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23


站在門口聽著的寒城從沒有感覺這麽掙紮過,雙拳緊握著,青筋爆出,一把推開何莫溪,上前來,冷聲厲喝著:“就是你太無理取鬧了,一直纏著我,還整天叫寒城哥哥,我才不會稀罕一個什麽都不懂的丫頭,你就一個人哭吧,看誰以後還會理你這個隻會哭鼻子的丫頭。哼!”清眸怒瞪著裏麵怔愣著的嬌小身影,“冷遲,把這門給我撞開!”


周圍的人亦是發愣的看著寒城的鮮少的怒氣,她們從來都沒有見過公子這麽怒不可言過,冷遲是個聽死命令的人,走至門前,也不管裏麵丫頭離得近不近,就伸腳一踹。木門活活被踹開,清冷光線下,春丫頭眼睛腫著哽咽著。


“哇……公子不要丫頭了!”拾起地上的包袱就奪門而出,寒城無奈的抓住她的手把她摟緊懷抱裏,春丫頭死死掙紮著要出來,“壞人,壞人!丫頭不喜歡公子了,丫頭要離開,要和駱明哥哥走,隻有駱明哥哥對丫頭最好了。”每次丫頭說公子的時候都是故意的疏遠。


寒城清冷的目光掃了一圈,幾人知趣的退了下去,何莫溪也悄聲離開。寒城抱起她扭動的身子,向自己的屋子走去,並吩咐冷遲送好熱水。進了屋子,見丫頭滿臉蒼白,便忍不住要責斥:“怎麽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醜死了。”拿過錦帕給她擦擦臉。春丫頭最聽不得這種冷言冷語,委屈的抿著嘴滿眼含淚看著寒城不說話,寒城隻能放輕聲音,“丫頭以後不要這麽胡鬧了。”


春丫頭小臉一別:“公子不要丫頭了,丫頭傷心也不行麽?!”


“是這個樣子傷心麽,不吃飯,不睡覺,還不開房門。要生我的氣直接出來打我,幹嘛折磨自己,把自己折磨病了多虧啊。”抱緊她軟軟的身子,這短短的幾個月,身體長了不少,“我怎麽會不要你呢,不是跟你說過不丟下你。你就非要聽那個傾城公子的胡言亂語,這下好了,傾城該在屋子裏偷偷笑了。”他也忍不住說了玩笑話,想要逗她開心。


春丫頭才伸出手摸摸寒城的臉,“是麽,他為什麽要故意這樣說,就是為了讓丫頭傷心是不是,下次丫頭……丫頭非要懲罰他。”


捏捏她的鼻子,寵溺的說道:“你呀,就是一會風一會雨的,真不知道你阿婆以前是怎麽疼你的。”


“阿婆什麽都依著丫頭,說丫頭很聽話很乖,所以阿婆願意寵著丫頭。”看著她紅通通的臉蛋,明亮的眸子充滿了光彩,粉唇微微翹著極為誘人,金色的陽光心下白皙的皮膚散發出柔和的白嫩,他不由手抱緊她的細腰,俯身在紅紅的臉蛋上親了一下,春丫頭渾身一震,扭著衣襟,“寒城哥哥……”


“丫頭永遠是我最疼的妹妹。”


春丫頭才明白過來,嘻嘻笑著。熱水都弄好後,寒城抱著她把她直接丟盡了浴桶裏,叫來冷婉和冷靈給她洗著。洗完後已是半個時辰後,就快到午時,寒城早早就吩咐了廚房多做點送過來。果然在春丫頭沐浴後出來就撲了過來,冷婉和冷靈才相繼退下。寒城把丫頭抱到腿上,幫她擦著頭發,“丫頭,不準聽任何人的胡言亂語,寒城哥哥沒有說丟下你,你就要死死的纏著我,知道麽?”


春丫頭哪還顧得聽他說話,早就雙眼泛光的盯著那些好吃的飯菜,心不在焉的點點頭。


明城王府門口外,一輛馬車停了一個時辰還沒有離去,直到從街道上奔馳而來一匹馬,馬上的男子皺著劍眉看著馬車裏發呆的妹妹,無聲的歎歎氣,又無奈的看了一眼緊閉的大門,把妹妹拽了上自己的馬。


何莫溪觸手都是冷,才一個激靈反應過來,“哥,你怎麽來了?”


“我再不來,妹妹就成了石塑了。你喜歡誰哥哥不反對,但是唯獨不能喜歡明城王爺,我第一眼看他就知道他不是那麽容易就愛的人,你在他身邊這麽多年難道還不死心麽。”揮手讓馬夫先回府。


何莫溪靠著哥哥溫暖的背,嘴角卻劃出苦澀的笑容,“哥哥不是從小就教莫溪,滴水穿石,就是石頭也早晚有一天會被穿透。”


正文 37 死活不聽


更新時間:2013-02-11


“穿個屁。他的心根本連石頭都不是。”何莫影低咒一聲,“這次,娘這次就不會讓你再走了,會親自給你選個好夫婿。你就安心下來嫁人,哥哥保證你日子過得甜美。再說你跟在他身邊這麽多年,他可動心過。


“哥,我願意再等幾年。”何莫溪對視線中出現的模糊麵孔堅定的說著,何莫影才抿著嘴不再勸她,他們一家子都倔得很,誰又勸的了誰。


臘月三十那日,府中一大早就熱鬧了起來,春丫頭也是早早就起床看見婆子們在貼春聯,她也嚷嚷著要貼,夠不著了,就讓駱明舉著她高高的,看著春丫頭貼的歪歪斜斜的,冷婉隻能狠心的撕下來重新再貼上去,整座宅子因為大紅的春聯和窗戶上貼著的春花變得溫暖不少,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節日的歡笑。


而府外皇上五年一次的大赦天下因為這幾日心情大好,不到五年,僅三年頭上就宣布大赦天下。所以臨近歲末時,街上的人越發多了起來,在府內就能聽見正街上的歡呼聲,看著,冷婉為了不讓春丫頭繼續折騰春聯,就帶著她出去瞧瞧,其實她也很想出去看看呢。


大赦天下當日的街上會進行舞龍,舞獅的表演,滿街上都掛滿了彩帶,時辰到了後,彩龍閣最精彩的舞龍師就由街頭緩緩而行,一邊舞著各色的蛟龍,人群中的冷婉和駱明各站春丫頭兩邊,春丫頭拿著糖葫蘆隨著人群歡呼著。


最前麵的就是一條金色的蛟龍,栩栩如生,活動自如,那雙明亮的眼睛更是光彩熠熠,舞龍的人們賣力的作著各種動作,金黃蛟龍宛如活著一般舞動著,那龍頭氣勢威武不時靠近兩邊人群,春丫頭還不由伸出手去要摸一摸,不想龍頭又縮了回去。後麵跟著的各色龍雖沒有第一條龍那麽威武壯觀,飛舞自如,但是也會調皮的作出各種動作討得眾人開心。


再加上節奏時快時慢的鑼鼓聲,還有小街口裏淘氣孩子放著的炮火,整個都城熱鬧非凡,全城歡舞,春丫頭滿眼放光拉住駱明的寬厚的手掌,“駱明哥哥,這裏過年好熱鬧,以前在遙中鎮的時候冷清得很,以後我們都要在這裏過年好不好?”


駱明笑著幫她把氈帽戴好,“當然好了。”


“遙中鎮是在關外麽,那裏過新年和這裏有什麽不一樣?”冷婉也挺好奇的問問。


春丫頭頓時被提起興趣來,眉飛色舞的說著:“我們那裏過年和匈奴人差不多,年三十大家都會到草原上比賽騎馬,誰贏了就可以得到城主的獎賞,到了傍晚大家便會聚到一起,點起篝火唱呀跳呀,可是漸漸的我們那裏被匈奴人欺負,最近幾年隻能呆在屋子裏守著火爐,難得的幾年才能穿上一件新衣裳,去年這個時候丫頭還和爺爺在外麵拾幹草呢,哪會有都城這麽熱鬧。”


冷婉才拍拍她的肩膀,正色道:“公子也該回來了,我們回去吧。”


三人回複前腳剛踏進大門,後腳寒城就下了馬車,春丫頭立即掙開駱明的手向寒城撲了去,寒城笑笑:“外麵是不是很熱鬧,玩夠了咱們過幾日就會孤冷城。”春丫頭養著小腦袋又是失落又是欣喜的,寒城瞧見,“難道你不想紫衣姐姐麽?”


“想啊,丫頭覺得還是在孤冷城好,那樣能每天見到寒城哥哥,在這裏每天寒城哥哥都不見人影的。”


幾人說著已回到了院子,寒城先回了自己屋子沐浴後換下朝服,換上一身青紋雲袖的錦白長衫,出來後又叫上丫頭出了府。馬車直接停在翠仙樓門口,裏麵人流不斷,小廝顯然認識直直領著幾人上了三樓,三樓周圍都是珠簾小間,中間有一看台,看台上坐著一個紫紗女子彈著琵琶盈盈作昌,倒有幾分江南水鄉的味道。


鄰間的一男一女看見便出來轉身而進,男子恭敬作禮:“明城王爺。”這男子便是何莫影,那女子便是何莫溪,寒城一擺手兩人相繼而坐,何莫影因長久在塞外作戰,皮膚略黑,五官極其硬朗,瞧了一眼丫頭,便說道,“自錢禦醫死後,皇宮中有些人收斂了不少。”


“那便好,這樣暫且壓製他們一段時間對我們才有利。”與何莫影碰杯後,“今日我們不談這些,何將軍近來可好?”


“父親身體一向都健朗,隻是一直幫著莫溪尋找良人,可奈她死活不聽,惹得父親有些……不好受。”


何莫溪淺淺一笑,不著痕跡的踩了哥哥一腳,寒城把他們的神色都看在眼裏,把心中早做出的決定說了出來,“莫溪這次就不要去了,好好呆在家裏等著出嫁。”


沒料到寒城會如此無情果斷,何莫溪饒是在鎮定的也是手一抖,清酒撒了出來,麵色一變:“不,公子,莫溪說過不後悔一輩子侍奉你,你就這麽狠心拋下莫溪,公子……莫溪從來都無所求,隻希望一直這樣下去。”


寒城還要說,春丫頭卻開了口,她本是局外之人,但心性簡單忙抱住何莫溪的胳膊,“莫溪姐姐這麽喜歡寒城哥哥,你們為什麽都反對他們在一起,丫頭好舍不得莫溪姐姐,你們都是壞人,丫頭不喜歡,丫頭要莫溪姐姐陪著。”把腦袋鑽進莫溪懷裏,一臉撒嬌的樣子,這番話說得有人尷尬,有人欣喜,總之都是不同的表情。


寒城冷著臉把丫頭的腦袋扳正,“不要胡鬧。”


門口珠簾微動,發出清脆的響動,隨之響起一道悅耳的女聲,“我就說六哥府上有一個極寵的丫頭,六哥還不承認,今日被我瞧見了吧。九弟,你看那丫頭怎麽樣?”


屋裏的人忙作禮:“八公主,九皇子。”唯有坐著的寒城與春丫頭沒有動作。


八公主齊暖笑一揮手,“在外麵不需這些虛禮。”說著走進來伸手要拉丫頭,丫頭見陌生人忙縮著躲進寒城的懷裏,齊暖笑咯咯一笑,收回腳步,“這丫頭害生的很,不知叫什麽,瞧著長相也沒出眾之處,六哥怎麽的就喜歡這樣的小丫頭。”


正文 38 你逾矩了


更新時間:2013-02-12


公主坐下,何莫影和何莫溪紛紛退到一邊,九皇子則半倚著門欄敲著羽扇,一邊聽著外麵的曲,一邊瞧著裏麵,寒城嘴角緩緩勾出笑來:“她名就叫春丫頭,是在大雪中被撿回來的,因為性情簡單,和當年的暖蓉一樣,就把她當妹妹一樣待。你今日怎麽的有空出來。”


齊暖笑當然記得當初父皇最寵愛的女兒齊暖蓉,隻可惜早早就去了,甚是明了的點點頭,“父皇今日陪著皇後母妃,沒空見我們。我便讓九弟帶我出來了。”暖笑人如其名,笑起來精巧的五官都是暖暖的舒服,搖搖丫頭的胳膊,“丫頭,與姐姐說兩句,別害怕。”


春丫頭怯生生的看了一眼寒城,才柔柔的叫了一聲:“姐姐。”


齊暖笑頓覺無趣,拍拍手起了身,“算了,我一來你們也跟著客氣了起來,還不如不來呢。”拽起九皇子的袖子走進了另一間珠簾小間,“九弟,這幾日我聽你母妃說要給你找個正妃呢,你可睜大眼睛瞧著點。”清脆的聲音漸漸聽不見了。


站著的兩人複又坐下,何莫影忍不住擔憂起來,“如今明辰王爺,明隴王爺都已娶正妃,側妃,現在看來九皇子也要娶妃了,王爺難道不考慮一下。”


“哥……”


“你逾矩了。我自有考慮,既然莫溪……那便隨你。”最後一眼是看向何莫溪,何莫溪聞言果然笑了,她就知道公子不是這麽無情的,寒城連飲幾杯,目光微閃,“我們四日後便離開,估計這次走了,如果都城沒有什麽變化,明年過年就不回來了。”他似在自言自語,也似在告訴其他人,春丫頭乖乖的吃著,這些不管她的事。


翠仙樓對麵的是翠映樓,兩樓自建立之初就聽人說是兩個冤家建的,隻有一字之隔卻之間有著仇恨般,兩家相鬥百餘年已成了都城人飯後的一大樂事,但近十年有說翠映樓換了老板後就生意比之對麵的酒樓一直很好,自然也不是一般人就能進去的。


隻看那翠映樓樓內的雕花就能猜出當初花了多少心思,每一層樓層上的雕花都不同,在三樓每個雅間內掛著一副名家之畫,並代表著一種花名,在最邊上的香蓮閣裏此時坐著一位雅靜的女子,穿著可看出不是一般的官宦之女,眉宇間優雅銳氣,屋裏服侍的人也是宮裝華麗。


“主子,明亦王爺已到。”屋外的侍衛提醒道。


“讓他進來。”女子放下泡著碧螺春的茶杯,輕輕擦了擦嘴角,見進來的明亦王爺,莞爾一笑,請他坐下,“坐下吧,不必多禮。”宮女也忙上前倒上茶水,“今日我也是特意出來瞧瞧熱鬧,許多年都沒有見外麵的熱鬧了。”


寒亦穿著墨色的錦衫,袍內露出銀色鏤空紋繡鑲邊,腰間係著玉帶。麵色冷霜,也不喝茶,“蓮嬪有話直講。”


蓮嬪也不惱,聲音溫淡:“她們不知道那日闖進皇宮的人,我卻知道是你,而且那日狩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