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90


的孩子,隻是缺少了些狠心,要不然也不會管不住暖聽。


皇上這句話讓靜妃懸著心頓時落下來。而齊暖聽的心懸了起來,這個表哥最是聽話,定然不會同意自己的決定。


豈料,一直低著頭看不清情緒的鄭憂抬起頭來,俊秀的五官上淡淡的,“回皇上,兒臣亦同意和離。既然暖聽覺得兒臣不討她歡心,那也何必勉強在一起,兩三年的時間,如果磨合的來早就好了。”


齊暖聽聽到這樣的回答應該心裏覺得分外高興,不過她還是不由得看了一眼鄭憂。


“那好,既然雙方都想和離。朕便成全你們罷了。暖聽可要想好了。”皇上雖心中多有不願,但是皇兒的一輩子幸福終究是件大事,兩人都覺得不能在一起,那就算了,“那此事便定了,靜妃也不要太過於傷心,暖聽身為公主,在尋得一個好兒郎就是了。你們都下去吧。”麵容緩緩爬上了疲憊。


“謝父皇。”齊暖聽頓然一喜,挽著靜妃的胳膊便出去了,等她習慣的回過頭來看鄭憂是,隻見那道清瘦的身影已獨身離去,不過她的欣喜還是掩蓋住了心中的那份失落,笑嘻嘻的說著,“母妃,不要不開心嘛,女兒如今不是可以一直陪在母妃身邊麽。”


靜妃自鄭憂說完那幾句話後便一直斂眸沉思著,按理說無論如何鄭憂都不應該同意和離的,這是當初自己和哥哥商量好的婚事。如今鄭憂出乎意料的同意,要麽就是哥哥也同意了和離,要麽就是鄭憂是真的不想和暖聽過了。無論是哪個原因,都讓人憂心呐。


齊暖聽見靜妃沒說話,以為是真的生氣了,便搖搖她的胳膊:“母妃,你就原諒我最後一次,您也不願意看到女兒日日不開心,直到終老吧?”


靜妃回過神來,瞧著自己女兒一臉傲慢的笑容,就故意板起臉:“像你這樣,還有哪家公子敢要你。母妃我這幾天因為你皇兄的事情煩心,如今你也來搗亂。”語氣不由加重,“從即日起你就回公主府麵壁思過一個月,到時母妃會再給你選個駙馬的。嫁也得嫁,不嫁也也得嫁。”她平時就是太過慣著暖聽了。


“母妃……兒臣不要!”齊暖聽猛然抽回自己的手,見母妃臉色依舊嚴肅,她鼻子一酸,“你們都不疼我了……”扭身便朝著宮門方向跑去了。


靜妃心裏怎能不難受,深深歎一口氣,“斐月,你跟上去,護著暖聽安全。等她回到了公主府你再回來,知道麽?”把腰間的出宮牌交到斐月手裏。


“奴婢定然會護著公主安全。”


“等等,過來我在交代你幾句。”把斐月叫道身前,靜妃環視了一周附近,才吩咐道,“等把公主送回府中。你悄悄地回趟鄭府,就暖聽和離之事問問鄭大人的意思。切記不可讓人發現。你去吧。”如今她必須弄清楚大哥的意思,才能進行下一步,仰頭望了望蔚藍的天空,晴宛也是該出來了,“清月,你可打聽清楚了這次慶功宴在什麽哪天晚上?”


“回主子,奴婢聽乾清宮的宮女說,今日皇上身體略微不適,恐怕慶功宴要推遲個幾天,應該不出十天左右。”清月淨白的五官,漫步跟在靜妃的右後方。


“好,今晚你便去冷宮一趟。”


快要進入八月的都城,夜晚有些微涼。要偷閑的躺在院落裏的必須要蓋上一條薄毯,單春不喜歡麻煩便斷了在院中賞月色的心思,而是由蘇棉在窗台下擺上一張長踏,放茶案幾,單春歡喜躺下,舒服的展展懶腰。


“竟然沒有趕上初七的七夕節,該是很熱鬧的。”她也是一個懷春的女子,總是幻想著遇到喜歡的人,雖然如今身不由己,傻傻一笑,以後全身而退時總會如願的。


蘇棉見她臉上白皙中透著粉紅,就知道了她的心思,戳戳她的腦袋,嚴肅道:“你既然現在選擇了這個身份,就不能產生這些念頭。小心主子聽見,你又得受罰。”


單春才訕訕的吐吐舌頭,那可愛的模樣正好讓進來的齊寒亦瞧見,“單春你說了本王什麽壞話。從實說來。”薄薄月光下,齊寒亦身形削瘦挺拔,那張俊俏的五官比平時不知柔和了多少,今夜的一身裝扮分明是經過精心整理一番的。


蘇棉施禮後退到一邊,緊張的看著單春。單春一副冥思苦想的樣子,良久才聽她說道:“我說想偷偷出去玩,蘇棉姐姐便說了要是主子聽見了,定然又要受罰的話。”說的臉不紅心不跳,倒是這個理由極為符合她的性子。


“那還不趕快下來,再遲些街上便沒有好玩的了。”冷言冷語中有著不習慣的別扭霸道,齊寒亦薄唇也不再緊抿著,這幾日心情似乎很是不錯,看在在原地打轉轉不知要穿什麽的單春,他不耐煩的走過來直接拉著她的胳膊便往外走,“出去玩,又不是選秀女。”


跟在兩人身後的蘇棉聞言忙捂嘴輕笑著,如果這兩人能夠一直這樣下去,倒也不是一件壞事,王爺也因此而多了幾分溫柔,他們這些作屬下的也可以不用每天提心吊膽的。


出府後,齊寒亦直接帶著單春拐進了最繁華的正街上,街道兩邊的燈籠繁多,熱鬧的宛若白晝時街市,因為還在七月,所以七夕的餘熱還沒有過去。街道兩邊依舊是掛滿了表達心意的花燈,還有那女之間互送的各種玩意。


不僅如此,街上來往的人群中,也大多數是年輕男女相伴而行,每個人臉上是隱隱的幸福。大興王朝的民風較為開放,一些男女不知不覺拉到對方的手,雖然一開始皆是一陣臉紅,但那種牽手時感覺激起了最心底的情愫。


唯有齊寒亦和單春這一對,單春總是小嘴說個不停,看著哪出熱鬧便向那處湊去,齊寒亦則是冷著臉跟在身後勉強才回應一個字。有時甚至強拉過單春的胳膊,不讓她如願,又一次齊寒亦伸手抓住她的胳膊,不料衣袖輕柔,手掌直接拉住了她略微胖嘟嘟的手掌,兩人都是身體一麻。


單春扭過頭來,嘟著嘴:“既然出來玩,就要好好玩嘛,你要是再這樣對我,那……”下麵的話她不敢說出來,仔細瞧瞧他複雜的臉色,單春忙討好上前,“王爺,我錯了,別生氣哦。”


“本王還以為你有膽子說出那句話。”齊寒亦緊繃著側臉。


後麵的蘇棉暗暗咂舌,單春這明顯是屢次挑戰主子容忍的極限,真是令人冷汗亂冒。


單春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麽,便於他麵對麵站在人群之中,純淨的小臉閃過的表情表明她內心的忐忑,兩隻手放在小腹前絞著,突然她明眸一轉,身體直接撲進了齊寒亦的懷裏,“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讓其他兩人皆是不解。


剛剛反應過來的齊寒亦準備嫌棄的拉開她,可是目光觸及那道清眸事,他的手就自覺的抱住懷裏的人,勾出唇角的溫柔,輕聲安慰著,怪不得單春反應如此反常,原來是看見了他。


正文 58 成為過去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5-10 1:47:37 本章字數:3476


不遠處的齊寒城一襲錦白長衫,麵色如玉,本來向她走去的腳步硬生生的停了下來。幾天前在聽說單春成了齊寒亦的寵妾後,他第一感覺就是不相信,於是衝破理智,衝破心裏束縛就是想要問問她,心裏是否還有自己,他是真的後悔了,後悔把心裏的人狠心推走。


當看到那嬌小的身影撲進另一個男人的懷抱,他甚至有股衝動走上去質問一番,但是他卻無法走上去隻能愣在原地,兩人甜蜜的相擁,齊寒亦臉上難得的問頭,都深深刺痛了他的眼睛,甚至刺痛了心。


最終,齊寒城還是掩下眼底的傷痛,緩緩走上前去,開口的第一句竟然有些顫抖:“既然相遇了,我們便找個地方坐下來吧。”


齊寒亦沒有回答他,反而是拍拍單春的肩膀,好像是在示意讓她回答,單春抬起淚眸,看向齊寒城時少了往日的迷戀,多了幾分淡然,“明城王爺,也來逛夜市啊。”軟軟綿綿的聲音在夜裏尤為動聽,又見她扭回頭來,“王爺,是不是我哭了很久了。”語氣沒有絲毫的傷心,好像是還心情不錯。


齊寒亦抽出袖中的錦帕,動作輕柔的幫她把臉上的淚痕擦幹淨,那動作和當初齊寒城的如出一轍,“六弟問我們是否能找個地方坐下來。”


“不了,夜市我還沒有逛夠呢,多謝明城王爺的邀請。”單春淺淺一笑。


看著她笑顏如花而沒有往日那種對自己的依戀時,齊寒城心裏陡然一痛,過了好久才調整過來,精致的五官勉強泛出幾分笑容,不肯罷休的再問一次:“時間還早,我們兩三個月沒見了。”每個字都透著沉重的思念。


周圍的幾個人的目光都落到單春身上,讓她分外覺得不自在,主動握住齊寒亦的手,“王爺,可否讓我和明城王爺單獨說幾句話,就喝杯茶的功夫,好不好?”


黑眸閃過冷光,齊寒亦抽出自己的手,語氣不冷不熱,“嗯,記住本王喝茶的時間可是很快的。”帶著幾分玩笑,讓其他人不由感到輕鬆,但是單春知道他是在絕對嚴肅的警告自己。


齊寒城跟上單春走至一處街口,這裏隻有昏暗的燭光,齊寒城迫不及待的拉住她的手,準備要拉到自己懷裏,已解濃濃的相思之情,可是單春抿著唇,用力把自己的胳膊抽出來,“請明城王爺自重,我已是齊寒亦的寵妾,這樣受懲罰的是我。”


單春的確說到了重點上,讓齊寒亦不得不鬆開,苦笑一聲:“多想看你笑著在我麵前撒嬌,那純真的模樣仿佛深深印在腦中,又無法擁有。單春……如果說我想要你回來身邊,你還可以回來麽?”


她多麽想這番話是當初自己苦苦求他時的回應,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單春裝作漠然,搖搖頭,“以前春丫頭很是依戀寒城哥哥,那麽想一直陪在他身邊。可是自從春丫頭變成了單春,一切都被埋葬在了心底,那是一段值得珍惜的回憶。單春也不再是那個傻傻相信別人的小丫頭了,她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自私,有她要爭取的生活。”不著痕跡的深深吸一口氣,“還請明城王爺隻把我當做一個不知好歹的小丫頭,我們都把對方當做過去。”


“過去!?單春,你是被明亦王爺逼得,還是已經喜歡他。我不相信,不相信你這麽快就喜歡上一個冷漠無情的人,你不是最恨他的麽?”明城王爺如今已經完全沒有了平時的鎮定,連言語上都有些雜亂,他步步走近,“單春,丫頭,回到我身邊好不好?”


單春退至牆角,猛地收到一道寒光,她頓時退到空地上,朝著齊寒城盈盈一拜,“明城王爺還是好好待自己的王妃,單春就此謝過以前明城王爺給予的疼愛。”聽了這麽多她心裏已然隱隱微痛,不過想到自己以後的生活還是果斷的朝著街上返回去了。


還站在昏暗處的齊寒城回過神來,已不見了那道身影,隻見單春已經重新回到了齊寒亦身邊,這樣的落敗讓他心裏極為難受,憤憤的朝著冰冷牆麵就是一拳,連手上的痛都覺得和心裏的痛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麽。


人來人往的街道上,齊寒亦冷著臉走在前麵,單春低著頭跟在後麵,也沒有了剛才的玩鬧的興致,蘇棉有些擔心的想要說說話來緩解幾人之間的沉寂,可是想了半天不知道該說些什麽,俏麗的麵孔上反而比其他兩人還要糾結。


單春一直低著頭,沒有發現前麵驟然停下的齊寒亦,所以狠狠撞在了腦袋上,“痛死了……”抬眸見齊寒亦不佳的臉色,她忙一展笑顏,“王爺,怎麽了?”


“你是本王的人,以後不許和其他男人單獨說話,齊寒城也不允許,否則本王要你好看。”


“我不過是想要和明城王爺說清楚,非要讓我受懲罰麽。”單春小臉可憐兮兮的,聲音也弱了幾分,說完了小嘴還是別過一邊不停的嘀咕著什麽。


齊寒亦冷哼一聲,“本王說的是以後,沒有說現在。”看著身邊走過的人影就覺得分外討厭,本來今晚大好的心情因為剛才的事情給徹底攪壞了,“不逛了,回府。”悶悶的下了命令,其他兩人對視一眼,跟著往回走去。


時間平靜無瀾而過,進入八月後,皇上便下旨把明亦王爺的慶功宴定在八月十五,此次宴會依舊是交給皇後娘娘來辦。雖說還有十多天的時間,但是皇宮中一早就忙碌的準備著,為了讓這次宴會真正的熱鬧,又有團聚的氛圍,據說皇後娘娘可是用心良苦,特意邀請了許多人。


就在大家都為團圓夜做準備之時,從鄭府傳出來的一則消息,剛和三公主和離的鄭憂將在五月十二那日迎娶運城城主的女兒沈雁,皇後的外甥女,吏部尚書的外孫女。這個消息一經傳出宛若晴天霹靂震驚了皇宮內外,特別是還在宮中喝茶的靜妃,差點摔了茶杯燙傷自己,經過許久她才緩過神來,大哥的做法她怎麽是越來越搞不懂了。


那日斐月從鄭府回來後,竟然說鄭大人什麽話也沒有說。這讓靜妃極為憂心,以前大哥凡事有想法之時都會與自己商量,近來怎麽凡事都不跟自己打招呼。他們可是自小長到大的關係頗好的親兄妹,也就是她才剛剛想好下一步怎麽做,就傳來鄭憂要辦喜事的消息,頓時讓她吃不消呢。


“母妃!母妃……兒臣好委屈呐!”齊暖聽如風一般跑進來跪到靜妃身旁,“原來表哥心中早已有人,怪不的和離那日那般果斷。兒臣心裏不甘!”這幾日每每夜深人靜時在,自己獨自用膳時,都覺得分外孤獨,總是想起與表哥在一起的溫暖的感覺。


靜妃眉眼一瞪,狠心推開她的手,“不是讓你在府上麵壁思過一個月。自己做錯事情不知悔改如今要怨別人,我怎麽生了你這樣一個不爭氣的女兒。”本就這幾日心情煩躁,又聽她哭哭啼啼的樣子更加心煩不已,語氣也不由冷了幾分。


“母妃……”齊暖聽詫異的看著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