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91


突然變得冷漠的母妃,完全反應不過來,以前母妃都是事事替自己考慮,即便是自己做錯事情也是百般寵溺,何曾這樣大聲說過自己,就像是一直保護著自己的天空突然崩塌,她一個公主,心裏怎麽承受的了,怔怔的站起來死死看著母妃,“兒臣……兒臣這就回去麵壁思過。”


等靜妃回過神來之時,已不見了齊暖聽的身影,她伸出顫抖著的手,一旁的姿月忙過來扶住她,“主子放心,斐月已經追去了,定會看好暖聽公主的。”


靜妃目光毫無神采,緩緩搖搖頭後,嘴角劃出幾分笑意:“鄭憂娶親是喜事,我身為姑母應當要盛裝而去,姿月,你挑選幾件宮中最華貴的禮,我要親自去恭喜哥哥。”這件事不能就這麽算了,她必須親自問清楚心裏才踏實。


八月十二這日,蔚藍天空上萬裏無雲,似乎就是預兆著今日是個好日子。鄭府一大早就鞭炮齊鳴,人來人往,忙碌不已。府內府外皆用紅色裝扮,鄭憂身為鄭家唯一的公子,其尊貴自然不言而喻。再加上娶的是當今皇後的外甥女,雲城第一美女沈雁,這喜事當然要辦的極為隆重。


因雲城到都城路途遙遠,新娘子沈雁早在五日前就隨著爹娘入住進了吏部尚書的秦府上,集萬般寵愛於一身的沈雁自然就成了都城裏家喻戶曉的美人,堪比皇宮中的任一公主。不過,畢竟都城內很少有人真正見過,大家也隻是憑空議論一番。


新郎鄭憂迎親的隊伍甚至比當年迎娶暖聽公主的隊伍還要長,街道上整個被紅色充斥著,最前麵的新郎單就那俊秀的五官,白皙麵容,嘴角勾著的笑容,就不止迷醉了多少少女的心。


一開始眾人在聽到鄭公子剛和離便要娶親時心裏是極為的憤慨,這男子真是薄情,有了新歡就拋棄了舊愛,可是如今瞧他滿臉幸福的笑容,又想起他和暖聽公主在一起的卑微,再加上暖聽公主不甚好的名聲,眾人便對鄭公子多了幾分好感。覺得男有情妾有意能夠結成連理是應該的,倒是這暖聽公主落了個獨身,也是她活該。


綿長的隊伍行至秦府門前,隻聽幾聲喜娘的吆喝聲,就見那蓋著紅蓋頭,一身鳳霞大紅喜衫的新娘盈盈走來,一身紅裝襯得她身姿玲瓏有致,裙擺上的金玉流蘇步步間飄渺靈動,讓人覺得這雲城第一美人確實不虛啊。


新郎亦是風度翩翩,一身紅妝上前接過新娘的手,輕柔的扶著她上了花橋,奏聲四起,鑼鼓歡天,漫天飛舞著喜慶的紅色。秦府的侍衛動作很是利落,很快便把新娘的二百多箱嫁妝抬了出來,跟在隊伍的最後方。這時,迎親隊伍開始順利的街上新娘往鄭府返回。


正文 59 鄭憂又娶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5-11 8:56:05 本章字數:3430


鄭府喜堂內皇上與皇後居於上位,鄭暢文與鄭夫人屈居下位。因聖上親駕,鄭府內外便布置了大量的禦林軍,喜堂內勤奮因此而顯出了幾分嚴肅,不過在皇後與皇上低語說了幾句話後,皇上爽朗笑出聲,才使得眾人更加輕鬆了。


府外傳來熱鬧的歡鬧聲,和震耳欲聾的鞭炮聲。便是新郎與新娘到了,從喜堂看去,隻見兩道紅身影被眾人相擁越走越近,在喜娘的聲聲祝福中,兩人踏過高高門框,手持紅綢款款走來。


喜娘也是個極懂禮的,朝著皇上和皇後分別一拜,才站至皇後的左前方,“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鄭憂轉身之際溫柔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子,彎著嘴角彎腰一拜,不經想起與暖聽公主拜天地事,兩人的生硬動作,不免想要知道站在身旁的兩個女人紅蓋頭下表情是否一樣。


“二拜高堂!”


與暖聽拜堂事,上座的已是皇上,另一邊的卻是靜妃,單從靜妃直達眼底的笑意便知道她有多高興。如今皇後淡雅麵容中帶著淡淡的華麗之美,端莊典雅一直是她在人前的形象,許是另一邊的沈雁感覺到了鄭憂的呆愣,她手一緊,鄭憂立即感覺到,不禁嘴角的弧度更大。


“夫妻對拜!”喜娘清脆有力的聲音鼓舞著眾人。


“等等!”站在人群之後的齊暖聽突然出聲,幾日不見她麵容顯得有些憔悴,饒是用了再多的胭脂也沒有掩下,隻見她手裏端著一杯茶緩緩走來,朝著鄭憂淺淺一笑,目光轉而對向新娘:“沈姑娘,可否讓本公主瞧瞧雲城第一美人的容貌。也好讓本公主心服。”


對於這樣突然的事情,每個人臉上神色不通過。新娘沈雁很是鎮定的掀起自己的蓋頭,露出一張精致的五官,對著齊暖聽曲膝一拜,櫻桃紅唇輕啟:“公主有禮了。“宛若山間的清泉流淌至每人心中,令人不由幾分沉醉。


沈雁這一拜有禮謙虛,讓人心生好感。豈料齊暖聽一轉溫和笑意,猙獰笑容爬上秀麗麵容,把右手端著的茶杯中的水朝著沈雁潑去,鄭憂麵色一變,攬過沈雁的身子,自己背上立刻被茶水染上。


更讓人一驚的是,那茶水竟然迅速灼燒了新郎的紅衫,冒起白煙。


“有毒!”周圍的人一片驚呼,紛紛退步。坐著的靜妃一下子站起來,第一反應就是把暖聽拉到自己身後,在皇上麵前如此膽大行凶,即便是最疼愛的公主也不行。而且再怎麽說這也是自己的女兒。


此種狀況,看守在外麵的禦林軍忙走進來,把人群推倒一丈之外,把皇上和皇後等人圍到中間安全的圈子裏,皇上大步走至鄭憂身邊,緊蹙著眉頭看著那被燒成打洞的衣衫,隨即冷光立即射到靜妃身後的齊暖聽身上,“快帶鄭憂和沈雁下去,請禦醫瞧瞧。其讓人都散了吧。”


一向少言寡語的鄭憂抱拳恭敬道:“請皇上給鄭憂一個交代,如果不是鄭憂反應及時,今日遭遇毒害的便是鄭憂剛過門的妻子。”字字深情,字字動情。


讓齊暖聽聽來卻極為刺耳,這個剛剛與自己和離的男人竟然短短幾日就喊著別的女人妻子。她幾步站出來,指著鄭憂憤恨道:“鄭憂,你竟然如此無情。才與本公主三載夫妻之情竟然不抵一個剛娶的女子。你是不是早就心儀她人,是不是早就與她暗通私情,本公主從沒見過你的溫柔深情,溫柔動作!一切都像是你戲弄了本公主一般,本公主不甘!不甘……”


“請暖聽公主莫要毀掉沈姑娘清譽,我與沈雁相識不過三天。怎麽會暗通私情。”鄭憂立即出言反駁,句句都是為了沈雁。


家醜不可外揚,皇上黑著臉一揮手,禦林軍統領雷鳴動作迅速,讓禦林軍把眾人全都請散出去,頓時喜堂內就安靜下來,皇上幾乎不可聞的歎了口氣,他寵愛公主不假,但是也不能允許她們胡作非為,“暖聽,你既與鄭憂和離,兩人之間就沒有任何關係。何必傷害無辜之人,況且還是你當日主動提出,今日之事,朕定要重重責罰你。”站了片刻便覺得身體困乏不已,忙坐回去。


“你就回公主府禁足三個月,罰掉公主俸祿半年。三個月後由朕親自為你選擇駙馬。還有靜妃身為母妃有教導之責,朕也要罰,靜妃禁足一個月,任何人都不得探視。”


齊暖聽淚眸掠過旁邊半低著頭的鄭憂,閃過濃濃的恨意,平靜的屈身:“兒臣遵旨。”說完便頭也不回去的獨身離開。


靜妃心裏鬆了一口氣,這樣的懲罰還不算太重,忙強顏歡笑著盈盈一拜,“臣妾謝過皇上,臣妾知錯了。”


無論皇上是否偏袒,今日都是大喜之日。鄭憂直起身子,由著新娘沈雁穿過偏殿,一路向新房去了。皇上目露疲憊,便於皇後一同回宮去了。靜妃想要與自家大哥聊上一會,可是鄭暢文滿臉欣喜正與眾人一一敬酒,那顧得理她。靜妃瞬間便意識到自家大哥冷落了自己。


“主子,奴婢見鄭夫人在後院園閑著,要不主子去見見鄭夫人?”姿月把這一切看在眼裏,想起以前每次主子回來鄭府,鄭大人都是熱情的相待,互相談心事,如今怎麽突地就變了。


靜妃放開已經握著發皺的袖袍,“何必自討沒趣,嫂子原本就對我有頗多的看不慣的地方,如今……罷了,我們回宮吧。”要她堂堂一個皇宮妃子求一個夫人,她還不會如此降低自己的身份讓別人笑話。


越是臨近八月十五夜,蒼茫浩瀚的夜空中的月亮也是退去了往日的清冷,多了幾分溫暖之意,快要盈/滿的月亮如果掛在枝頭定然要壓彎了細嫩的樹枝,於是它緩緩的爬到了正夜空,整個都城都裹上了一層銀白色。


明亦王爺君亦苑裏,單春一個人坐在房間裏,因為太過無趣便隨便翻書看著,看了一會兒就打著哈氣,一手托著腦袋闔上眼睛,今夜齊寒亦不知道去哪了,院子裏也極為安靜。單春迷迷糊糊似在做夢,又不像是在做夢,嘴角有晶瑩的液體滑出,她還知道用胳膊一抹。


齊寒亦走進屋來便看到這幅場景,頓時酒醒了大半,沉穩的坐過去拽起她的耳朵,單春痛的站起來,看清眼前的人,她不滿的揮開他的手,“幹嘛呢,我正睡得舒服呢。”還不斷打著哈氣。


“洗洗,睡覺。”丟下四個字,齊寒亦收回目光向床邊走去。


單春幹瞪了他一眼,嘀咕著,“睡覺還洗什麽洗。”她也向床邊走去,才猛然反應過來,“你……你是要這裏睡麽?!不行,快起來!”


“本王為什麽不能在寵妾這裏睡覺!”這幾日真是太過寵她了,膽子越發大了,說話都沒邊沒沿的,齊寒亦冷冷瞥了她一眼,伸手翻開被子躺下,目光又掠過她袖子,“把這件衣服給本王扔了,髒死了。”


單春抱住自己的胳膊,“為什麽,我才穿了一天,怎麽髒了。嫌髒就別來這裏睡覺。”別過臉,多希望自己扭過頭去時,床上空空的,她才不要和別人一起睡呢,尤其是他。


齊寒亦不屑的盯著她的那點小心思,極不耐煩的把她拉到床邊,把衣服袖子扯給她看:“睡覺流口水,都抹在了衣服袖子上,你看看!”


果然,那淡青色的衣袖上一片濕意,單春抽抽嘴角,一本正經的看著他的黑眸,“難道你睡覺的時候沒有流過口水,哼!”看他死皮賴臉的躺在床上不動,單春細眉一豎,用勁拉住他的胳膊,“你回去自己的床上睡覺,我要一個人睡!”可是齊寒亦身體太重,她死也拉不動,最後隻能無奈的跺跺腳,氣急敗壞的在屋子裏轉著圈圈。


看著那抹身影氣哄哄的可愛的模樣,齊寒亦嘴角不經意翹起來,黑眸中露出百年一遇的溫柔,不過實在是等得不耐煩了,就翻身下床,把單春攔腰扛起來,順便關好房門,吹了燭火,然後把她放到床內側,自己跟著躺下來,按住她亂動的身子。


“既然是本王的寵妾,既要做夠樣子,你日日承歡才行。”


“不嘛,誰要天天看你歇在哪裏。”雖熄了燈,但是月光打進來,兩人互相看得見對方,單春依舊一臉不情願,眼珠黑溜溜一轉,伸手捏住他的臉頰,甚為覺得好玩,“主子,痛不痛?”


齊寒亦顯然被這樣的“調戲”怔住了,從小到大都沒有人會像這樣捏他,且還是他的臉頰,看她純淨小臉洋溢著得逞好玩的笑容,齊寒亦握住她的手,欺身上前,含住她的粉唇,這已不是第一次吻她,卻是第一次在靜夜下享受她的香甜。


單春的第一反應就是提腳然後狠狠的朝著他踢去,齊寒亦細細輾轉著,先一步用腿壓住她的細腿,兩人之間直到毫無縫隙,被子裏溫度亦是驟然升高,他唇偶爾離開時,聽她勉強說出的,“不要……走開……”


在齊寒亦眼裏,女人都是口是心非,一旦享受到男女歡愛一定會露出本性,主動承歡。可是單春每次的拒絕他看在眼裏,明眸中純淨的排斥,他不過隻是回避著。薄唇輕輕在她眉宇間一吻,故作溫柔道:“既然跟在本王身邊,何必就成了本王的人,以後定不會虧待你的。”


這一刻,單春顯然是沉淪在他的溫柔,霸道中,不等她回答,齊寒亦攬著她的身子,兩人坐起來,齊寒亦密密的吻一直停留在她的臉頰,眉眼,唇邊,不知不覺兩人的衣衫盡退去,銀白月光下,單春墨黑長發散在白皙的肌膚上,唯剩下肚兜時,期貨那一又攬著她睡下,壓在她身上,看著她被迷醉的害羞模樣。


正文 60 梓綺刺字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5-12 8:57:07 本章字數:3478


等到齊寒亦看夠了,等到她抓著被子的手心全都濕潤時,他才輕笑出聲,笑聲聽來是自發肺腑的真誠,重新躺倒旁邊,把她小心的摟進懷裏,拍著她的後背,像哄孩子睡覺一般,動作明顯有些生硬的難受。


八月十五夜,夜空上的盈/滿的月亮比平時不知大了多少,好似都可以看見清白色的月亮中淒美的嫦娥和玉兔在盡情的嬉戲。不到傍晚時分,單春在府上已經吃了好多的月餅,摸摸圓滾滾的肚子,她一抹嘴角,仰躺倒榻上,“姐姐,晚上我可以不去麽,最討厭每次去都站在那裏。”


蘇棉堅決的搖搖頭,在櫃子裏給她挑選著適合的衣裙,看著外麵夕陽西落,還有不到半個時辰,她隻好走過來把她拉起來,“快起來走走,不然一會到宮裏有你難受的。”


單春翻翻白眼,“我隻是一個妾侍,有王妃姐姐陪主子去就好了。好不容易塞了這麽多的月餅……”翻身過來抱住蘇棉的胳膊,討好道,“蘇棉姐姐就去跟王爺說我吃多了,好不好?這樣我就可以不用去了。”


蘇棉眸光一轉正好看見一襲黑衫的齊寒亦站在門口,她忙曲膝一拜:“見過王爺。”


“嗯,快去準備。”齊寒亦語氣不冷不熱,慢步走過來,盯著她呆住的背影,“撒謊也要找個讓本王信服的理由,如果不去,就罰你三日不準吃飯。”


等到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