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3


是覺得公子太不近人情了,莫溪姐姐也是。”摸摸她的臉頰,“在這亂世沒辦法,隻有無情才能生存下去。太簡單的人隻會被別人傷害,要想保護自己必須要學會狠心,周圍的任何人都不能傷害。原本我以為公子帶你回來是想讓你學著成長,今日看來公子隻想在這亂世中保留你這麽一點純真,你很難得,但是極讓人操心,丫頭,以後要聽莫溪姐姐的話。憑著你這份簡單的心思,莫溪姐姐永遠都不會傷害你的。”


丫頭喝下熱湯身體瞬間暖暖的舒服,隻是清秀的小臉上還有幾分蒼白,“莫溪姐姐,是丫頭太貪玩了,以後一定不會了。不過那個侍衛真的好凶啊,怎麽會有那樣的人。”


“不凶的話怎麽鎮住你們,看你那哭鼻子的樣子,真是讓人笑話。估計沒人到你這麽大了還哭的這麽凶吧,以後遇事不可哭鬧,這沒有用,要想著怎麽讓自己站到有利的一麵。算了,說了你也不大聽得懂。”幫她把晚飯下,還是叮囑著,“還有一會到公子房間不可頂撞,公子最不喜歡這樣人,你就乖乖的就行了。”


“丫頭知道了。”暗歎公子怎麽這麽多規矩。


一個時辰後,春丫頭懷著忐忑的心情緩緩向東苑而去,規律的小腳印一個個出現又被雪花一個個的掩埋直到再也看不到,她上了石階敲敲門,等著裏麵發話。站了許久才聽到一聲:“進來。”她推門而入。內室已經燃起來燭火,軟榻上的男子剛剛沐浴完墨色長發妖嬈的垂在一邊,那骨骼分明宛若白玉的手指拿著書,整個人修長又不顯得清瘦,寒城目光一轉,“過來。”指指軟榻旁的木凳。


春丫頭還是第一次這麽接近一個這麽俊的男子,心裏不免有些慌亂,幾步過去坐到了木凳上,“寒城哥哥,叫我來是什麽事?”她垂著頭,睫毛微顫,燭火打在清秀的臉上映出幾分嬌柔,見寒城沒有說話,她才抬起頭來,“寒城哥哥……紫衣姐姐說的通房丫頭是什麽?”


寒城拿著的手一頓,劍眉微蹙:“以後你便知道了。”


“哦。”她撅著小嘴似乎對著答案很不滿意。


寒城突然沒了看書的興致,於是把書放到一邊,直直盯著她,“今日的事你在怪我。”說這句話的時候丫頭的眼神微閃了一下,他語氣再放輕了些,“想玩就來跟我說,我帶你出去外麵玩。不要一個人獨自亂闖,這不比在草原上。”


正文 4 三大公子


更新時間:2013-01-22


“真的麽,寒城哥哥會帶我玩。”丫頭總是這麽天真,一聽到玩把其他的字都忽略掉了,那雙明亮的眼眸如若黑夜裏的璀璨的星星。


寒城被她嘴角泛出的笑意漸漸融化掉了,不由伸出手摸了摸她的發頂,寵溺道:“就知道玩。”春丫頭嘻嘻一笑,看著她的笑顏他又頓時收回手來,“去罷,記住我的話。”看著丫頭消失的身影,他目光冷了下來。


春丫頭走出東苑隨意坐在了走廊上,小手摸摸自己隱隱作疼的膝蓋,不由想起了剛剛去世的爺爺和阿婆,他們在這麽寒冷的天氣去世應該很痛苦吧。鼻子一酸頓感委屈,短短幾天發生的事情已是重重的砸在她的心頭。


冬日天黑的很快,不大一會天黑了個透。春丫頭靠著柱子不知不覺就睡著了,恰好經過的何莫溪看到,就叫來人把她送回房去,關上門後轉身看到一個黑影。


“何姑娘,我是駱明,她還好吧?”


何莫溪淺淺一笑,語氣卻有些冷清:“這是前院,是姑娘們的閨房,你怎可隨便進來!”


駱明硬朗的臉上泛出幾分不自然來,“我……我就是很擔心丫頭,想來看看,不想冒昧了姑娘,還請見諒。”


“你要知道進了寒君府就是寒君府的人,要受這裏的規矩,念你是初次來便作罷。”看了看房間,臉色緩和了下來,“她已睡下,有我們在她定然沒事。”


“那就好。”駱明才一臉釋然的退了出去。


這天已是春丫頭來這裏的第五日,這些天日子還算平靜,丫頭不是呆在屋子裏就是陪莫溪姐姐伺候公子,也活得自在。雪天過後融雪的日子最冷,春丫頭在寒城那裏拿了幾本書躲在屋中看了起來,那認真的模樣連有人進來都不知道,她看的正入迷腦袋一痛,忙抬起頭來。


“看書竟然這麽入迷。”何莫溪把一盤子梅花糕放下,“快嚐嚐,紫衣做的梅花糕。”


春丫頭立即來了興致,“原來真有梅花糕呢,我還以為寒城哥哥在誑他。”捏起一塊來咬了一口,眼睛頓亮,“好吃,好吃,莫溪姐姐也趕緊坐下來吃,我去倒水來。”說著就要起身。


何莫溪拉住她:“公子叫我還有事,丫頭慢慢吃。”


春丫頭一歪頭:“寒城哥哥每天都作畫不煩麽,也不出去玩玩。”她一直窩在屋子裏等寒城哥哥叫她去玩呢,可惜這都好幾天過去了。


“你就給我安生呆在屋子裏,別老想著法子出去玩。”點點她不成器的額頭,何莫溪就出去了。那身下長長的牡丹裙擺真是好看。聽阿婆說牡丹是富貴之意,也隻有富貴人家才能穿得這種繡花,想來莫溪姐姐身上散發著不同的氣勢估計就是富貴家的小姐,可是怎麽還要當別人的丫鬟。


春丫頭又吃了幾個解饞後就跑了出去,鑽進了紫衣的房間,在這裏她總能發現好玩的,果然房間內紫衣和白衣麵對麵坐著不知道手裏在繡著什麽,她好奇的走過去看著。


因為光線被堵,紫衣抬頭來,“丫頭,快快讓開些,姐姐我看不見了。”


“丫頭定是又呆著無聊了。”白衣放下手活,給她搬來小凳子。


春丫頭便坐到一旁拿起白衣的香囊來,“是啊,丫頭一個人很是無趣,可是姐姐整天呆在屋子裏不知道作甚,原來是繡這些香囊,給寒城哥哥繡的麽?”白衣姐姐香囊上鴛鴦已經隱隱而現了。


“可不許亂說話,公子哪會要我們這些不值錢的東西。”眼角一挑,湊到丫頭麵前,神神秘秘的說著,“後日是大興王朝三公子之一的傾城公子來孤冷城的日子,我們要趕緊繡好,到時候在街上拋給他,他要相中了直接把我帶了回去。”那一臉的癡迷樣。


“是啊,是啊。傾城公子可是最美的公子,比那些女人都還要美。”白衣姐姐也應著。


春丫頭甜甜一笑:“三大公子,都有誰啊,能否跟丫頭說說。”


“丫頭連三大公子都不知道,聽姐姐給你道來啊。三大公子之首是大興王朝的三皇子,孤冷公子,他呀從小就被送到匈奴當質子,兩年前突然回朝,為人冷漠孤傲故稱孤冷公子。再然後就是我們院子裏的寒卿公子,因為人長得俊又掌握了大興王朝三成的產業,簡直富可敵國。最後便是這傾城公子,單單是那張臉就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女人的芳心,故稱傾城公子。傾城公子不時就會遊曆四方,經過某城的時候都是沿街示眾,這個時候城裏的姑娘就會拋香囊,以示誠意。”紫衣說的有些口渴了,拿起杯子抿了一小口。


“那為何不近水樓台先得月。”


紫衣瞪了她一眼:“咱們公子可不是我們這麽低微的人可以貪得的,那傾城公子就不一樣了,對人親和。”


春丫頭才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看了香囊許久又拿過紫衣手裏的香囊,上麵是一隻老鷹,那鷹眼瞬間讓她想起了逃難那天經過的黑衣男子的眼睛,也如這般銳利,冷厲,“紫衣姐姐,為什麽要繡老鷹,會把傾城公子嚇到的。”


白衣掩嘴一笑。


“胡說什麽,傾城公子才沒那般柔弱,既然要繡就繡個出眾的,不然怎麽吸引的了傾城。”


春丫頭抓住紫衣的胳膊搖搖,“那紫衣姐姐後天也帶我出去好不好?”


紫衣才知道她是得了這歪心思,立即就拒絕了:“不行,你這丫頭我可不敢帶,怕公子責罰。”看著丫頭手裏的香囊要拿。


豈料春丫頭機靈的跑開了,舉著手裏的香囊,“紫衣姐姐和白衣姐姐不答應我,我就不給你們,看你們怎麽去討好傾城公子。”


紫衣連忙起身嗔怨的看著門口的丫頭,為難的看了一眼白衣,見白衣點點頭,她才答應了,“好,我的好丫頭,快還給姐姐。姐姐帶你去便是了。”不就是一個小姑娘帶出去也不難,拿過自己的香囊才感覺踏實了,還不忘擰一下丫頭的腰,“越發學壞了。”


“姐姐可不要耍賴啊。”


“隻要你乖乖的別說出去就行了,姐姐定帶你去見見。”


得到答案的春丫頭樂壞了,連蹦帶跳的就往自己房間裏跑去,卻不料撞上了人,她捂著腦袋怒氣衝衝的指著來人,“哪個混……”看清後連忙捂住嘴,唯獨露出一雙大大又無辜的眼睛,忙咧著嘴傻傻笑著,“公子……”


寒城好笑的回憶著她剛才的張牙舞爪樣子。摸摸她的頭發,“是不是準備要罵我。”


“沒有,沒有,寒城哥哥來幹什麽?”


“來看看你在幹什麽。順便告訴你,後天我要出去一趟,可是這次不能帶你出去,等下次吧,丫頭,下次我一定帶你出去玩。且這麽冷的天你就呆在屋子裏好了。”天天見她匆匆的背影有些想見見她笑容,“以後跟著莫溪學斟茶吧,不要老呆在屋子裏。”


“知道了,寒城哥哥。”在聽到他要出去卻不帶自己的時候有些失落,不過想到要和紫衣姐姐一起出去她又開心了不少,把手從袖擺裏伸出來拉住寒城的手,“天這麽冷,寒城哥哥進屋說吧。”


寒城第一反應是拂下她的手,“不了,我還有事。”衣袍一擺,白影已消失。春丫頭自言自語了幾句又蹦著回了自己的屋子,調皮的在床上滾了滾,吧唧了兩下嘴,她都可以聞見淡淡的梅花香,真是好吃。又跳下來貪吃了幾塊才滿足的拿起書重新看了起來。


接下來的幾天,每天春丫頭都要跟著何莫溪去公子的房間內學泡茶,一開始她也覺得很簡單,不過就是放幾片茶葉,再放熱水泡泡不就行了。可是她第一次這麽做的時候就被公子打了手,被罵了幾句。隨後,何莫溪認真的給她說著,她一邊學著,到了傍晚果然有了起色。


第三天也很快就到了,春丫頭還睡的正香就被敲門聲的擾醒了,她翻了個身準備繼續睡去,可是突然想起今天要出去,趕緊趿拉著鞋去開門了。


“怎麽還睡著,都辰時了。一刻鍾後趕緊收拾好出來啊。”紫衣輕輕吩咐了幾句。


一刻鍾後,春丫頭出來了,仔細聽了聽果然宅子裏安靜了很多,必然是公子已經出去了。她伸伸懶腰,紫衣和白衣也正好出來,三人一起從院子的角落裏,紫衣把一排幹草移過去就露出一個小門。她才赫然發現原來出去這麽簡單,還枉費她出了那麽多的主意。


紫衣和白衣熟練的拐過幾道小街就來到了正街上,聽紫衣說還需要一會呢,三人便先進了一家酒館,上了幾碟小菜填填肚子。春丫頭是個吃貨,埋頭隻顧著自己吃。紫衣撞撞她的胳膊肘,“哎,我說丫頭,你好不容易出來一次,也見見世麵啊,別隻顧著吃。”


春丫頭嘴裏帶著東西含糊不清的說著:“我早上沒吃,餓的。”


“我聽說今日是三大公子聚在了孤冷城,真想見見其他兩個公子。”


“說的也是,傾城公子都見煩了,他怎麽老是出現呢。”


“嗬嗬,一定是嫂子又在家裏繡香囊了是不是,晚上把你趕出來了。”那滿口黃牙的男子嘿嘿一笑,拍拍旁邊清瘦男子的肩膀,不時調笑幾句,“你看我家娘子,心裏就隻裝著我一個。”


清瘦的公子哼哼了兩聲:“也是,我要是有個武功什麽的,非要一刀捅了那禍害不成。”


不止這一桌,其餘的一桌客人也是正在交談傾城公子的事情。隨著天越來越亮,來這裏湊熱鬧的人也越發多了起來。應該絕大多數都是想看看那傾城公子的模樣。


丫頭剛吃飽就被紫衣拉著出去了,指指酒樓的三層,“紫衣姐姐,為什麽我們不選處高點的地方。”


“你想讓公子看見麽,我們還是躲在人群裏看看就好了。”


正文 5 傾城公子


更新時間:2013-01-23


不到半個時辰,街頭靠近城門的地方就傳來了馬車“軲轆軲轆”的聲音,一眼望去,就看到那鑲金的馬車緩緩向這邊而來,車廂四周用大紅金絲滾邊幔帳裝飾,正對麵的那幔帳已經掀了起來,可以隱約看到裏麵半躺著一個身著紅色錦袍的男子。這個時候兩邊的酒樓,茶館裏紛紛走出人群瞬間就站滿了街道,隻容得馬車過去,而且已有幾名女子掩笑拋出了自己的香囊。


很快馬車就近了些,春丫頭含著吃吃的笑看著那幔帳裏的美人,隻見傾城公子墨發僅用了一支玉釵,俊秀的五官帶著媚人的妖嬈,特別是那雙丹鳳眼自成魅意,微微點綴的朱唇香誘不已,那纖細的身姿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