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71


果你不想被懲罰就自個一個人回去吧。我暫且不想回去。那裏你不覺得悶得慌。”這般淡淡的語氣聽不出是真是假,但是阿悄低下頭也可見她是認同的,赫夫人就繼續向前走,“既然跟著我,我就會護著你。怕什麽,回去就說我們去蘇大人府上去了,難道他還去蘇府文文不成。”以赫元殷的性子也隻是懷疑罷了,但是絕對不會去蘇府問的。


阿悄聞言才露出輕鬆的神情,可是還是忍不住要問,“那夫人到底是去哪裏,這麽晚了多不安全,阿悄隻是擔心,夫人……不想說就當阿悄沒有說。”


“你跟著就是了。”赫夫人聲音微微帶著輕斥。


左拐右拐很快赫夫人就停在了一個院落的後門,輕聲敲了敲,發出低微木頭低沉聲音,不多時就聽見裏麵傳來了的一陣腳步聲,然後就是木門被打開,“夫人請進。”


赫夫人提著裙擺臉色如常隨著前麵的灰袍男子走進了長廊處,走到一處拐角時,她突然扭身,對前麵的男子說道,“你帶我這奴婢去個清靜的地方。阿悄,你在其他屋子等會我。”


阿悄想要開口問什麽,但是看到前麵灰袍男子冰冷的麵孔便隻是無聲的點點頭。


赫夫人看著兩人身影消失,這次獨身上了三樓,恍然一看這邊是卿月閣,赫夫人輕車熟路的走過長廊走到一個偏角房間推門而入,一眼看到內室側躺著的男子,她盈盈福身。可是內室的男子比她先開口,“在外就不必多禮了。來時是一個人?”


赫夫人走近內室坐到男子身旁,笑道:“還有一個貼身奴婢,她什麽事都不知道。最近赫元倒是因為皇上忙的緊,我也不曾見他有什麽其他動作。”


軟榻上躺著的正是當今聖上,自然的用手攬住赫夫人的腰,“那就好。赫元殷此人詭計多端,隻憑你一個人在他身邊讓你辛苦了。這麽多年,朕可是記得你每次所受的苦,等到了大事穩定,朕必定把他交到你手裏,憑你處置。”


赫夫人聽後嘴角才展出自憐笑容,“多謝皇上。皇上今晚不回宮裏不怕人發現麽?”側身躺到皇上身邊,說著不由衷的話,纖細手指在皇上的胸膛上點起了火。


皇上輕輕笑出聲,“每次都是這般問,哪次朕不是陪你在這留夜。其實這幾年朕一直在後悔,當初就不應該把你安排在赫元殷身邊,明知道他是什麽性子,還要眼睜睜的看著你受苦。如今他對你可是少了一些戒心?朕可不希望再看著你在他身邊受苦。”


“都過去了,皇上。都過去了,我是甘願的。隻要皇上不嫌棄我就好了。”


“怎麽會,朕不可能嫌棄你的,反而很想你。”一個翻身把赫夫人壓在身下,使得狹小的軟榻才寬敞一些,皇上在赫夫人的挑逗下迫不及待的地頭親吻她的紅唇,還輕笑出聲,“今晚你不回去,不怕赫元殷責罰麽,到了明天朕可是什麽都不曉得的。”


赫夫人雙手環住他的脖子,送上紅唇,“不怕,我甘願受罰。”


很快紅賬翻動,裏麵春光無限,各種聲音傳出,不過在這卿月閣自然很正常。


到了第二天清晨,赫夫人醒來之時身邊的人已經不在了,摸摸盡是一片冰冷,她露出了這幾天唯一一個真心的表情,苦笑,而後很快就掩下,穿戴好後下到了後院,那裏阿悄已經在打著瞌睡等著,看見她出來也隻是當做什麽都沒有發生就跟在了赫夫人的身後。


這天的下午,眾人才發現赫大人失蹤了,這也是赫夫人休息起來才被知曉的。皇上知道後極為大怒,立即下旨拍禦林軍在都城裏迅速查找赫元殷的下落,到了晚上才得知,赫元殷昨日出宮後直接出了都城,後麵就沒有線索了,這讓尋找的人陷入了困境。


赫府也是主動了很多人,從各處尋找,甚至有的人回到了赫元殷的老家洛水城去尋找,到了那裏卻毫無所獲。赫夫人也表現的異常平靜,隻是偶爾麵帶憂慮,但對於赫大人的消息似乎不怎麽上心。


也就是在赫元殷消失五日後,都城一天的清晨狂風大作,灰蒙蒙的天氣似乎預兆著今日會有什麽事情發生,果然在早朝之後,一股不知名的軍隊迅速圍住了皇宮。皇上得知後顯得有些驚慌失措,畢竟他把所有皇宮外的事情都交給赫元殷來辦,如今赫元殷不知所蹤,他對外麵的情況就是一無所知。隨機是大怒,下旨讓禦林軍極力抵抗。


正文 90 封鎖皇宮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9-17 1:31:19 本章字數:3473


皇宮一時間了成了封閉的宮殿,裏麵的人要想出來是不可能,倒是外麵的人可以進宮,但是有誰願意進宮後再也出不來。皇上手下的侍衛很快就查出是誰的兵馬,竟然是他們都不敢相信的顧家軍,為首的將領是傾城公子,一襲紅衫坐在馬上衣袍迎風飄抉。


這也不難想,就一定是明亦王爺動手了,在大家都觸手不及的時候動手。都城內的大大小小官員都不敢涉水,隻是保命關上大門。對外麵的風雨毫不關心,都城裏的老百姓也隻是冷眼相待,畢竟這種事情他們已不是第幾次見到了,幾年前的明玉王爺奪宮,再往前的前朝滅亡,他們如今已經是經曆眾多風風雨雨,已然可以做到事不關己的地步。


皇宮被包圍的第三日,都城外來了一批神秘的兵馬,明亦王府下令封鎖城門,他背著手站在城牆上一眼便看出了這支軍隊是明城王爺多年積攢的勢力,他並沒有恢複往常那般冰冷,而是緩緩勾起嘴唇,叫來單風,“單風,去把顧春接來,路上要小心。”


須臾,就見顧春被裹在白色狐裘中,隻露出一張巴掌大的小臉,由單雪穩穩的扶下馬車,白影一點點的上來城樓,直到走近齊寒亦的身旁,齊寒亦攬住顧春的腰肢,“你們下去吧。”


單風和單雪相視一眼,特別是單雪露出極為擔心的眼神。


顧春嘴角一直掛著柔柔的笑容,“叫我來是有什麽事情吧,我隻不過是個弱女子。”語氣帶著半分調侃,踮著腳扶著城牆朝下麵看去,“這麽多兵馬,是寒城哥哥的麽?”


“倒是聰明了不少。”齊寒亦寵溺的刮刮她的秀氣的鼻子,“隻要你讓他退兵,我可以應下許下你一個承諾,任何承諾。包括放你走,了解這麽多年你的唯一心願。”最後一句話是他最大的讓步,也可見他對皇位的勢在必得。


顧春嘴角的笑容並沒有褪去,反而更深,“你知道的,如今即使是你趕我走,我都不會離開,我舍不得。不過這個承諾我還是答應下來,我要你答應永遠不要傷害寒城哥哥,讓他做個遠離都城的悠閑王爺。這個承諾如何?”


齊寒亦攬著她腰的手一緊,“在你心裏,他要比你還要重要?”他想著這個承諾頂多讓他不能抉擇就是她的去留,可是沒有想到顧春竟然在為齊寒城考慮,自己的確沒有想放過齊寒城的心思,“回答我,他比你自己的自由還要重要?!”


“這是我欠寒城哥哥的。不關乎重要不重要,而且他也是我的親人,我希望他以後過得好。最好可以找一個喜歡的女子,互相相持到白頭。”顧春心底最不希望就是看到這兩個自己一生最重要的男人兵戈相見,最後落個你死我活。不管是誰死,她都不會原諒另一方的。


“好,我答應你便是。不過還看你能不能勸他退兵。”齊寒亦心裏其實很矛盾,既不想看到顧春勸退齊寒城,這樣他會覺得不舒服,又想看到顧春勸退齊寒城,奪位之路更順利一些,“本王讓單風和單雪送你到明城王府,隻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


顧春默聲的點點頭,然後突然想到什麽,她湊到齊寒亦的耳邊,“能不能大事已成後,把赫夫人交給我,她欺負我多次,我也想教訓一下她。”


“可以,但是本王不作虧本的生意。”齊寒城笑意直達眼底,灼灼的看著她。


顧春眼眸一番,踮起腳在齊寒亦唇上點了一下,然後亮著眸子問:“這樣可以麽?”


“單風,單雪,送顧春到明城王府。”齊寒亦摸了摸她的腦袋,叫來兩人,還囑咐道,“一個時辰要是顧春不出來,你們兩個就想辦法進府給本王把人帶出來。”


“是,主子。”兩人齊聲應下。單雪想要開口說話在看到顧春的眼色時閉上了嘴。


齊寒亦看著那馬車一點點的消失,突地輕輕笑起來,這聲音低沉醇棉,煞是好聽,隻是城牆上隻有他一個人,也就沒有任何人聽到。不一會,齊寒亦收起笑意,下了城樓。


正在書房坐著想事情的齊寒城聽到顧春來了,迫不及待的站起來,就向外走去,臉上帶著明顯的欣喜笑意,看到顧春盈盈走來,他覺得仿佛回到了在寒君府的那些日子,也是這樣的冬天,顧春嬉笑的麵孔每天會出現。他幾步上前主動撫上顧春的身子,“今日怎麽過來了,你身子不好,想要見我可以找個人來說一聲,我定會去的。”


“寒城哥哥,其實不用我說,你也應該知道我今日來的目的。”顧春坦然說道。


齊寒城清澈眸子隻是那麽一瞬的怔然,而後保持著溫柔笑意,吩咐冷遲,“你們退下,把門關好,任何人不準進來。”自己親自添了些炭火,把顧春拉到爐火邊坐下來,“怎麽會不曉得,齊寒亦的讓你來的心思任誰都猜得出來。丫頭,我想聽聽你的想法。”


“寒城哥哥,你知道我不喜歡你們這樣的。齊寒亦這麽多年的謀劃,這天下沒有人能夠勸的了,但是寒城哥哥,本性善良不喜戰爭,及時退出是最好的辦法。齊寒亦已經許我一個承諾,我許下的便是讓寒城哥哥做個遠離賭城的閑散王爺。”顧春一絲不隱瞞的說出來。


齊寒城了然一笑,“我就知道,你會這麽做。其實我做不做王爺沒有什麽,隻要如今能夠全身而退,齊寒亦不能把我怎麽樣。你怎麽這麽傻,不為自己爭取一個承諾。”把她被風吹亂的發絲理到耳後,“我做這麽多,隻是想讓你好好生活。並不是為了什麽皇位,權力,看到你被齊寒亦狠狠傷害,我不知道有多痛心,多後悔。也許我們三個注定是要這樣糾纏。”


“寒城哥哥,是我對不起你,辜負了你的一片心意。可是寒城哥哥應該心裏清楚喜歡是不能勉強的,希望寒城哥哥離開都城後忘掉我,找一個喜歡的女孩子。”主動抱住齊寒城,顧春燦然笑著,“寒城哥哥永遠是顧春最親的親人,也是顧春最不想傷害的人。”


“顧春,你還要留在他身邊麽。你應該曉得齊寒亦成為皇上後,後宮佳麗三千,到時候最難受的就是你自己,而且你又最不懂的用手段的人,叫人如何放心的下。”他早就知道自己做出奪位這一步終究會在顧春手裏結束,但是他一點都不後悔。


“不用擔心,這宮裏還有那麽多疼愛我的人,最不行還有暖笑啊。那些妃子不敢欺負我的,我也不是那麽弱。寒城哥哥,我還是要說聲對不起。這次就當是還了那年你許給我的三個願望,最後一個願望就是要寒城哥哥走的遠遠地,尋一個與世無爭的小鎮幸福的活著。”顧春也很懷念這個溫暖的懷抱,她在這個懷抱裏撒嬌三年,那段日子是此生最無憂無慮的時候,“對了,寒城哥哥也把駱明帶走吧,此生我最對不起的就是駱明哥哥。”


齊寒城又捏捏她的鼻子,調整好所有複雜的情緒,“留下來吃個飯,以後怕是再也沒有機會了。我也好久沒有和丫頭在一起用過飯了。”


“嗯,我要吃糖醋鯉魚,香菇油菜,紅燒丸子,還有……還有家常豆腐。”顧春笑嘻嘻的報著自己最喜歡的幾樣菜,“不過家常豆腐不要放辣椒,現在不能吃辣。”


齊寒亦下意識的問道:“為什麽,你不是最貪吃辣麽?”


顧春努努嘴,“寒城哥哥,我有身子了。在想吃也不敢吃啊。”還調皮的吐吐舌頭,其實是在掩飾自己內心的愧疚。她很不想在齊寒城麵前提起自己有喜的事,但是剛才一不留神就說了出來,隻好調皮的緩緩氣氛,“不知道,還是不是以前的味道。”


“雖然不是以前的味道,但是也足夠讓你回味。”齊寒城起身出了房間,吩咐了一番後返身回來,“既然有了身子更要注意身子。以前你就畏寒,特別是到了冬天。說起這個來還是我的錯,不該讓你跪在雪地裏,讓你落下了這個毛病。後來也沒有好好調養過來。”可見她初去明亦王府過的並不好,總之都是自己的錯。


顧春低著頭玩弄著自己的勾繡的梅花衣擺,聽著齊寒城清醇的聲音一點點傳出,關切又不失緊張,屋子裏一時間沉靜下來,齊寒城目光不離顧春的臉龐,嘴角散出最迷人的笑來。


飯菜很快便上好了,兩人一邊吃著一邊回憶著以前的那些時光,直到外麵的單雪進來提醒一個時辰已到,顧春才放下碗筷,“寒城哥哥,我該回去了。”


“好,我出去送送你。”齊寒城一轉成為勉強笑容,起身為她穿上狐裘。


出了明城王府,顧春轉身明眸望進他清澈的眸子裏,“寒城哥哥回去吧。”


齊寒城點點頭,見她轉身,自己自覺地伸出手拉住她的胳膊,“丫頭,後日我便離開。我希望你過來送送我。讓齊寒亦也過來吧,我也想見見他。”


“嗯,知道了,寒城哥哥,我回去了。”顧春由單雪扶著上了馬車,朝著齊寒城揮揮手,笑顏如花的進了馬車裏,車簾子很快就掩蓋了裏麵的溫柔女子,馬車開始徐徐前行。


齊寒城看著馬車不見了才轉過身來,斂起笑意,“冷遲,收兵。”


當夜,都城外的兵馬不知不覺的消失了,但是這絲毫不影響皇宮內外的緊張局勢。就仿佛是從沒有發生過一樣,看守城門的侍衛也是繼續喝著小酒看著城門。


顧春回到雪林閣後,一個人進了屋子,讓單雪不要進來。單雪自然明白她此時的心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