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00


酥小鋪給妾身買一包甜酥杏仁比餅。”那明眸裏竟快速閃過狡黠。


齊寒亦神色正常,發出輕笑聲,其實他在轉眸之間就已經想好說辭,這點問題怎麽能夠難住他,“這不是外麵下著雨,你舍得讓本王出去麽?”


“舍得。”單春眉目豎起,笑盈盈的看著他。


齊寒亦摟過她的腰肢,在她粉唇上輕輕一啄,眼底泛出的得意單春瞧得清楚,她還隻能扯著嘴角勉強的笑的很開心,其實心裏不知道有多氣。


如今殿內似乎隻剩下了兩人在那邊互相親熱,完全把齊寒城當做了空氣。齊寒城精致的五官透著淡淡的陰沉,摩挲在茶杯上的手背青筋漸現,對麵的兩人嘴角的笑在他看來尤為刺眼,差一點他就衝動的站起來。


“回稟王爺,後院的綺主子大鬧了起來。”門外突然響起了單竹的聲音,見主子把目光移過來,她才繼續說道,“半個時辰前,奴婢下令把後院的綺主子和聽夢主子帶出府去,可是綺主子硬是鬧著不肯……奴婢無法,隻好來請王爺。”


齊寒城再也坐不住,站了起來,“那我便先告辭了。”丟下幾個字匆匆逃去。


單竹正用著不解的眼神看著主子時,就見單春一巴掌甩在了主子臉上,“堂堂一個王爺利用女人,妾身真是小瞧了你。”說完提著裙擺,人影消失在偏殿門外。


坐在原處的齊寒亦右臉上火辣辣的燃燒著,片刻就出現五根手指頭印,全身散發的冰寒之氣單竹是不敢接近,這可是主子第一次被人扇巴掌,而是還是一個嬌滴滴的女子,幸是隻有她一個人看見,要不然定會被立即去處置了。


齊寒亦雙掌緊握,感受著臉上逐漸變化的灼痛,麵色冷峻,直到大腦裏充斥著雨聲,他才豁然起身,“丟出去即可,本王不喜看她們撒潑模樣。”亦是轉身從偏殿出去了。


回到雪林閣果見單春的房門緊閉,單雪蹲在門口低著頭擺弄著自己的裙擺,其實仔細看,可以瞧見單雪嘴角隱忍的笑意。


齊寒亦怎麽可能讓自己就這個樣子顯於人前,身影一閃回到房間,大聲喝來單風,而後便是“嘭,嘭”的關門聲,讓在三樓的傾城公子甚是不解,想要進房間一探究竟,不過走到門口就被兩邊的黑衣侍衛給攔住了。他隻好撇撇嘴又下到一樓去了,找找他的表妹說說話也是很不錯的。


單雪靠在門上聽著清脆的雨聲,見走近的紅衣公子,她歪著頭嘴角翹起,“傾城公子,奴婢一直想問你一個問題,傳言傾城公子很好女色,但是從來都沒有有正妻,莫不是身邊的兩個小童才是你的解語花,而那些傳言則是掩飾用的?”


魅紅身影頓時停下,俊俏臉上閃過紅白兩色,媚眼怒瞪著麵前這個滿臉壞笑的丫鬟,他可是第一次被人說的嗆住,挑挑細眉,魅眼閃出輕浮笑意,他幾步欺身上前,把她夾在自己與門之間,“想要知道,那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單雪搖頭笑著,敲了敲房門,裏麵的單春過來打開房門,單雪身子一閃。傾城公子一個沒站穩就要朝著地上摔去,腳下連忙提力,幸是有絕佳的輕功,要不然非要把這一世英明毀在一個丫鬟身上。


“表哥這是怎麽了,被門檻絆住了,還是被自己的腳絆住了。”單春眼巴巴的瞅著門檻處,又瞅瞅傾城公子的紅袍,單雪在一旁捂著肚子笑得身子亂顫,單春撓了撓腦袋,“難道我說錯了麽?”


“咳咳……笑什麽,快去給本公子倒杯茶。”傾城公子板著臉瞪了單雪一眼,臉上表情變幻極快,馬上又上前拉住單春坐到桌前,兩眼發亮,“快告訴剛才發生了什麽事,本公子很是好奇。”


單春走到窗邊,半倚著窗台,“不過是出了一下氣。”心裏至今都暗暗高興著,還有幾分忐忑,故作鎮定的轉開話題,“有什麽好奇的。倒是你又是因為什麽來的?”


傾城公子兩腿不規矩的搭到旁邊的榻上,晃悠著,媚眼挑起,“還不是為了你的事。皇上如今知曉了,你的處境可是愈發危險了,你要不跟本公子回落水城,那裏天高皇帝遠的誰也欺負不到你。”


“隻要你能說服齊寒亦,我便和你走。”單春目光堅定。


淅淅瀝瀝的雨聲掩蓋了屋內的談話聲,傾城公子思索了一下,“看來你是提過被拒絕了。那便沒有辦法了,齊寒亦這個人認定的事情沒有人可以改變。”他向揮手讓單春過來,湊到她耳邊輕語了幾句,單春露出驚訝之色。說完後,傾城做樣子的拍拍自己的衣袖,“所以決定權在你手中,你凡事都要考慮清楚。”


單春閃閃眼神,“我知道了。”


正文 72 決定追求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5-28 13:14:56 本章字數:3512


到了夜裏,外麵的雨愈發大了,嘩啦啦的聲音沁入屋內擾的人不能入睡。單春也是因為今早睡得時間長了,便有些睡不著,一雙明眸睜得大大看著床賬上的朵朵鉤花,想起自己初次來到中原睡在寒君府上的畫麵。


正想著入神,沒有注意到窗口的聲響,直到感覺床上一沉,單春才驚呼出聲就被大掌捂住嘴,“是本王。”她才扭頭看去,就見齊寒亦躺在外側,黑眸看著她。


“王爺大晚上的來做什麽。”語言裏不免有些嘲諷。


“怎麽,白日裏拿本王出氣,晚上不能讓本王討回來。”說著伸手探進她的肚兜裏,齊寒亦已經欺身壓上她嬌柔的身體,溫熱的氣息撲在她的臉上。


單春伸手頂著他的胸膛,“你下去,我要睡覺。”腦袋胡亂的左右晃著,躲避著他的吻。


齊寒亦抓住她的兩條胳膊按到頭頂,“外麵這般聲響大,你能睡得著。好好侍候本王,否則本王明日就向你討來今日一巴掌。”


單春聞言就把臉湊過去,“那就請王爺也扇我一巴掌。”


齊寒亦冷哼一聲,“隻一個巴掌本王不解氣。”自己坐起來,把她身子摟到自己懷裏,“本王想要你……”魅惑的聲音彌漫在她的耳邊,手中動作更是不停,很快就把她的裏衣拔下扔在了床下。


夜色中單春臉刷的紅了起來,兩腿被他按在兩邊不得動彈,唯有一張嘴還可以反抗,拒絕:“放開我,我不要……王爺,王爺!我不……”她語無倫次的不斷拒絕著,可是阻止不了齊寒亦的每個動作。


齊寒亦被她柔軟的身體不斷的蹭著,發出愈發粗重的呼吸聲,體內長時間壓的火氣一下子竄了起來,她的身子輕盈小巧,很容易就被自己掌控,那軟軟的拒絕又像是邀請一般,齊寒亦含住她小巧的耳垂。


單春隻感覺身子一個顫栗,隨後一個旋轉自己被壓到了牆上,身後的冰冷襲來。那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侵蝕著每寸肌膚,手掌努力抓著坐下身下的被褥卻還是全身無力,齊寒亦把她兩條腿環住自己的腰間,這樣她就沒有辦法做任何反抗。


“不!不要……求求你……我不要……”單春低泣著,身子任由他挑。那炙熱的唇滾落在細嫩脖子上,帶出層層的酥麻感覺,單春條腿開始不停的踢蹬著。


“不要動,再這樣本王可是忍不住會直接要了你。”暗啞的聲音裏已是濃重的情/欲,他向來很是自持,對待女人從來都是任意妄為,速戰速決,從不曾這樣細細的吻著女子,可是她的每一寸肌膚都細嫩的讓他想要啃噬,手中的觸感也是如綢緞一般難以放棄。


床賬隨著兩人的動作而擺動,單春軟聲癱軟,腦袋靠在齊寒亦的肩膀上,嘴裏斷斷續續的聲音也變成了動聽的呻吟。齊寒亦突地抬起眼眸,入眼是她白淨小臉上的淚光,還有停下動作來她依舊不停顫動的身子。


齊寒亦斂下眸中的情緒,自己奪窗而出,飛到密林裏,享受著冰冷雨水的衝刷,才把體內的躁動壓下來,如今還不是時候。


綿綿細雨下了三日之久才停下來,雖然大雨過後便是大晴天,但是天氣驟然變冷,府上的人都添加了衣衫生怕受了風寒。齊寒亦等人也搬回了君亦苑,雪林閣再次被封鎖,任何人不得擅自進入。


君亦苑裏明顯是好多地方都翻新過,單春回來時不由砸咂舌,不過是沾了一些血跡,也用得著大費周折來翻新一遍,齊寒亦那性子還真是讓人理解不了。傾城公子則是住進君亦苑旁邊的院子裏,雖然有點小,但是院子裏極為精致,各種器物齊全。


單春僅著單裙靠著門明眸緊盯著齊寒亦的書房,心裏尋思著單雪前幾日說過的話,又記起和齊寒亦打賭的事情,才想通自己的此時不應該學著以前每次都回避,她應該主動一些,說不定自己贏了。想到此處明眸越發閃耀,嘴角咧著連她自己都未察覺的濃濃笑意。


於是,單春明眸一轉,提著裙擺回房間,“姐姐,快給我換身好看的裙子。”興衝衝的打開自己一向不用的首飾盒,歪著腦袋找找喜歡的首飾,想著平時自己都不帶,放著也是放著,拿起一支金絲鏤空鑲玉步搖,“姐姐,這個步搖可是好看?”


蘇棉也不知道她也做什麽,還以為是去見客人,便拿著一襲淺紅色四喜如意雲紋衣裙,瞧著她手裏的步搖,“這步搖倒極是符合你的身份,就是你平時嚷嚷著不帶,如今怎的想著要打扮?”


單春在銅鏡前淺淺一笑:“自是有用處的,姐姐瞧著便是了。”轉過身把衣衫拿過來穿上,在銅鏡前轉了轉,覺得自己第一次穿紅色雖然有些不適應的,但是感覺很好看。


蘇棉也不多想,上前給她挽好發髻插上金絲鏤空步搖,這亦是單春第二次如此盛裝打扮,第一次就是和齊寒亦裝作夫妻的時候,蘇棉瞧著滿意的點點頭,“單春真是長大了,原以為你隻是適合穿著青綠色的衣裙,沒想到淺紅色襯得你小臉愈發白皙紅潤。”


單春手抓著衣擺,突然清秀的小臉上露出忐忑道:“我這樣會不會讓王妃姐姐覺得難受,真的符合我的身份麽?”


“後院那些妾侍可不比你這麽省心,都是想著怎麽打扮的好看,你倒是想著自己怎麽錯了規矩。”蘇棉嗔怨了她一眼。


單春坐下來,“我隻是將心比心罷了,王妃姐姐也肯定不喜歡王爺有那麽多妾侍,還要整天想著怎麽勾引王爺。我如今這麽做,一定會落人口實,王妃姐姐聽了定然不會像以前那般對我。”


蘇棉這時才明白過來,原來單春如此裝扮是要……勾引王爺,她早幾日便發現了單春暗藏的小心思,隻是這幾日受傷後一直休養著,沒有顧得詢問她。如今看她這個樣子是承認了自己的心思,而且還要主動討王爺歡心,這下連蘇棉自己都不知道是該勸阻還是全心支持。


單春見蘇棉莫莫不說話,還以為是同意了自己的想法,但是又不好直接說出口,是在想著說辭,於是她上前搖搖蘇棉的胳膊,兩眼委屈的閃著,“蘇棉姐姐是不是也覺得我這麽做不好,那我……我便放棄了。”


蘇棉回過神來,大方一笑:“姐姐隻是在想你這麽做對你有沒有什麽傷害。這王爺哪個不是三妻四妾,我們主子當初娶王妃就是看中了她不爭鋒吃醋,性子淺。所以王妃也定然不會責怪你的,你隻要……心裏覺得這樣做不後悔就行了。”


“是麽,我就怕王妃姐姐會怪我。姐姐說的也對……那我便放心多了。”純淨臉上又重新綻開笑容,單春說完便提著裙跑了出去,跑了幾步頓然停下腳步,忙整理好裙擺,盈盈向齊寒亦房間去了。


蘇棉在房間裏看得清清楚楚,嘴角一沉,這樣的單春果然明朗了幾分,她心裏就是很擔心,自家主子那性子又不是不了解,對待感情冷漠無情,可是她又不能一開始就打擊單春的春心……唉,不知道丫頭喜歡對了人沒有,隻能走著看了。


書房裏,光線很好,齊寒亦正斜靠著椅背專注的看著書,那認真的模樣真是不忍打擾,單春便輕聲的上前給他倒好茶水,做完站到他身旁也不說話。


齊寒亦早就聽見腳步聲,隻是不想理她,正要轉身把身子扭過另一邊,眼眸就瞟見淺紅色,他詫異的抬眸看去,隻見麵前的女子一張清秀可人的五官,臉頰微帶紅霞,明眸如夜空裏閃耀的星星,嘴角帶著淺淺弧度。


“你站本王身後做什麽,擋著本王的光了。”他快速掩下那一絲不自然,冷言冷語道。


單春聽聞差點站不穩,不過還是抿唇一笑,規矩的福福身,“妾身看著王爺看書認真,便想著在旁邊侍奉著,等王爺渴了,妾身立即倒上熱茶。也好不讓王爺分心。”那輕言輕語宛若清泉沁入心田。


齊寒亦劍眉一挑,今日怎麽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黑眸又掃了她一眼,“是昨晚沒關窗,受了風寒。快回去歇著,本王可不舍得看你生病呢。”那言語之間明顯是諷刺之意,原以為單春會像以前那般怒氣衝衝而去,或者是再扇他一巴掌,可是單春依舊是笑著。


齊寒亦正要再開口時,門外如風一般跑進來一個人,那人滿頭亂發,臉上的紅字猙獰,單春捂著嘴驚得退了幾步,那人便是梓綺,見著單春,再也忍不住又怒罵了起來:“你這個賤人,穿的這麽嬌紅,明顯是在勾引王爺!”


後麵跟著來的還有單竹和單雨,兩人都是曲膝一拜,“主子,綺主子瘋瘋癲癲跑過來,奴婢實在是攔不住。請主子責罰。”


那日本來就要把後院的幾人帶出府去的,結果天公不作美硬是下著雨,綺主子也是個撒潑耍賴的主,最後隻是把聽夢給送出去了。綺主子依舊是死死的抱著後院那顆梧桐樹動也不動,單竹也不想跟她糾纏,就暫且留她幾日。今日天氣大好,她便想著帶上幾名侍衛到後院把綺主子提著丟出去,不想綺主子竟然輕功一絕,獨自躲著眾人闖進了君亦苑。


君亦苑,沒有齊寒亦的允許任何人不準進來。


齊寒亦也是了解後院的情況,緩緩站起來踱步到前麵,一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