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80


抱拳恭敬道,“屬下參見皇上,春主子。”


齊寒亦想要冷言開口,可是目光觸及到顧春眼神後,改了口,“駱明侍衛有何事情?”


“屬下近日遇上一事,想請春主子幫忙。還請皇上理解。”駱明露出苦容。


“那就進來吧,朕也想聽聽是何事情。”齊寒亦拉著顧春就先進了無名宮,坐到上位,“駱明侍衛有事為何晚上過來,你是宮中的侍衛自然懂得宮裏的規矩。”


駱明麵龐還是原來的樣子,隻是那雙眼神裏似乎有什麽東西變了,“回皇上,屬下是剛知道這件事就急急過來,如果再遲一步,屬下怕在難以挽回。”


齊寒亦還想要開口,旁邊的顧春則是按著他的手,搖搖頭,齊寒亦這才冷眸一瞥扭過頭去翻起書來,顧春欣慰的笑笑,轉而看向駱明,“駱明哥哥,你有什麽事情便說吧。”


“沒想到幾年沒見,顧春你已經變了完全不是以前那副性子了。”駱明親眼看著顧春每個動作和神情的變化,複雜一笑,開始說自己的事情,“我與雪家的雪柔兩情相悅,可是她家中瞞著她說了門親事,並且已收下喜禮,雪柔知曉後讓她爹娘退了這門親事,可是蕭家不肯,非要雪柔嫁過去。其實雪柔一直瞞著我,直到今日我才知道。蕭家的勢力我們無法相抗,所以我隻能過來求你讓皇上賜婚,給我和雪柔賜婚,蕭家自然就不敢說什麽。”?


顧春一陣詫異,手裏一緊,“賜婚?!”說完兩個字就沉默下來,過了好久她才嫣然笑道,“駱明哥哥,你變了。從前你遇到難事都是迎難而上,從不甘於求人。我清楚記得你說過求人不如求己,凡事都要靠自己才能做得完美。可是,如今……”她止了話。


誰知駱明頓時語氣加重,“顧春,你又何嚐沒有變。我隻是在為心愛的人尋求安穩之地,難道隻準你在這皇宮裏受人庇護,看你如今的生活,不愁吃不愁穿,如此自在,你是用什麽換來的,而我如今的安穩生活又是怎麽換來的。”語氣一轉,“我覺得這事對於你來說很簡單。”


顧春從來都沒有想過這麽多年後兩人第一次見麵會是如此的痛心,她自己握緊自己的手掌,指甲差點劃破了手心,喃喃問道,“駱明哥哥,你能告訴我我是用什麽換得今日的一切?”


駱明見她不應下,以為是她在推脫,不由露出不耐煩的神情,“顧春,你是應還是不應?”


顧春嘴角的笑容此時極為蒼白,無奈,“我應下。但你還是要回答我的問題。”咄咄逼人,連連質問的駱明哥哥和當初那個溫和的男子仿佛不是一個人。


“是,靠自己的身體換得今日的一切富貴。”駱明一字一頓緩緩道出心中所想。在他被齊寒城送進皇宮的最初兩年內,他早已經變了,有時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可是在都城這種魚龍混雜,權勢為大的地方,隻有這般才能勉強存活下來。他不認為自己有什麽錯。在他眼裏,顧春根本沒有什麽值得得到一個尊貴的皇上的寵愛,隻有是因為身子,這種肮髒的代價。


“住嘴!”顧春臉色在聽到那兩個字的時候還是瞬間煞白,心裏冷意襲過,即使殿內火爐溫度足夠溫暖,可是她還是感覺到好冷,冷的刺骨,冷的難以承受。


旁邊的皇上眼底閃過諷刺意味,“來人,把駱侍衛帶下去,朕不想看到他。”


“顧春,你不是應下麽,就因為這麽一句實話要趕我走。”駱明再侍衛的鉗製下掙紮著。


“給我閉嘴!駱明,今日你這番話是我聽過最傷人的。原來在你心底我就是這樣一個人。罷了,你走吧。這件事我既然應下,就會做到。你回去等消息吧。”她真的撐不下去了,滿身的疲憊想要躺倒溫暖懷抱裏尋得一席安穩,可是她在駱明的身影消失時,主動起身,“皇上……剛才駱明的事情你也聽清楚了,希望皇上下旨給駱明賜婚。”


無名宮內的氣氛一時寂靜下來,隻聽得皇上翻閱書的清脆聲音,一邊的單雪暗暗心驚,今日這事是她考慮不周,應該提前問清楚駱明因為何事要過來,不然皇上也不會這般生氣。她清楚知道這是自家主子生氣的前兆,於是向其他宮女使個眼色,讓她們都退下去。


顧春僵硬的站在原地,見他不動聲色,便又道:“請皇上下旨給駱明賜婚。”


皇上放下手,沒看顧春,而是輕飄飄丟了一句,“此事朕不允,擺駕回宮。”


“皇上……顧春求求你,不過是件小事,皇上就應下好不好……當年是顧春虧欠駱明哥哥的,如今不管怎麽樣,顧春都要還這個人情。皇上……求你了……”顧春死死抓住皇上寬大的明黃袖袍,雙膝跪地,眼中閃著淚花,滿目的乞求和期盼。


“顧春,駱明剛才是怎麽說的,他說你這些富貴是因為你用身體取悅朕,可笑,竟然你還會在為他求朕賜婚,朕不可能答應。”皇上別過冷眸,看也不看地上的顧春。


“皇上,顧春可以不在乎他怎麽樣說,但是顧春不能不在乎他的幸福。在幼年時候,是駱明哥哥給顧春最溫暖的懷抱,和最純真的童年,當年關外逃難,要不是駱明哥哥一直護著顧春,顧春早已不在人世,在寒城府,也是駱明哥哥凡事隻為顧春。顧春……不能不管,自己的親人,皇上……這是顧春第一次下跪求你,求你答應好不好……”顧春見他還是不為之所動,就放開他的袖子,低下頭重重磕在地上,“皇上,顧春求求你……”


“皇上……”單雪走上來心疼的看著顧春,正好出聲希望皇上應下。


“閉嘴,不管你說什麽朕都不會答應。”壓著怒氣,齊寒亦毫不留情的甩袖大步而出,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單雪忙走過來扶起顧春,出口想要勸慰她,可是顧春卻說,“單雪,你不要跟來。”


“顧春,等主子消了氣,你再過去,主子就會答應的。你這會去隻會火上澆油。”單雪拉住顧春的胳膊,不讓她走,夜間寒風肆虐,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顧春出去。


正文 10 衣衫不整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10-1 1:31:59 本章字數:3507


“不,單雪。我必須去。”推開單雪的手,顧春連披風都沒穿就跑了出去。


單雪就隻好拿過厚厚的披風跑到門口時,扭頭向初夏看去,“如果一刻鍾內我們還不回來,你就去永福宮找晏皇子。”說完便跟隨而去,前麵的黑影已經迅速消失。


宮內路上積雪很多,而且夜色朦朧,有些燭火暗的地方根本看不清腳下,單雪是越走越心驚,生怕顧春出了什麽意外。而更讓她害怕的是兩人都硬著自己的性子來。


顧春氣喘籲籲的跑到乾清宮宮門前,兩邊的侍衛立即伸手攔住,“皇上吩咐,今夜不見任何人。請春主子趕快回去吧。”侍衛神色冰冷,兩隻胳膊不肯放下。


“皇上不見。”但是也不能為難兩位侍衛,所以顧春隻好退了幾步,走到屋簷掩不住的地方“噗咚”一聲跪在地上,那聲音清脆沉重讓人心生憐惜,顧春純淨的麵容上是濃濃的堅決之色,還有那雙明眸,死死盯著大紅門。


單雪追過來時就看到冷冽寒風下,那清瘦的身影挺立的跪在地上,雙手緊緊握在一起。單雪恨不得此時就去殺了駱明,可她心裏清楚不能這麽衝動,跑到宮門口,她麵色冷然,“你們讓開,讓我進去。我不會讓皇上責怪道你們身上。”


“單雪,不是我等怕皇上責怪,而是皇上今晚回來的臉色卻是很難看。而且是下了死令,想來皇上是知道春主子會如此做。單雪你還是好好勸勸春主子吧。”


單雪感到深深無奈,在外人眼裏皇上對顧春寵溺不已,其實她知道這隻是皇上想要給自己一隅安心,對於本就性情冷漠的皇上來說,顧春本就可有可無。隻能挪著步子走到顧春身旁,給她係上披風,伸手要把顧春拉起,“顧春,今晚皇上不會見你。你回去好不好。就算是為了肚子裏的孩子,你清楚自己的身體,一旦寒氣再次入侵,孩子就會保不住。駱明的事情我們明日再來找皇上,也是一樣的,又不是太過著急的事情。”


“單雪,在齊寒亦身邊這麽多年,我又豈不知他的性子。一旦決定,他那麽高傲怎麽可能改變。他要的不就是找個台階下麽,我跪。我會跪到他同意為止。孩子,我很愛他,但是如果他的爹爹並不是真心疼他的話,我生下又有何用。”顧春綿綿聲音中帶著女子的決然。


顧春說的話很對,對到連單雪都感到苦澀,最後一句更是刺痛了單雪的心,顧春都作出了這個決定,她還有什麽好勸的,單雪雙掌無力的移開,跪到顧春身旁,給她暗暗灌入內力。扭頭向永福宮看去,真希望晏世子更夠順利過來。


乾清宮內,齊寒亦坐在高位上看著書,聽到宮女前來的稟告,他隻是不經意的蹙蹙眉頭,就繼續認真的看著書,不作理會。他是第一次見到被別人詆毀還要求情的人,這對於他來說是深深的諷刺,所以心底升起熊熊怒氣,揮手讓宮女退下。


在無名宮的初夏沒等一刻鍾就著急了,匆忙跑去了永福宮,出口就要見晏世子。可是宮女卻說晏世子今日白天玩了一天,如今已經早早歇下了。初夏聽後頓時迷茫起來,她一個宮女除了求人還能做什麽,跪到地上,抓著含雪的手,“含雪姐姐,求你讓我見見晏皇子……春主子出事了,我必須找晏皇子才行。求含雪姐姐了……”


“可是,晏皇子歇在皇後那裏,我實在不能打擾。”含雪也是露出為難之色,“初夏,皇上最疼春主子,你不用擔心,皇上定然不會讓春主子有事的。”


“含雪姐姐,皇上是真的生氣了。春主子在無名宮跪求皇上,皇上拂袖而去。如今,隻有晏皇子才能救下春主子,這麽冷的天,春主子身子會守不住的,而且她肚子裏還有孩子。含雪姐姐,初夏求求你……”初夏對著半雪沉沉磕頭。


初夏這樣頓時讓含雪無措起來,想要拒絕可是又說不出來了,不拒絕她又……


“含雪,外麵是誰在哭?”突然皇後清雅的聲音傳出來,隨之自己也走到了宮門口,才看清跪在地上的是無名宮的初夏,“初夏,你這是做什麽?含雪扶初夏起來。”


“皇後娘娘,初夏求求你,去救救春主子……奴婢求求您。”初夏又對著皇後磕頭起來。


皇後幾步走來,神色嚴肅起來,“你先起來,和本宮說說是怎麽回事。”


初夏知道皇後為人心善,便把今晚在無名宮的事情簡單說了一下。


“既如此,含雪,你隨本宮去乾清宮。初夏,皇上是否看本宮的麵子還很難說。如果真的不行,就隻好把晏兒叫醒了。走吧。”皇後心裏迅速尋思著說辭。


很快就到了燈火通明的乾清宮,清冷燭光下顧春和單雪都跪在地上,顧春臉色已經發白,能夠清楚看到她身體微微顫抖著,皇後快步走到宮門前,“向皇上稟告,本宮要見皇上。”


這邊,跪著的兩人也看到皇後,顧春勉強彎了彎嘴角,單雪則是更加擔心。


一個侍衛推門而進,不多會聽見裏麵皇上的震怒聲,和茶杯的破碎聲,門外的皇後頓時臉色一變,這是她第一次聽到皇上如此生氣的聲音,可是按說今晚之事很簡單。她也一時弄不清皇上是為何生氣,隻能等著。很快宮門打開,皇後抬眸看去,“皇上……”


皇上飛訣黑色衣袍從皇後身邊掠過,走至顧春麵前,看著她愈發蒼白的小臉,他就心底怒氣更甚,“今晚誰求情都沒有用。不過你要是在這裏跪兩個時辰,朕就答應。”


“謝……皇上,我會好好跪著的。”顧春語氣平靜,眼眸裏還有剛湧上來的欣喜。


這樣的顧春更是刺痛了皇上,他冷然轉身攔住皇後的身子,“朕今晚歇在永福宮。你們就看著她跪到兩個時辰。明日再告訴朕結果。”黑袍又是一甩,兩個身影相擁而去。


“奴才,奴婢恭送皇上,皇後。”身後一片的太監,宮女曲膝迎送。


唯有顧春跪著的地方,單雪無聲歎息一聲,“顧春,你這是何苦。”


可惜顧春隻是淡淡一笑,“皇上能夠同意,我做什麽都願意。單雪,你先回去吧,我盡量撐下去。你不要跟著我受苦,不然你們隻會讓我覺得愧疚。”


“顧春,我就想不通你為何這般固執。為了一個諷刺你的男人跪在這裏要麵臨失去孩子的痛苦,你不是最喜歡孩子的麽,為了上一個失去的孩子你可以離開最心愛的人,可以不顧一切去西北受苦,可是如今呢,你就為了這麽一個不值當的男人準備犧牲掉這個孩子。顧春……我真的很不懂,你是在用孩子的命來彌補這些年對駱明的愧疚,還是你在執意與皇上作對。”單雪真的快要瘋掉了,顧春心思單純,她都才不明白她的想法。


顧春今日卻顯得比任何時候都平靜,“單雪,自從第一個孩子失去後,我就明白愛情永遠沒有親情來的永久,愛情永遠都是在心裏曇花一現,而親情是我們這一生最值得依賴和守護的感情。就算今日是你求我,我也會毫不猶豫的這樣做,因為我把你們當做我最親的親人。駱明哥哥,不管是曾經還是現在,無論他心裏如何看我,但是曾近他對我好的那些記憶是存在的。我不這樣做,會後悔的。我不想再做後悔的事情。”嘴角一沉,扯出慘淡的笑容,


“至於齊寒亦,我是很喜歡他。但是我也是想要得到回報的人,單純的付出隻會讓時間漸漸磨掉我喜歡他的事實。我想要得到一點點他的付出來讓我喜歡他的時間更長一點,我不想在承受這種難以忘懷的沉痛記憶。單雪,如果你不放心,可以站在屋簷下等著。”


單雪想要勸解的話在顧春的每句話說後都慢慢變得無力,她不曾經曆過愛情,也不知道付出與回報的感覺。失去第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