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53


女你殺得完麽,既然三四個知道,那全府的人就都知道。又何必做出這般狠辣事情,晏兒不想有你這樣的父王。”鼓著腮子,甩開齊寒亦的手,自己小小身子跑了出去。


齊寒亦頓然回過神來,一臉戾氣,他再無心,聽到自己的孩子這般說自己不生氣是假的,狠狠揮拳打在樹幹上,不顧手上的傷口,依然站在原地,看著顧春最常坐著的石凳,仿佛眼前出現了顧春嬉笑的模樣,他心裏陡然一空,伸手想要去抓住向外走去的顧春模糊身影,可是顧春身體從他手掌穿過去,齊寒亦眼前才漸漸清晰起來。


“單風!”他無力的叫了一聲,“遙中鎮和其他城還沒有任何消息麽?本王實在是懷疑你們的能力,竟然連兩個女子尋不到。本王要你們還有何用!?”


“主子,要是別人,暗衛定然可以很快尋到蛛絲馬跡。可是單雪熟知暗衛的手法,對暗衛了如指掌,要是用心避著暗衛逃脫便簡單的多了。相對的,暗衛尋找她們就難上許多。”他們沒有在齊寒亦身邊當差之前,便是在暗衛裏混,自然對暗衛都十分熟悉。


齊寒亦這是第一次感覺事情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畢竟是兩個活生生的人,來去的蹤影怎麽可能一點都追尋不到。難道真要本王親自出馬,才能把她們找回來。”


“請主子在耐心等上一些時候,時間越長她們的防範越鬆懈。”


“那就等上半個月,時間再長一些恐怕她們也可以徹底消失了。如果半個月後還沒有消息,本王就親自去尋,不信找不到兩人。”如果不是這段時間有很多事情要忙,他早就可以親自去找了,如今他每每到深夜都會想著把顧春抓回來後要怎麽懲罰兩人,還沒有人敢挑戰自己的耐心和底線。齊寒亦一甩袖大步走回書房。後麵單風抹掉額頭上的微薄汗珠。


單竹在王府的花園的假山旁尋到齊景晏,看見他氣哄哄的往湖裏丟石頭,就眉眼笑開隨著他坐到石頭上,輕輕說道:“在世子心裏,為何顧春這麽重要。是世子把她當做了親人姐姐,還是覺得她很好玩,所以有些依賴?”


齊景晏繼續丟石子,也許是這個問題有些難回答,他想了好半天才說道,“春姨姨是晏兒的親人,不管晏兒把她當作什麽,她的事情晏兒都應該關心不是麽。就像母妃生病了,晏兒會擔心一樣。晏兒從記事到現在,腦海裏唯一能夠帶給晏兒歡笑的就是春姨姨了。”低下頭有些悶悶低喃道,“春姨姨不在的日子,晏兒總是覺得少了什麽。”


聽齊景晏這樣說來,單竹感觸頗深,她在這王府在外人看來是風光的管事,其實每到一個人獨處的時候總尋不到能夠給自己帶來溫暖和關懷的人。也許顧春對於齊景晏就是這樣,作為王府裏唯一的小世子,下人因為王爺而對他有幾分疏離,王妃又對小世子較為嚴厲,唯有讓齊景晏更夠真正開心就是顧春了。


單竹也能夠清楚感覺到隻要這王府沒有顧春在,王府就過於的冷清煩悶。顧春不僅無形中帶來的是一種溫暖親和的感覺,還給王府裏的所有人帶來了幾分樂趣。


“單竹,你也覺得父王殺害顧春的孩子是對的麽,那隻是一個曾經和晏兒一樣期待被寵愛的生命。晏兒知道那孩子的誕生可能會讓母妃難受,可能分掉父王對晏兒的寵愛,但是……晏兒還是非常想要一個弟弟或者是妹妹。”齊景晏說的這些話活活像一個小大人,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他不可能和其他孩子一樣正天天真的玩耍,“你知道父王這麽做的原因麽?”


單竹笑容漸散,淡眉浮上幾分輕愁,“奴婢也不知道王爺的想法。王爺雖然薄情,但是確實不應該這麽做。畢竟顧春跟在他身邊這麽多年,她對王爺的感情全府的人都看在眼裏。顧春,能夠決然逃出去,單竹也很是佩服呢。”


沒有得到答案的齊景晏撇撇小嘴,拍拍自己的手掌,歪著腦袋看著府外的天空,“所以晏兒很糾結,既不想讓父王尋到春姨姨,這樣春姨姨肯定是不開心的。也希望父王把她找回來,這樣又有人可以陪晏兒玩了。”


單竹則是望著毫無波瀾的湖水說了一句,“沒有王爺尋不回來的人。”


這天,天氣大好,正好是騎馬的好時候。這不吃過了午飯,單雪和顧春就來到了遙中鎮的城北外,一片草地的關外。兩人在城裏就選了兩匹上好的黑馬,單雪今日也不是一副老婆子的裝扮,和顧春穿著簡單的衣裙。


正文 62 城外騎馬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8-25 12:31:18 本章字數:3132


來到城外,就發現這裏有很多人在騎馬散心。不來的話還真是不知道,草地上各處馬匹瀟灑散步,馬匹上的人更是老少皆有。顧春一眼望去,順便感覺到像是回到了小時候和爺爺一起在這裏騎馬奔騰的場景,是那樣的暢快,舒服。


顧春嘴角弧度更深,舉起手裏的馬鞭,對著單雪豪放道:“單雪姐姐,我們也比試一般吧,看看誰的馬技更好一些。輸的那個人就把這十天的做飯包了,如何?”顧春今日長發編成了最簡單的麻花辮,落在背後隨著身形一擺一擺的,那純淨的小臉上是灑脫自然的爽朗笑意,在輕薄的陽光下讓人有些移不開目光。


單雪眼差點被晃暈了,不由的拿手擋了擋,才應道:“好啊,我可是常年在這裏騎馬。就不信騎不過你。”仰起下巴眺望著遠方無邊無際的草原,“我們就以那顆枯樹為準。”


顧春探探頭看到那刻枯樹才點頭,做好甩鞭的動作,“好。那我們就開始了。”“駕!”一聲嬌喝,馬匹撒了歡就向前奔去,穿過人群,顧春一聲聲的嬌喝愈發的清脆,讓周圍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了。顧春明眸裏更是綻放著最美的笑意,還不忘回頭叫道,“快點!”


生長在遙中鎮的孩子天生就有種灑脫的性格,不同於匈奴人的蠻狠無理,不同於關內女子的扭捏嬌態,而是獨有一份女子的自由不羈性格。單雪一開始顯然沒有適應顧春這種不顧一切的向前奔騰,看著那些一個個自動為顧春鼓掌讓開的人們,她才放開性子,也隨著顧春放開性子來。兩匹馬的相差的距離並不遠,單雪也畢竟是騎馬老手。


身下的馬匹更是撒開了四蹄,快到了枯樹的時候,顧春身子往下壓一壓,手中的馬鞭甩的更狠幾分,目光直視著枯樹,仿佛這天地之間隻剩下她一個人在奔騰。單雪嘴角笑開來,已經開始歎氣,不過那種毫不認輸的性子還是讓她信心滿滿。


結果毫無意外,就是顧春先到了枯樹處,單雪隻是相差了一丈的距離。不遠處響起了人們的歡呼聲,和真心的慶祝聲音。這是顧春最為熟悉的,甜甜笑意感染了這片廣袤的草原。朝著單雪揮揮手,指著遠方。單雪會意繼續奔騰跟上去。


兩人漸行漸遠,直到了前方的一片清澈湖泊,顧春翻身下了馬拉著單雪跑進了湖裏,湖水並不是那麽冰冷,涼涼的溫度正好,“單雪姐姐,看這片湖泊多美,到了夕陽西下時更美,小時候深夜裏我常來這裏偷偷的洗身子,很舒服的。”


單雪感受著從腿上滑過的清涼湖水,宛若沁入心底的柔意,“顧春,如果不是主子把你帶到關內,你肯定如今還是一支自由的大雁在這裏歡快的翱翔,你後悔離開這裏麽,後悔在都城麽?”直到現在她才意識到,這裏才是使顧春真正快樂的地方,怪不得顧春念念總想來到遙中鎮,這裏是真正屬於顧春活著的天空。


顧春笑著搖搖頭,踩著湖水一步步向中心走去,“沒有,我沒有後悔也沒有慶幸。隻能說我的命就是如此,離開這裏到都城,我認識了很多關心自己的人,也感受到了世間的不同滋味,如果不是在齊寒亦身邊,我恐怕現在還是一個什麽都不懂的傻丫頭,恐怕我也已經嫁給了自己都不曾見過麵的男子。不管與齊寒亦的感情是痛還是苦,我都甘願承受吞下去,我也漸漸成長了很多……”聲音越來越遠,接下裏的話不知是沒有了,還是已經聽不見。


單雪隻是看著顧春的身影,並沒有跟上去,慶幸顧春是倔強的但不是那種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女子,她懂得退讓,懂得離開,懂得在自己最難過的時候隱忍,結果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顧春有了自己主見,在不斷的成長起來。


在單雪暗暗思索之時,突然感覺身後一陣寒意,單雪麵色一凜,身子迅速向一側傾斜,手指飛快的夾住刺過來的長劍,才看清不知什麽時候月牙已經站在身後。


月牙隻是對她的不凡武功有那麽一瞬的驚訝,隨即就嗤笑出聲,“原來你們身份並不簡單。告訴我,你和千公子又是何關係?!”抽回自己的長劍。


單雪見她臉上並沒有敵意,聳聳肩膀,“關內武功深不可測的人很多,是你孤陋寡聞罷了。我當然是我們家小姐身邊的奴婢。”把褲腿上的水擰幹。


“不可能。普通的家境怎麽可能有你這樣的丫鬟,你莫要那假話來騙我。”


“我為何要騙你。”單雪自言自語的笑起來目光不離遠處的自己玩鬧的顧春,“我是小姐夫家的婢女,小姐五年前嫁給青梅竹馬的夫君,夫家是鏢局,宅院裏都是會武的。小姐嫁過去,我便被那人安排到了小姐身邊。可惜,小姐這麽多年的付出沒有得到那人的一點疼惜,反而輕信小妾的話親手讓小姐喝下紅花,小姐失掉孩子心已死,便含恨手下休書,我與小姐感情深厚自願跟在她身邊。小姐被休後就與年邁的老母來尋千公子。”


月牙聞言詫異的張大嘴巴,指著那嬌小的身影,“一點都看不出她竟然經曆了這麽多,確實夠可憐的。那我決定以後對她好一些。”隨即眯著眼羞澀道,“我可以問問千公子麽,你肯定要比我知道的多。”


“你喜歡他。”單雪話音剛落,月牙連忙點頭,可是接下來的話讓月牙徹底白了臉,“可惜,公子心中一直有念念不忘的人,要不然也不會來到遙中鎮。千家的兩位主子都是苦命的,聽小姐說,公子於四年前與自己的妻子和離。可是終究是忘不了。”


“既然……那為何還要和離?”月牙脫口而出,很是不解。


“公子和小姐都是一類人,她們寧願選擇自己離開,也不願讓那個人不開心。”


“姐姐,你們說什麽呢?”顧春小跑著回來,雖然是一身狼狽但是滿臉的開心笑容。


單雪伸出手把她拉到自己身邊坐下,寵溺的摸摸她的腦袋,“還是不注意自己的身體,可莫要受了風寒。”暗暗的運力幫顧春把衣衫烘幹,無意中提起的顧春的身體,兩人都一時沉默了起來,顧春勉強笑了笑別過臉看著遠處。


“你們一點都不像主仆,倒像是一對姐妹。”月牙把兩人親密的動作都看在眼裏,不由露出幾分羨慕,“千小姐一點都不像曾經有過夫君的人,到讓人覺得是沒長大的孩子。這個年紀已經很難得了。”半個匈奴人的月牙說話也不扭捏,直言直語。


單雪對著她露出幾分複雜的神情,“有些人經曆了難以承受的事情就隻想用笑容來掩蓋。小姐能夠這樣做奴婢的已經很滿足了。月牙姑娘,是真的打心裏喜歡公子,還是覺得公子長得俊,所以月牙姑娘一時起了興致?不過不管是那一種,我隻能勸你還是消了此念頭,公子用情極深不會給月牙姑娘什麽結果的。”


聽著前麵,月牙本來還心裏暗喜著,想著這奴婢定然是想要撮合他們在一起,可是聽完了,才明白她隻是想要知道自己的感情,並不是想要幫忙,月牙笑起來的那雙眼睛和自己的名字一樣,彎彎的月牙極為好看,“我也不知道,隻是覺得千公子很好。”又不覺看向一直不說話的顧春,“看千小姐的樣子,似乎對這裏很熟悉。這片湖遙中鎮的人很少有人會來。”而且,她觀察顧春的騎馬的形態,那儼然就是一個從小在馬背上成長的孩子。


顧春這才回過頭來,嘻嘻笑著,“是啊,我在八歲以前就是在遙中鎮生活的,隻是後來隨著母親和哥哥搬到了關內,要不然哥哥也不會在於喜歡的人分離後來這裏,畢竟這裏也算是家鄉,很熟悉的家鄉。”那聲音充滿著對孩童時期的回憶。


“你們能夠給我講講關內的有趣事情麽。我從來沒有去過,想要知道。”僅僅是幾句話後,月牙對兩人不由的親近了幾分,仿佛是已經相處過好多年的朋友一樣。


顧春一時來了興致,眉飛色舞的說了起來。單雪隻是時不時的插兩句,月牙聽得全神貫注,心裏癢癢的不行,極想要去關內見識見識。


到了太陽下山了,這片湖泊蒙上了淡淡的銀色光芒,三人才往回返去。顧春和單雪回到住的小院,推開門,就看到躺在長踏上一臉陰鬱的赫淩仟,兩人對視一眼,準備輕聲躲會屋子裏。可是赫淩仟根本就沒有睡著,一聲冷喝:“站住!你們去哪了,怎麽這麽晚才回來?!”


“嗬嗬……我們就是去城外騎馬了,然後遇上了月牙姑娘,說著忘了時辰。”顧春傻笑著,兩隻手放在小腹前不停的扭動著,還不忘用胳膊肘撞撞單雪,“我們這不是趕緊回來了麽。你一定餓壞了吧,我倆馬上就去做飯,很快的。”


正文 63 一壺清酒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8-25 12:31:18 本章字數:3179


單雪看著赫淩仟要發怒的臉色,立即大聲道:“都這麽晚了,再做不是又要挨好一陣。而且騎了馬我們也很累,不如我們出去吃吧,快起來,我出銀子。”


赫淩仟本來要發作好好訓一頓兩人,沒想到單雪這麽機靈,輕易的就強壓下了自己的怒氣,讓自己難受憋著,隻好起身整理下衣袍,“好,出去吃就出去吃。”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