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32


夜的趕路到了都城的城門外,那裏正好軍隊也剛到。將士們看到將軍,也隻以為是半夜出去了散心了。


而監軍從馬車上跳下來,一臉沉色看著寒亦與馬上的沉睡的女子,“沒想到王爺在大喜之日前還有閑心出去散心,在下真是佩服之極。”那諷刺之語人人聽的清楚,可是眾將士都了解他們將軍的性子。


寒亦也隻是故意抱緊懷中的女子,隨後一聲令下,“單伶,你就和八萬精兵在千裏山下駐紮。方至,你帶兩千與本王進城。”


“是,王爺。”兩人隨即安排好自己的軍隊,訓練有素的開始按照命令執行。


兩千精兵隨著王爺進入都城後直接去了明亦王府,齊寒亦把春丫頭交給單雨,自己與監軍一起進了皇宮麵聖。進入皇宮無非就是領賞,明亦王爺五日內把匈奴人趕出孤冷城,如今也隻有他一個人做得到。監軍再怎樣巧言善變也改變不了事實。回到王府,亦是一個時辰以後,剛踏進門檻,就看見一個嬌小的身影向這裏跑來。


春丫頭跑近些,抬眸撅著嘴問他:“丫頭怎麽會在這裏,丫頭要寒城哥哥,壞人送丫頭回去……”掄起小拳頭就像寒亦堅挺的身體上砸去,發泄著的不滿。


身後的單雨麵露難色,“她醒來後就非要見主子。”


齊寒亦退後一步,“把她丟到後院,當個雜役丫頭。”不冷不熱的吩咐下去,無不留情的掠過春丫頭直直向正堂而去。


春丫頭聞言立即苦著臉,單雨隻好拉著她向後院而去,又看看丫頭這一身的錦衫和圓潤的臉蛋,有些不忍。春丫頭抓住她的衣袖,“姐姐,你家主子為什麽要帶丫頭來這裏。”單雨無聲的搖搖頭,春丫頭看見低下腦袋。


到了後院走進了浣衣房,叫來餘婆。餘婆見這錦衣的丫頭有些不解,她這裏都是普通的丫鬟。單雨便拉著她走到一邊,“這丫頭性命重要,但是你不能慣著她,就讓她和那些丫鬟洗衣裳就行了。她要哭要鬧就嚇唬她,可明白?”


餘婆眼睛斜去,“喲,這姑娘不是把一個小祖宗給我了麽。”


單雨拍拍她的手,“隻要你記住,她不經嚇便好了。”


餘婆立即明白過來,笑著點頭答應下來,送走了單雨,她走到丫頭身邊,板起臉,雙手環胸,“叫什麽,多大了,哪的人氏,是不是在前院犯了什麽事。”意識到自己問的有些多,忙掩下不自然,“當個丫鬟還穿的這麽好,快去換了。”


春丫頭瞧她凶神惡煞的樣子就縮縮腦袋退了幾步,“叫我春丫頭就好了,我是被壞人抓來的。餘婆能不能送丫頭出去,寒城哥哥會給餘婆很多銀子的。”


餘婆心思微轉,一巴掌向丫頭的瘦弱身體拍去,“在這院子裏豈能自稱我,要自稱奴婢,聽清楚沒有。還有,我也聽不懂你說的什麽,好好幹活,我就不罰你。”


“哦……”


春丫頭退到水池邊,就被餘婆拎著進了一間木屋,裏麵一邊是通長的睡踏,指指最邊上的空位,“你以後就睡在這裏,你先把衣服換上,換好了就趕快出來幹活,不許磨蹭。不然就罰你。”看她唯唯諾諾的樣子便滿意的出了房間。


春丫頭幾步上前提起衣服,又摸摸自己身上的,不情不願的換了下來,才剛剛穿好,門外就響起了熟悉的聲音,門被推開,“你這丫頭就不能快點,讓你來幹活了,不是讓你來閑坐了。快點,後日便是王爺的大喜之日,這府上要洗的東西很多。”拉著她就往外走,進了旁邊的院子裏。


院子裏的陽光下都是搭著的各種洗淨的布什,而另一邊的水池旁坐著清一色的丫鬟在搓洗,看見餘婆進來都恭恭敬敬的喊了聲餘婆,便又各自幹活去了。餘婆把她拉到水池邊,“你就在這裏,跟她們一起洗淨這些,瞧著她們的動作,學著點。”


春丫頭把手伸進水裏,這個時節水是暖暖的,她抬眸柔柔的說著:“餘婆,丫頭餓了。”


餘婆渾濁大眼一瞪,“還沒幹活呢,就想著吃飯。把這邊的都洗幹淨了,不然今天中午就不給你發飯吃。”一甩帕子,扭著粗腰,巡視了丫鬟們的所有動作,臨走前瞪了丫頭一眼。


正文 56 屬下懶得洗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5 16:26:46 本章字數:3194


春丫頭瞧著旁邊丫鬟的動作,自己也開始洗了,她又不是不會洗,隻不過以前洗的物什都小,而現在手裏提著這件竟然這麽大,湊到丫鬟身旁,甜甜露出笑容:“姐姐,這些都是要洗的麽,這麽點時間怎麽洗的完。”


丫鬟見她一臉純真,便跟著笑笑:“可以洗完的,隻我們幾個就可以呢。”


春丫頭才暗自偷笑了一翻,卷起衣袖開始努力搓洗,其實水池裏的都是已經洗幹淨的,她們不過是在清水中輕輕揉揉就可以擰幹搭出去了。丫頭眼珠一轉,踮起腳,伸手把笑的物什都拿過來,這樣她才好擰幹。


臨近午時,春丫頭踮著腳把最後一件衣服搭上去,看著五彩的簾子,她頓時滿足極了。回過神後返身和姐姐們一起回到居住的院子開始吃飯。大家都圍在一張桌子上好生熱鬧,飯菜一上,每個人都夾著自己喜歡的菜,最熱鬧的是大家都開始聊府上的事情。


“要說,這府上辦喜事還是第一次呢,比咱們這裏熱鬧多了。你們聽聽,其他院落已經開始布置了。昨日我經過爺住的院子時,就看見那滿院子剛栽種的杜鵑花,你們可知道是為什麽。”其中一名丫鬟環視一周,見她們紛紛搖頭,便有些得意的繼續說著,“因為那要嫁進來的新王妃喜歡這杜鵑花,她們都說王爺以前沒有見過王妃,我倒覺得認識,不然也不會這麽討好,專門種上杜鵑花吧。”


“那可說不準,也許是王爺特意去打聽的呢。”一個臉上有些雀斑的丫鬟猜測道。


丫鬟忙搖搖手,“咱們王爺你們還不了解,整天冷著臉不說話,一年有大半的時間在軍營裏,怎麽會懂得這些燕燕鶯鶯的事情。讓他主動去打聽姑娘家,還不如讓他去殺幾個匈奴人呢。”然後放下筷子,有些花癡的笑著,“不過,雖說那雲小姐是已辭官太傅的女兒,但人長得溫柔嫻靜,很多人都想見一見呢,甚至有的公子隻為一睹真顏,把太傅府的牆都給踩塌了。王爺娶了她,我們這些丫鬟們是更沒有希望了。”


坐在春丫頭身旁的丫鬟恥笑了一聲,“就你這模樣,還想跟王爺呢,還是回去讓你的小東哥再給你多買幾盒胭脂吧。”周圍的丫鬟聞言紛紛捂著嘴笑了。


丫鬟晃著腦袋很不在意的指指春丫頭,問道:“丫頭,你老實說吧,在前院犯了什麽事了被罰到後院來,不過看你剛才穿的那些衣衫倒像是個小姐,怎麽來當小丫鬟來了。”她的這些猜測,引得眾人都來了興趣,看著丫頭。


春丫頭扯著布衣衫,等到嘴裏嚼完了米飯正準備吞吞吐吐的說呢,餘婆正好進來,嗓子一扯,“好好吃飯的,怎麽鬧出這麽大的聲音,快點吃完還能休息會,不然等到下午你們沒精神,就等著我甩鞭子吧。”


桌子上才安靜下來,隻能聽到吃飯的聲音,等到餘婆走了,那丫鬟才繼續看向丫頭,“今天也不知道借了誰的膽,故意這麽咋呼著,平時可是溫溫和和的。丫頭,你是不是以前膽子不大,所以餘婆故意這麽樣嚇你。”


春丫頭也領悟過來,忙點頭,“是啊,姐姐說得對。”


飯後,還有半個時辰的休息時間,想睡覺的便回房間睡覺去了。不想睡覺的就都坐在院子外,曬著陽光,互相說這話。三四個女人圍在一起總是有說不完的話,丫頭也湊在圍著的人群中聽著趣事,不時傻笑一番。


等到時辰到了,丫鬟們自覺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等著前院送過來的物什。這個時候水池邊的丫鬟們還是閑著的,春丫頭見有個丫鬟出去了,便坐下來開始搓洗著髒衣物,洗了一會提起一個短短的褻褲來,明眸一緊,小臉憋得通紅,在大家的注視下提著褻褲就跑了出去。一路上許多丫鬟都不解好笑的看著一個小丫頭提著一個男子的褻褲跑著。


書房裏,齊寒亦正與單風,單雨商量著後日的事情,不料一個身影迅速撞開門進來了,還不等他訓斥,那丫頭就劈頭蓋臉的罵了過來,“髒死了,一個大男人的褻褲還要別人給你洗,虧你還是個王爺啊,丫頭才不要洗你的褻褲。”隨手一丟,一個錦白的褻褲掉在了地上。


齊寒亦幾步上前,目光陰冷,一句話硬是從牙縫裏急了出來,“你說什麽?!”


春丫頭被他的戾氣弄的不由後退幾步,可是還是揚著小巴,故作鎮定的斜睨著地上的褻褲,“你……你一個王爺竟然還要讓別人來給你洗褻褲,還偏偏叫丫頭遇上了,真是遇著你什麽都倒黴。”


齊寒亦聞言提起腳,一步步的逼近她,黑色眸子像是看不到底的深淵一樣,讓人沉淪,那渾身的冰冷直直逼退了其他人好幾丈的距離。


而這個時候,有一個黑影跑了進來,看到地上熟悉的褻褲臉色垮了下來,“主子,主子,那是屬下的……屬下的褻褲,讓屬下趕緊拿走吧,別讓他丟人現眼了。”單伶扯扯嘴角擠出幾分笑容。


屋內的單風和單雨才恍然大悟,已經忍不住笑出聲來。齊寒亦轉過頭去,斂著怒氣指著單伶,“給本王說清楚。”


“屬下……屬下懶得洗,便和要洗的衣物一起扔進了後院的浣衣房。”漲紅著臉縮在一邊,虧是這房間裏的人少,要不然他才不要解釋的這麽清楚,眼神落到自己的褻褲上,像是要瞪出個洞來。


“啊,原來是你的啊,髒死了。丫頭還以為是他的呢,巴巴給送了過來。”先是恍然大悟而後又是嫌棄,幾番表情轉換後最後變成了失望,本來還以為可以笑話壞人呢,不想這褻褲竟然是別人的,瞅了瞅寒亦緊繃的側臉,輕聲邁著腳步想要悄聲退下去。


“站住,本王說了讓你走了麽!”齊寒亦轉過身來重新把目光落到丫頭身上,而後沉聲想其他人吩咐,“你們都下去吧。”單伶才拍了拍胸脯拾起自己褻褲跑了出去,生怕主子在叫住他。單風和單雨出了院子便張嘴大笑開來,笑的身子都直不起來了才滿足。


齊寒亦走近丫頭,順帶的關上房門,抓住她欲逃身子,“你可還記得,那年有個髒兮兮的小孩向你討要包子的場景。”他身形高大,無形中就散發著逼人的氣勢。


春丫頭黑眼珠一眼,湊近他的臉龐,麵色一喜,“啊,就是你啊!就是那個躺在雪地裏哭爹喊娘的孩童,爺爺說那哭聲足以把天邊的皇帝喊過來,嘻嘻……就是你啊!”


齊寒亦呼吸一窒,放開傻笑的她,從沒有一個人讓他如此怒從心生過,在房間裏轉了一圈才冷靜下來,重新走到她身邊,溫熱的氣息打在丫頭耳邊,“你是本王的人,早晚都會回到本王身邊,你不許把這身體給了別人,可懂?”


春丫頭木訥的搖搖頭,“丫頭……丫頭是丫頭自己的,才不是你的人。”


春丫頭坐在走廊處發著呆,回想著剛才他說過的話,雖然如今她聽到要離開寒城哥哥已不會再想以前那樣使著性子,哭鬧,但是心裏還是很痛的承受著別人一次次的強調,如果隻有一個人說那或許還是再騙自己,如果連帶著別人也這樣勢在必得的說著,她不能不信。


“喂,你這小丫頭竟然躲在這裏。”單伶帶著一臉的孩子心性,戳戳還在發呆的腦袋,“想什麽呢,這麽入神。還是故意不理我?”


春丫頭沒好氣的會開他的手,“丫頭要去洗衣服,沒空理你。”


單伶拉住她衣袖,“難道你不知道自己的驚人一舉已經成功的把你從浣洗房弄出來了麽,剛剛主子可是吩咐把你調到了新房那邊,那可是新王妃的地方,你這小丫頭真是好運氣,許多丫鬟都搶著要去呢。你竟然使用這樣一招就成功擠進去了,不得不讓人佩服啊。”


“你說什麽!?”春丫頭反應過來。


單伶才知道她根本就沒有聽進自己的話,揪住她耳朵,故意把聲音放大些,一字一道:“你已經被調去新房了,聽見了沒有。”


春丫頭捂著耳朵,狠狠的跺了他一腳,單伶在原地倒吸一口氣,扶著圍欄怒瞪著已經走遠的丫頭。春丫頭不知不覺不知道走到了哪裏,她卻覺得這邊很像在寒君府的那片梅林,亦是滿枝頭的白梅,隨風而落,卻戚戚然然讓人心生憐惜。


府內也是難得的這樣熱鬧,滿院子都掛滿了代表了喜慶的紅綢緞,和紅燈籠,連續兩日內,春丫頭都心不在焉的在住院裏掃著地,一聲不吭,隻有寒亦叫她是才有了表情,眾人也就不管她了,就當看不見她。


五月初六的一大清早,府外響起了鞭炮聲,眾人很早就起床已經把府裏府外全部都打掃幹淨,就等著新王妃入住了。齊寒亦穿著大紅金絲勾邊紋繡錦袍,腳步穩健,麵色如常春丫頭打著掃帚呆呆的看著那一片紅袍,回過神來揉了揉眼睛才發覺自己是不是做了兩日的夢,丟下掃帚跟著中丫鬟就出去看熱鬧了。


正文 57 朱唇輕啟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5 16:26:46 本章字數:2205


無論是皇子結親還是王爺娶正妃,都是要先到皇宮裏拜了皇上,皇後才可以出宮回到府上再拜天地。在皇宮呆了兩三個時辰才緩緩而出,大紅的隊伍蔓延了整座街道,各種喜慶的聲音充斥著每個人的內心,大家都聚在街道兩邊看著華貴的皇親娶親的盛況。


等到紅色隊伍拐進了明亦府外的街上,天已經漸漸顯得有些昏暗下來,齊寒亦早已經在門口的石階上等著,一頂八抬大轎緩緩而來,停下,寒亦幾步上前掀開轎簾,女子纖細白皙的手伸出來尋到寒亦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