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51


了,無措的她隻能自責的跪在了含雪身旁。


“姐姐……”蕭雨珍驚呼出聲。


“含雪,我求你放開千曼,好不好,我求你了……”雲若蘭已經哭出聲來,手抓緊含雪的雙腿,以免她犯更嚴重的錯誤。


被抓著的千曼一臉冷笑看著兩人,含雪瞧見立即放開她,順便甩了千曼一巴掌,準備扭身扶起自家主子,豈料千曼身子一歪,纖纖細手抓住含雪,而後便是“嘭”的一聲,含雪壓著千曼倒在了地上。


“千主子……”


“妹妹……啊,出血了……”


一時間八角亭裏混亂不堪,有些看戲的人早就離著老遠,這個時候千曼的婢女上前推開含雪,叫著已經昏迷的千曼,含雪呆呆的看著青石板上刺眼的紅色,雲若蘭亦是跪坐在地上手指按在冰冷的青石板上,腦袋發昏。


管理內宅的單竹第一時間趕到後迅速讓婢女抬著千曼回了屋子,那裏已有大夫等著診脈,而後把其他人都叫到了王妃的院落,一一尋問了一遍後讓眾人先散了去。自己又到了後院千曼的房間尋問了情況,大夫說孩子是已經保不住了,大人也要好好休養。


書房內,齊寒亦聽到此事臉色淡淡的沒有任何表情,隻是吩咐單竹把門外站了半個時辰的春丫頭叫進來,春丫頭臉色灰白,身上依舊濕濕的,嘴唇凍得發顫,齊寒亦走近,挑起她的下巴,“可記住了。”


春丫頭明眸半斂著,硬是不看他,“記……住了。”


齊寒亦才放開她,蹙著眉頭看著她一身的狼狽,“以後要再敢哭鬧,不好好侍候本王,就給本王搬到後院的黑屋裏。單竹帶她去換身衣服,換好了過來服侍本王。”


“那剛才的事……”


“今晚本王會留宿王妃房裏。”說完便返身回了書桌後。


單竹才帶著春丫頭出去,進了春丫頭住的房間,蘇棉正在屋子裏縫補,瞧見春丫頭這樣忙問道:“這是怎麽了,怎麽弄得一身濕。”


單竹搖搖頭進內室拿衣服去了。再出來時就聽見春丫頭委屈的,斷斷續續的說著:“壞人……王爺非要讓丫頭侍候他穿衣,丫頭連自己衣服都穿不好,哪會給他穿呢……蘇棉姐姐,寒城哥哥……他從來沒有讓丫頭給他穿過衣服……丫頭不想便站在門口不想理他,王爺就把那盆熱水潑在了丫頭身上……”


蘇棉已經把丫頭的濕衣服都脫了下來,又拿過幹淨的衣裳給她穿上,“單竹,你有事先去忙吧,我來教她。”單竹便走了,蘇棉露出淺淺的笑來,教她係帶子,“要一層層整整齊齊的穿好,不能有一絲褶皺。要記住,王爺不喜歡別人的觸碰,也很愛幹淨,每日都要換一身。”


“那麽愛幹淨的寒城……公子都沒有他這般怪癖。”


蘇棉讓她現在火爐邊坐下,摸著她的發絲,“以後不許在王爺麵前提起公子,他們雖是親兄弟,卻是站在不同的立場。”


正文 1 險中求勝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15 8:38:05 本章字數:3479


春丫頭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喝了幾口熱水便又趕緊去了。掀開簾子進去的時候就發現裏麵跪著一個婢女,她隻好乖乖的站到一邊。


婢女明顯是哭著:“就是王妃嫉妒我家千主子懷了孩子,才故意讓含雪推到千主子,導致千主子小產,求王爺給我家主子一個公道……”


“誰讓你進來的。”


“奴婢……奴婢是自己進來的。”婢女已經被齊寒亦透冰涼的聲音嚇得抖得更厲害了。


齊寒亦丟下筆,一道陰厲目光射在婢女身上,“單風,拖出去亂棍打死。”立刻就有一個黑影進來把婢女拖了出去,齊寒亦則毫不在意的揮揮手,“跟上。”


春丫頭忙回過神來小步跟上。


侍妾的院子在後宅裏,齊寒亦負手而行,腳步穩健,側臉緊繃著,一路上一句話也不說,進了後宅,房間裏的侍妾聽聞王爺來了,紛紛出來行禮,齊寒亦看也不看就進了千曼的房間,春丫頭猶豫著要不要進,不過被黑眸一盯,還是乖乖的進去了。


房間裏明顯點著熏香,穿過兩層幔帳,便可看到床上一臉蒼白的女子,女子半靠著床頭發著呆,聽見腳步聲忙要起身施禮,齊寒亦丟下一句,“不必了。在這府上作的小動作都有人在看著,本王再看到這樣的事情決不饒恕。”不顧千曼驚恐的表情,就又提步出了房間,又看見聽夢和秋雙含笑望著自己,不由俊臉又冷了幾分,“安生呆在後宅。”


兩人聞言麵麵相覷,再去看時已不見了那個日日盼著的人影,頗為失望的各自轉身。


鵑秀園,齊寒亦進來時雲若蘭正在屋裏訓著含雪,含雪跪在地上低泣著,見到王爺進來兩人都扭過身來,雲若蘭靜靜施禮,輕聲道:“王爺來了。”眉宇間滿是自責,“聽半雪說千曼妹妹的孩子沒有保住,都是臣妾的錯,當時沒有注意。還請王爺責罰。”說著就已經跪了下去。


“不,主子……王爺,是奴婢不小心撞到了千曼主子,這都是奴婢的錯,求王爺不要責罰主子。”含雪哽咽的承認了錯誤。


“都起來,今日的事情就到此為止。”甩袖坐回了桌邊,向春丫頭看去,示意她過來倒茶,含雪激動的扶著主子起來,沒想到王爺竟然沒有責怪,看見王爺的眼神,想要上前倒茶,齊寒亦一記冷眼射去。


春丫頭才諾諾上前熟練的給他倒好茶,並奉上去,“王爺請用茶。”


齊寒亦端過來輕抿了一口,“她是本王身邊的貼身丫鬟,你們應該知道怎麽對待。本王不喜歡看到身邊的人發生什麽意外。”


“知道了,王爺。”兩人一起應聲道。


“王妃有多久沒有回過太傅家裏了。這幾日也沒有什麽事,王妃想回去的話就跟單竹說一聲,回去住幾日。”齊寒亦拿起桌上雲若蘭翻過的幾本書,一邊看著一邊說著。


雲若蘭心裏一喜,她真的是已經很久沒有回去看過爹娘了,可是聽到最後一句話又有些失望,不由問道:“王爺不與我一起回去麽。”


“府上還有事,本王便不去了。”


而後房間裏又是久久的沉默,一時間隻能聽見齊寒亦骨骼分明的手指翻書的聲音,快到了午膳的時間,雲若蘭才走近他,麵帶嬌紅,輕聲問道:“王爺,臣妾……臣妾兩年了還不見有喜,是不是應該請個大夫瞧瞧,也許是因為什麽原因,才……”


齊寒亦豁然抬起頭來,又瞧了一眼她平坦的小腹,“本王知道了。”便又低下頭看書去了。雲若蘭實在有些猜不透他的心思,原本欣喜的眸子又瞬間黯然下來,這時齊寒亦放下書,伸手握住她冰冷的手,“含雪,傳膳吧。”起身拉著她坐到桌邊,緩緩說道,


“本王隻是覺得如今還不適合要孩子,如果你想要,不覺得累,本王便允了你。”


“謝謝王爺。”今日真是喜事連連,王爺亦是第一次這樣握著她的手,讓她覺得其實這個男人也不是那麽冷漠,終究是懂得心疼人的。


含雪小心翼翼的布好飯菜,春丫頭在一旁探著腦袋學著,生怕自己來時出了錯。以往再如何自己都不用這樣看別人臉色,隻要安心坐下吃就可以了,沒想到如今卻要眼睜睜的看著別人吃下美味的,自己還要乖乖的站好。春丫頭無聲的摸摸自己肚子,哎……當個奴婢著實不容易。


齊寒亦是個靈敏的,聽到身後的人在唉聲歎氣,手上的動作一下子緩了下來,旁邊坐著的雲若蘭立即不解的扭過頭來,順手給王爺夾上菜,雖然她不知道王爺是否喜歡吃,但是她知道王爺向來不挑食。


“主子……”單竹突然開了口,讓屋內的人都紛紛看去。


齊寒亦則是緩緩搖了搖頭,“無妨。”


雲若蘭先是看了一眼單竹,而單竹自始至終都是看著王爺的動作,她又看向含雪,含雪亦是搖搖頭,她才抿了抿唇,問:“王爺可是覺得這些不合胃口。”


“王妃多慮了。”齊寒亦才重新握好筷子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


飯後,齊寒亦帶著春丫頭匆匆離去。房間內,雲若蘭淨手後立即過來問收拾飯菜的單竹,單竹笑了笑,答道:“王爺最不喜吃別人動過的飯菜,王妃在這裏快兩年了,想必對王爺的日常習慣也了解了不少,王爺愛幹淨是出了名的,還望王妃以後要多加注意。”


雲若蘭聞言便立即想到了爹爹以前常與自己說的宮廷之爭,“單竹,王爺以前是不是受過很多的苦,所以如今……才是這麽冷的性子。”


半雪極有眼色的上前接過碟子碗,單竹才閑了下來,“你無法想到一個九歲的孩子去陌生的匈奴當質子的無助和彷徨,王爺能夠活著安然回來就是天大的幸運,所以請王妃理解王爺,好好在他身邊,作個賢良的王妃。”


這些雲若蘭來之前便是知道的,如今在聽到含雪說又是一番別的滋味,緊緊攥著衣袖坐下來,又道出了心中的另一個疑問:“為什麽,王爺身邊的人都姓單?如果很難回答,就算了,我隻是有些好奇想問一問。”


“王爺的母妃便姓單,王爺或許是為了紀念自己的母妃吧。”單竹說的輕鬆,並沒有什麽故意的隱瞞。說完許久沒有聽到雲若蘭再問,便獨身走開了。


隨後接連著晚上,齊寒亦都歇在了雲若蘭的房間裏,使得鵑秀園的奴才們一個個興奮不已,不說其他,就王爺主動留在王妃房間裏,就可見王妃在王爺心中的地位是不可小覷的,可最苦的莫過於春丫頭了,每夜都要在門外守夜,以至於白天侍候時,好幾次都差點摔倒。


直到第五日的夜晚,房間內熄了燭火,春丫頭輕聲退下出來,門外,半雪已經貼心的放了小凳子,和一個暖爐,春丫頭伸伸酸困的腰坐下來,在揉一揉腿,準備靠著身後的牆小睡一會,可不大一會房間內傳出的聲音清晰的印在耳邊,擾的睡不著,隻好幹瞪著眼呆呆的望著某處。


隨後又是倉促的腳步聲,使得春丫頭一個激靈站起來,便看見眼前一個黑影,是單雙。單雙淡淡看了她一眼,不顧房間內的動靜便伸手敲了敲房門,“主子,剛從宮中得信。”


春丫頭拍拍打著哈氣的嘴,正要阻止他。不想房門已豁然打來,穿戴整齊的齊寒亦已踏步而出,見兩個人匆忙離去,她也幾步跟上,暗惱今晚是睡不著了。


書房內,燭火昏暗,齊寒亦麵色冷然,單雙把剛得到的消息緩緩說來:“一刻鍾前,怡春/宮內的靜妃突然小腹墜痛,傳來太醫,靜妃那時下身已出了血。經診斷是誤食了食物,導致小產。靜妃回憶起今日所送之人,是碧妃。皇上聞言勃然大怒。”


春丫頭端著剛到好的熱茶手一顫,差點便把茶水灑出來,感覺頭頂一股冷意,才鎮定了心神遞與齊寒亦。


“靜妃都說了什麽。”


“隻是說碧妃送過一碗紅棗蓮子粥,便不再說話依偎在皇上懷裏。”


齊寒亦抿了口茶,目光更加冷冽:“隻一句話就讓眾人對碧妃懷疑甚重。不過,靜妃終究是太心急了些,齊寒城不過是剛剛回了都城。”臉上浮現出晦暗不明的神色,“皇上如何處置?”


“雲貴妃提議說先下令碧妃的興春/宮所有人禁足,把此事交由皇後處理最好。皇上便允了。”


齊寒亦不自覺扭頭向春丫頭看去,不料春丫頭已經靠著書櫃睡了去,示意單雙把她放到對麵內室的小榻上,單雙再返身回來時,齊寒亦已經起身,“雲貴妃如此做不過是想要知道皇後究竟是偏向本王還是偏向齊寒城,皇上也是心裏清楚的很。”


“那豈不是雲貴妃想要一箭雙雕。如今,我們該如何?”


“靜觀其變。”踱步至窗前,剛才還有一兩盞燭火此時已是漆黑一片,“就讓單伶每日去將軍府接送清連,以免府上突然發生事情,清連也好來得及處理。好了,下去吧。”心裏則暗忖著如今的局勢,皇上怕是不會再袖手旁觀,而最先出手的人處境會越是危險,靜妃這招棋走的很是驚險,不知是否能險中求勝。


豎日清晨,王妃雲若蘭便與四個丫鬟收拾東西,單竹已經安排好了馬車,送王妃回去探親。上馬車前雲若蘭往府門口望了望,因為幾日的滋補,她臉頰紅潤,秋眸盈盈,比之以往更多了幾分嬌態,單竹上前扶著雲若蘭,“王爺一早便出府了,王妃上馬車吧。”雲若蘭才斂了心神上了馬車,就在剛才她還滿心期待的希望那高大的身影出現,與她一起回雲府,如今想來不過是自己有些貪心了,且他的時熱時冷,也讓自己變得患得患失起來,恐怕真如娘所說,自己愛上了這個男人。


正文 2 發洪水了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16 8:41:28 本章字數:3520


皇宮裏,此時剛下早朝,皇上與幾位大臣一行人去了禦書房,商量蒙水城的洪災之事。得到消息的靜妃一臉複雜,半躺在床上準備喝黑乎乎的藥汁,姿月試的溫度好了才喂了去,靜妃喝下立即吐了出來,“怎的這般難喝,你們是不是故意讓我難受!”她好不容易才懷了一胎,想要討得皇上歡心,卻還是一個不注意,被人暗算了去。


姿月也曉得主子脾氣不好,忙吩咐清月把蓮花糕和梅子端進來,勸道:“主子,良藥苦口,您好是忍著點。別落下病根子,讓某些人得逞了去。”


靜妃才捏了梅子含/入口中,慢慢喝下藥汁,“皇後那邊可有消息了?”


清月忙上前,答道:“還沒有,不過,皇後今日特意吩咐取消了早上的請安,今晨特意去了碧妃的長春/宮,已是半個時辰沒有出來了。”


姿月幫主子蓋好錦被,觸到靜妃冰冷的手,便不禁歎道:“主子這步棋實在驚險。”


“既然我失掉了孩子,就不能讓別人好過。雲貴妃隻憑此事根本扳不倒,隻有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