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31


,直接上了三層已經訂好的雅間內,雅間內幽靜文雅,處處可見其主人的精心設計。不一會,一個穿著盤金彩繡棉衣裙女子輕移蓮步款款進來,給寒城倒上茶水,稍稍作禮,“公子再稍等片刻,傾城公子已經進了錦城。”


“嗯,你下去吧。”


女子走後,冷遲有些不解的問道:“公子,她怎知傾城公子才到。”


“清幽閣裏的姑娘都不一般,隻要她知道了你今日所來的目的,就可以幫你傳達一些消息。如此細心又感覺不到一點敵意。”他選擇在這裏見傾城便是這個目的。


果然,寒城隻喝了一杯茶的功夫,門外便響起腳步聲。一抹紅影緩緩踏進來,雖然是盡力掩飾那一身趕路的風塵,但是那腳步之間已經透露了是匆匆忙忙趕來了的,錦靴上還沾著郊外的泥土。


傾城公子進來立即關上房門,朝著寒城劈頭蓋臉就抱怨著,“不就是欺負了你一個小丫頭,你用得著這麽逼本公子麽,讓本公子一路連個上茅廁的時間都沒有。你看看,在郊外還踩了一腳泥土,本公子最討厭了。”說著已經脫下錦靴遞給了左北,“給本公子扔了,重新買來。不合腳,本公子把你扔進羅河裏。”


始終不見寒城說話,他才撇撇嘴,解釋道:“前一個月的事情真不是本公子做的,本公子也是你們斷了貨源後才知道的。一問,才知早就出了大事。本公子忙著給自己府上填充女子,就沒顧得過問。都怪那個丫頭,她去了一次,就把本公子府上的七八個女子給弄了出去。”一揮紅袍坐下,連灌了幾口茶水,還沒坐穩,就一股寒氣逼來,隨後臉上挨了一拳。


“丫頭豈是你隨便能動的,她是寒亦要的人!”


傾城公子不可思議的看著寒城一臉寒氣的樣子,半天才反應過來他說的話,“怪不得,除了他,誰還有那樣快的劍法。竟然敢刺得本公子連著躺了七八日。”見寒城還不坐下,忙討好道,“快坐下,本公子不過是想玩玩那丫頭而已,又不會來真的。況且她是寒亦的人,你氣什麽。原來是寒亦想要那丫頭啊,讓本公子一直以為是你找了個好玩的小丫頭放在身邊討樂呢。”繞了半天還是繞了回來,立即換了神情,“原來是寒亦要的人,那他幹嘛要一個什麽都不懂得丫頭,真是讓人費解。”右南站在主子旁邊直翻白眼。


寒城一句頂回去:“不管傾城公子的事。”


“好好好,咱們不說這個。本公子要為自己伸冤。”一會袖袍,“右南,把你查來的給寒城說說,別讓本公子白跑了這一趟,可是累死了。”還假裝摸摸額頭的汗。


正文 54 不冷不熱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5 16:26:46 本章字數:3352


右南一本正經的看了一眼自家主子,“要全部都說麽?”


傾城公子忍著嘴角的疼,“撿重要的說,難道你要把本公子的閨房之樂也說出來麽!”


“一個月前,我家主子在街上正好遇上了明玉王爺和三公主,還有那丞相的女兒,出於待客之道,主子便請他們在府上住下,當晚還宴請了她們。主子喝的有些多了招了小五侍寢,不想那小五竟是明玉王爺一直安插在府上的人,趁著公子睡著後偷了碧玉。主子第二日也沒在意,直到三天後才在後花園的牡丹花中發現了,以為是喝醉酒無意中掉下的,不想前幾日才知道是小五拿了碧玉去了碧玉堂傳了命令,不過,也是因為那丫頭,主子才把那些個身份不明的女子趕出了府。”


寒城的清眸一沉,嘴角泛出諷刺,“你是在編故事與我聽麽,碧玉是何東西,是你蕭碧天貼身之物,丟了三日不在意,我看是你故意而為之。”


蕭碧天見寒城臉色都變了,忙訕訕的擺擺手,“哈,這不是跟你說笑了麽,在外人看來便是這樣的。寒卿公子就不要生氣,反正你都猜出來了,本公子就是想要知道他此次去江南的目的。那是本公子的地方,豈容他胡來。”


“難道你這樣,他不會懷疑你的意圖。”明玉王爺是何等的狡詐陰險,心計深重,豈是那麽容易就被騙得。


蕭碧天不屑的撇撇嘴,“這其中的事你就不要知道了,本公子都說了是閨房之樂了。那明玉王爺在本公子手裏還不照樣乖乖的現出原形,你可知道他勾結匈奴人,沒想到他也想與西南闕星國勾結吧,他特意暗地裏見了那國的小王爺。”


寒城立即沉默了下來,靜靜喝著茶沉思著。出去買錦靴的左北也會來了,一臉氣喘籲籲的提著一雙錦紅靴給傾城穿上,傾城才覺得舒服了些,左腿搭到右腿上,左腳還晃蕩著,抬手讓右南把耳朵靠過來,寒城一記冷光射過去,“我看你還是消了這心思。”


蕭碧天被人識破心思,剜了一眼寒城,才想起今日趕來的事,媚眼一挑:“既然此時你已經清楚了,就不要在為難本公子了,趕緊下令取了斷貨的消息。本公子就靠那點銀子存活了。”


寒城轉頭對著他無故的淡淡一笑:“好,明日我便下令。”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坐著的蕭碧天一下子跳了起來,指著人已去的門口氣得說不出話來,想他三日匆匆趕過來,寒城也不留他在府上小住幾日,就這樣把他扔在這裏。


左北看主子暴跳的樣子便提議道:“要不我們主動去寒君府吧。”


“哼,他不請本公子,本公子才不要貼上去。”收起怒氣,立即換上一臉勾人的妖嬈的笑來,“去把這個房間的女子請來,要她好好侍候本公子,本公子也要嚐嚐清幽閣女子的味道。”看到左北賊兮兮的笑著,他立即拿著羽扇敲去,“不準給本公子惹事,上次你們鬧清幽閣的本公子還沒和你們算賬呢。快去把姑娘請來,你們就在門外守著。”


“主子,你怎麽忍心。”左北苦著臉。


“要不然就去大街上。”


寒城出了清幽閣並沒有坐轎子,而是準備一路走回去。對於錦城他還是比較熟悉的,這麽幾年他經常都要出來去各個城處理事務,錦城並不算太富裕,但是老百姓們都安居樂業,樸實純淨,倒挺適合丫頭的。穿過稀疏的人群在一處賣包子的地方停下,是丫頭挺愛吃的,他便買了一籠帶回去了。


回到寒君府的時候,春丫頭房間裏已經暗了燈,莫溪說今日玩了一天早早就睡了。他便把這些包子賞給了如新和田縷,兩個人沒想到才來第一日就得到了主子的獎賞,自是高興的拿到後院其他幾個分吃了。寒城看著燭光下忙碌的身影,便有些心疼的說道:“以後你就不要幹這些了,讓她們去做吧。”


何莫溪知道他的意思,不過還是拒絕了:“公子的習慣她們哪知道,還是我來服侍的好。”


寒城漠然做聲不沒有再說話,獨自陷入了沉思。


何莫溪走過來他一臉愁容,便走到身後給他揉揉肩膀,“怎麽了,傾城公子說什麽了?”


“寒玉實在太胡鬧了,勾結匈奴也就算了,還要準備勾結西南。匈奴人性子彎彎腸道少,可那西南人豈是那麽好容易就對付了。他這分明是引虎而入。”一向淡漠的寒城此次也不由真的生氣了,這朝中局勢本來就亂的很,有幾人能夠掌控的了,如果在把邊境的國家牽扯進來,朝內就很難掌控。極容易被別的國趁機而來。何莫溪便不說話了,他現在隻需要靜一靜。


春去進入初夏,暖暖的天氣帶著絲絲的悶熱,讓人有時候感覺透不過氣來。院子裏的花也開得正豔,一顆粗壯的垂柳,給院子增添了不少景色。午時,垂柳下正紅涼快的很,再擺上一張石桌,正好用作吃飯,喝茶。


都城皇上已經下旨,把明玉王爺迎娶王妃的日子定在五月初六,因此遠在孤冷城的明玉王爺要收軍回朝,寒亦並沒有跟著軍隊一同先回,而是去了趟錦城,來錦城的事情自是很少人知道,隻有單風和單雙隨行。寒亦來到錦城直接住進了城主府。


當晚錦城城主錦瑞便向寒君府送了請帖,看到請帖上的內容,寒城閃了閃眼眸,吩咐何莫溪和春丫頭隨行。


錦城城主府上是穿插院落,結構比較複雜,有的人還容易迷路。但不甚那麽華麗。擺宴的地方在一處東南院裏,這是一處小花園,兩邊是高低不同的閣樓,低的那座閣樓是戲台,高的那座便是看台。寒城與何莫溪,丫頭到了院子裏後,就看到高閣樓下一層大廳內,寒亦已經坐在了主座上,與錦瑞說著話,左邊的瑞信則低著頭絞著錦帕,她是第一個看到寒城他們進來的,目光頓時一喜。


錦瑞忙起身坐過來,“公子來了,快上座。”


“在外無需這麽客氣。”寒城說著坐在了右邊的首位上,“恭喜三哥終於要有妃子,我早已經準備好了大禮就等你成親那日送過去,隻是可惜我不能趕回去看看嫂子了。”


“是啊是啊,孤冷公子也是該有一個淑嫻的王妃了。”錦瑞也應和著。


幾人又互相客氣了一番,一個下人匆匆而來在錦瑞耳邊說了幾句話,錦瑞便起身請各位上了樓,還一邊介紹著,“今日專門請來名聞天下的流飛戲班,他們這個戲班不僅僅是戲唱得好,而且幾名女子多才多藝,絕對不輸於清幽閣的女子的舞曲。”


三樓看台上已經準備好了上好的龍井,桌上的茶壺裏冒著滾滾白煙,透著淡淡的清香,寒亦,寒城和錦瑞自然是坐於前麵一桌,靠後的一桌其餘人相繼而坐,抬眸望去,對麵看台上一覽無餘。


錦欣端著茶給兩人倒上,盈盈笑道:“我爹爹最是喜歡看這些戲曲,所以才專門建造了這兩座閣樓,今日你們來也算正好用上,我倒是平時很少過來。”她動作間大大方方,不似一般的閨中之女,那眉宇間還得帶著淡淡的灑脫,


“謝謝姐姐。”春丫頭甜甜一笑,端過來茶學著莫溪慢慢品嚐著。


“丫頭真是可愛,看公子這麽寵著,想必是跟了公子很多年了。其實我也特別希望自己有個妹妹,能跟我一起玩鬧,以爹爹的話來說就是能收住我的心,不讓你就天天想著往外跑了。”


春丫頭搖搖頭,“丫頭跟公子不過才幾個月,時間不長。”抱住莫溪姐姐的胳膊,“莫溪姐姐才跟了公子很長時間呢。”


戲台上響起了快節奏的曲聲,隨後便是四五個女子上了台,皆穿著大紅色的長裙,身子柔軟,舞步跟著節奏極快,倒是極喜慶的舞曲,女子臉上帶著歡愉的笑容,不時變換身形,裙擺飛舞,有時快的讓人眼花繚亂。


寒城主動與寒亦輕聲說了幾句話,兩人臉色如常,並看不出是在說什麽。錦瑞識趣的專注看著戲台上的舞曲。這個女子倒是有些才華,在台上彈曲的,獨唱的,獨舞的,各個都很好,一個接著一個。


後麵的丫頭也開始還極有興趣的看著,到了後麵就開始無聊的打著哈氣,由於喝的茶有點多,便獨身一人去找恭房去了。錦欣特意叫了一個女婢送她去,丫頭跟在女婢身後走了大半天才到了地方。


再出來後那女婢就不見了,春丫頭趁著月色瞧了半天也沒找見,就按著原來的路返了回去,倒是還算隱約記得。剛走進那燈火通明的院子就聽見了,錦瑞的責斥聲。她跑了進去,想要問是怎麽回事。寒城見到她無恙才放心下來。


錦瑞才緩了臉色,“回來就好,把丫頭丟了可怎麽辦。”


“爹爹,這府上雖然複雜了些,總是出不去的,哪能丟了。”錦欣小聲提醒著。


“既然丫頭回來了,我們也告辭了。”寒城不冷不熱的拱手道。


“好,好,那公子路上慢點。”


“我去送送。”寒亦提不上前與寒城並肩而站。


府門外,何莫溪與春丫頭站著說話,不遠處,一白一黑麵對麵站著,繼續剛才的被打斷的話說了起來。寒亦看了一眼那丫頭,幽深的眸子一閃,“你以後還是不要寵著她了,如今所有的皇子都知道你寵著一個小丫頭,這對她沒有好處,反而會傷害她。你也不想看到她受到傷害不是麽。


正文 55 餘婆,丫頭餓了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5 16:26:46 本章字數:2121


與寒亦的冷漠毅然不同,寒城隻是清冷一笑,緊盯著他的黑眸,“我知道了。”寒亦沒想到他這樣敷衍的回答,於是伸手抓住他的衣襟,給了他一拳。寒城左臉一痛,立即反應過來也毫不客氣的往他臉上就是一拳。一個心性淡漠,一個沉穩內斂,誰會想到兩個人不問原因就在街道上動起手來,而且兩個人的拳頭都像是發泄一樣,狠狠的砸去。


何莫溪與春丫頭聽見奇怪的打鬥聲,忙上前去,見兩人揪打在一起,都幸虧隻用的是蠻力。春丫頭身子小立即鑽到兩人之間,“不要打了,寒城哥哥,壞人!不要打了……”寒亦低頭看到嬌小的身影,眼神一閃,迅速放開寒城,摸了摸自己發疼的臉。寒城被力道推到了冷硬的牆麵上,立即把丫頭護到旁邊。


“哼,就當是發泄一次。”寒亦整理好黑錦衣,眼睛一直盯著丫頭,袖袍一揮,一股淩厲的風撲過去,春丫頭睜開眼時發現自己在寒亦身邊,寒城麵色一冷,想要過來,寒亦不等他反應已經和丫頭一起上了馬,“五日後,再給你送回來。”“駕……”一聲厲喝,兩匹馬匆匆而去。


“公子,沒事吧?”何莫溪上前擔心的問著,直到寒城走到有光的地方,才看到他玉臉上青紫一片,嘴角也溢出了鮮血,忍不住響起剛才,“你們……你們怎麽像個小孩子一樣大打鬧。”而寒城似乎沒有聽見她說話一樣,一直看著他們消失的地方,默默的不做聲。


兩匹黑馬已出了錦城,一路向東而去。馬山的春丫頭使勁的捶打著寒亦的身體,寒亦不見動靜,一記冷眼把她嚇得這能乖乖的躲在懷中不吭聲。整整一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