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68


,昨晚唇上的熟悉趕緊又出現了。


齊寒亦俯身含著她的唇,輕輕的輾轉著,兩隻手摩挲著她的白淨的臉頰,呼吸平穩,相反的單春就呼吸急促,手掌心冒出了冷汗。


“王爺……王爺,等等……錦欣隻是想問一下王爺為何突然答應。”不遠處傳來女子的尋問聲,不過女聲驟然停下。


齊寒城獨身走過時便看到那處場景,齊寒亦吻著她,雖看不清兩人的表情,但是她並沒有做出任何反抗,錦欣跟上來也看到,忙捂著嘴一臉驚訝。轉過身向身邊的人看去,隻見他麵帶複雜,眉頭緊蹙著,許久才聽他說道:“是……為了忘了別人。”說完,提步匆匆離去。


錦欣聽到答案一時愣在原地,沒有想象中的欣喜,反而是刺心的疼痛,等她再抬眸看去時,都不見了身影,雕石旁黑乎乎的一片,似是從來就沒有發生過剛才那一幕。


正文 25 單春中毒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8 8:48:18 本章字數:3426


宮門外,明亦王爺馬車裏,單春靜靜的聽著木輪的滾動聲,不自覺的摸了摸嘴唇,又看了一眼閉目的齊寒亦,努了努嘴不知道該不該說話。連續兩次的吻都讓她心慌意亂,不知所措,自己又不討厭反而覺得很喜歡很好奇,想到這些她忙拍了拍腦門,懊惱的喘了一口粗氣。


“做什麽。”齊寒亦把她那些表情都看在眼裏,嘴角勾出嘲諷,剛才他對她的那些溫柔不過是做給齊寒城看得,結果很令他滿意,眼底閃過一絲冷光,“怎麽不說話。”


單春扭扭身子,瞪了他一眼,便不再看他也不說話,撅起的小嘴都可以掛起東西,一個黑影而來,她忙低下身窩到角落裏,“奴婢沒有想說的,主子饒了奴婢吧。”她早就形成了習慣,抵觸他用武力逼迫自己。


齊寒亦收回手掌,看她撅著屁股捂著腦袋的模樣,自己有那麽可怕麽,嚇得她窩在角落裏,就這樣看著她,看她什麽自己難受了坐起來,隻是馬車都停了,她還窩在那裏,沒好氣的戳了戳她的身子,“下車,到了。”結果單春沒反應。


齊寒亦隻以為是她故意使小性子,一把拽起她來,就見她臉色發青,雙眼緊閉,嘴唇微微發紫,可見是中毒了,立即掀開車簾,“單風,去把清連請到君亦苑。”想也不想就抱起她,跳下馬車直直往君亦苑而去。


身後的單雨從來沒有見過主子如此緊張過,不過一想到單春的身份,就有些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憐惜,先齊寒亦一步,推開單春的房門,把床鋪上鋪好,蘇棉瞧見急忙過來,“發生了什麽事?”


“你去打些熱水,單春中毒了。”


隨後進來的齊寒亦把單春放下,揮手讓清連過來把脈,清連麵色沉靜,不過一會就變了臉色,輕聲道:“她這一年是否經常嗜睡?”


齊寒亦想起她幾次貪睡的模樣,便肯定道:“是。”


清連把單春的胳膊放到被子裏,自己起身搖搖頭,“她身上的噬心丹已經兩三年了,一直藏在身體裏,所以經常出現嗜睡的症狀,今晚她又中了奪命散,兩者相撞,變成了如今昏迷不醒的樣子。”


蘇棉聞言立即驚退一步,“奪命散,那豈不是……一個時辰便沒命了麽。”


“是,且解藥必須要找到下毒之人。不過幸好她身上有噬心丹,兩者暫時壓製住了。目前沒有生命之憂。”清連語氣沒有半點輕鬆,反而更加沉重。


屋內的人都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齊寒亦抓住清連的胳膊,再次問道:“你說她的噬心丹已經兩三年了?”


清連無聲的點點頭。其他人也都知道這種毒藥的後果,可見下毒之人有多狠心。噬心丹是一種無解的慢性毒藥,侵入身體融入血液,五年內隻會出現經常昏睡的症狀,五年後雙目失明,雙腿不能行走,漸漸的便會全身無力,躺在床上等待死亡。


“沒有任何辦法了麽?”齊寒亦越想臉色越陰冷,垂在袖中的雙拳緊急握著,渾身散發出濃濃的戾氣。


“有,孤水曜手上有一顆由天山雪蓮煉製的護心丹。隻有它可以壓製噬心丹的毒性,不過隻是可以延緩二十年,二十年時間一過,毒性繼續入侵。除非能夠一直有護心丹。”


“那豈不是每二十就要一顆,可是天山雪蓮每五十年才有可能綻放一朵。”蘇棉臉上憂色更神,又向床上的人看去,“那怎麽能夠讓她醒過來,這樣昏迷著也不是個辦法,遲早……”


“隻要她保住十年的命便夠了,以後她就沒有用了。”齊寒亦突然出聲打斷蘇棉的話。


清連自認為是心冷之人,可是聽到這句話還是不由一怔,明亦王爺果然心冷如石,沒有利用價值的就可以狠心拋棄。他坐下來,拿出紙張,“我開一個方子,明日一早就可以醒來。”


等到齊寒亦和清連一起出去後,蘇棉拿著方子猶豫了片刻,後拉過單雨來,“清連公子從來不給女子看病,這方子……可信麽?”當初在寒君府,齊寒城百般勸說都沒有讓清連破了自己的規矩。


單雨安慰的拍拍她的手,“既然主子都讓他來診脈了,定然就是可信的。你也是一時急糊塗了,主子做事你還不放心。快去熬藥,我給你看著點。”蘇棉才放心出去了。


第二日清晨,單春果然一早便醒了,坐起身子就見蘇棉趴在自己床邊睡著了,便自言自語道:“我這是怎麽了,昨晚……怎麽記不得了。”推推蘇棉,“姐姐,你怎麽睡在這裏?”


蘇棉翻然轉醒,壓下心頭的愁緒,嫣然一笑:“許是昨晚太累了。不想就這裏睡著了。”仔細瞧瞧她的麵容,“今早你倒是起的挺早,身體可有什麽不適?”


“沒有啊,就是身體有些累。”單春伸展伸展了胳膊腿,翻身下了床。


兩人簡單的用了早飯,單春便去齊寒亦房間了,走了一半路聽見書房有動靜,又返身進了書房。就見齊寒亦坐在書桌後不知忙著什麽,聽見她進來也不說話。單春望了一圈沒有要收拾的地方又出去了,再回來時手裏拿著幾支粉紅色半開的月季,眼轉一轉尋到一處花瓶,就直接把月季插了進去,且花瓶上又是鳥又是花的正好配上。


齊寒亦正好思考著事情轉眸過來,瞧見她站的那處,嘴角一抽,“誰讓你把花插那裏的?!”


“放在這裏麵多好看呐。屋裏看著冷冷清清的。”單春又覺得放在這裏太過陰暗,於是拿起花瓶放到了窗台上,暖陽印照,鮮豔嬌嫩的花朵煞是好看。還得意的扭回頭來向他炫耀著,“好看麽。”見他短暫的停頓,“算了,不問你。”搓了搓手走開些,沿著屋子轉了一圈在書架前停下,饒有興趣的翻起書來。


齊寒亦才收回目光,渾然忘了剛才自己想的事情。


房間內一時轉入安靜,暗黑色的地麵上暖暖光圈越來越大,探到單春的腳下便靜止了。而從窗戶打進來的暖光全部籠罩在齊寒亦身上,黑色錦衫上的金絲閃閃發光,可以清楚看到繡紋的精致,就連桌上的物什也像是鍍上了一層金光,顯得暖意融融。再向窗口望去,那幾支粉紅色的月季悄然綻放,花瓣迎著陽光垂下,似在嬌羞。


這樣寧靜的時光到了快午時才被打破。單春踏足進來,“主子,孤水曜來了。”


齊寒亦才合上看了一上午的書,見單春跟來,“你呆在這裏。”便獨自與單雨出了君亦苑,“單雨,可知當年單春在寒君府的時候,與孤水曜見過幾次。”直到昨晚他才明白孤水曜一開始就知道單春的身份,不然也不會在一個無辜的人身上下毒。


“僅僅四次而已。而且有三次中兩次主子都在場,另外那一次聽蘇棉說兩人應該是孤水曜帶著清連去見齊寒城的那次,單春應該和孤水曜沒有接觸過。”


齊寒亦想著僅有的那三次,他都在場不可能不發現,第一次是兩人初見時,第二次……就是第二次了,是在清幽閣,怪不得孤水曜從見單春第一次起就故意對她產生敵意,三番兩次想要把單春帶回自己府中。


走進前院,齊寒亦立即收起思緒,坐到自己位置上。


孤水曜一襲大紅色的柔絹曳地長裙,見他進來,輕笑出聲:“明亦王爺不愧是久經沙場的大將軍,遇事不慌不忙,冷靜如斯。”那姣好的麵容一顰一笑之間盡帶媚意,纖細手指拂過紅木倚扶手,“我向來都是明人不說暗話,王爺如果還想要那丫頭的活命,就快些交出春秋令。”


“不過是一個無用的丫頭,得到本王的幾分寵愛,也值得你花這麽大的心思。”齊寒亦眯著黑眸,一臉冷硬,“如果孤城主是來說此事,那便請回吧,本王沒那麽多時間。”


孤水曜已經習慣了他這樣,擺弄著自己的衣袖,輕輕道:“別人不知道她的身份,我可知道。要不然我非要那春秋令何用。如今你竟占兩個,我當然不甘。”一甩自己的大紅錦袍,語氣堅定,“一物換一命,明亦王爺應該覺得這筆買賣穩賺不虧。”


齊寒亦聽到此處,突然爽朗笑出聲,這笑聲卻直直讓孤水曜慎重起來,隻聽他說道:“孤城主莫不是忘了。本王手下有十五萬的將士,比之靜妃來說占了不知道多少優勢。如果本王遺棄這個棋子,本王得不到也無所謂。但是對於你來說兵將至關重要。如此看來,本王還不如丟掉她,反正與本王無利害。”


“你……”又一次孤水曜被他氣得站了起來,想要搶回主動權,可是偏偏他就占著最主動的優勢,抓住了自己的弱點,於是想來想去,硬是找不回來她剛來時的滿滿信心,還是她過於低估這個男人了。


就在孤水曜猶豫間,大廳又進來一個人,綺公主。綺公主今日亦是一襲大紅衫,款款而來,一臉的精致新娘妝容,看見孤水曜冷哼了一聲,自己大方坐下,便仔細瞧著自己的手指,漫不經心的說道:“今日真是掃興,本公主著一身嫁衣而來,門口沒有迎接的也就罷了,還偏偏遇上了一個滿頭插著朱釵的紅母雞。”話鋒一柔,盡顯撒嬌,“王爺,快把這老女人趕出去,妾身看著腦袋就暈。”


齊寒亦誰都不理,起身便要走。


“明亦王爺,你當真是不同意我的條件麽,要眼睜睜的看著那丫頭消香玉碎。”孤水曜也顧不得管什麽綺公主,氣急敗壞的吼出聲,把最後一點希望放在那丫頭身上,她可是清楚記得齊寒城對她的寵愛。


齊寒亦頭也沒有回繼續向前走去,身影消失那處。


正文 26 至尊公主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9 8:47:59 本章字數:3478


孤水曜惡氣無處可發,就轉過身來指著綺公主罵道:“不過是一個遭人踐踏的公主,不知睡過了多少小倌。如今來當側妃,本城主就看著你怎麽在明亦王府離撒嬌。敢說本城主是隻老母雞,你連一直畜生都不如!”已經完全沒有了先前那般嬌媚的模樣,反倒成了一個罵街的潑婦。


“哎,總比孤城主如今都沒有人要的強,人最可怕的事就是孤獨終老,等死了都沒有人給你上墳。”綺公主平心靜氣的看著麵前的紅影,對她的諷刺之言一點都不在意,而後覺得無趣就提起自己的繡花裙擺,扭著腰身,甩著紅帕朝著剛才齊寒亦消失的地方去了。


孤水曜死咬牙關,準備追上去,側殿立即出現四名侍衛攔住她,她摸了摸腰間的軟劍,又想了一下還是算了,媚眼瞪了瞪憤然而去。


而後院的綺公主這時也被幾名侍衛攔在君亦苑外,她沒有像孤水曜那般離去,而是站在門口死活賴著不肯走,不止如此,還不停地朝著裏麵叫喊著,站在書房門口的單春愣愣的看著這個毫無女子矜持的公主,才記得這是昨晚王爺剛得到的側妃,看著那紅衣一直在那站著,她不知為什麽心情特好。


其實齊寒亦方才並沒有回君亦苑,拐進了鵑秀園。鵑秀園一早便聽說王爺娶了綺公主當作側妃,所以一圓子的人都有些悶悶的。齊寒亦進去後,就見雲若蘭歪著頭睡在榻上,含雪看見有些手足無措,齊寒亦搖搖頭示意她不要動,自己坐到旁邊,看著滿園的杜鵑花。


齊寒亦在這裏坐了半的時辰才離開,走了不多久。雲若蘭便醒了,不經意的目光落到旁邊的軟榻上,見有人坐過,便詫異道:“王爺來過?”含雪點點頭,雲若蘭立即暗惱的坐起來,“那你怎麽不叫醒我。”


“主子放心。是王爺不讓含雪叫的。定然是不想打擾您睡覺。”半雪端著熱粥過來。


雲若蘭低下頭臉頰紅了紅,“那也很失禮呢,以後再也不敢在外麵睡了。讓外人瞧見多不好。”扶著腰小心的端過熱粥喝下,喝完後起身,含雪忙上前扶著,雲若蘭揮揮手,“咱們也出去轉轉,這麽好的天氣。”


主仆三人走到園門口,單雙正好匆匆趕來,恭敬施禮道:“綺公主剛剛來,在君亦苑門口鬧著呢,王爺說王妃還是呆在園子裏,別不小心磕著碰著,等到侍衛把那個綺公主收拾了,王爺再出來也不遲。”


雲若蘭聽著她的話不由笑出聲:“單雙真是個有趣的。好了,咱們還是回屋子吧。”


“既然王妃誇了單雙,那單雙便留下來說些有趣的事情,逗王妃開心。”單雙眉眼笑開,親近可人,“半雪姐姐今日怎的起色越發好了,是不是偷偷與單伶說了話。心裏正蜜著呢。”儼然一副和她們都很熟的樣子。


半雪不自然的低下頭,捶了捶單雙的後背,“單雙就隻會那奴婢開玩笑。”


“這事我怎麽不知道。半雪的小心思竟然連我也瞞著,含雪,你可是知道的?”雲若蘭故意板起臉,嚴肅的問著含雪。


含雪忙擺擺手,“奴婢也不知道呢,半雪姐姐真是藏著深。奴婢與她一個屋子都不曉得。還是單雙姐姐眼尖,瞧見了。要不然我們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