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45





春丫頭在自己房間裏一直睡到第二天清晨才轉醒,醒來後覺得自己腹部微微作痛,身下熱火呼呼的難受,嚇得她小臉煞白,忙直起身子掀開被子,隻見大腿處鮮豔的血色一片,“啊!啊……哇……”驚慌失措的大哭了起來,連衣服也顧不得穿就跑了出去,“丫頭要死了!丫頭要死了……”


正在屋子裏淨手的齊寒城急步走出來見丫頭單薄褻衣,腿下一片血跡,而剛走進院子的冷靈見一路的血滴忙上去問:“怎麽回事?”


春丫頭紅著眼撲進寒城懷抱,一直嚷著:“丫頭要死了!”


提著飯盒進來的冷婉見此才明白是怎麽一回事,有些尷尬的上前,作禮道:“公子,丫頭這是……這是……”支吾了半天還是不好意思開口。


齊寒城又不懂,把丫頭抱起來回了屋子,“快說,怎麽回事?”


兩人對視一眼,跟著進去。冷靈是個嘴快的,幽幽說了出來:“公子,這是正常的,是丫頭來月事了,女子都有的,丫頭不用緊張。”


齊寒城聞言臉頰微微泛紅,懷裏的春丫頭止住哭聲,哽咽著抬眸,弱弱問道:“什麽是月事,還要流血。”


“咳咳……丫頭不用問那麽多啊,隻要知道每個月都會有就可以了,這就代表著丫頭長大了。”又見寒城身上被染紅的血跡,“公子,還是讓丫頭下來,奴婢帶她去洗洗。”


齊寒城也才發現自己袍子上的“梅花”點點,倒沒有嫌棄,放下丫頭來,輕柔的幫她擦擦眼淚,“到後麵的溫泉吧。”自己走到外麵叫來幾人把院子收拾幹淨,才返身回到內室,換下了衣衫,準備扔掉時,想了一會沒有扔,反而疊起來放在了櫃子的角落裏。


冷婉一陣詫異後和冷靈帶著丫頭穿過層層的紗簾,便到了後麵的溫泉,裏麵溫暖如春,春丫頭小心的下水去嘟著嘴玩了一會。“真舒服呢,丫頭肚子都不痛了,寒城哥哥有這樣的寶地怎的不早說。”白嫩的胳膊在水裏揮來揮去。


冷靈把剛才脫下的衣服拿了出去,冷婉則蹲在一旁抓住她亂動的身子,瞪了她一眼:“公子這裏可是不準任何人進來的,他不喜歡他人的味道,你這小丫頭就知足吧。”幫她把辮子全部散開。


春丫頭歪著頭,“不喜歡其他人的味道,那豈不是和傾城公子府上的小金魚一樣了,真是難懂。”


“公子怎的和金魚想比較了。公子那是金貴。”


不多一會,冷靈已經準備好了新的褻衣,褻褲,教丫頭以後如理處理月事,丫頭半扭捏的穿戴好,“每個月都這樣麽,難受死了,可不可以沒有啊?”


“不要胡說。來把這件也穿上。”批見外衣便不怕受風寒了,冷婉才放過她,“冷靈和丫頭先出去,我還要收拾這裏。”


外間的齊寒城已經不在了,聽站在院子裏的侍衛說應該是有急事出去了。春丫頭才悻悻然的回了自己屋子,裏麵已經都收拾好了,床上也換了新的褥子,就是總有種不舒服的感覺。還沒坐下肚子就咕咕的響了,冷靈忙著去端來飯菜。


“有月事的時候,不許吃辛辣,生冷的。還有不許玩雪,不然肚子會更疼,讓你整個晚上都睡不著覺。”


春丫頭撅著嘴,收回要伸向辣子雞的筷子,“知道了。”


齊寒城直到傍晚天黑了才回來,而且臉色不好,飯都沒有吃酒把門關上了。冷遲和冷牧站在門口,春丫頭走來就被攔住了,冷牧把她拽到一邊去,“公子今日心情不好,丫頭還是回去吧。”


“因為什麽心情不好,早上還好好的呢。”很少見寒城哥哥這樣呢。


“不知道。”看見走過來的冷婉忙使了個眼色。


冷婉明了的上前拉著丫頭,“公子或許是因為朝中的事情煩心,丫頭不必擔心,外麵天冷,凍壞了公子又該說了。我們回屋吧。冷靈剛拿回來一些書。”


“好吧,那丫頭明早再來看寒城哥哥。”她越發覺得在熱鬧的都城不比在錦城好,拉拉冷婉的袖子,眼睛亮亮的,一看就是有什麽想法,“我們偷偷出去好不好,去外麵玩一小會。”


冷婉堅決的搖頭,點點她的額頭,“公子專門吩咐過,不可以隨便帶你出去。”


“哼,不好玩。”使著性子,小臉板著,甩開冷婉,進到房間也把冷靈趕了出來,“丫頭不跟你們說話,無聊,討厭死了,你們走吧,丫頭一個人就好了。”“嘭”的一聲關上門,自己走到書桌前撐開宣紙,在紙上胡亂畫著,一看就知道在發泄,畫了半天也畫不出來個所以然,便丟了,忿忿然的在屋子裏跺著腳轉著圈,最後沒意思了就鑽回被窩裏睡去了。


隨後幾日大雪漸漸停了,齊寒城依舊是每日早出晚歸,與在一個院子裏的春丫頭根本說不上話,春丫頭在第二日就因為肚子痛一直呆在院子裏,倒也安分的拿著幾本名人誌看了起來,看到有趣的地方還與冷婉,冷靈說兩句,冷婉見她這樣也放心下來。


終於這日清晨陽光穿過薄薄的雲層灑向整個都城,連日來陰沉的氣息也漸漸散去。冷婉正在屋裏給春丫頭挽發,冷靈開心的跑了進來,“丫頭,公子叫你去房間吃飯呢。我就說今日天氣大好,公子也一定心情不錯,你看這不就是麽。”


鏡子裏的春丫頭眼睛頓亮,“真的,太好了。丫頭馬上就去。”待冷婉給她發上插上一支玉釵,便獨自蹦跳著跑去公子房間了,見他已坐在桌子後,就上前抱住寒城的脖子,生怕他在離開一樣,“寒城哥哥這幾日都不理丫頭,丫頭無聊死了。”嘟著的粉唇帶著抱怨。


齊寒城拉著讓她坐下來,看著她臉上純真的笑容,眼底閃過一絲陰霾,“前幾日有些事情要處理,丫頭一定在府裏悶壞了,吃完飯,我便帶著你出去玩玩。身子可還好些。”


春丫頭不自覺的摸摸自己的肚子,“就是疼了兩天,現在好多了。”


“嗯,吃吧。”


飯桌上,基本就是春丫頭一個人興致勃勃的吃著,齊寒城動筷很少,一直看著丫頭可愛的摸樣,清眸裏的複雜,不舍,黯淡各種情緒盡顯,隻是丫頭始終沒有察覺。吃過後,齊寒城拉著她進了內室,給她換上一身軟銀輕羅百合裙,外披一件織錦皮毛鬥篷,整個動作輕柔中帶著濃濃的寵溺,覺得滿意了才牽著她的手向府外而去,身後隻跟了冷遲和冷牧。


一人騎著一匹馬向城外南郊去了,城外十裏處是一片小型的草地,不比關外的草原的遼闊無際,但也很難得。一層薄雪下是一層枯草,因此適合散步,騎馬。半上午這裏已是成群的人,熱鬧不已。在屋子裏悶了好幾日都向出來轉轉,大興王朝民風較為開放,在閨中的女子出來已是常事。


四人騎著馬緩了速度,一邊聊著,春丫頭揚起下巴,“寒城哥哥不會是又想找個無人的地方賽馬吧,丫頭可沒興趣了,就在這裏挺好的。”


“這麽熱鬧,我怎麽舍得帶你離開。”語剛落,他清眸一轉便看到不遠處站在一起熟悉的麵孔,而那幾個人也顯然看到了他們,向這邊走來。齊寒城臉色微微一沉,翻身下了馬,也把春丫頭抱了下來,在她耳邊低喃道,“一會他們說什麽,都不準同意。”在純白氈帽裏腦袋點點頭。


三公主齊暖聽今日倒是一身簡單的碎花勾繡長裙,第一個跑過來抓住齊寒城的胳膊,“六哥今日出奇了,竟然也來湊熱鬧。這兩年多沒見當哥哥的越發高了,比妹妹不知道高了多少。”


明玉王爺半笑半嚴肅的把她拉回來,“還是這麽鬧騰,傳回去讓駙馬聽見了,又該鬧到母妃那裏了。”誰人不知這三公主自從兩年前的夏天與鄭公子喜結連理後,就鬧騰滿城皆知。原來是在皇宮裏都知道,就因為這個性子,直到十九了才尋了個駙馬。如今都城裏認識三公主的基本上都是繞著道走。


齊暖聽臉色一變,立即沒有了剛才的溫柔可人,揮開明玉王爺的手,趾高氣揚的冷著臉:“別給本公主提那個不知好歹的鄭憂,今日早上本公主出門前又被他羅嗦了一頓,在如此下去,本公主非休了他不可。”誰都知道這三公主不好惹,就都抿著唇,三公主齊暖聽把目光落到寒城身後的春丫頭身上,“這不是那個丫頭麽,還真是好福氣。何大小姐如今都二十多的年紀了跟在六哥身旁這麽多年也沒見怎麽寵著,最後還被趕了出來。”


正文 79 寒城哥哥才不孤單。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10 8:41:56 本章字數:3435


一直沉默著齊寒城清淡開口隻說了六個字:“三公主說笑了。”每個字都極盡疏遠。


“六弟今日來莫不是專門來尋美人的吧,剛才我們還看見何小姐陪著她嫂嫂從這邊經過,聊了幾句,何小姐可是瘦了不少,看臉色是受了委屈。寒城可知道?”明隴王爺手背在身後,棱角分明的側臉帶著傲慢,嘴角則是淺淺的不屑。


明玉王爺擺擺手,嘴角似笑非笑道:“六弟畢竟是外人,怎麽會知道何小姐受了什麽委屈。等六弟娶了何小姐就該知道了。”言語中已經帶了幾分輕浮,見寒城對他的調侃無動於衷,他暗道這六弟的隱忍力可不是一般的好,不由輕咳了兩聲,看到寒城身後的幾匹馬不由提議,“看你們騎馬而來,不如我們賽馬如何,好久都沒有領略過六弟的騎術了,而且聽說這個小丫頭的騎術也很是不錯。”


旁邊的明隴王爺也忙著應和著要賽馬。齊寒城則是聽到最後一句目光一凜,握著春丫頭的手鬆了又緊,春丫頭出乎意料的咧嘴一笑,甜甜道:“丫頭身體不舒服,寒城哥哥陪丫頭去看莫溪姐姐好不好。”還不忘扭扭身子做出撒嬌,白淨的小臉也異常嬌柔,丫頭看到寒城沒說話又問了一句,“好不好?”


三公主齊暖聽眼底輕傲了然,雙手環胸,“真是掃興,最討厭這種賣弄的女人了。”


第一次聽齊暖聽罵她,春丫頭心裏極其難受,如今第二次聽到她忍著心裏的難受淺淺一笑,主動握緊寒城的手向另一邊走去,“那不是莫溪姐姐。”


齊寒城粲然一笑,另一隻手輕柔摸摸她的腦袋:“好。”


站在原地的齊暖聽臉上一陣白一陣青,氣憤的跺跺腳,恨恨道:“不過是一個裝傻充愣的賤女人,本公主這仇記下了。”冷光射向兩個看好戲的哥哥,“你們都不幫本公主說兩句,哼!”扭頭就走。


正在漫無目的散步著的何莫溪與嫂嫂梁婉這兩道清麗的身影在人群中極為顯眼,春丫頭拽著齊寒城走了幾步便看見了兩人,掙脫出他的手就跑了過去,仰著小腦袋,“莫溪姐姐,丫頭終於見著你了,莫溪姐姐是不是在家裏受了什麽委屈。”和自己哭完時的模樣差不多呢。


何莫溪目光先是在齊寒城清淡的麵孔上停留了片刻,而後拉著丫頭,向他們介紹道:“這是嫂嫂。”梁婉雖然看不見,但那雙無神的眼眸向齊寒城移去,嘴角微微翹起點點頭,而後伸出手準確的摸著春丫頭的小腦袋:“這便是莫溪經常說起的春丫頭了吧。叫我梁婉姐姐就好了。”


春丫頭見是莫溪姐姐親近的人,自己也不由親近了些,毫不客氣的就問著,“婉姐姐,能告訴丫頭莫溪姐姐為什麽哭過?”


“丫頭。”齊寒城幾步上來輕輕叫了她一聲。


何莫溪緊抿著唇角不說話,梁婉聽丫頭這樣一問,又多了幾分喜歡,“丫頭不用擔心,隻是剛回家見到哥哥上了傷,心裏難受才哭了一番,還被我們笑話了一頓呢。”


“是麽,原來是這樣。莫溪姐姐以後可不許哭了,否則就和丫頭一樣都是愛哭屁孩了。”說完搖搖何莫溪的胳膊,咧著嘴傻笑著,希望莫溪姐姐能夠應一聲,出於意料的何莫溪沒有說話隻是勉強笑著點點頭,丫頭才略微滿意回身牽上寒城的手。


齊寒城這才開口,黑眸帶著暖意,“剛回來都城有些忙,等得空了便去府上看看何老將軍和何將軍。我還有些事情便與丫頭先走了。你們慢慢聊。”帶著丫頭不顧何莫溪幽怨的眼神便走開了。


等雜亂的聲音中聽不到那一層沉穩的腳步聲,梁婉握緊何莫溪的手,輕勸道:“莫溪,我看人一向很準,他不是你的良人。如果他眼裏有你,定是一輩子都會疼你的,可惜……”後麵的話掩在了深深的歎氣中,“昨日夫君與你說的那個公子就不錯……”


“嫂嫂,莫溪還需要時間。”嫂嫂說的那些她又何嚐不知道呢。


穿過平地,漸漸離開人群。兩人腳下踩著的厚雪發出輕微的聲響,齊寒城一路無言隻是帶著春丫頭向枯林深處走去,熱鬧逐漸遠離隻剩下了孤寂,春丫頭也不覺攏了攏衣衫,見他臉色微沉好奇的話到了嘴邊又咽了下去,一個不留神腳下一滑,右腳崴了去,“哎呦,痛!”


齊寒城這才反應過來急忙扭身蹲下來,扶著她坐下,“腳崴了,怎麽這麽不小心。”語氣中一點責怪也沒有,都是寵溺。


“誰讓寒城哥哥走的那麽快,還不吭一聲,痛!痛死了……”咬著牙,小臉糾結著。


齊寒城不由笑出聲來,刮刮她的鼻子,“那丫頭不知道說一聲,平時不是挺能叫嚷嚷的麽。”把她的繡鞋脫下來,把腳往懷裏放一放,“忍著點。”春丫頭鄭重的點點頭,隻見他靈活手指一動,春丫頭繃緊身子咬著牙硬是沒有喊出來,不過飽滿額頭上滲出的冷汗可見有多疼了,“疼就喊出來,不用這麽忍著。”在幫她把繡鞋穿上,自己背過身來,示意她上背上來。


春丫頭左腳用力一蹬,兩隻胳膊環住了寒城的脖子,齊寒城緩緩起身來,兩隻手扣住她的兩條腿,春丫頭頓時欣喜的不行,小腦袋一伸,手指戳戳寒城的臉頰,“寒城哥哥帶著丫頭跑兩圈好不好。”下麵的寒城也心情大好,背著她在林子裏跑了起來,“哇……丫頭飛起來了!”銀鈴般的笑聲驚得棲在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