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202


被掀開,乳乳穿著褻衣不滿叫道,“單雪姨姨也給乳乳穿好看的衣衣好不好,乳乳要穿的漂漂亮亮的。”身子一縱就跳下了床去。


“好,單雪姨姨保證把乳乳打扮的像個小天仙。”看到乳乳回到顧春身邊,顧春時不時露出的笑容,單雪也跟著很開心,這無名宮也不在那般清冷,無人問津。


眼看著單雪一個人忙不過來,單雨便放下手中活先進來,很快乳乳就穿上了漂亮的裙子,咧著嘴跟著單雪身後,拉著顧春出了內室,“哇,好香,又有乳乳愛吃的冬瓜肉粥。”掙開顧春手,就跑到了圓桌前坐上繡墩,那貪吃的模樣和顧春也是如出一轍。


顧春如今卻相對的淡然很多,坐下來,給乳乳盛上熱粥放到乳乳麵前,乳乳不過一歲左右,抓調羹也是生澀的很,可是咱父皇身邊,父皇告訴乳乳要自己學會拿筷子,所以乳乳吃飯並不讓別人喂,一口吃下,滑滑的很可口,顧春拿過錦帕來擦擦乳乳的小嘴。


不待兩人吃過飯,就有不速之客來了無名宮,顧春在這宮中呆了一年之久也學會了一些宮中之道,冷冷瞧著外麵的幾個倩影,“讓她們等著吧。”


“乳乳最討厭擾人吃飯的人了,要是父皇,父皇就會讓她們出去跪著。”乳乳天性善良,但是跟著皇上身邊,把皇上的漠然冷清性子給染上了,嘟著嘴呼啦呼啦就吃完了熱粥,而後拿起筷子吃了些熱菜,才坐好摸摸肚子,“乳乳回來定然又會吃胖的。”


顧春慢條斯理的吃著,一邊看著乳乳,瞧她這般煩惱的樣子,“不是說了乳乳什麽樣子,娘親都喜歡麽。人這一生最重要的還不是喂飽自己的肚子。”給乳乳揉揉肚子,“單雪,帶乳乳去殿外撲蝶吧,這會陽光正好,花也開的正豔,肯定有不少的蝴蝶。”


乳乳不情願的努努嘴,“好吧,那娘親一會忙完了趕緊出來和乳乳一起。”


“嗯,去吧。要小心,不能跑出無名宮。”顧春摸摸乳乳的腦袋,看著單雪拉著乳乳出了宮中,才轉身掀開輕紗幔帳來到大殿,一眼望去,今日來的人還不少,認識的隻有李貴嬪和雪貴嬪,不認識也有兩三個,這些便應是選秀入宮的,她坐下來一一瞧過,“各位妹妹還真是早,我才是剛剛起來呢。單雨,給各位主子上茶。”


“不是妹妹們早,我們也是去皇後娘娘那裏請安才過來的,看看春主子身子如何了?”李貴嬪外穿大朵牡丹翠綠煙紗碧霞羅,內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綠葉裙,這麽亮麗的顏色一向是她的,那如雪肌膚襯得更加雪白,嘴角若有若無帶著淺笑。


顧春沒有回答她的話,反而是向其他幾個女子看去,“我還不知道你們三個的名字呢。”


坐在左邊的第一個淡粉色華衣裹身女子先是看了一眼黑著臉色的李貴嬪,後才盈盈回答道:“妹妹是阿嬌姐姐的妹妹,是工部尚書府的嫡女,也是最小的女兒,李阿文,文貴華。”


下麵穿著身著淡藍色的長裙的女子接著說道,“妹妹是黃月儀。”


最後一個女子麵子泛出幾分傲慢之色,別過臉傲然道:“我是方雪儀。”


顧春聽都是位階不高的妃子,想來是對她有幾分好奇所以湊過來瞧瞧,自己這副清秀墨陽可是讓她們感到幾分失望,和不屑。旁邊的單雨見那方雪儀如此蠻橫,就出言訓斥道:“回答春主子話時要做謙卑狀,豈能是如此傲慢之態,進宮之初嬤嬤是怎麽教你的!”


方雪儀沒有想到一個宮女竟然出言訓她,立即站起身子來趾高氣揚的指著單雨,“好大膽子的奴婢,竟然出言不遜,還來教訓我!你是什麽身份,對主子這樣恐怕是你沒有規矩吧。”


對麵有的麵麵相覷,有的完全是看戲的神情,顧春比誰都表現的鎮定,“方雪儀,你似乎還沒有學會這宮裏的規矩。敢在無名宮大呼小叫的人你是第一個,不過是個小小的學儀。單雨,方雪儀不懂規矩,就叫人好好教教她,等她什麽時候學會再離開無名宮。”


“是,主子。來人,把方雪儀拖出宮去。讓萬嬤嬤好好教教她規矩。”


“你敢!?顧春,我是大將軍的愛女,連皇上都對我禮讓三分,你憑什麽讓人教訓我。”方雪儀被進來的侍衛抓住,一邊怒吼一邊掙紮著,可是無名宮的人沒有一個聽進她的話。


顧春閑散的站起身來,冷笑一聲,“你恐怕還不知道,我在宮裏橫著走,也沒有人敢說什麽。你是大將軍的女兒,好像跟我毫無關係。把她帶下去。”


正文 31 幕後之人


更新時間:2013-10-11


侍衛們聽令把方雪儀拉了出去,完全不顧方雪儀的狼狽的樣子。殿內的女子隻覺冷風襲來,都詫異顧春外麵如此清秀的女子竟然有如此手段。特別是剛進宮的那兩個女子紛紛低著頭不說話,和剛進無名宮的樣子完全不同。李貴嬪和雪貴嬪互相看了一眼也是默不作聲。


“無名宮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進來,你們要來看我,我也熱情相待,如果你們事來故意鬧事或者是發泄對我的不滿,那也別怪我不客氣。你們恐怕還不曉得無名宮外的那些侍衛都是原本在皇上身邊當差的,做事和皇上一般會毫不留情。”顧春一個擺袖,做出今生最霸氣的動作,“要是真心來看我不會在我剛解禁足就過來。無事的話,你們退下吧。”


文貴花第一個站起來,許是被顧春的凜然語氣所嚇到,竟然不由往後退了一步,待鎮定好身形後才匆忙施禮,“妾身……妾身退下了。”隨即,來的幾人便相繼出了無名宮。


“主子今天和以往完全不一樣,以後就該這樣。才能嚇嚇她們,好讓她們知道主子也不是被她們一直拿捏的。”單雨也感歎顧春終於是肯接受自己在宮裏的變化了,這一年顧春最苦惱的就是自己的這些不知不覺的變化,比以前更加強勢,更加心狠。


顧春肩膀一鬆,瞬間又恢複了往日那個鬆散的女子模樣,“單雨,你不知道這樣有多累人。我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自己,怕變的連自己都不認識。”轉頭看向窗外,隱隱聽見乳乳的笑聲,內心裏的煩悶頓時消散了,她翹起嘴角,“走,和乳乳撲蝶去。”


陽光越烈,花叢中裏的蝴蝶就愈發多了起來。顧春聽著清脆動聽的笑聲,一展笑顏向乳乳跑去,乳乳正在認真的捉一顆牡丹花上的彩蝶,一個人影而來便嚇走了蝴蝶,乳乳咬著牙跺跺腳,扭頭,“娘親,乳乳都快要捉住了,可又被娘親給嚇走了。”轉頭眼珠機靈的轉著,尋找下一個落在花上的蝴蝶,乳乳很快便看到了一隻白色的蝴蝶,小心翼翼的走過去。


乳乳等待好了時機準備,兩隻手伸出來作出要抓蝴蝶的姿勢,等著那蝴蝶蒲扇著翅膀未曾發覺時,乳乳手極快就捉去,可惜還是慢了一步,然後接下來才是撲蝶的樂趣,乳乳似乎喜歡上了這隻蝴蝶,蝴蝶飛起來,乳乳就追上去,一邊跳躍著,一邊哈哈笑著,對這隻蝴蝶勢在必得,還不忘揮手讓單雪過來幫忙。牡丹花叢中,乳乳小小的身影歡快的奔跑著,小臉通紅。追了一會,乳乳終於是跑不動了,就一屁股坐到地上,“這隻蝴蝶可比乳乳還能飛。”


“來,乳乳,娘親給你擦擦汗。”顧春蹲下身子來,拿過幹淨的繡帕輕柔的給她擦著,“追不到就不要追了,何必一直跟著它跑呢。看把你跑了氣喘籲籲的,一會回去定然又要趴在娘親身上耍賴了,小淘氣。”又怕地上涼,就忙把乳乳摟起來。


乳乳把腦袋放到顧春的肩膀上,“乳乳跑不動了,那些蝴蝶一點都不乖。”


“就屬乳乳最乖了。”顧春抱著她準備往回走,就見初夏急急忙忙跑了過來,顧春撇撇嘴,“是皇上過來了麽,怎麽這般著急。讓他等等也無妨,我們母女還要賞花呢。”


“不是,是德貴妃要進來,門口的侍衛說沒有你的吩咐任何人不準進去。”


顧春隨手摘下一朵淡粉色的月季給乳乳插在發髻上,“讓她進來吧。那個方雪儀可是走了,要是沒走就把她先帶進屋子裏教訓,別讓德貴妃瞧見。”


乳乳一歪頭,閃著純真的大眼睛,“教訓,娘親要教訓誰呢,是不是聽了乳乳的話,罰她們跪到門外。乳乳可不可以看看她們被罰的樣子,一定很委屈。和那些跪在父皇宮外妃子一樣,乳乳最喜歡偷偷看她們委屈的樣子。好不好,娘親。”


“不行,乳乳是好孩子,不可以幸災樂禍。跟娘親去見見德貴妃,乳乳聽話。”


顧春抱著乳乳拐進大殿,就看到皇上也正好來了,德貴妃瞧見忙起身施禮道:“臣妾參見皇上。”等皇上擺手,她站到一邊,“臣妾真是來的不巧,才剛進門,皇上就來了。要是皇上與顧春妹妹有事,那臣妾就改日再來看望顧春吧。”


“你坐下吧,朕隻是有點累了來尋個清靜。”伸手抱過乳乳來,皇上眼裏再也放不下其他人,“乳乳今日可有乖,想父皇了沒有。頭上這多月季花有些難看,父皇給你摘下來扔了。”說著就摘下月季,隨手扔在了角落裏。


乳乳偷偷看了一眼顧春,“父皇,那是母妃特意該乳乳戴的。父皇這樣做,太傷娘親的心了。”掙紮著要從皇上懷裏下來,“乳乳不喜歡父皇了,父皇把娘親送給乳乳的東西扔了!”


皇上聞言頓時顯得有些尷尬,可是有外人在他怎麽好拉下麵子來道歉,隻好抱著乳乳進了內室,進行安慰。


“看姐姐氣色比去年好了很多,想來身子也好了很多吧?”德貴妃把羨慕之色收下來,自己不由得摸摸小腹,多希望自己生下來的孩子也能讓皇上這般寵著。


“身子還是這樣,時好時壞。”把德貴妃的動作看在眼裏,顧春淡眉一挑,猜測道,“貴妃妹妹可是有了,怎麽都不曾聽宮人說過。皇上恐怕也還不知道吧。”


德貴妃柔和笑笑,“姐姐真是聰慧至極,皇後都沒有看出來,姐姐一眼就瞧出來了。我也是前幾日才診脈,禦醫說已經有了是身子。姐姐也知道這宮中人心險惡,妹妹就瞞了下來,等到再也遮掩不住的時候說出來。能護多長時間就是多長時間吧。”


“不是我聰慧,隻是做母親的人都知道這種時時刻刻護著的感覺。說實話,皇後姐姐定然也是知道的,隻是也是為你瞞著罷了。如今皇上子嗣不多,且這一年妃子有身子的極少,所以一旦你有身子被所有人知曉,肯定會被人惦記的。妹妹在平時吃食上也多注意。”顧春早就深深體會到在皇宮裏要想誕下子嗣實在不容易。


德貴妃也點頭稱是,有那麽片刻的沉默後,德貴妃對著看到顧春純淨的麵孔上多了幾分淡然,心裏一直猶豫著的話到了嘴邊,又是掙紮了好久才開口,“顧春,去年那件事雖然最不了了之。但是我覺得你還是知道誰是幕後之人的好,畢竟家賊難防,此人此計不成還會在動手。”瞧了瞧殿內都是自己人,德貴妃繼續說道,“去年五月份的時候,有天夜裏我在宮裏無意走動時,發現有人暗中燒冥紙。上前一探究竟,隻見是個宮女。我並沒有驚擾她,而是讓新柔跟了上去,新柔回來說那名宮女是琴昭儀宮裏的打掃宮女。因為燒冥紙之事有些奇怪,我便讓新柔去打聽了一下,打聽之後才知道那名宮女就是初秋的妹妹。”


“初秋的妹妹在琴昭儀宮裏,初秋那時說自己是迫不得已,那妹妹的意思是?”


“我也隻是猜測,並不能證明那件事就是琴昭儀做的,但是初秋的妹妹在琴昭儀確實蹊蹺的很。再往下查也隻能查到這裏。我也隻是給姐姐說所,姐姐留個心眼就是了。”琴昭儀這麽做也不隻是為了顧春,也是在為自己著想。覺得自己呆的時間夠久了,德貴妃起身來,“姐姐閑了可以來妹妹宮裏坐坐,妹妹便先退了。”


德貴妃走後,顧春才開始細細想去年的事情,去年她隻是一時為初秋求情就沒有想著要查清楚幕後之人是誰,如今想來頓覺心驚,對幕後之人也就有了幾分興趣,於是叫來單雪,問道,“單雪,你可知道初秋的妹妹是在哪個宮裏當差?”


“主子……這件事,奴婢後來查到初秋的妹妹是在琴昭儀宮裏當差。”


“那你覺得這件事會是琴昭儀所為麽,如果不是她,還有誰會設計出此連環計。”如果不抓出來,那留在宮中隻會是大患,顧春愈發的想要知道真相。


單雪便細細分析道:“當時宮裏的妃子也就四個人,皇後,德貴妃奴婢覺得不可能是她們兩個。琴昭儀,此女雖然刁蠻任性,但是這等心計絕不是她想到的,如果是她,隻可能是有人暗中獻計。至於李貴嬪和雪貴嬪,兩人也有可能,一個是愛出風頭,一個是看起來柔柔弱弱的,這兩個人更有可能是設出此等連環計的人。不過,至於是誰,就很難判斷了。”


顧春把單雪的每句話都在心裏琢磨了一遍,覺得很有道理,用餘光看了一下走廊口,她低聲吩咐道,“這件事,我決定要查個清楚。這幾天你幾多在此事上費費心。要是真查不出來,也就算了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