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50


笑顏張口說出已經準備好的說辭,不料春丫頭把兩人的眼神清清楚楚的看在眼裏,猛然想起兩年前那些人說的那些話,她一把抓住單雨的胳膊,“是不是寒城哥哥不要丫頭了,他們說的都是對的,是麽?單雨姐姐,你回答我啊……寒城哥哥這麽快就把丫頭給拋棄了,是不是……原來連寒城哥哥都一直在欺騙丫頭……”


單雨想要出口的說辭也咽了回去,猶豫半天覺得還是說出實情來好,於是起身把她的腦袋抬起來,“丫頭,你一直都是明亦王爺府上的人,隻不過是當初主子把你暫且放在明城王爺那裏,無論如何你都要回到這裏的,明白麽?”


春丫頭並沒有迅速的釋然,而是心裏仿佛被什麽緊緊的揪著,立即推開單雨,反駁著:“丫頭,從來都不是誰的人,丫頭也以前也從不認識什麽明亦王爺,為什麽要說丫頭是明亦王爺的人,丫頭是自己的,是寒城……是駱明哥哥的人,丫頭是個孤兒……”哆嗦的著嘴唇,倔強的強調著自己的歸屬,似乎想到什麽,掀開被子就下了床,“你們走開,你們都是壞人,丫頭不要呆在這裏……丫頭要離開這裏!”


蘇棉跑過去攔住嬌小的身影,“丫頭,你還記得紫衣姐姐麽,如果你沒有忘記她舍身讓你逃離的事情,就乖乖的不要哭了,好不好。紫衣她最不想看到你哭著的樣子……”


懷裏的春丫頭果然止住了哭聲,細嫩的手指緊緊抓著蘇棉的衣袖,“蘇棉姐姐……知道紫衣,紫衣姐姐已經走了,她再也不會回來與丫頭玩蕩秋千了,再也不會給丫頭做梅花糕了,寒城哥哥也不理丫頭了,駱明哥哥……也不要丫頭了……丫頭又成了一個人,蘇棉姐姐……哇……”這個時候哭的更凶了。


“丫頭,難道你要讓爺爺和阿婆在天上跟著你難受麽,還是想要紫衣在天上跟著你一起哭,丫頭,有時候該接受的時候就要接受,你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蘇棉會像紫衣一樣一直陪在你身邊。”蘇棉把痛哭的春丫頭按到自己懷裏,慢慢安撫著。


春丫頭難受的已經說不出話來,隻是一個勁的鑽在蘇棉懷裏哭著,一旁的單雨才稍稍放下心來,還是主子有辦法,提早安排了能夠降服丫頭的蘇棉。


許久,春丫頭終於哭的累了,紅著眼探出腦袋來,“蘇棉姐姐,寒城哥哥是一直在騙丫頭對麽?丫頭已經把他當做是最親的親人了,為什麽寒城哥哥這麽忍心……”


蘇棉抱著她坐下來,擦擦滿臉的淚水,“寒城公子也很不忍心,他是有苦衷的。”


“不,蘇棉姐姐不要安慰丫頭,寒城哥哥那麽強大的一個人怎麽會有苦衷,前前天寒城哥哥還在皇上麵前說要待丫頭像親妹妹一樣呢,如今他這樣做,不管是不是有苦衷,丫頭都很難受呢。而寒城哥哥如今一定高興壞了,終於擺脫了丫頭這個闖禍精。不,丫頭已經沒有了寒城哥哥……”絕望的閉上眼睛撞進蘇棉的懷抱,不再說話,卻也沒有睡著,蘇棉準備抱著她上床,丫頭扭扭身子,“不要動,丫頭好累……”


單雨看著瘦弱肩膀的輕微的顫動著,才鬆了一口氣,原本她還以為這個丫頭會鬧個天翻地覆,哭累了便睡著,兩人真是對她這樣嗜睡情況哭笑不得,等春丫頭再次醒來後安靜了不少,心不在焉的吃了幾口飯,便獨自搬著木椅坐到窗邊發呆去了,旁邊的蘇棉也是生怕丫頭想不開,一直緊盯著。


直到夜晚,單雨進來時吩咐說從明天早上開始春丫頭便是王爺身邊的貼身服侍婢女,且今晚就要搬到主子的院落去,蘇棉依舊呆在丫頭身旁,教她禮數,春丫頭木訥的點點頭。看著房間裏忙著收拾東西的兩人。


君怡園是整個明亦王府看守最為嚴格的,沒有王爺的吩咐任何人不準隨便出入,就連正妃雲若蘭嫁進兩年之久都沒有踏進去過,其他女眷更是沒有進入過。而今晨一則消息打破了王府沉靜,兩年前那個身份不明的丫頭如今是王爺身邊的婢女,且破例住進了君怡園,說是婢女,身邊卻還有一個侍候她的蘇棉,真是讓人費解呢。


正在屋裏用膳的雲若蘭聽到這個消息,不注意把熱湯灑在了手上,也毫無感覺,旁邊的含雪忙給主子擦著,喚回主子的思緒,雲若蘭拿起勺子時易沒了胃口,擺手往侍女把飯菜撤下,含雪也甚為無奈。


“含雪,今日王爺可在府上?”


“在呢,聽半雪說這幾日王爺一直呆在書房,也不經常出去了。可……王爺還是很少來這裏,也就隻一晚歇在主子這。”看著主子緊抿的唇角,含雪頓了一下,“半雪聽王府的丫鬟們說王爺在卿月閣包下了卿穎姑娘,不會是想要把那青樓女子娶到王府吧。難道如今王府還不夠熱鬧麽。”


雲若蘭搖搖頭,“哪個男子沒有一兩個暖床的女子,不過是青樓女子,就是娶回來也不必擔心。”又望了望外麵滿園枯敗的杜鵑花,起身回了內室,“換身衣裳,好久都沒有出去轉轉了。”


含雪一聽立即喜笑顏開的,主子能夠主動出去,就是好事情,說不定能夠遇見王爺呢,特意給主子選了一身亮眼的顏色,雲若蘭不著痕跡的皺了皺眉頭,但一聽含雪的話,便順了她的意。


當初雲若蘭的陪嫁丫鬟隻有含雪一個,進府後一個月單竹就特意從外麵買了三個丫鬟,雲若蘭一一賜了名字,半雪,靈雪,寧雪。半雪性子穩重經常侍奉雲若蘭左右,時間長了便和含雪一樣成了雲若蘭的貼心丫鬟,靈雪和寧雪則負責一些雜話。


這個時候出去,陽光正暖,一向嚴肅陰沉的王府也添了幾分暖意,去花園的小路正好經過君怡園,雲若蘭不由停下腳步,秋眸望去,便聽見房間裏響起的是齊寒亦無情而又冰冷的陣陣責罵聲,是哪個丫鬟停了都忍受不了,何況是那個純真的小丫頭。雲若蘭還清楚記得大喜之日站在自己麵前傻傻的丫頭,秋眸再一轉,房間簾子豁然掀開,出來一個全身濕透的丫頭,這麽冷的天,讓人看了甚是憐惜。


半雪輕聲叫了聲:“主子,咱們走吧,讓王爺看到了就不好了。”


雲若蘭才收回目光,繼續向前走去。明亦王府的格局較為複雜,她剛來時每次出去都會和含雪走丟了,後來有了識路的半雪才好些。片刻便到了花園處,不想今日花園裏頗為熱鬧,王爺先後娶的側妃,三名侍妾正好都在,已經踏進想要退回去已是不可能了。


含雪見主子臉上一閃而過的猶豫,便提醒道:“主子,您是王妃。”


說著幾人已走近,側妃蕭雨珍和三名侍妾紛紛行李:“參加王妃。”


“嗯,起來吧。在這府中就不用這些虛禮了。”雲若蘭看到千曼微凸的腹部,輕輕抿了抿唇,“各位妹妹今日有興致來花園,怎的也不順道叫上姐姐。”


聽夢不知從哪裏摘得紅梅別在發髻上,加上那張精巧白皙的瓜子臉,顯得尤為嬌嫩,那雙怯怯的眸子先是看了一眼蕭雨珍才說道:“三位姐姐說王妃姐姐性子清雅,定然不喜歡我們這般脫跳,所以便沒有去請王妃姐姐,還望王妃姐姐莫怪。”


正文 86 啊,出血了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14 8:37:32 本章字數:3463


站在一邊的冷婉扭過身子捂著嘴實在忍不住想要哭出來。


齊寒亦始終俊臉泛著冷硬,深邃黑眸底帶著寒氣,不為之所動。


“三哥,請把你的人帶走。”齊寒城咬著牙關,使勁抽出自己的衣袍,大步進了側殿。


齊寒亦挑挑眉頭上前,厭惡的看了一眼跪坐在地上痛苦不已的春丫頭,揮手叫來單風,單風立即明白過來,提著春丫頭就扛了起來,跟著主子的腳步一起而去。


君怡園是整個明亦王府看守最為嚴格的,沒有王爺的吩咐任何人不準隨便出入,就連正妃雲若蘭嫁進兩年之久都沒有踏進去過,其他女眷更是沒有進入過。而今晨一則消息打破了王府沉靜,兩年前那個身份不明的丫頭如今是王爺身邊的婢女,且破例住進了君怡園,說是婢女,身邊卻還有一個侍候她的蘇棉,真是讓人費解呢。


正在屋裏用膳的雲若蘭聽到這個消息,不注意把熱湯灑在了手上,也毫無感覺,旁邊的含雪忙給主子擦著,喚回主子的思緒,雲若蘭拿起勺子時易沒了胃口,擺手往侍女把飯菜撤下,含雪也甚為無奈。


“含雪,今日王爺可在府上?”


“在呢,聽半雪說這幾日王爺一直呆在書房,也不經常出去了。可……王爺還是很少來這裏,也就隻一晚歇在主子這。”看著主子緊抿的唇角,含雪頓了一下,“半雪聽王府的丫鬟們說王爺在卿月閣包下了卿穎姑娘,不會是想要把那青樓女子娶到王府吧。難道如今王府還不夠熱鬧麽。”


雲若蘭搖搖頭,“哪個男子沒有一兩個暖床的女子,不過是青樓女子,就是娶回來也不必擔心。”又望了望外麵滿園枯敗的杜鵑花,起身回了內室,“換身衣裳,好久都沒有出去轉轉了。”


含雪一聽立即喜笑顏開的,主子能夠主動出去,就是好事情,說不定能夠遇見王爺呢,特意給主子選了一身亮眼的顏色,雲若蘭不著痕跡的皺了皺眉頭,但一聽含雪的話,便順了她的意。


當初雲若蘭的陪嫁丫鬟隻有含雪一個,進府後一個月單竹就特意從外麵買了三個丫鬟,雲若蘭一一賜了名字,半雪,靈雪,寧雪。半雪性子穩重經常侍奉雲若蘭左右,時間長了便和含雪一樣成了雲若蘭的貼心丫鬟,靈雪和寧雪則負責一些雜話。


這個時候出去,陽光正暖,一向嚴肅陰沉的王府也添了幾分暖意,去花園的小路正好經過君怡園,雲若蘭不由停下腳步,秋眸望去,便聽見房間裏響起的是齊寒亦無情而又冰冷的陣陣責罵聲,是哪個丫鬟停了都忍受不了,何況是那個純真的小丫頭。雲若蘭還清楚記得大喜之日站在自己麵前傻傻的丫頭,秋眸再一轉,房間簾子豁然掀開,出來一個全身濕透的丫頭,這麽冷的天,讓人看了甚是憐惜。


半雪輕聲叫了聲:“主子,咱們走吧,讓王爺看到了就不好了。”


雲若蘭才收回目光,繼續向前走去。明亦王府的格局較為複雜,她剛來時每次出去都會和含雪走丟了,後來有了識路的半雪才好些。片刻便到了花園處,不想今日花園裏頗為熱鬧,王爺先後娶的側妃,三名侍妾正好都在,已經踏進想要退回去已是不可能了。


含雪見主子臉上一閃而過的猶豫,便提醒道:“主子,您是王妃。”


說著幾人已走近,側妃蕭雨珍和三名侍妾紛紛行李:“參加王妃。”


“嗯,起來吧。在這府中就不用這些虛禮了。”雲若蘭看到千曼微凸的腹部,輕輕抿了抿唇,“各位妹妹今日有興致來花園,怎的也不順道叫上姐姐。”


聽夢不知從哪裏摘得紅梅別在發髻上,加上那張精巧白皙的瓜子臉,顯得尤為嬌嫩,那雙怯怯的眸子先是看了一眼蕭雨珍才說道:“三位姐姐說王妃姐姐性子清雅,定然不喜歡我們這般脫跳,所以便沒有去請王妃姐姐,還望王妃姐姐莫怪。”


她這般惹人憐愛的模樣又怎麽讓人舍得責怪,雲若蘭上前牽上蕭雨珍的手,與其他人笑道:“是姐姐的錯,自己懶得出來走動,與妹妹們都生疏了。”走至八角亭中,“妹妹們快坐,千曼妹妹小心些,進來胃口可好?”


今日王妃熱情的態度實在讓人感到詫異,千曼扶著肚子,旁邊的丫鬟給她遞上暖爐,等都妥當了才抬眸回答:“已經三個月了。”說完又低頭自顧自的整理剛剛皺了的衣裙。


這樣的回答讓雲若蘭又是不解又是氣悶,旁邊的側妃蕭雨珍才緩緩解釋道:“王妃想必還不曉得,一般三個多月,女子便基本不害喜了。”又覺得這樣說有些不妥,“這是聽爹爹說的。”蕭雨珍的爹爹便是宮裏的太醫。


雲若蘭才了然的點點頭,吩咐身後一臉不滿的含雪去端些糕點,雲若蘭自然曉得含雪是因為剛才千曼的態度而生氣,怕她嘴快便支開了她。


“王妃姐姐都入府兩年了,這肚子怎麽還是沒有動靜。”千曼看也不看雲若蘭就勾起嘴唇突然說道,眼底閃過一絲冷意。


周圍的人一聽各有各的神色,饒是在沉得住氣的人聽了也感謝這話太過刻薄。雲若蘭明顯的一絲痛意閃過臉龐,放在暖爐上的手指不由一滯,對麵的聽夢趕緊輕聲一笑:“千曼姐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我們可都習慣了。再說了,我不也是入府一年多了,這肚子沒有動靜麽。這種事說不準的,還是千曼妹妹有福,我們都很羨慕呢。


千曼又突地笑出聲來,那笑意可是帶著濃濃的嘲諷意味:“王妃姐姐應該多留王爺在自己房裏,不然就是十年這肚子也一直是癟的。想要的東西就是要靠著自己來爭取,等著別人給你可不行。”


端著糕點回來的含雪正好清清楚楚聽見千曼說的話,幾步上前把千曼手中的暖爐tf,揪起千曼,“你這個狐狸精還好意思說,哪次不是王爺都到了王妃的房間,你突然叫人來,把王爺給叫走了,我們王妃生性善良不想與你計較,你如今竟然在這裏侮辱王妃!”


“含雪!”雲若蘭心驚了起來,看著兩人。其他人也是緊張的緊盯著含雪的魯莽動作,千曼身後的婢女更是護著主子,雲若蘭給半雪使個眼色,半雪立即上前抓住含雪的手腕,含雪怒氣橫上,甩開半雪的手,自己抓著千曼開始往亭外走,幾人都是紛紛避嫌一般的讓路。雲若蘭著急的沒有辦法,隻好親自上前攔住,“含雪,快放開千曼!她還有肚子裏的孩子。”


含雪目光一凜,“主子,你讓開,這賤婢就該好好教訓教訓。”


雲若蘭知道含雪性子倔,可是要是千曼和肚子裏的孩子出了事,齊寒亦追究起來含雪她們就不止是被罰那麽簡單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