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69


都被蒙在鼓裏呢。”


幾人說笑著進了房間,倒是沒有了上午那般沉悶。


綺公主在君亦苑門口鬧了半天也覺得累了,於是叉著腰不知道在想什麽。院內的單雨才從屋子裏出來,先是曲膝施禮:“側妃主子,王爺給您安排了院落,請您隨單雨來。”


綺公主見她語氣不卑不亢,柳眉一挑,“本公主竟然不和王爺住在一個院子,不行,本公主要見齊寒亦,他娶了本公主就管不了。你去把他叫來。”


“請側妃主子記著身份,進了明亦王府便要守著明亦王府的規矩。是你自己非要進府,沒有人逼著您,如果您不願意,可以自己走。沒有人說什麽。”單雨目光直視綺公主,毫無畏懼。


“你一個當奴婢的竟然教訓起本公主來了。”綺公主上前幾步伸出手一巴掌就要扇出去。


單雨麵色一冷,迅速抓住她的手腕把她用力甩出去,“側妃主子依舊如此,單雨便請人把您送出去,以後要想進來可沒有今日這般容易了。”說完向兩旁的侍衛看去,侍衛拔出刀劍。


綺公主深吸一口氣,“好,你帶本公主去自己的院落。”都使出刀劍來了,她再不服軟一些就壞了自己的計劃,不過是一個奴婢,以後總會收拾一頓的。


三日後,明城王府傳出消息將會在三月二十二日迎娶錦欣小姐為正王妃。在同一時間,皇上終於下旨同意暖彤公主遠嫁闕星國,把大喜的日子定在三月二十六這日,也是闕星國夏皇回國的時間。


而除了這兩宗喜事之外,明亦王府自從側妃入府後,便打破了府上長久以來嚴肅的氣氛,不過側妃鬧歸鬧,也翻不起大浪。側妃進府第五日才知道她剛進府的第二日,明亦王爺似乎就消失了,連帶著身邊的人也不在了。後來由茶館中傳出明亦王爺為了躲避綺公主,特意在卿月閣包下了卿穎姑娘一個月,眾人才暗暗明白了。


身為正主側妃的哥哥夏皇聽到後自然是不樂意了,於是親自來拜訪明亦王爺,在府上硬是坐了一個時辰,最終都沒有見到明亦王爺的影子。隻有幾名婢女冷清的招待,隻好憤然離去。出了府門又覺得麵子上過不去,便朝著都城最熱鬧的青樓卿月閣去了。


此時正是酉時左右,臨近天黑之時,卿月閣門前的人進進出出,好不熱鬧。夏皇並沒有多少人認識,閣中的姑娘也隻當是個貴家的公子初次而來,夏皇先是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閣中的各處,羽扇一合,直言道:“在下要見卿穎姑娘。”


遙姑姑識得人多,對這位公子渾身散發出的貴氣頓時了然入心,滿臉堆著笑上前招呼著:“這位公子,真是不好意思。卿穎姑娘這幾日都在侍候著明亦王爺,公子還是換個姑娘,紋月姑娘也是個貼心的。”


“是麽,可是在下偏要見這卿穎姑娘,怎麽辦?”


遙姑姑站在原地心思微轉,準備開口,樓梯口處下來的女子便走了過來,盈盈一笑:“公子莫要為難遙姑姑,與奴家上來便是。”後側身一步,作出請式,“公子,請。”


夏皇的目光從兩人臉龐掠過,嘴角一沉,先一步上了樓,紋月跟在身後,指引著三人上了四樓,進了自己的房間。夏皇原以為她便是卿穎姑娘,見屋內無人後厲色頓現,“你是哪位姑娘,竟敢欺騙本公子。”


紋月依舊一臉淡笑,“公子稍安勿躁,卿穎姑娘的房間就在隔壁,明亦王爺亦在裏麵。公子何不就暫且呆在奴家屋子裏喝喝茶。如果明亦王爺閑了,奴家自會立即告訴公子的。”說著自顧自的斟茶,片刻一股淡淡的茶香飄來,“公子站著不累麽。”


夏皇隻好坐下來,語氣肯定,“卿月閣是明亦王爺手下的吧。”


“公子真是心思細,僅是初次來就能夠猜出卿月閣背後的老板。”坦然承認,一點後不隱瞞,紋月給他倒好茶便出去了,須臾,再回來時臉上明顯帶著愉悅,“公子好運氣,王爺在隔壁等您呢。”語氣微頓,“隻是可惜了奴家的一杯好茶。”


“本公子喝了便是。”西黃也不顧是否滾燙便一口飲下,放下茶杯後還回味的抿了抿唇角,走至門口突然轉過身來,“本公子有空定然過來找紋月姑娘。”


紋月並沒有應下,隻是曲膝施了施禮。


夏皇收起輕鬆的神情由人請進了隔壁的房間。房間內似有若無的飄著一股花香,簡單的擺設著幾樣物什,蝶戲牡丹半透明的屏風外放著靜靜的一把古箏,透過屏風輕紗垂落,再往裏看去就見一男一女身體纏在一起,似是難解難分,還傳出幾聲調笑聲。


夏皇立即手握拳頭,捂著嘴輕咳了一聲。


輕紗後的男女的分開,隻聽男子沙啞低沉的說道:“這幾日有些累了,快去躺著。談完事情再回來,你且等著。”隨後一陣穿衣服的娑娑聲,“單春,請夏皇坐下,倒茶。”


“是,主子。”輕紗被掀起,走出來一位清秀可人的婢女,婢女走來腳步帶著幾分輕動,“公子請坐。”後獨身走到茶具旁,斟茶的手法與剛才紋月的一點都不一樣,但看起來也是異常熟練。


當婢女給夏皇上完茶,給另一空位上放好後。明亦王爺已出了輕紗幔帳,隻見他硬冷的五官此時卻顯得分外的疲憊,腳步都不似以往那般沉穩,反而帶著幾分輕浮,甩袍而坐,先品了一口茶,“不知夏皇有何事,專門找到這來。”


夏皇可是聽人說這個王爺性情冷漠,做事謀慮深遠,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都不一定對付的了,所以他挺直腰背,“王爺丟下府上的側妃不知是何意?”


“本王的家事似乎夏皇還管不著吧。”


“王爺不要忘了,綺公主是闕星國的至尊公主。王爺如果不能善待,那本皇照樣可以把要娶的公主丟之棄之。”自始至終明亦王爺對於聯姻之事都毫不在意,而且當日宴會上暖彤公主表現過於異常,他不得不懷疑這是被人專門舍下的局,而明亦王爺便是第一個可以懷疑的對象。


明亦王爺不怒反笑,而後語鋒一轉,“夏皇不覺得你跟本王談這些毫無意義麽。綺公主自願嫁到了明亦王府便是明亦王府的人,要守著本王的規矩。你對大興王朝的公主如何也不管本王的事,那隻是一個貪圖富貴的皇妹而已。”說完已起身,袖袍收起,“夏皇沒事還是不要來這種地方,如果出了什麽事本王可是賠不起。”


正文 27 撤去兵權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10 8:49:26 本章字數:3491


齊寒亦快步走至屏風後,“單春,送客。”


夏皇目光一凜,森冷的目光盯著齊寒亦越來越模糊的身影,卻似乎怎麽也看不透,難道他就沒有一點可在乎的人,今日來本想是給他一個下馬威,沒想到自己反而落了下風。


“夏皇,您請。”一道清亮的女聲打破了夏皇的沉思。


夏皇不由向單春看去,見她低眉順眼,又想起那人與自己說過的話,長臂一伸,已把單春整個人拉了過來,一手掐住她細嫩的脖子,“明亦王爺,聽說這是你的貼身丫鬟,想必對你很是重要,如果本皇一不小心手用力,她的脖子立即便被捏碎。你覺得如何?”


單春背靠著夏皇的身體,隻覺得喉嚨難受,說不出話來。


賬簾後男子的身影果然停下來,繼而轉身,鋒銳幽冷的目光看來,讓夏皇不由多了幾分得意。可是接下來的短短時間,他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見麵前的一道身影閃過,手指一麻,身前的女子已經不見了。夏皇再去運力時,全身氣息逆流上來的都是麻麻的感覺。


“夏皇敢帶人闖進本王的地方,本王就不會任由別人威脅。”


夏皇不甘的向自己的侍衛看去,隻見他們亦是身體發軟,身子都險些站不住。他才意識到剛才自己喝的茶和剛進這屋子時的香氣,無意中就中了軟筋散,真是大意了。他也不敢再多留,氣勢不減,“明亦王爺,後會有期。”便帶著自己的人奪門而出。


屋內,單春快步行至窗前把窗戶打開,扇了扇自己發燙的臉頰,剛才的屋內過於悶熱,她實在受不了這種不透氣的感覺。屋內的香氣也漸漸散了。


卿穎披著若隱若無的輕紗,露著香肩,把層層的幔帳勾起來,等做完這些回到床邊坐下,“王爺,其實今日還不如不見他呢,見了反而會得罪,不見他,他也猜不出來王爺的心思。難道他還敢在都城上撒野不成。”柔弱的手指輕輕幫著齊寒亦按著肩膀。


“夏皇今日不過是第一次正式見本王,才顯得狼狽了些。如果是第二次見他對於本王的性子有了稍稍的了解,定然會提前想好周全之策,亦不會如此輕易就走。本王不想與他過多的周旋,僅一次讓他對本王恨之入骨就夠了,下次再見麵時就是敵我誓不兩立。”齊寒亦懶散的躺著,享受著身體上的溫柔,目光掠過卿穎無意中放在桌上的紅帕,便想起了傾城公子,


“傾城最近幾個月在做什麽,怎的不見他過來都城。”


“前幾日回來的嬌心說,傾城公子好像是失蹤了一般,自那次來都城再回到落水城後就消失了身影,傾城公子府上的大門成日緊閉著,裏麵也聽不到有任何的動靜,就像是傾城突然出了遠門,不知所蹤。”卿穎聲音嬌柔,說話時有聲有色,煞是好聽。


“是麽。”淡淡的應了一聲,齊寒亦歪過頭枕好鴛鴦枕不吭聲了。


夏皇來過後的第二日,宮中便下旨。聖旨由福安直接拿著傳到了卿月閣,正值上午閣內的人並不多。聖旨上隻短短的寫了一行字,就是讓明亦王爺即可進宮,麵見皇上。其中的意味不難猜測,明亦王爺恭敬的接下,片刻換了身衣服隨著福安進了皇宮。


皇上這幾日歇在了怡春/宮,靜妃宮裏。白日裏也常常呆在怡春/宮,於是福安直接帶著明亦王爺來了這裏,兩人剛踏進院內,就聽見殿內皇上與靜妃,還有幾人的笑聲,似乎很是愉悅。


明亦王爺不顧幾人的談笑聲,直截了當的上前拱手,“兒臣參見父皇。”


皇上的笑聲陡然被打斷,略有些不悅,“坐下。”稍稍停頓了一下,才又道,“老三來怡春/宮的次數應該是屈指可數。是不是朕不下旨,你連皇宮都不想來了?!”說到最後語氣明顯加重,還不滿的拍了一下桌子,發出重重的聲響把下麵坐著的人都嚇了一跳。


旁邊的靜妃學著皇後的動作,握住皇上的手,“皇上,明亦王爺不過是在府上忙著,您何必動怒呢。”


這一句話沒有把皇上的怒氣壓下去,反而是掀起了皇上心底的暴怒,“在府上忙著!朕怎麽聽說明亦王爺日日留下卿月閣,正妃懷胎六個月放任不管,側妃綺公主亦是,你這個作王爺的是準備把卿月閣當王府麽?!”濃眉一挑,威嚴的五官透出濃重的戾氣,隻要這個兒子不作出什麽出格的事情,他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涉及到兩國的安穩,他不得不管束一下。


“父皇如今是要因為一個外人責怪兒臣,兒臣無話可說。”齊寒亦一臉冷硬,語氣毫無感情,深邃黑眸隻是淡淡的看著某處。


身後的單春確實手心滲出了冷汗,前兩次他都沒有怎麽注意到這個皇上,這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觸,皇上又是怒氣橫生的模樣,她不由的小腿發顫,要不是前麵坐著的人擋著,她早就站不出了。


齊寒亦的兩句話直接點出了,是夏皇昨日找皇上,才致使皇上對他如此態度。皇上豈不知他的性子,可是當著這麽多人的麵他一點麵子也不留給自己,,手掌又是狠狠一拍,“混賬,你便是如此和朕說話的麽?!看來是朕平時太過縱容你了,以為自己很了不起,是不是?福安。”


“皇上,奴才在。”福安聲音平穩,躬著身子。


“擬旨。明亦王爺以下犯上,不顧大興王朝和闕星國的長期安好,朕決定撤去明亦王爺手上十五萬兵權,虎符立即交出。明亦王爺此後半年在府上麵壁思過,如要出府需要派人來宮中請旨。”一段話已把明亦王爺手上的所有勢力全部撤出,皇上明顯是下了狠心在告誡,如今這個皇帝還是他,做兒子的做臣子的都翻不出他的手掌心。


靜妃秀麗的五官泛出詫異,伸出手想要重新握住皇上的手,“皇上,那明亦王爺豈不成了閑散王爺……”


“此事朕已決定。你退下吧。”皇上明顯不耐煩的打斷靜妃的話,揮手讓明亦王爺離開。


隻見明亦王爺起身再次拱拳,“兒臣,謝過父皇。”一字一頓聽不出喜怒,毫無波瀾,臉色一直維持著原本的冷硬,說完後便大步而出。


出了怡春/宮,單春小跑著上前拉住他的衣袖,“主子,就不能為自己辯解幾句麽,任由皇上生氣奪掉你手中的兵權,難道您多說幾句……”忙卷回舌頭,“多說幾句話不過是浪費一些口水。”


齊寒亦不怒反而彎了彎嘴角,黑眸閃過冷光,“皇上早就決定收回兵權,如今不過正好尋到借口。本王再多費些口水不過是把自己的處境不斷推向懸崖。倒不如做個閑散王爺。”不滿的把她的手拂開,“皇上以為本王與闕星國之間有勾結,本王是為了避嫌才故意如此。你以後要學著遠慮,而不是憂近。”難道把語氣放輕,最後一句甚至有些點像齊寒城的口氣。


單春不過是恍惚了一陣便回過神來,一臉怨氣的撅著嘴,“那靜妃也是的,故意火上澆油。”


“本王的兵馬其實那麽容易就被他們奪走的。”齊寒亦霸道不失孩子氣的聲音。


明亦王府很快就得到了宮裏的消息,這可是皇上第一次這麽重的懲罰明亦王爺,眾人便開始小心翼翼的,生怕王爺回來對他們出氣。可是明亦王爺進府後表現的和往常沒有什麽區別。


唯一表現出興奮的便是側妃,夏梓綺,她帶著自己院裏的一行人匆匆到君亦苑門口,等著明亦王爺,瞧著陣勢似要是搶親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