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41


你們何府眾人性命。你自己決定吧,明日早上給我答案。下去。”最後兩個字明顯帶著濃濃的怒氣。


何莫溪聽到答案斂下眼底的傷痛,起身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幾步之遙已是全身無力,手扶著窗台,她知道用丫頭來求他,寒城的答應與不答應都會令她痛苦萬分,可是如今當她親眼看到寒城對丫頭的寵溺時才知道有多難受,像是千萬根銀針插在心口上,她何時這般慘敗過,慘敗給一個小丫頭。扶著發痛的額頭,搖搖腦袋,開始思量寒城給的兩個選擇。


春丫頭耳朵貼著自己的房門,聽到那邊打開房門後,她才推門而出跑進了寒城的房間裏。


正文 68 如此放肆


更新時間:2013-02-26


“過來。”齊寒城清冽的聲音從內室中傳出,春丫頭掀開幔帳探進頭去,寒城正躺在榻上看著書,看也不看她一眼,“給我跪下。”春丫頭自知有些胡鬧了些,便乖乖跪倒榻前,低下頭。


夜越深,院子裏的蛐蛐聲就越是清澈的響亮,屋裏明亮的燭火下,寒城如玉精致的麵孔終於露出一絲疲憊,放下書看到春丫頭的腦袋不時的下垂著,目光一轉泛出漣漣柔意,下了塌把她攔腰抱起,白淨的麵頰透著嫩粉色,嬌唇半啟,他走至門口又返回去把她直接放在了自己床內,輕柔的給她蓋上被子。


自己又披了件輕薄的外衫在院子站了一會,唯有這間屋子還亮著燈時,他才關上門,吹了燈,翻身鑽進被子裏,在晚上稍稍有些涼快,春丫頭嘟著嘴伸手抱住寒城的身子,腦袋拱了半天才找到一個舒服的位置安穩下來,他才側身過來,幫她把長發順到腦後,手環著她的細腰睡去。


第二日清晨,齊寒城醒來後意外的不想起床,而是看著春丫頭的恬靜的睡顏,春丫頭不覺用手一摸,摸到了一處溫熱的物體,猛地睜開眼睛,“啊!”驚慌的縮到後麵一聲尖叫響徹了整個院落,正好走到門口的何莫溪看見緊閉的房門,麵色一變逃般回了自己房間。


齊寒城拉住她的手,“丫頭,怎麽了,是不是做噩夢了?”


“丫頭怎麽會睡在這裏,丫頭不要和其他人睡覺……寒城哥哥……丫頭還要嫁給駱明哥哥。”那慌張閃躲的眼神,胡亂的語言,不得不得讓寒城懷疑什麽,寒城伸出手扣住她的肩膀,春丫頭明顯還有些抵觸,“不要……丫頭怕……”


“丫頭,你在寒亦府上遇上什麽事了?”最讓他擔心的是春丫頭遭遇了承受不了的侮辱,他隻能盡可能的把聲音放輕柔,穩定她的情緒,以前丫頭還主動找他睡覺,今日是怎麽了,小心的把她攬進懷裏,溫熱的氣息打在她臉上,懷裏的丫頭咬著唇角,皺著淡眉,目光呆滯,寒城隻好在接近些,“說,怎麽回事?”


春丫頭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好久才反應過來,一把推開他,“不要,壞人……壞人要丫頭看他洞房,丫頭不要!”齊寒城放在被子上的手指一滯,一股難以言述的怒氣從腳底流淌至心間,瞬間在全身蔓延開來,丫頭抓住寒城的手,“他說丫頭是他的人,寒城哥哥,他說的對不對?”


齊寒城第一次感覺自己的無措,隻能伸手抹去她明眸下的淚水,沙啞道:“丫頭乖。”


“丫頭不要乖,寒城哥哥答應了丫頭要一輩子陪著丫頭,為什麽他們每個人都這樣說。丫頭知道自己要學會長大,要懂事,可是丫頭也隻是想要快快樂樂的跟在寒城哥哥身邊長大,什麽都不想……丫頭不要寒城哥哥的承諾,如果……那寒城哥哥就把駱明哥哥叫回來,讓他娶了丫頭好不好,他們就不會這樣說了。”她摟住寒城的脖子。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門外等著的如新看了一眼何莫溪的呆愣的表情,不知道該不該開口,她們已經在外麵等了一刻鍾,要是平時何莫溪早就敲門詢問公子了,可是今天似乎總有些地方不對勁。


床上齊寒城任由春丫頭哭泣著,手無力的伸起準備抱住她,可是卻怎麽也抱不住,肩膀上不一會就濕濕的一片,剛才的一連續話語一次次的捶著他的心口,難以呼吸。春丫頭哭夠了抬起紅著的眼看著他的眼眸,“寒城哥哥,你怎麽不說話。丫頭嫁給駱明哥哥難道寒城哥哥不高興麽。”


齊寒城瞳孔倏地一縮,堅決的話脫口而出,“不行。你還小怎麽能夠這麽匆忙的就嫁人,什麽都沒準備。等丫頭再長大些……”目光落到她不平穩的呼吸著的粉唇上,他閉上眼吻了吻她的側臉,“以後不會有人再說了,他們都把丫頭當小孩子,羨慕我這麽寵著你才這麽說的。丫頭……沒有我的允許不可以隨便答應別人可好。”


春丫頭點點頭,“好,聽寒城哥哥的。”


門被打開,何莫溪才抬眸看去,見房間裏公子神情自然,春丫頭紅著眼肯定是哭過,想也不想就要走過去安慰,齊寒城卻開了口,“如新,先帶丫頭回房間梳洗。”如新頷首帶著丫頭出去,齊寒城才把目光落到何莫溪身上,“昨夜的可想好?”


何莫溪遲疑了半天才說道:“想好了,公子說的對,隻是辦喜事而已,以後還有多種可能。是莫溪太衝動了,那莫溪可以回都城看看哥哥的喜事麽?”


見她明白過來才稍稍放心,“嗯,讓冷遲陪你回去一趟吧,還有回到都城去趟寒城府把我準備的好的禮送過去。路上要小心……你哥哥也應該快回到都城了。”何莫影作為何將軍唯一的兒子,自小就在軍隊裏磨練,後來寒亦回來統領各部,何莫影自然而然就成了寒亦的部下。不知道,寒亦對此次喜事有何想法。


“公子……你自己覺得自己對丫頭是什麽感覺?”


鏡子裏齊寒城的臉色立即陰沉下來,“就連你也如此放肆了麽。”如此冷意的回答何莫溪再是膽大也不敢在問下去了,其實就是不問她也知道寒城定然不會承認,如今她不過是自討沒趣,更讓自己淒楚罷了。


五日後便是何莫影大喜的日子,因此何莫溪匆匆收拾了些東西便出發了,隨行的便是冷遲。春丫頭看到莫溪姐姐回家了,隻以為是寒城哥哥已經答應,便不再多想。在屋子裏呆了一天便覺得無聊,想到很久都沒有和寒城哥哥一起出去了,就心裏癢癢的。在當晚吃飯時,春丫頭一直忙著給寒城夾菜,寒城無奈的看著自己麵前堆成小山的菜,一眼便瞧出了她的心思,答應明早便帶她出去玩玩。


也就是何莫溪走的第二日,因為春丫頭起的比較遲,一直拖到吃完午飯後才出去。春丫頭難得出來一趟換了身淡紫色的蝶戲水仙長裙,以前不是穿白色的就是青色的,如今換上紫色的不覺多了些嬌柔的氣質,齊寒城也心情大好的牽著她的手向繁華的街道走著,兩邊的叫賣聲很是熱鬧。


“我們就在這裏逛麽?”春丫頭癡笑的看著路邊的小玩意,不過還是忍著不去看。


齊寒城神秘的笑笑,搖搖頭不回答。兩人走了不多時便看到前麵蔥蔥綠綠的山下的山腳熱鬧不已,寒城才解釋道,“今日是錦城的廟會,所有的廟宇都在這座山上,所以人們為了祈福都要登上山頂。”


春丫頭仰著腦袋往上望了望,苦著臉,“好高,丫頭走不動了怎麽辦?”


“為自己祈福哪有走不動的說法,走吧。”走近山腳時兩人已經淹沒在人海中,寒城緊緊拉著丫頭,開始往上一步步的登山,這裏的小路都是前輩人用一塊塊石頭堆砌而成的,凹凸不平,有時石頭不夠大,連隻腳都放不下。


兩邊的各種樹木蔥蔥綠綠,遮掩著山上的樓閣,不多遠就會出現一座八角亭,亭中是已經走累的香客,如此好的天氣下,熱鬧的人群一起往山上去,說說笑笑也極為有趣。春丫頭停下來扭頭看去,才發覺自己已經走了這麽多的石階,放眼望去便是整個錦城,安詳平靜。


兩人斷斷續續走到有廟宇的地方已是一個時辰以後,春丫頭喘著粗氣在一塊石頭上坐下來,搖搖手,“要休息會,真的走不動了。”看到寒城一臉平靜的她就好奇的不行,伸出腦袋聞聞就已經可以聞見上香的濃鬱煙味,廟宇裏輕煙繚繞,在往上看去,那座最高的廟宇仿佛置身於雲端般迷幻,丫頭指著它,“那是什麽廟,修那麽高,有人上麽。”


“當然,那是老百姓們最期望的保平安的廟。”春丫頭差點翻眼暈過去,她不過就來來拜個求平安的,竟然就建在最高處,寒城捏捏她的臉蛋,“這麽會上來,在轉轉廟宇估計就到了天黑了,我們今晚便歇在山上吧。”


春丫頭咽了咽口水,“好吧。”


歇了片刻,齊寒城就拉著她向廟宇而去,他並不信這些,隻是聽說今日有廟會才專門帶她來瞧瞧,果然快天黑了,石階上還是人群不斷,晚上應該是更熱鬧了吧。兩人並沒有進裏麵,而是在廟宇外轉了一圈,春丫頭把腦袋伸進去,看見偌大的佛像忙縮回腦袋,感歎道:“好大啊。寒城哥哥,他不會半夜來找丫頭吧。”


“或許吧。如果你不想餓肚子,我們就趕緊繼續往上走,半個時辰後寺廟裏就用膳了。”把她好奇的身子拉回來,拉著她重新往上爬去,果然越往上走,人就越少,基本上人們湊個熱鬧,拜上一兩個就都下山了。


走了一會,春丫頭擦擦額角的汗,站在石階上死活拽著寒城的胳膊,“寒城哥哥,咱們別上去了,丫頭真的走不動了,我們回去吧,丫頭想吃好吃的。咱們下次再來吧。”齊寒城看著她小臉蒼白的,不忍心,蹲下身子讓她上來,春丫頭猶豫了一下便被寒城拉了上去,她忙抱緊他的脖子,“嘻嘻,寒城哥哥最好了。”


正文 69 極為忌憚


更新時間:2013-02-26


“別動,隨便動的話就把你從這裏扔下去。”寒城說完嘴角抿成一條線。


用個半個時辰總算是登上了山頂,山頂上周圍是蔥綠的樹林,中間便是一座林山廟,廟宇紅瓦紅牆,廟門大開著,這個時候天色也開始漸黑。春丫頭摸摸自己的肚子就忙跑了進去,齊寒城緩過呼吸來才跟上腳步,輕車熟路的帶著她去了後院裏,進了唯一沒有亮著的燈的房間。


春丫頭點上燭火,快速坐到桌子等著上菜,不時就有一位小和尚提著食盒而來,把幾碟清淡的小菜擺好,恭敬退下。春丫頭明眸瞪圓,桌上一律的青色白色,舔了舔發幹的唇,可憐兮兮的向寒城看去。


齊寒城關上門隨著坐下來,“這裏都是這些清淡的。”春丫頭才不情不願的動了筷子,才勉勉強強覺得胃裏舒服後就聽見外麵院子裏有了爭吵正,本來寒城不想理會,可是外麵的聲音中似乎有些熟悉,便打開窗戶看去。


院子裏的梧桐樹下,一個男子似乎是被人推倒,半坐在地上一臉清冷,而那女子蹲下身去想要摸男子的臉,被男子閃過去,站著的另一個壯壯的男子便踢了一腳坐著的男子,“別不識好歹,我家姑娘看上你是你的福氣。”


坐在地上的男子冷著臉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負手而立,“今日的事就到此。”說完便要走,壯壯的男子立即拔劍擋在清俊男子身前,男子手指毫無畏懼的夾住劍身用力甩過去,“不要逼我用毒。”


女子冷哼一聲,“本姑娘今日難得見到一個欣慕的,怎能輕易就放你離去。看看這個是什麽?”手中拿著一枚蝴蝶玉釵。


清俊男子麵色一變,摸摸自己胸前果然空空的什麽都沒有,想要伸手奪過來,女子立即收好,男子緊蹙著眉頭,目光緊盯著月光下柔和的玉釵,“快還與我。”


女子已經肯定這蝴蝶玉釵定然就是男子重要之物,“如果你答應陪本姑娘一晚,本姑娘就還給你。怎麽樣?”步步緊逼,她對於這樣的男子向來的都是勢在必得,“你答應還是不答應,如果不答應,本姑娘就把這玉釵折斷。”


男子麵露痛苦之色,藏在袖下的手掌緊握,手心已經感覺不到一點疼痛。女子極沒有耐心,握著釵子手腕一個用力,就在這時,“嗖!”一顆石子飛來打在女子手腕上,玉釵應聲而落,清俊男子迅速收好。


女子氣惱著望向石子飛來的地方,隻見是個比這個男子還要美幾分的男子,不過看著便覺得很是熟悉,齊寒城走近幾人,“清連沒事吧。”


清連搖搖頭笑著,“多謝寒卿公子,在下感謝不已。不過,今晚還有些事,便先走一步。”語言行動之間很是著急,寒城自然帶著淺笑點頭。清連便匆匆提著自己藥箱出了院落。


女子笑意盈盈,“原來是寒卿公子,不知公子可還記得我。”女子眉目之間有些傲然嬌氣。


齊寒城剛才就一眼認出了她,梓綺,當初在回都城路上遇到的女子。齊寒城隻是淡淡看了她一眼便轉身準備回房去,女子怎可讓他離去,示意壯男子拔劍攔住寒城,寒城一記冷眼射去,男子不覺退了幾步,有些懼意。


“站住,本姑娘讓你走了麽,你還沒有回答本姑娘的話。既然又見到了,我們便進屋聊聊。”


寒城轉身之際,東麵的一間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