天一早那名大官就讓手下的人花銀子讓這些小攤販紮出花燈,擺到街道上。”


“是麽,我怎麽沒有聽說。這大官是朝中哪位官員啊?”


“我怎麽知道,隻是聽那些小販們說的。不過這個女子還真是嬌嬌紅顏,讓大官花這麽些銀子隻為討得她歡心。今日我回去與娘子說了一番,娘子就瞪了我好幾眼。”


“嘿嘿,你小子就不是自討沒趣麽,怪不得剛才叫你出來時,你家娘子滿臉的不願意。”


灰衣男子輕輕一歎,“那有什麽辦法。”隨機又眼睛一亮,“我真想瞧瞧那名女子的嬌容,定是個迷倒眾人的美貌女子,要不然那大官也不會下這麽大的手筆了。”


不遠處那一桌的對話一絲不拉地被這邊的齊寒亦和顧春聽了去,顧春想想就知道說的是誰了,於是輕咳了兩聲,“他們嘴裏說的大官不會就是你吧?”


“你隻管看花燈就是了。這些閑言碎語不定是哪個無趣的瞎說的呢。”齊寒亦端著茶杯慢條斯理的喝著,對這些議論絲毫不敢興趣,“這天下還真是什麽事都有。”


顧春伸過手去擰了齊寒亦胳膊一下,“你就別裝了。我就說今晚掛的那些花燈怎麽那麽別扭,原來是你花銀子逼那些小攤販紮花燈啊。真難為你為我花這些心思了。”


齊寒亦知道也瞞不住了,就順著道,“你不是說我是木頭麽。我不是不懂得討女人歡心,隻是以前對這些感情之事頗為不屑,可是如今,遇到了你,我覺得沒有感情站在高位上,那種感覺極其難受。難得為你做些事情,隻希望你能喜歡。”


“當然喜歡了,難得你這個木頭給我這麽大的驚喜。”顧春嬉笑著抱著齊寒亦的胳膊,把頭放在他的肩膀上,行為之大膽令人結舌,也幸好是茶館裏的人少。顧春努努嘴,望著浩瀚的星空,“其實不用為我做這些,我心裏自是明白你的心意。齊寒亦,這世間根本沒有如果,但是我希望老天能給我一次後悔的機會,今生最後悔的就是沒有護好自己的身子,惹得這麽多人為我傷心。這幾天每每看到她們為了討好我歡心,我就心裏難受的緊。”


齊寒亦抬起她的臉,認真的對她說道,“人家都是為自己傷心,你卻是為別人難受。哪有你這麽傻的女人,你也是我見過最最笨的女人了。”奪下她欲要喝的茶杯,“別喝了,不然晚上又睡不著覺。”把銀子放到桌上,拉著顧春重新回到街上。


“那我們喝酒好不好,好久沒有痛飲過了,我想喝酒。喝的什麽都不知道。”出了茶館,顧春一時興起對著齊寒亦撒嬌道,見齊寒亦繃著臉頰,顧春就捏捏他的臉,“好不好,這也許是我最後的願望了,你就不能滿足我一下麽。傷心死了,那我們回宮吧。”


顧春如今變臉變得極快,快的讓齊寒亦感到無奈,心痛,各種難受的情緒交織而來。明知道她是故作生氣,齊寒亦還是不忍責罵,隻能應下,“再逛會,我們回到明亦王府在喝酒,如何?一定讓你喝個痛快。”


“好,你說的。不許反悔,不許騙人。”還是孩子般的脾氣,顧春又展開笑臉,拉著齊寒亦鑽進人群之中。那清冷月光下,唯有純淨的笑容映入了齊寒亦的眼眸之中。


夜晚的都城也不隻是隻有花燈才吸引人,還有很多雜耍,和酒館裏說書的人,顧春靈動的身影出現在每一處,卻沒有耐心長久呆下去,也許她隻是想要自己忘掉一切,忘掉那些不愉快的東西,任憑自己任性的玩一場。


待到了顧春真的玩累的時候,齊寒亦才帶她往明亦王府而去,在經過明城王府時,顧春停下了腳步,定定看著緊閉的大門,心裏感慨萬分,自己也許是在自言自語,“這一生,明城哥哥是最寵我的人,他給了我親人的溫暖,也給了我親人的拋棄。就算當初一切都是別人安排的,但是我們彼此用真心來相待,真想知道現在寒城哥哥在做什麽?是否已經再和心愛人一起賞月,是否偶爾也會想起春丫頭……”


齊寒亦站在她身後,眸中陰晴不定,還未等顧春說完,他就一把把她拉入懷中,俯身而下。蒼白的月光下,毫無人煙的街上,齊寒亦把顧春緊緊擁在懷裏,似乎要用盡一生的力氣來疼愛這個讓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