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61


身子最受不得寒。在這樣天氣下,顧春雙頰凍得通紅,身子還不停的打著顫,穿上狐裘才勉強暖和了一些,忙把手縮進了袖子裏。


地上已經是一層薄薄的雪,單雪扶好顧春,“我們先回去吧,等天氣好了再出來。”


“嗯,遙中鎮天氣說冷就冷了。這個天氣還是安生呆在家裏。”年少時,她還經常在外麵玩雪,毫不會顧忌自己的身體,就算是才到了齊寒城身邊的那年冬天也是盡情的玩雪,可是沒想到短短幾年自己的身體已經受不了寒,更不用說觸及冰寒的雪花,所以在明亦王府的時候,她都總是窩在房間裏,自己也沒有興致在玩雪了,“我這身子要養多少年,才能玩雪?”


單雪掐了她的腰一下,“養多少年也不能玩雪,身子受寒再養也會留存寒氣。不要成天盡想著玩,這個冬天你就好好呆在屋子裏,哪也不要去。我也偷懶上一陣。”


顧春聞言不滿的努努嘴,也知自己折騰的單雪這幾個月夠累的了。


回到住的地方,顧春跑著回了屋子,搬著木凳子坐到火爐旁,瞬間暖暖從手掌流進竄到全身,才把身上的狐裘給脫下來,一個人的時候腦袋裏總是想起以前的一些場麵,看到雪花就想起自己初次離開遙中鎮被寒城哥哥救回寒君府的那些日子,齊寒城對自己又是無奈又是寵溺,喜歡被她抱在懷裏,那樣的感覺暖暖的舒服,是自己一度貪戀的溫度。


在寒君府打打鬧鬧一眨眼便是兩年時間,被齊寒亦帶進明亦王府是在初秋,自己百般不願但是也阻止不了他們的決定,那個冬天她真的是極恨寒城哥哥的,給了自己無法舍去的懷抱最後狠狠的送到別人手裏,她怎麽也想不通原因。


在明亦王府最初的那段日子,自己的張牙舞爪無理取鬧的結果,是讓齊寒亦討厭可是卻也讓自己陷了進去,想到齊寒亦她心情就無法平靜,思念,憤然,後悔,無知等等複雜的情緒在充斥著,就算是曾經一段時間經曆過溫柔寵溺的對待,但是她還是不願意去回想。


“顧春,我聽說後天是匈奴人一年一度祭祀祈神的日子,那天定然很是熱鬧,重要的是我還聽說那天匈奴人不準做出任何殺生或者是違背良心的事情。所以,我想著我們那天去湊湊熱鬧,怎麽樣?”赫淩仟滿心歡心的帶回來一個自認為的好消息。


顧春許久才平靜下內心的波瀾,含笑看著他,“真的麽,不過不知道單雪姐姐會同意麽。”


赫淩仟隻知道她身子隻是餘毒未盡,並不以為寒冷天氣會帶來什麽。就拉住她的手,“單雪最聽你的話了,你去和她說說。她肯定會同意的,而且一年就這麽一次,聽說那天會有很多遙中鎮的人前去看呢。我們也不要錯過,就當是去湊個熱鬧。”


“不行!赫淩仟,你是要氣死我是不是。”單雪走到門口就聽到兩人的談話,在聽到赫淩仟慫恿著顧春時更是怒不可言的推開門,“這件事不準再提,你們誰也不要想著去匈奴。”


赫淩仟咬著嘴唇,清秀的五官透著幾分失落,“我也是一直呆在這裏太悶了。況且顧春也不能一直呆在屋裏不出去,這樣也會捂出病來。要偶爾出去瘋耍一番對心情,身體都是有利的。我也保證自己會好好保護顧春的。”收到單雪淩厲的眼神,他縮了縮脖子,“好吧,就當我什麽也沒有說。我回房看書去了。”


待赫淩仟走了,顧春眼睛亮亮的向單雪看去,單雪立即別過臉,“你什麽也別想,我是不會同意的。赫淩仟他說的也不是不對,但是你的身子決不允許一點寒氣。所以就消了這心思,安生呆在屋子裏。你要是敢在和我說這件事,我就把你送回明亦王府。”


本來還有一絲希冀的顧春在聽到最後一句話,眼神徹底黯淡下來,單雪都放了狠話,她還能說什麽,隻好轉過身重新看著火爐,輕輕說道:“單雪姐姐,如果在最後的時間裏,我都不把握能夠擁有的美好的話,豈不是會後悔。”她知道自己這一句話有多令人傷心。


果然,單雪雙眼一漲,看也不看她一眼,摔門而出。


這也是兩個第一次吵架,而且是誰也不理誰。在晚飯上,赫淩仟看到兩人的樣子半解不解的傻傻說了一句,“你們怎麽都不說話,這飯吃的真冷。”


單雪聽後手裏的動作停了下來,放下筷子,隻身就出去了。


“是我說了一句惹單雪姐姐生氣了。”顧春苦笑蔓延到嘴角,毫無胃口的拿著筷子不停的戳著碗裏的米飯,“其實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就算是單雪姐姐每日辛苦調養我的身子,頂多是再多活幾年罷了。幾年的時間和三年相差並不遠。”


“顧春,你……不要這麽多。身子的事情哪會是有什麽定數的,有的人身子好好還不時突然就去了,有的人病怏怏的還是活了一輩子。今日是我多嘴了,惹得你們都不高興。”每次聽到顧春說自己的身子,他都覺得分外心疼,再加上今日之事,現在他又夾雜了愧疚。


顧春放下筷子,“我吃飽了。”沒有回答赫淩仟的話,起身也出了屋子。


回到自己房間,顧春就鑽回了被窩裏眼睜的大大的看著床頂,不知在想什麽。看得自己快要睡著時,對麵傳來單雪的聲音,“我答應你們就是了。以後不要再提自己時間的事。”這句話語氣中明顯帶著深深的無奈,還有無力感。


顧春聞言嘴角一彎,她就知道單雪姐姐最疼她的。於是抱著被子的一角安心的閉上眼睛。


到了後日,外麵的天色剛有一絲亮意。顧春就猛然睜開眼睛,滿臉開心笑意,期待著今日的匈奴之行。對麵的單雪其實早早就醒了,隻是在等著看顧春睡到什麽時候,沒想到她竟然這麽早就醒了,隻好起身,“今日倒是起得早,平時也不見你這般。”


顧春笑嘻嘻的穿戴好那日剛買來的新衣裙,還不忘在單雪麵前炫耀炫耀,“單雪姐姐,這間裙子怎麽樣,我可是唯獨相中了這麽一件。昨晚上睡覺之前都想好了今日要穿上呢。”


單雪嘴角一扯,自己快速穿戴好,“外麵穿上狐裘就什麽也看不見了。”把自己的長發隨意的挽起來,打開房門,“你快點把長發弄好,樸素簡單。我去叫赫淩仟起床。”出了門,外麵寒意撲來,不由縮了縮身子,暗幸大雪在昨天晚上就停了。


去匈奴騎馬要花一個半時辰,而這種滿路都是積雪的狀況,他們估計得要兩個多時辰才能到。所以單雪在前一天把要帶的東西全部都收拾妥當,先下等幾人淨麵後就準備出發。一人被一個包袱騎著上好的馬匹,出了城門一路向匈奴部落而去。


即使的這樣嚴寒的天氣,那些做營生的還有趕路的都堅持著。原本一望無際的沙漠如今是茫茫的白雪覆蓋,幸好積雪不是太深,馬匹還勉強能夠快速前行。漫漫長路,單雪顧春她們花了兩個時辰終於到了匈奴部落的地界。赫淩仟是初次來這裏,覺得分外新奇。


今日匈奴部落這裏果然熱鬧非凡,祭祀之禮就在午後的未時一刻進行,她們還有時間去找個地方用些飯菜,匈奴人到了夏日的時候便會舉家散布到草原過各處,隻有過冬之時才會回來。所以這裏房屋極其簡單,而且僅有一條街,這條街的盡頭就是匈奴部落首領的居住的宮殿。隻要踮著腳仰頭一望,就可以看到那座微微矗立在沙漠上的白色宮殿,顯得異常華貴壯觀,宮殿四處可見黑衣侍衛嚴格看守。


單雪對這裏亦是極為熟悉,選了一個落腳的地方,進去後發現今日來這裏的中原人不在少數,不由蹙了蹙眉頭,總覺得今天會有什麽事情發生,可是看到對麵顧春和赫淩仟滿心的歡喜,她就斂下了憂色,“估計今晚我們要尋一處住一晚了。”


“真的麽,我還沒有住過這裏的帳篷。”顧春明眸亮晶晶的。


匈奴這個地方是沒有客棧的,匈奴人並不喜歡太過的中原人過來他們這邊。所以中原人要是想要落腳,就自己尋一個匈奴人家住下來。因為不方麵,中原人也就寧願連夜趕路,也不想在這裏和匈奴人人家產生什麽糾葛。單雪決定住下來全是因為怕顧春的身子受不了。


“小聲一點,我們要像以前那樣是過來買東西的,並不是專門來看祭祀的。”


顧春捂住嘴巴,可愛的瞅了瞅周圍熱鬧討論的人群,看到沒有注意到她們這邊,她才放開手,眼巴巴的望著別人桌上的熱騰騰的羊湯,再摸摸自己的肚子。


正文 75 同病相憐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9-3 10:01:37 本章字數:3198


用過飯後,就聽到不遠處的人群湧動的聲音。顧春就一抹嘴拉著單雪出去了,赫淩仟付了銀子跟在後麵,出了就看到匈奴人紛紛向那片已經擺好祭祀所用的地方湧去,她們外麵特意穿了帶有匈奴特色的狐裘,隨著人流向那邊走去。祭祀的這片空地上的所有積雪全部已經被人清掃幹淨了,中間搭著一個木台,木台上放著各種祭祀用的物品。


很快這裏站滿了匈奴人,單雪他們三人學著匈奴人虔誠的樣子低下頭。一刻鍾後頭頂傳來祭師沉穩的聲音,因為是匈奴的語言,所以她們隻能大眼瞪小眼。


顧春湊到單雪耳邊,“姐姐,祭祀就是這麽簡單,怎麽沒有傳說中的那麽好玩?”


“祭祀的儀式過後才是好玩的時候,匈奴人會聚在一起跳舞,有各種的比賽,到了晚上還有篝火,大家圍在一起。祭祀的儀式怎麽會好玩呢。”單雪給她解釋道。


顧春立即垮了臉,“那……那我們作甚要過來,能不能現在出去啊。”


“不能,祭祀中不可出現任何違背神意的動作。既然來了,就好好看著。”


於是很無趣又漫長的祭祀一直延續了一個時辰才算結束,顧春站的腿都有些麻了,跟著人群散去後,單雪立刻扶住她,“在堅持一下,我們去尋一處人家。”


匈奴人既是豪爽也也是好客的,隻要真誠相待,她們就不會懷疑是中原派人的細作。單雪很快就找了一個人家,這家是隻有一個老邁的老婆婆,一個乖巧的孫女,兩人相依為命,單雪選中她們也是看在他們善良淳樸,又沒有體格健壯的男子。


老婆婆很熱情,聽到她們是想要在這裏留一夜,就就孫女把帳篷裏唯一能夠的空地收拾好,用生澀的語言說著,“你們大老遠來不容易,拉蘇去給三位倒點熱騰騰的奶酒暖暖身子。你們不用客氣,隨便坐下。我和蘇拉也沒有什麽好招待你們的。”


這位慈祥的老婆婆讓顧春瞬間就想起了自己的阿婆,也是這般善良淳樸,她笑著走過來坐到老婆婆的身旁,“婆婆。不要這麽麻煩。”隻看這帳篷就知道祖孫兩人日子過得並不好,就忍不住問道,“婆婆平時隻有蘇拉一個孫女麽,她的爹娘都去哪了?”


“顧春。”單雪立即輕斥了一聲,人家的痛楚怎麽是隨便能夠提起的。


老婆婆笑著搖搖頭,“蘇拉的娘是個中原人,五年前蘇拉的爹帶她娘回娘家之時,在沙漠裏被匪徒失手殺害。那年也是冬天,第一天與蘇拉告別後,第二日就聽到了他們去世的消息。幸好是他們並沒有帶蘇拉前去,要不然就隻剩下我一個人了。”


顧春把腦袋倚到老婆婆的肩膀上,“婆婆,七年前我也是在這個冬天失去了唯有的兩個親人,阿婆和爺爺。婆婆,我第一眼看見你就想起了自己的阿婆。”


“怪不得呢,小姑娘不要傷心。人總是要去的,在天上的阿婆肯定不希望她的孫女傷心,而是要好好的活著。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蘇拉能夠快樂的活下去,找一個疼她的人。也好在我走後,可以幫我照顧她一輩子。”老婆婆粗糙的手掌撫摸著顧春的臉頰,“不說這些傷心的。”


老婆婆說話間就聽到外麵傳來的歡笑聲,顧春忙收起悲戚的神情,連連點頭,赫淩仟想要出去看看見她這幅依賴老婆婆的模樣,就撇撇嘴,看向單雪。單雪也不想呆在這麽沉悶的氣氛中,便開口,“顧春,你就在裏麵陪著婆婆。我們出去轉轉。”


顧春難得的乖巧應下來,“好,你們出去吧。晚上我再出去玩。”


出了帳篷的赫淩仟很是不解,“這顧春不是挺喜歡玩的麽,怎麽今日這般奇怪。”


單雪走進熱鬧處,目光看著人群裏圍著的摔跤男子,“顧春是個極戀親人的,今日遇見老婆婆,不免讓她想起自己的阿婆。照顧了她十幾年的老人在她心底自然是留下了極重的位置,怎麽能和貪玩相比呢。顧春也並不隻是有多胡鬧。”


赫淩仟才了然的笑笑,隨著單雪的目光向摔跤的兩個家夥看去,不由興致勃勃地湊到人群中去,和人群一起歡呼。單雪則是站在原地靜靜的看著,不知怎的突然感受到一束目光,她反應極快的扭頭的看去,那裏隻是一個帳篷,並沒有什麽人影,她不禁向其他地方望去。看了半天也沒有發覺有什麽不妥,難道是這段日子神經繃太緊了,今日總是出現幻覺。


一個玩鬧的孩童突然跑過來不小心撞到單雪身上,單雪眼眸一凜,向孩童看去,孩童一臉童真的模樣想要開口可是看到女子的冷眸不由縮縮肩膀,有些害怕的退了幾步,單雪把孩童所有單純的神情看在眼裏,才知是自己太過靈敏了,忙展顏一笑。


孩童才半天露出原本的笑容,跑走了,很快就和自己的夥伴玩了起來。


“想什麽呢,看你一直發呆的樣子。”赫淩仟慢悠悠的走過來,饒有興趣的看著她冷然的臉色,初次見單雪隻是覺得她是一個很會疼人,照顧人的女子,一段時間接觸下了,單雪帶給他的是各種驚訝,但從不曾向現在這樣露著拒人於千裏之外的表情。


單雪猛地失笑搖頭,“無事,難道我就不可以發呆麽。你不是看的挺有興致的,怎麽出來了?”目光落到人群之中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