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76


等宮女,不想今日出了此事。碧妃目光一轉,看到紅英欲言又止的樣子,就直接問她,“紅英想說什麽就說。”


紅英看了一眼蓮貴嬪,蓮貴嬪忙笑笑,“這是興春/宮的事情,紅英定然是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姐姐還是坐到那邊的亭子上問話,我和她們就在這周圍逛逛。”


“讓妹妹笑話了。”碧妃歉意的笑笑,就聽從了蓮貴嬪的話,帶著自己宮裏的宮女進了八角亭裏,“現在可以說了。”


“主子,奴婢這幾日就覺得紅香有些不對勁。畢竟與她在一個屋子裏生活了十多年了,奴婢對她的生活習慣很清楚,可是近來她老是做些跟原來完全不一樣的動作,有時候又像是模仿原來的動作。奴婢想了想,才明白是不是紅香被人掉包了……”


“這事,你怎麽不早說。”碧妃麵色一沉,她們在宮中呆了這麽長時間最是了解宮中的用人手段,掉包換人雖不常見,但是不代表她不知道。


紅英立即跪下來,“奴婢,怕主子不相信,就想要尋得證據然後再與主子說的。”


碧妃才知道是自己有些急了,讓紅葉扶著紅英起來,沉思了片刻,才道:“今日就當是什麽事也沒有發生過,我們不要打草驚蛇要看著這個‘紅香’到底是要做什麽。你們暗地裏打聽紅香的去向。紅葉,你回去讓紅旭與城兒傳信,把這件事告訴他。”斂下沉重神色,起身麵色已恢複碧蓮般的清雅。


蓮貴嬪正看著池塘裏的純白色芙蓉,一轉頭就看到碧妃一臉淺笑而來,於是向她熱情的招手,“姐姐快過來看這裏的芙蓉,今年的芙蓉我覺得長得比往年的都要好看,就和當初我剛進宮時的一樣……”說著驟然止了音,她也是剛剛才記起那兩位已芙蓉為名的公主,拉住碧妃的胳膊,“姐姐,妹妹我隻是一時感慨。”


“無妨,且不能因為有人當做名字用,就不能不讓人再提起。”碧妃目光平靜的欣賞著清澈湖中朵朵芙蓉,麵容逐漸泛起柔和的笑意,眼中的焦點逐漸模糊,仿佛看到了當年與他第一次相遇的場景,也是這樣炎炎夏日的午後,清爽的禦花園內芙蓉花旁……感受到自己的袖擺一扯,迎上蓮貴嬪不解的眼神,她搖搖頭,“今日真的有些累了。”


“那我們就回去吧,改天再出來,反正這芙蓉也跑不了。”


西南邊境,兩國軍隊駐紮了十日之久,雙方都沒有任何動靜,似乎都是在等著什麽。大興王朝這邊,明亦王爺就整天帶著將士們練兵,空閑時讓將士們做些放鬆的活動。明隴王爺則是整日在軍營裏轉來轉去,表情是極為不耐煩,這天,他實在呆著太過無聊了,就獨自騎馬出了軍營返回了落水城。


直到晚飯時,都不見明隴王爺回來,一名侍衛就趕緊去稟告明亦王爺,明亦王爺正在帳篷裏用膳,聽後,隻是揮手讓他下去,侍衛一臉為難,“王爺,明隴王爺出去已經三個時辰了,如果出了什麽事,皇上定然會責怪下來。”


“啪”隻聽筷子一摔,“本王記得軍令是任何人不得擅自出營,明隴王爺自己違背了軍規,本王還沒有罰他。你就來責怪本王的不是。”


這裏明明是炎熱夏日,侍衛卻覺得此時寒冰漸漸襲來,呼吸一滯,隻好告退。侍衛剛剛走出,就看見不遠處有馬匹奔騰而來,還有男子的半醉笑聲,不過仔細一看就見明隴王爺身前還坐著一個嬌柔的女子。他做為屬下的也不能說什麽,隻好走至帳篷前。


帳篷裏,單春侍候著齊寒亦淨手,不久就聽見隔壁帳篷裏傳出的男女調笑聲,齊寒亦俊臉立即陰沉下來,隨後丟下錦帕,掀開帳篷,大步而去。單春提步上前跟上,出去就看見帳篷周圍的一些士兵神情皆有些緊張的。齊寒亦上前被帳篷外的侍衛攔住。


“讓開,別讓本王說第二次。”


兩名侍衛對視了一眼,攔著的那隻胳膊收不得,攔不得,都快舉得麻了。齊寒亦不著痕跡的用手揮開,進了帳篷裏,兩名侍衛也跟著進來,連忙單膝跪地,請罪道:“請王爺責罰。”


長榻上的明隴王爺衣襟散開,懷裏抱著的女子亦是衣衫不整,隱約可見裏麵的無限春光,明隴王爺見幾人站在那處,眼眸先是閃過不悅之色,隨後半眯著,一揮手:“本王爺無聊了這麽長時間,好不容易開葷一次,也要讓你們打擾。三弟,你又何嚐不是男人,應該理解我的。”


“單風,單伶,把明隴王爺拖出去,按五十軍棍處置。”齊寒亦根本不聽他的解釋。


明隴王爺身子不穩的站起來,“三弟,你身邊也有一兩個女人呢,憑什麽處置我。”剛才跪著的侍衛上來扶著他,明隴王爺逐漸向齊寒亦走去,“本王爺好歹也是個監軍,你沒有權利處置我。”


齊寒亦聞著迎麵而來的酒味,不由退後幾步,口氣依舊強硬:“本王身邊的女人是貼身侍女,不是隨便就帶回來了的風塵女子。且這軍營本王說了算,單風,本王沒那麽多時間等著。”一會袖袍,轉身冷冷出了帳篷。


單風和單伶上前來先是恭敬的抱拳,才把那兩名侍衛推開,把明隴王爺帶了出去,明隴王爺何時被人這樣強製過,把兩人揮開:“滾,本王爺憑什麽任由你們處置。”跌跌撞撞的回到榻前抱住滿眼驚慌的女子,胡亂的親著,單風知道自家主子的脾氣,二話不說上前點上明隴王爺的穴道,與單伶一起把他拉了出去。


夜色朦朧,火光印照的軍營裏,各位士兵也頓時沒有了睡意,紛紛上前來看著熱鬧。


由將士們圍成的圈子裏,齊寒亦渾身慵懶的坐在雕花紅木椅上,左腿搭在右腿上,深邃黑眸底帶著絲絲寒氣,俊臉上泛著冷硬,對麵的單風按著全身無力的明隴王爺,明隴王爺雙眼赤紅,棱角分明的五官上滿是怒氣。


“齊寒亦,你敢如此對我!本王爺是不想與你硬碰硬,你以為自己是大將軍就了不起麽,哼!你可不要忘了你遠離的都城,明亦王府早被人虎視眈眈,快放開我,今日之事就不與你計較。”


“動手。”齊寒亦冷喝吐出兩個字。


單伶拿起軍棍,朝著明隴王爺的後背毫不留情的打去,明隴王爺身體一個抖動,痛的眉頭緊鎖,五十軍棍在軍中算是夠嚴重的懲罰,一般的將士根本堅持不下來,堅持下來不是終身殘廢就是隻剩下幾口氣還勉強活著。一棍棍下去,隻聽著規律的撞擊聲,齊寒亦麵色沉靜緩緩喝著茶水。


明隴王爺後背的衣服很快就被浸上了血跡,他臉色發白,緊咬著牙關。那眼神似要把齊寒亦給吞進腹中。二十軍棍已過,周圍年輕的將士們紛紛睜大眼眸,吸著冷氣,他們刀君中國還沒見過這麽嚴重的懲罰。二十五個軍棍過後,明隴王爺身體驟然軟下去,躺在地上,昏迷之前右手指了指齊寒亦。


正文 37 顧家之後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20 8:48:46 本章字數:3513


單伶停下動作,問:“主子,還要繼續麽?”


“把他帶回帳篷裏,請軍醫瞧瞧。”眾人聞言便為明隴王爺感到一絲絲的慶幸時,聽到齊寒亦下麵的話就頓時覺得冷氣騰騰,“等他養好了,繼續處罰。”黑影很快消失在人群中,將士們閉口不言也回了自己的休息的地方。


回到帳篷裏,齊寒亦扣住單春的手腕,隻是一下又很快就放開,臉色稍霽。單春已經習慣他的奇怪動作,安靜的給他鋪好床鋪,等做好一切,隻身轉過屏風進了自己的小房間,坐到榻上卻是一臉的惆悵,煩躁的踢踢腳,翻身鑽進了被褥裏。


夜半時分,軍營裏隻剩下來回巡視的將士的腳步聲,齊寒亦躺在床上聽著屏風另一側漸深的呼吸聲,才伸手敲了敲床頭。帳篷立即鑽進一個人影,是單風。


“宮中傳來消息,靜妃已經開始動手,這次是挑撥雲貴妃和碧妃的關係,不過事情因為溪貴人有了緩和。單炎也剛剛傳來消息,當年顧家滅門後,顧家兒媳蕭如錦逃了出來,到了落水城尋到了自家姐姐,屬下覺得從蕭家入手或許是個辦法。最後一個消息是,昨日皇上在乾清宮用過晚膳後,突然吐血。當時隻有福安,韓怡柔和一名小太監在場。”單風按照輕重一一說來。


齊寒亦冷哼一聲:“如今靜妃拿到了春秋領,當然覺得勝券在握。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往下繼續出手了。蕭家……”略微停頓了一下,“蕭家,隻有從傾城那裏找辦法。你明日派人把傾城請過來,就說本王請他來小住幾日。”


“皇上吐血,可知道那個小太監是誰的人?”福安是皇上的人自是不必擔心。


“小太監是今年開春的時候皇上讓福安自己挑選的,這幾個月福安一直帶在身邊熟悉宮中的事務,隻是小太監很是圓滑,韓怡柔還沒有看出來是誰的人。”


“這事不宜拖太久。韓怡柔不行,我們便動用暗影來查。”齊寒亦的眼眸在黑夜中越發的明亮,宛若雄鷹銳利的目光盯著簡單屏風後因為睡得不安穩而翻身的身體,等著呼規律了,才又開口,“齊寒城近來可有什麽動作?”


單風見主子這麽小心翼翼的防身,不由有些好笑,不過他麵上不敢表現出來,“各城的商鋪勢力已經在向都城轉移。”


“嗯,就按剛才本王說的辦。下去吧。”


第二日午後,軍營的將士正想著要回帳篷裏小睡一會,就聽單伶將軍下令,立即收拾向南方行進三裏地,眾人也不管是什麽原因,聽從命令就好了,利索的收拾著東西,拔營先前壓進。十萬大軍黑壓壓的行至三裏初,離雲水斷崖也就隻有一裏地了,兩國邊境緊挨的山脈處,隨軍的幾名將士看到不遠處的高山,有些擔心,誰都知道把營落在低處是最不利的,定會遭到對方的埋伏或者是突襲。


明亦王爺不理他們,一一安排下去,單伶將軍不快不慢的安排著各處將士紮營落寨,被安排在半山腰的將士們不由向西南方向看去,就見闕星國的帳篷和將士們,有的將士想到如此之近,不由心裏畏懼的一顫,有的將士則是一臉興奮,迫不及待的躍躍欲試。


這個山脈處很是寬闊,兩邊的山體雜草叢生,各類樹木鬱鬱蔥蔥,午後,陽光打在綠葉上的水珠上,打出五彩光芒。單春閑著無聊拉著單雪爬上山去,坐在了樹下乘涼。


“單雪姐姐,你可有家人,沒有想過他們麽?”單春晃著兩條腿,目光盈盈。


單雪托著腮子,眨眨眼,“我六七歲時就是孤兒了,被王爺帶了回去。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家人。”言語中並沒有任何的失落或者是思念,反而是極為輕鬆的平靜,扭頭看向單春一臉愁容,便摸摸她的腦袋,“是不是想家了?”


單春搖搖頭,又是點點頭,那種掙紮的樣子還是第一次出現,“我也不知道。昨晚我偷聽到了王爺和單風的談話,還差點被發現。姐姐你也曉得主子把我留在身邊,是在利用我的家世,對麽?”手緊緊的抓著單雪的衣袖,“雖然他們沒有明說,但是我隱隱聽得出來。”


而單雪答非所問:“你竟然能夠在主子的眼皮底下裝睡,不被發現。你是怎麽做到的。”委屈的撇撇嘴,“有好幾次我想偷聽都被主子發現了。”


“單雪姐姐……”單春別過臉,她在說正事呢,單雪姐姐怎麽就扯開話題了。


“好了,好了。我們說正事,但是我對你的事真的是不了解,主子對我也沒有提過什麽,隻是偶然一次聽單風說過你是將軍之後,身上可能藏著兵權秘密,根據這句話判斷,你很有可能就是顧家之後。”單雪嘴裏噙著樹枝,語氣漫不經心。


單春聽來卻尤為震驚,顧家之後,她在他們身邊呆了這麽長時間已經對當年那個顧家一清二楚,可是阿婆和爺爺,他們從來都沒有說過。她也一直以為自己是個普通的姑娘,想著腦中突然閃過什麽,想要探清時胳膊一緊,她向單雪看去,“怎麽了?”


“單春,其實你可以讓主子不忍心利用你,唯一的辦法就是讓他對你產生男女之情,主子那個人雖然冷漠無情,但是用情的話定然會極其深待的。而且你每日都在她身邊,有這麽好的條件,隻要他對你有了情,你撒撒嬌,他便不忍心在傷害你。”


單雪說著兩眼發光,自顧自的沉醉這歪主意中,正想著被這小丫頭多誇幾句,可是好久不見動靜,她回過神來就見單春猛地搖頭,於是揪著單春的耳朵,吼了出來,“你以為我是在說笑麽?!”


單春清秀的五官一時怔住,扯扯嘴角:“單雪姐姐說的是。”


“我雖然說的不靠譜,但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兩人坐了大概半個時辰才下山,正好經過營門時,遇上一行人,看到為首的傾城公子一襲紅衣騎著黑馬向這邊而來,單春翻翻白眼裝作沒有看見。傾城公子是個眼尖的,伸長脖子就瞧見了那個清瘦身影,騎著馬向她而去,用鞭子另一頭戳戳單春,“丫頭,這麽長時間不見,你也不主動和本公子說說話。”


單春沒好氣的揮開他的鞭子,“沒什麽好說的。”


“哎喲,本公子說你這個丫頭怎麽膽子越發大了,如今連回答本公子的話都是一句敷衍了事。”歪著頭看她板著臉,好似發現了什麽新奇的東西,傾城公子一甩紅袍跳下馬去,湊到單春身邊,“遇到了什麽不開心的事情,還是被明亦王爺欺負了?”


“傾城公子,王爺有請。”單風恰時插話進來。


傾城公子那雙丹鳳眼微微一瞪,嘴角蠕動了半天,才忿忿然的跟著單風向帳篷走去,走了沒多遠忽地扭過頭來狠狠瞪了單春一眼,才得意的進了帳篷。看都不看座上之人,就大方的不請自坐,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起來,正要入口品嚐一番,隻覺苦意蔓延,忙張嘴吐了出來,仔細的擦擦嘴角。


“看什麽!還不快給本公子上茶。”看見站著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