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25


抬起腳狠狠的朝著他腳上跺了下去,神醫一時沒注意,包子卡在了嗓子裏,滿臉漲得通紅。


“哈哈……看你還敢說丫頭,丫頭這麽乖怎麽會野呢。”而後自覺的躲進寒城懷裏。


周圍的人看著神醫那窘迫樣也是忍著笑,神醫咳了好半天才順過來,伸手要抓住這個小丫頭要教訓,寒城則攬過丫頭,伸手攔住神醫,“這個丫頭頑劣,還請神醫見諒。”神醫隻好憋著氣隨意坐到一邊哼哼著。春丫頭高興的躲在寒城身後朝著他做鬼臉,寒城瞧見心情大好的摸摸她的腦袋,“等我一會,我們即可就會孤冷城。”


“啊,這麽快就回去啊,丫頭還沒玩夠呢。”


“以後多的是時間,乖,回屋子裏小憩一會。”


神醫則幸災樂禍的與她說道:“下次來,非叫你這個野丫頭給我的草藥澆大糞。看你還敢說我臭麽。”這兩人個人似乎就杠上了,誰也不饒誰,春丫頭收到寒城的眼神,耷拉著腦袋乖乖的回房了,神醫坐了一會覺得無趣就提著自己的藥箱搗鼓去了。


回到了孤冷城天還沒有亮,春丫頭立即鑽回屋子睡覺去了,其他人也相繼歇下。


豎日一大早,寒城便帶著神醫去了後院,穿過小紅門,來到閣樓中。神醫見到暖芙並沒有說什麽,直接把脈,良久的等待後,神醫隻是搖搖頭就讓旁邊的幾人擔心了起來,下麵的話更讓寒城感到難受:“姑娘的病本來就是從母體帶著的,然後被人下毒能活到現在已是奇跡,徹底清除毒已然不可能。”


“神醫,我隻想問一下自己還有多少年。”暖芙輕輕的笑著,仿佛早已經知道了般。


“最多三年。”


於是神醫便在此住下來,就住在當初寒城對麵的屋子。


夜晚,春丫頭和駱明坐在屋頂上看星星,她指著夜空中最亮的兩顆星星說道:“那肯定就是爺爺和阿婆了,阿婆說即使她不在了,也會在天上看著丫頭,駱明哥哥,你也快尋尋你阿娘和阿爹。”


駱明看著她柔和的側臉,純真的笑容,不覺把她攬入懷中,溫柔道:“丫頭,嫁給我好不好?”


懷裏的春丫頭一驚,推開他的懷抱,有些尷尬,嘴角勉強扯出笑容:“駱明哥哥,丫頭還小呢,再過個兩年好不好,等丫頭再長大一些,一定嫁給駱明哥哥好不好。”又重新把頭放到他肩膀上,“丫頭其實很喜歡小孩,嫁給駱明哥哥後,丫頭多生幾個小孩,哥哥喜歡麽?”


“喜歡,隻要是丫頭的都喜歡。”


“那就好。其實阿婆一直不讓丫頭來中原,臨走前一個晚上還要丫頭發誓呢,可是丫頭……丫頭不來中原能去哪呢,遇到了寒城哥哥是丫頭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情了,就算是天打雷劈丫頭都不怕了,希望阿婆能原諒丫頭。”


雖然駱明很好奇為什麽阿婆這麽討厭中原,但是在夜色下他隻希望好好安慰丫頭,“放心,阿婆一定會原諒丫頭的。”疼惜的把她的碎發攏到耳後,春丫頭是他看著長大的,她對於他來說更多的是一種超乎於親情的感情,很早他就下定決心要一輩子對她好,特別是在去年親人都去世後,他更是努力增加武功就為了保護這個小丫頭。


又是一夜雨霏霏,神醫在這裏已經住了半個多月了,每天除了給後院的姑娘看病就是與春丫頭鬥嘴,兩人不管是在哪都要鬧個麵紅耳赤,不罷休。就連幾次在寒城的飯桌上都是,不過誰都不占上風。細雨不斷,清新的空氣中帶著泥土味道,一隻白鴿破開雨幕飛了進來停在窗台上。


院子裏春丫頭正站在自己門口由何莫溪挽著頭發,另一邊的神醫悠哉的躺在躺椅上,兩人才安靜了一會又準備鬧起來,同時見那隻白鴿便要搶了去,豈料屋內的寒城先人一步搶走了白鴿,何莫溪閃了閃眼神,繼續幫丫頭挽好頭發後進了公子房間。


春丫頭怒看著神醫:“臭老頭,就是你站在雨下也是臭的,丫頭站這麽遠都能聞見。”


神醫躲回自己屋簷下,緩緩悠悠的奚落著:“你家寒城哥哥再過幾天就不寵你了,後院的小美人身體就快好了,你家寒城哥哥可是很疼她的,不惜降低自己身份求我。你這個不占親也不帶故的野丫頭就沒有人管了。”搖著雙腿一臉愜意。


正文 43 讓壞人找不到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5 16:26:46 本章字數:2084


春丫頭一聽,心裏湧起熟悉的酸澀,揚起圓潤的小臉反駁道:“你胡說,寒城哥哥最疼丫頭了,才不會不要丫頭呢,你這個臭老頭,壞人!看丫頭不打你。”隨手拿起牆邊豎著的竹竿就朝神醫揮去,小細胳膊的氣力還不小。


神醫立即嚇得蹦了起來,一邊躲著一邊繼續逗她:“你看看,羞惱成怒了吧,被我說中了吧。”依舊不依不饒的刺激著她,丫頭拿著竹竿,瞪著眼非要把他這臭老頭趕出府去,嬌小的身影在雨裏追逐著老頭,小臉也不知是氣得還是跑的,一片通紅。


正在屋子裏看著飛鴿傳書的寒城聽見外麵的雜亂,眉頭陡然皺起,起身走出了屋子,看見春丫頭在雨裏跑來跑去,一身狼狽,不由輕斥出聲:“給我站住。”語氣不帶一點溫度,足以嚇到了丫頭,果然春丫頭手一抖扔了竹竿,委屈的站在原地不動了。


“哈哈,我說對了吧,你家的寒城哥哥不喜歡你了,誰叫你總是這麽胡鬧。”


寒城麵色一凜,幾步下去抱著丫頭往屋裏去了,轉身之際不忘一記冷眼送給神醫,神醫忙捂住眼,他不過是鬧著玩的,用著這麽冷麽,何莫溪走過去對他說:“丫頭最怕公子丟下她,你以後玩也不要說這些。”神醫才明白過來撇撇嘴繼續躺回自己的躺椅上。


屋裏把頭埋在寒城懷裏的春丫頭肩膀抖動著,寒城拍著她的背,“我有些衝動了,丫頭以後不要站在屋裏,雖說天氣暖和了不少,但是淋雨受了風寒怎麽辦。”


春丫頭伸手環住他的腰,鑽出小腦袋一臉笑顏,“丫頭才沒哭呢,如果一直哭的話就是小孩子了。丫頭已經長大了,寒城哥哥的道歉丫頭也接受了。”看著他眉頭舒展開又皺起,“寒城哥哥是不是遇到不開心的事了,告訴丫頭好不好。”


難得她這樣善解人意,捏捏她的鼻子,“沒有,有丫頭我很開心。不過,我可能要出趟遠門,大概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不能帶丫頭去。丫頭要乖乖的呆在府上不許亂跑,知道麽?”


“那是不是寒城哥哥路上很危險,把駱明哥哥帶上吧,遇上危險的時間他可以帶著寒城哥哥飛的遠遠的,讓壞人找不到。”這幾天晚上她就喜歡讓駱明哥哥帶她來回的飛。


“嗯。回房去換件幹淨的衣裳。”幫她擦擦臉上的雨水,春丫頭不吭聲的跑了出去。寒澈低下頭見一身的濕意,他竟沒有覺得很不舒服,兀自一笑進了內室換了一件。走到窗台下,看著書桌上今早剛剛畫的水墨畫,畫上一池朵朵盛開的淡粉色荷花,旁邊坐著一個憨笑的丫頭,丫頭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炯炯有神,一襲淡粉色的印荷拽地長裙,與池中的荷花互相映襯,簡單的畫圖美人更俏,那一幕就好像真實的浮現在眼前一樣。


何莫溪緩步進來時就看見他癡迷的目光盯著桌上的畫,不由後退一步,心都陡然一抽,又像是被抽空一樣難受,他如今對丫頭到底是何種感情,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了吧。沒想到自己在他身邊這麽多年抵不過一個什麽都不懂的小丫頭。


“來了,正好我要交代些事情。”寒城清冷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把畫卷收了起來。


何莫溪半天才反應過來,“公子不帶我。”


“嗯,和上次出關一樣。我一個人應付的來,你一個女子出門在外也不方便,如今府上丫頭和神醫都不是省心的,你要好好看著。”揉揉發痛的眉心,“一直想要刺殺丫頭的刺客一直沒有消息,如果我走了那刺客定然會再次行動,你就晚上過去陪陪她,還有任何人送請柬過來,都以身體不適回過去。”


“知道了,那沒事莫溪就先下去了。”努力掩飾著眼裏打轉的淚水,不等寒城回頭已奪門而出。


綿綿細雨打落在深暗的屋簷上,一滴滴落在青石板上發出清脆的聲音,春丫頭腳踩在凳子上踮著腳,伸手探向櫃子頂,搖搖晃晃的把那幾摞紙拿下來,看著自己這幾個月練得這麽多心裏升起了濃濃的滿足感。


“寒城哥哥,這是丫頭這四個月練的字,快來看看怎麽樣。”把紙放下,拉著寒城過來,“丫頭可是來討賞的,且寒城哥哥不許再像誇繡品那樣誇丫頭,否則,丫頭就真的生氣了。”


寒城每每想起她繡的東西就忍不住笑出來,大概翻了翻,越往後看越像自己的字,翻到最後一張他恍惚覺得這就是自己寫的字,“這是丫頭寫的,全部都是?!”


春丫頭湊過來非常肯定的點頭,眼眸極為純淨,“是啊。”又捂住嘴偷偷一笑,“丫頭在寒城哥哥這裏偷了很多,就拿回去瞧著練了,其實也不難寫多了就會了。是不是很像呐。”她正高興間,寒城把一摞紙丟進銅盆裏點燃,春丫頭忙撲上去,驚呼著,“幹嘛呢,寒城哥哥,那是丫頭辛辛苦苦寫的。”


寒城麵色漸漸凝重起來,把她拉到懷裏正色道:“以後少練一些,丫頭記住千萬不可在外麵隨意寫這種字體,要是被壞人有心利用了可不好。”想著從懷裏掏出一個玉印,“這是賞給丫頭的,如果丫頭以後被逼著要寫字的話就在紙上刻上這個,記住我的話。”當初他隻是為了收斂一下她的性子,才逼著她練字,沒想到她練得如此隻好。


春丫頭慎重承諾著:“知道了,寒城哥哥說過的每一句丫頭都會記在心裏。”


第二天清晨依舊是斷斷續續的下著小雨,寒城早趁著無人的時候悄然走了。春丫頭頓時覺得更無趣了,就躬身鑽進了神醫的房間裏偷偷看著神醫在房間裏搗鼓什麽,神醫很專注的配著藥方,見到身後的一個黑影,他也不管了。於是兩人難得很安靜的相處著,一直到了中午何莫溪進來叫吃飯的時候,兩人才互相不滿的笑了笑。


正文 44 讓他盡管來尋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5 16:26:46 本章字數:3222


午飯後,春丫頭又好奇的來到了神醫房間,神醫見她進來就開始嘴裏嘀咕著一些自己親身經曆,有意無意中給丫頭傳授了一些醫藥常識,丫頭也聽得認真饒有興趣的看著那些瓶瓶罐罐。有時候還湊過去想要看看,被神醫給弄推了過去。


“這些可不是隨便你就能動的,要是把你毒死了,我怎麽賠你的寒城哥哥。”


“毒!”丫頭忙走遠一些才坐下,“神醫每天弄這些不怕把自己毒死麽?一個人死了都沒有人給你收屍。”


神醫不以為然的看了她一眼:“我要是害怕,哪還有神醫這個名號,這都是用命換來的。”似想起什麽,神醫問她,“你知道我那個清連徒弟為什麽不給女子治病麽?”


“原來那個清連是你徒弟啊,那……那個孤水曜不是也是你徒弟。丫頭最討厭那個孤水曜了,每次都要把丫頭扔到亂蛇窟裏,想想就覺得顫得慌。”


神醫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冷哼一聲,“那個毒辣女人和我可沒有半點關係,我早就把她趕出師門了。咱們不說她,說說我徒弟為什麽不給女子看病。”也不管丫頭愛聽不愛聽就叨叨嘮嘮的講了起來,“清連也是可憐之人,十七歲是他父親娶了一房小妾,是匈奴之女,那女子閑暇之餘竟然看上了清連,清連豈會喜歡這種不知廉恥的女子,就想出一辦法自己也娶了妻子,想著這樣就不會讓那匈奴之女惦記了,豈料匈奴之女沒有收斂還更放肆了,半夜趁著他父親不在偷溜進他房間,想要與他……進行魚水之歡,清連雖沒有武功但會醫術,隨手拿出自己枕頭下的銀針把那女子紮了出去。”


“然後呢?”丫頭也來了興趣。


見春丫頭來了興致,他也講得興致勃勃,“那匈奴女不罷休啊,把清連的妻子活活給打死了,臨死前清連也算是勉強趕了回去,隻可惜妻子隻有一口氣了,看著妻子咽下最後一口氣,他怒由心生,拿出身上帶著一瓶毒藥給那匈奴女灌了下去,哎……清連就在妻子墳前發誓從此不給女子看病。你說他是不是死腦經?”語氣一連轉了好幾下,最後是輕鬆一問。


春丫頭還沉浸在剛才的悲痛中被他猛地問了一句立即回過神來,“你才是死腦經,沒良心,如果丫頭也能遇上這樣一位癡情的男子就好了。”摸著眼淚回了自己房間。


今日的夜晚異常的寧靜,春丫頭已經沉睡。何莫溪外側卻總感覺心裏惶惶的,輾轉反側,好不容易到了入睡的時候,外麵突然響起了喊鬧聲。她立即警覺的起來,打開房門,一名暗衛正好走來,“何姑娘,孤冷城突然被匈奴人攻了進來,府上恐怕已經不安全。姑娘快點帶些重要的東西,讓我們送你們出城。”


何莫溪迅速反應過來,也顧不上問怎麽會突然發生這樣的事,就返身叫醒丫頭,然後讓暗衛把府裏的所有人都召集到前院。她則帶著神醫迅速去了後院,在梅花林正好遇上出了閣樓的眾人,趕緊吩咐十名暗衛,“冷岩,你們千萬要護好小姐,把她安全送到雁城的城主府上。神醫,你也跟著他們先走。”


暖芙抓住何莫溪的手,“那莫溪呢?”


“我還有前院的人要安排,時間不多了,你們趕緊先走,我們隨後就來。”把暖芙交給女婢,暗衛迅速護著幾名女子從後門出了府。看著他們幾個人消失在河岸邊,才稍稍放了心,把暖芙交給冷岩和那幾名暗衛她放心。


這個時候外麵已是火光四起,喊殺聲不斷,何莫溪匆匆去了前院冷靜吩咐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