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210


外麵的天色漸漸暗下來,殿內也點起了燭火,偌大的宮殿裏隻有顧春一個人坐在地上,直到聽到紅木門的吱呀聲再次響起,顧春趕緊扭頭看去,隨機眼神暗淡下來,單竹走過來,“顧春,今晚皇上不會回來了。外麵蕭公子要見你,說他是你的親人。”


顧春聞言眼睛頓亮,站起來不顧腿上的酸痛跌跌撞撞跑了出去,蕭碧天就站在高台之上,身影清冷孤獨,卻獨給了顧春一種親人的溫暖,“表哥,你可是有什麽辦法?”


蕭碧天轉過神來,摸摸顧春的發頂,“顧春,你怎麽還是這麽笨。還是你根本就不把我放在心上。這世上還沒有我蕭碧天辦不了的事情。不就是救個人麽,走。我們先回無名宮。”走了幾步看她走路的樣子很不自然,就猜到她一定是腿又受了寒氣,二話不說,當著宮女的麵,把顧春背上來,“哥哥天生就是用來疼妹妹的。”


一句簡單的話卻像是暖流漸漸襲入顧春的四肢,顧春把頭安心的放在蕭碧天並不寬厚的背上,緊緊的抱住他的脖子,這是她第一次被蕭碧天背著,也是第一次感受蕭碧天身上不同的氣味,不知不覺,許是太累了,還未回到無名宮顧春就睡著了。


回到無名宮,蕭碧天把她放到床上,顧春就醒了,立即抓住蕭碧天的胳膊,“表哥,不解決了駱明哥哥的事情,我會一晚上都睡不著覺得。你到底有沒有辦法?”


“不是說了哥哥會一直疼妹妹。顧春,這件事你就放心,全部交給我來辦。不過我並不能讓駱明光明正大的過著後半生,隻能讓他遠離這裏,和妻子遠走他鄉,這樣不是就好了。”


顧春喜極而泣,點點頭,“好,隻要能抱住他的性命就好。”


“好,我明天就著手辦這件事情。夜色不早了,你也早點休息,爭取明天去齊寒亦那裏把乳乳要回來,以後再也不要這種傻事了,你不又不是不了解齊寒亦。還每次把自己搞的那麽狼狽,唉……真不知道姨母怎麽生了你這麽一個笨表妹。”


顧春一時煩悶心情散開,聽蕭碧天如此說自己,就哼哼的嘟著嘴,“我才沒有那麽笨呢。”


“是啊,你不是笨,是太過重感情了。和齊寒亦恰好相反的一麵。”蕭碧天幫她把被子掀開蓋上,很快就又恢複嬉笑的麵容,“本公子該走了,再呆下去,會讓人說的。”


紅衣飄然,如影隨形的魅意不改,還是當年那個迷倒萬千少女的傾城公子。


蕭碧天走後,單雪才進來,看到顧春安然睡下,才放下懸著心退了出去。


第二天,蕭碧天並未來無名宮,也沒有帶什麽消息。讓顧春整日都是心不在焉,晚上也是到了半夜被單雪勸了很久才睡著。可是一夜繁夢,各種各樣的情景的在腦海裏不斷閃過,直到清晨才渾渾噩噩的睡過去,一睡就睡到了午時。


“主子……主子,不好了,出事了。”單雨的呼喚聲才耳邊響起。


顧春猛地坐起身子來,一把抓住單雨的胳膊,“是不是表哥沒有救下駱明哥哥,現在什麽時辰了,是不是駱明哥哥已經斬首了,不行……我要出宮去看看。”


“主子,不是駱明的事情,是初夏出事了。剛才永福宮的宮女來把初夏帶走了,單雪已經跟了過去,我這趕緊和主子說。看她們的樣子,好像是要拿初夏做什麽似的。”單雨,單雪和初夏相載一年多的時間,早已成了無話不說的好姐妹,自然很是擔心,


“抓走了?永福宮竟然都不過問我一下就把初夏給帶走了。快,給我梳洗一下,我們馬上就過去。”顧春手忙腳亂,匆匆的淨了麵,穿上裙衫就出去了。


到了永福宮,顧春走進去才發覺皇上也在,忙緩下腳步,看著跪在地上的初夏,皺著眉頭簇然一笑坐到旁邊的位置上,“姐姐,不知我宮裏的初夏犯了什麽事,要這麽興師動眾的過來審問。再說初夏是我的宮女,姐姐要帶走人,也要與我說一聲不是麽。”


“本宮派人過去了兩趟,都說春主子還睡著,單雪等不讓打擾,可是皇上在此等著,眾位妹妹在這裏等著,本宮總不能任由妹妹睡到醒吧,隻好派人先把初夏帶了過來。”輕輕吹著熱茶,皇後紅唇翹起,“至於犯了什麽事,你可以看看那個穢物,自然就知道了。”


顧春目光掠過初夏麵前的那些男子貼身衣物,“隻憑這些男子衣物能說明什麽,這些都是我讓單雪縫製好送給表哥的,表哥為我做了那麽多事情,我這個做表妹還不能敬一點心意。皇後姐姐,覺得單憑這些衣物應該給初夏認定什麽罪名,妹妹倒是想洗耳恭聽。”


顧春反應之快,出口的理由又合情合理,皇後冷笑一聲,“本宮可不信一個宮女會給男子縫製這些貼身衣物。妹妹這個理由說的固然很好,但是是昨晚有人親眼看見初夏與乾清宮的一名公公在私會。皇宮裏決不允許出現宮女和太監私會,本宮就要好好查一番。”


顧春不怒反笑,鎮定看向初夏,“初夏,你怎麽說。”


初夏聞言很是欣慰,可見春主子是極其信任她的,初夏搖著頭,“奴婢從來沒有與人私會過,更不要提和什麽乾清宮的太監私會。昨晚奴婢就呆在無名宮,從未出宮過。”


“對啊,昨夜奴婢和初夏還一起說話呢。”單雪此時也出言道。


“你們都是一個宮的,自然要為初夏說話。所以你們所言根本不能相信。”在顧春對麵坐著的李貴嬪幽幽出口,並不看任何人。


正文 45 遠離是非


更新時間:2013-10-18


“是麽,哪有哪個宮女看見了初夏和哪個公公在私會。”顧春冷眸緊盯著李貴嬪。


李貴嬪才抬眸起來,掩嘴而笑,“不巧的是,就是妾身宮裏的元文看見的。元文昨晚去禦膳房給妾身端藥去,妾身等了好長時間才見元文回來,便問她是怎麽回事,一開始她還不說,我安慰了幾句,她才緩緩說來。元文說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就是初夏和顯公公。”


顧春冷哼出聲,“你們不要怪我說句難聽的話,初夏豆蔻年華,長相清秀,我早就決定在她到了二十五歲以後讓她出宮去,到時她不會找不到一個對她好的男子,何必要和宮裏的一個宮人苟且。有哪個宮女腦子這麽笨會幹出這種事來。”


顧春在李貴嬪開口時,就猜到了今日之事完全是幾個人合夥來除掉她宮裏的人,而其他那些妃子自然是看熱鬧的,至於皇上,她此時管不了那麽多了。


“那可未必,有些宮女為了自家主子什麽事情幹不出來。讓自己宮裏的宮女去和乾清宮的太監苟且,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要得到皇上的寵愛,這樣是收買宮人的最好辦法。”琴昭儀如今不在了,又跳出來一個李貴嬪,還真是有幾分琴昭儀的尖酸刻薄模樣。


顧春向皇上看去,見皇上一連淡漠仿佛是看戲的樣子,顧春心像是突然落入冰窟裏,心底冷笑,如果今日在這裏被誣陷是單雪或者單雨,她倒是想看看皇上是什麽反應。


“皇上,臣妾覺得此事要讓顧春心服口服,還是要把證人和證物都拿出來。”見皇上無聲默許,皇後向半雪頷首一下,半雪退下去。


須臾,半雪身後就跟著一個麵目清秀的小公公,小公公手裏還有一些女子貼身用的衣物。單雪和單雨在看到那些後臉色一變,她們清楚那是初夏的,可是更讓她們不解的是,無名宮看守嚴格,她們又與初夏同住一個屋子,怎麽可能有人能夠偷得這些東西。


顧春此時卻是心累極了,前幾日本就為駱明的事情憂心忡忡,今日午時也不知道表哥能否救下駱明,一事為了,一事又起,剛才她鎮定的神情都是強撐出來的,同樣看到小公公手裏的東西後,她臉色並沒有變,而是嘴角的弧度扯得更深。


“這位小公公與顯公公住在一起,他很早就聽說顯公公與宮女苟且,隻是礙於相處三載情分在那裏擺著就沒有說,直到剛才侍衛去搜尋的時候,顯公公才幫著搜出了這些衣物。如今,初夏你還有何可說,這些衣物想必你不陌生。你不承認也沒事,半雪已經拿著衣物去內務府核查過了,就是無名宮的裏的東西。”皇後續續說來,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完了看向顧春,“顧春妹妹,證據都放在這裏了,你還想提初夏說些什麽。”


“顯公公呢?”此事的另一個當事人不在這裏,她有必要問一下。


“今早事發顯公公已經投井自盡了。”一句話把這事情板上釘釘。


顧春起身一步步朝著皇上和皇後走去,目光幽冷,停至兩人麵前後輕聲問道,“我想要聽聽皇上怎麽說。畢竟是我讓初夏去勾引顯公公來打聽乾清宮的事情,皇上也算是受害者。”


皇上迎上她清幽的眼眸,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被她的眼神震懾到,又想到昨日之事,他冷下臉來,“朕隻是不希望這件事是你做的。”這也是第一次齊寒亦語氣裏出現了遲疑。


可就單單這麽一句把顧春對他的最後留戀給揮之殆盡,她突然發聲大笑起來,那笑聲裏充滿了各種情緒,隻是眾人聽後都渾身一震,隻見顧春連連後退指著單雪憤恨道:“皇上,如果今日之事是單雪做的,如果是我讓單雪去勾引顯公公呢,皇上以為如何?”


“單雪的主仆之心早已不屬於朕,朕不會念及舊情。”皇上這句話更狠。


無意外的是把單雪和單雨同時打擊到了,而顧春頓時大笑轉為諷刺,她麵對單雪和單雨接近透明的臉色,不忍再說什麽,走至初夏身前把她拉起來,“今日之事不管是真是假,你們信與不信,初夏是我的人,你們要想處置她,就先踏過我的屍體。和去年的初秋一樣,我對初夏依舊如此,還有單雪,單雨,她們幾人盡心盡力服侍我,如果我連她們都保護不了,那我這個做主子的還何必要苟且偷生,孤苦伶仃的活著。”


顧春今日真的是豁出去了,她轉身深吸一口氣,“皇上,以後不要帶乳乳來無名宮了。”


“主子!?”


“顧春!?”就連皇上也倏然站起,驚憤的看著顧春。


“反正我這個做娘親的隻會利用乳乳,做不了一個可以疼愛女兒的好娘親。還不如早早斷了乳乳這份感情。”她強忍著眼裏的淚花,還有心裏的不舍,說出這番話來。


“主子不要,乳乳是主子的心頭肉,主子怎麽可以為了奴婢不要乳乳。”初夏絕不沒有想到顧春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她轉身跪到皇上麵前,“皇上,奴婢承認自己勾引顯公公,奴婢願意受罰,求皇上不要把主子這句話放在心上,求求皇上了,奴婢願意受罰……”


事情鬧到這種地步,絕不是皇上願意看到的,在他聽到無名宮的初夏與乾清宮的顯公公苟且之事是不知道有多氣憤,誰都知道顯公公是肖公公的幹兒子,更是肖公公的左右手,而肖公公是皇上身邊最信任的管事太監,所以他決心要懲治初夏,還要讓給顧春一個懲罰。


一時間大殿內,溫度驟然下降,無人敢言。


不時,德貴妃起身對著皇上盈盈一拜,笑著說道,“皇上,顧春姐姐隻是一時悲從心起,難免說出這番衝動的話來。而且臣妾以為今日初夏之時實在不能了了定案,這其中處處透著蹊蹺。隻要皇上冷靜著想一想,就會覺得這些證據太過牽強。”


“貴妃姐姐與顧春關係頗好,為顧春說話大家也理解。不過這處處透著蹊蹺又是從何說起。”旁邊的李貴嬪依舊是不依不饒。


德貴妃立即冷下臉,斜睨著李貴嬪訓斥道:“李貴嬪還是嫌這裏鬧的不夠麽,李貴嬪如此連連質問,我倒是懷疑是李貴嬪故意陷害了。”


“你!不要胡說,妾身隻是在為皇上著想罷了。”李貴嬪差點就站起來,還好旁邊的雪貴嬪及時按住她的手,示意她稍稍冷靜一些,不過誰都看得到李貴嬪另一隻手指上的白骨。


皇上喜歡一切事情被自己掌握在這裏,可是遇到如此重情的顧春,他似乎有心無力,再加上昨夜沒有睡好,他頓感疲憊,不耐煩的揮揮手,“此事朕心裏有數。你們都散了吧。”


一旁的皇後聞言袖袍裏的手指也是緊緊攥在,她本就是要當著這麽多人的麵熱讓皇上處置初夏,也順便給顧春一個教訓,沒想到事情出乎意料的在發展,皇上這麽說明顯就是想要偏袒顧春,那她連日來的動作不是就白白付諸東流了麽,她不甘心。


皇上是第一個走出了永福宮,隨後就是眾位妃子,就像是看了一場精彩的戲幕一樣,看完也就紛紛散去了。單雪上前扶住顧春,就突然感覺到顧春心脈不穩,她忙示意單雨過來,兩人扶著顧春出了永福宮,還未走幾步,顧春就張口噴出鮮血,昏倒了過去。


顧春在永福宮外吐血昏倒的事情迅速傳遍了皇宮內各個角落,本來往乾清宮走的皇上聞言也是匆匆向無名宮趕去,無名宮內室,清連公子給顧春把脈後,依舊是那副沉重麵色,“我也不用多說什麽了,兩年前我說顧春隻有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