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21


有發現什麽可疑的人。丞相麵色一冷,鋒利的目光掃過站著四樓的卿穎和紋月,又是袖袍一揮,抬步上了四樓。


遙姑姑也跟著上了四樓,丞相把開著的房間一間間的看過去,每一個角落都不放過,腳步也慢了下來,走至紋月房間時,指指緊閉的房門,“這間怎麽沒打開?”


官兵猶豫的看了看,吞吞吐吐道:“丞相大人,這間……這間……”


丞相不管他伸手推開房門,看見裏麵坐著的兩人後臉色一黑,“給我滾出來!”怒瞪著眉梢踱步到樓梯口,想伸出手指著兩人說,但是又忍了下來收回顫著的手,“怎麽,還不跟上來,想繼續丟人現眼。”


赫淩葉小步跟在哥哥身後,“爹爹,女兒隻是來玩玩,又沒做什麽。”


“住嘴,一個女兒家來這青樓能幹什麽,還有你,怎麽照顧她的。回去後以家法處置。”怒氣衝衝的離開了卿月閣,兩個嬌小的身影隨之而後,官兵也一下子就全部撤了。卿月閣一下子又恢複了熱鬧的場景。


遙姑姑好笑的看著紋月,“你這個辦法不錯啊,鮮少能夠看到丞相怒氣橫衝,你是怎麽把這兩個小孩留在房間裏的,赫淩葉可是機靈的很。”


“在聰明的女人遇上感情都會變得很笨。”頗有深意的看了看卿穎就轉身回了房間,卿穎朝著遙姑姑無辜的笑了笑,挽著她的手向樓下走去。


外麵的大街上,赫淩葉看著被爹爹帶走的哥哥,踢了踢牆角,她好不容易才逮住機會要見寒亦哥哥一麵,發泄了一些怒氣,才翻身上了馬一鞭甩去,不顧街上的行人直衝過街道,“駕……讓開,都給讓開!”


吃飽了準備走回家的春丫頭和寒城,春丫頭笑顏如花抓著他的胳膊買了好多小玩意,嚷嚷著讓後麵的冷遲和冷越拿東西,兩人手裏拿著的東西都堆成小山了,不由抽抽嘴角,冷遲看了一眼冷越,眼神裏迸發著無奈的表情,冷越也隻能聳聳肩膀。


春丫頭不時扭回頭去得意的看看兩人,寒城看到她調皮的樣子捏捏她的臉頰,“高興了吧,我的侍衛可從來沒有幹過重活。”


“哼,誰讓他們不理丫頭。”春丫頭眉飛色舞的晃晃腦袋,看見冷越瞪了她一眼,她就冷眼一瞪,狠狠的伸出腳剁了冷越一下,冷越倒吸一口氣才勉強穩住身形,“哼!寒城哥哥,丫頭要吃糖葫蘆,丫頭自己去買就好了。”


寒城看了一下就在遠處,就握了握她的手,“去吧,買了就趕緊回來。”


嬌小的身影跳著走到賣糖葫蘆的老頭身邊,甜甜咧著小嘴:“爺爺,給我來兩個……哦,不四個糖葫蘆。”拿過糖葫蘆來先舔了兩口。


老頭接過銅板,看著她可愛就又遞給她一個:“丫頭,爺爺再送你一個,正好五個。”


“謝謝爺爺,真好吃。”舉著糖葫蘆向寒城搖了搖,另一隻手提這裙子向對麵跑去。


“駕……”突地從街口跑出來的馬匹正想這邊奔來,馬上的赫淩葉根本沒有看見前麵的人影,春丫頭一時呆愣在原地,寒城臉色煞白急步跑過去,伸手攬住丫頭的腰滾到了一邊,冷遲早就扔了手上的盒子飛身拽住馬的韁繩。


馬上的赫淩葉看到是寒城,忙不好意思的笑笑:“咦,是明城王爺啊,我剛剛跑的太急了,沒有看見。你們……沒事吧?”下了馬跑過來把兩個人扶起來,寒城揮開她的手抱起春丫頭來仔細尋了一遍,見沒有傷才放下心來,赫淩葉訕訕的放下手,“王爺……我不是故意的。”


“嗯,我知道了。”


赫淩葉見他也是這麽淡漠就扭過身子扳著手嘀咕著:“怎麽和寒亦一樣,都是不待說話的。我又沒有招惹誰,都是那個紋月姑娘,非要說讓我等等,結果把爹爹給招來了,這次回去非要被打棍子了。”等她再扭回來時,這邊已經安靜的沒有人影了,她才又翻身上了馬向丞相府奔去。


春丫頭回到府中,已經累得很快就睡下。寒城吩咐了冷婉和冷靈兩句直接去了書房,書房內,隻點了一支燭火,寒城坐在書桌後,麵色有些不佳,許久才抬頭說道:“你確定他受傷了?”


“嗯,我送完信後他直接進了皇宮,動手殺了錢禦醫,可惜被丞相帶的手下的一名侍衛傷到,一直逃到卿月閣,好是丞相去的時候他已經走了,丞相倒是發現了自己的一對兒女在那裏,氣的揮袖而去。”


“看來丞相的勢力如今不可小覷,竟然能夠在這麽短的時間內發現。”


“我倒覺得孤冷公子太過衝動了。”


寒城手指撥弄著紙張,反而笑笑:“沒有,隻要丞相不知道是哪個王爺做的,就好。這件事最好盡快解決,隻有這樣才能換上其他禦醫,我們過了年就要走沒有多少時間。雖然有些衝動,但我相信是最好的辦法。”暗鬆一口氣的靠著椅背,“好了,下去吧。”隨即便盯著茶杯中旋轉的茶葉發呆。


臘月二十八晚,天色暗下來後天空大雪突至,瑞雪兆豐年,多數人都為臨近新年而來的大雪而感到欣慰,大街上的孩子都蜂擁而至玩起了大雪,寒城這幾天一直忙著,春丫頭隻能憋在府裏和冷婉、冷靈兩人玩鬧著,倒也玩的自在。


冷婉端了一碗剛燉好的烏雞湯,給她放到桌上,春丫頭正在火爐邊和冷靈玩色子,隻是簡單的猜大小,誰輸了就喝桌上的茶水。春丫頭已經連續喝了二十多杯,喝得肚子脹痛不已。冷靈也喝得不少,摸摸自己的肚子,看到桌上剛端來的烏雞湯,幸災樂禍的指著春丫頭:“你還沒喝完呢。”


春丫頭站起來在房間裏轉來轉去,“不喝啦,冷婉姐姐,你一定能喝下,快幫丫頭喝了。”


“不行,這是公子今日下午剛吩咐下來的,丫頭必須喝了。要不你先去恭房一趟。”


春丫頭打開房門一股寒氣吹進來,正好寒城也掀開簾子進來,瞧見她要出去,又看見冷婉忍著笑,就問道:“怎麽了?”


正文 34 丫頭!丫頭……


更新時間:2013-02-10


春丫頭抱住寒城的身子,低聲抱怨著:“寒城哥哥,丫頭可不可以不喝那湯呀,丫頭肚子憋得難受,下午就喝了那麽多的茶水了。”指指桌上空著的茶杯,委屈的嘟著嘴。


寒城見冷靈也是苦笑著,就吩咐冷婉,“冷婉喝了吧。”拉著丫頭的手出了門,看著她舒展的柳眉,“你不是想去最高的閣樓看看,今晚便帶你去看看夜景。都城的夜景應該算是整個大興王朝最好看的了,而且今晚皇宮裏在放煙花。”


“放煙花,丫頭從來沒有看過煙花。”春丫頭顯然興奮的不得了。


此時的閣樓四周已經放下來珠簾,裏麵也添了好幾個暖爐,頓時溫暖了不少,外麵大雪飛舞,春丫頭目不轉睛的看著皇宮方向,寒城卻拉著她坐下,“先喝點酒暖暖身子。”


“不喝,每次喝酒都會睡著,丫頭還要看煙花。不過這下雪天能放煙花麽?”


“這是果子酒,喝不醉的。”給她倒上一杯遞過來,與她一起並肩站在圍欄旁,向皇宮方向望去,“能放,今日是雲貴妃的生辰,皇上為了慶祝特意下令放的。這也是難得一見的場景。”眼底閃過一絲沉寂。


“寒城哥哥的母妃是什麽妃?”她不由盈盈問道。拿著酒杯輕輕抿了一口,清涼的酒水酸酸甜甜的,果然沒有烈酒那般難喝。


“碧妃,我的母妃原是雁城城主的女兒,當年正好碰上選秀不得已進了皇宮,因為母妃一直溫柔淡雅,所以被父皇寵愛著。直到那年生下我的妹妹,就身體不大好,這麽多年一直在呆在自己的宮裏,很少出來。”站在這裏,他甚至可以看到母妃的宮殿,和這裏一樣的清冷。


兩人沉靜間珠簾響動的更厲害了,寒城清澈的眸子迅速抓住一抹黑影,黑影直直朝著這邊而來鑽入閣樓中,那藏青色錦華長衫襯得皮膚越發的白皙,傾城公子燦然一笑,半倚在圍欄上看著兩人:“在這賞景,也不叫上本公子。幸虧是本公子眼神好,尋到這處,要不然還呆在冰冷冷的房間裏呢。”


春丫頭瞪了他一眼躲到寒城的另一邊,寒城緩緩勾起唇角:“傾城公子不是應該在青水城,怎的跑到這來了。”


傾城倒是毫不客氣給自己倒上酒,仰頭飲下,“迷水城再熱鬧也比不上都城,你都回來了,本公子豈能不來湊湊熱鬧。”伸手要抓過丫頭,丫頭卻離得更遠些,話語更加輕浮,“哎,你這丫頭,跟我越發生分了,好歹我們還共處一室。”


“誰跟你共處一室,說的這麽不正經。”又瞥了他一眼扭頭繼續向皇宮方向看去。


“嘭”隻見雜亂的雪花中一朵璀璨的銀色牡丹華麗綻放,緊接著又是一朵淡粉色的牡丹升空,就連白色的雪花也被增添了幾分色彩,互相映照著,黑色夜空瞬間被照亮,不斷的華貴牡丹爭相開放,比那後花園的牡丹園都還要開的豔麗。皇宮外聽到放煙花的聲音,許多人都登上高高的樓層遙望著,甚至有的還登上了城牆一睹風采。


又是一聲“嘭”,一朵金色的牡丹在銀色的花雨中奪目光彩的盛開,隨後而來的一朵朵小小的牡丹隻是陪襯,金色牡丹一層層的花瓣相繼綻放後又悄然凋落,形成巨大的金色細雨飄落下來。


“看來皇上真的很寵愛雲貴妃啊,就連皇後的生辰,都沒有如此隆重過,更不用說靜妃,碧妃以及其他嬪妃了。所以明辰王爺和明隴王爺此時心裏該是要高興的。”偏偏在這麽熱鬧的氣氛中傾城公子說了句不襯景的話,見寒城精致的麵孔沒有變化的神情,他繼續說道,“寒卿公子這麽聰明,且又掌握著大興王朝這麽多的產業,何不就跟皇上坦白了,皇上聽後定然是很喜歡你的。”


“我對皇位不敢興趣,我隻想保護我所在乎的人。”


“孤冷公子算不算是你所在乎的人的其一。”傾城公子搖搖手中的酒杯,語氣雖然輕柔但帶著隱隱的冷硬。寒城並沒有迅速回答,不知道是在猶豫還是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傾城反而顯得不在意,“你不是一直想知道當年他失蹤後的事情麽?本公子倒是知道些,如果寒卿公子回答了我前一個問題,我便告訴你,如何?”


寒城緊盯著一座樓宇的一角,“在乎。”


“寒卿公子果然爽快,其實當年寒亦到達匈奴王宮後那晚就被匈奴首領給遺棄到了草原上,他命好,遇上了我的義父。在雪山上學了兩年的武功,而後獨自下山,一夜之間性情大變,隨後應該是一直呆在遙中鎮。隨後的事情我便不大曉得了。”


寒城沉思著低語著“遙中鎮……”看了一眼春丫頭純真的側臉,“原來……怪不得……”隱隱覺得有了一絲明了,“你和他是師兄弟?”


“不,他是我師叔,是我義父的爹爹親自教武功的。你……真的不會武功麽?”傾城公子略帶試探性的問問。


寒城冷眸迅速射過去,“那晚在街上是你的人。”


“不是。”傾城立即否認了,才知道自己過於急躁,有些掩飾的意味,又喝了一口酒才慢慢說道,“真的不是。那晚我隻是偶然看見你們在街上,然後比你早發現了跟著的人,我就想知道一下你真的是否會武功,沒想到你竟然就拉著她躲在角落裏。”他說著就忍不住笑出了聲。


春丫頭聽到提起關於自己的事,就拉著寒城撒嬌道:“寒城哥哥,你可不可以趕這個壞人下去,丫頭不想看見他,他竟然嘲笑我們。我們躲也是光明正大的躲,你知道我們有危險還不過來幫忙就是小人。”


傾城握緊拳頭想要把丫頭拽過來狠狠的揍一頓,他可是小肚雞腸,才不會這麽寬宏大量就原諒這個不知好歹的小丫頭,藏青色的長袍一揮,他舉步而來,寒城自然不會坐視不管,抓住傾城的胳膊,“你還要與一個小丫頭計較。”


傾城感覺到了他力道不小,就冷哼一聲:“你不要這麽寵著她,等到她該離開的那天,自有你好受的。”


“蕭碧天!”寒城迅速推過他,麵色一寒。


“不要自欺欺人,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且你能留住她麽?”


“寒城哥哥,他說什麽,寒城哥哥要拋棄丫頭!寒城哥哥不是說永遠不會丟下丫頭麽,他為什麽要這樣說……寒城哥哥不要丫頭了,是不是……是不是寒城哥哥不喜歡丫頭了,丫頭……哇……”春丫頭鼻子一酸,帶著淚眼質問著寒城,寒城輕歎一聲沒有很快的回答,丫頭便大哭著提起裙擺跑下了樓去。


寒城蹙著眉頭也立即追下去,傾城攔住他揪住他的衣襟,“難道我說的不對麽,她對你越發依賴,也就越發離不開你。你心裏清楚她終究不是你的,這樣你傷害的是兩個人的心,盡管你隻把當妹妹寵愛。”


寒城一閉眼就想到春丫頭梨花帶雨的痛苦模樣,他哪還顧得想那麽多,聲音不由放大:“蕭碧天,這是我和她的事,請你不要屢次傷害阻攔我們之間的關係,和你一點關係都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