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201


牙,“乳乳就知道,娘親那麽好的人,父皇怎麽可能不喜歡。”說完鬼機靈的湊到皇上的耳旁,“是那個李貴嬪與宮女說話時,被乳乳聽到的。而且有好多宮女也說了,乳乳就不得不相信。不過那些宮女實在太多了,乳乳記不住。”


“好,父皇記住了。乳乳睡醒了沒有?”皇上示意單竹過來,捏捏乳乳的鼻子,把乳乳遞給單竹,“父皇要批閱奏折,由單竹陪乳乳玩。”


“嗯,乳乳會很聽話的。父皇去忙吧。”乳乳噙著手指吃吃一笑。


乳乳的大名是齊景瑗,瑗公主喜歡撲蝶是皇宮內眾所周知的事情,而宮裏最吸引蝴蝶的花叢是永福宮內的杜鵑花叢,於是單竹便抱著乳乳去了永福宮,在永福宮裏也相對要安全。還未走進永福宮就聽見裏麵熱鬧非凡,單竹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想著要不要進去。


乳乳甜甜一笑,“沒事,乳乳隻要和晏皇兄,和欣皇姐在一起玩耍,就沒人敢欺負。”


乳乳這樣說自然有道理,單竹眼裏閃過心疼,在乳乳學會走路後就經常在宮中亂跑,而時常伴隨的就是冷眼諷刺之語,乳乳年紀小不懂得說的是什麽,可是看到人們那種鄙視的眼神,乳乳經常被嚇到哭。有一次,宮女對著乳乳嗤笑,被皇上親耳聽到,當時那幾名宮女就被處以淩遲,以後不再有宮女公然諷刺乳乳,可是卻堵不住那些在暗地裏的話。


乳乳如今不過是才一歲多,經曆了那樣的事情,豁然長大了不少,以後再次遇到也隻是冷靜對待,充耳不聞。單竹摸摸乳乳的腦袋,“有單竹在,誰敢欺負乳乳,單竹就把她打得滿地找牙。”提步進了永福宮,把乳乳放下來,自己對著眾人盈盈一拜,“奴婢參見各位主子。”


“單竹帶乳乳過來玩啊。”朝著乳乳招招手,德貴妃伸手把乳乳抱進懷裏,觸手軟綿綿,“乳乳,最近好像又長高了不少,越來越討喜了。乳乳這幾日可有乖乖的?”


“乳乳很乖的,經常被父皇誇獎呢。”乳乳得意的鑽在德貴妃懷裏,享受著溫暖懷抱。


那邊撲蝶的晏皇子和欣公主聽聞乳乳來了,就飛奔過來,“母後,母後,欣兒聽說乳乳過來了。”瞧見乳乳在德貴妃懷裏,欣兒嘟起嘴,“德母妃也不曾這樣抱過欣兒呢。”


正文 29 朕錯了


更新時間:2013-10-10


“欣兒不許胡鬧。你不是一直嚷嚷著要與乳乳玩麽,乳乳這不來了,和晏兒帶乳乳去後園玩吧。”皇後語氣先是略帶嚴厲,轉而是百般寵溺。


齊景欣頷首應下,“是,母後。”就拉著乳乳一起跑到後園去了。


“妾身來時聽宮女說今天皇上破例去了無名宮,看來春主子禁足的日子快要到頭了。”琴昭儀如今是一臉的嫵媚之態,慵懶的靠在竹椅上漫不經心的說著。


李貴嬪緊盯著皇後的臉色,應和著,“皇上再是盛怒,也不能一直不理顧春,終有怒氣在心裏漸漸散去的時候。妾身覺得皇上心裏一直有顧春的,隻是當時那件事鬧的太僵,兩人誰都沒有給個台階下,皇上也硬著麵子。要不然也不會這麽寵著乳乳公主。”


皇後端著的茶杯重重一放,發出沉重聲音,“皇上不是說了不準在一輪此事,你們怎麽還是這般無趣,非要讓皇上聽見被懲罰了才高興是麽。”經過一年的蛻變,皇後該有的威嚴已經足夠震懾這些妃子,隻是提到顧春,她也不由心裏吃味起來。


“皇後姐姐說的是,你們莫要再隨便議論。”德貴妃也出言輕輕責斥著。


琴昭儀訕訕的撇撇嘴,不再多說。幾人也就有的沒的說著話,直到一人來到,打破了這裏沉靜的氣氛,肖公公弓腰而來,對幾位主子行了禮,與皇後娘娘說道,“皇上說今晚會去無名宮,並且在無名宮留宿。皇後就不必為皇上留燈了。”


“嗯,本宮曉得了。”皇後麵上平靜如水,心裏翻滾不停。


“那老奴就退下了。”肖公公恭敬退去。


李貴嬪對著空處輕輕一歎,自顧自的說道,“我就知道。皇上去了無名宮就代表著春主子得寵的日子又回來了,可憐我們這些妃子,以後怕是更少見著皇上了。”


德貴妃狠狠瞪了李貴嬪一眼,對她這種尖酸語氣已經習以為常,“少一人多一人在這宮中實屬正常,對皇上寵幸妃子毫無影響。就算是顧春不得寵,皇上照樣還不是不降臨其他妃子宮裏。這與顧春毫無關係,反而是皇上對這種事比較薄涼。”轉頭看向皇後,“皇後姐姐,妹妹我說的可對。就拿這一年來說,皇上到各位妃子那裏的次數屈指可數。”


“貴妃妹妹說的對。你們不要這裏埋怨別人,還不如怪自己沒有能力留下皇上。”皇後有些疲憊的揉揉眉心,語氣鬆軟下來,“本宮有些累了,你們都散了吧。”


妃子們麵麵相覷,看到皇後臉上無意中露出的不耐煩,就趕忙起身行了禮相繼離去。


傍晚時分,夕陽剛剛落山後,無名宮就響起了尖利的喊聲,“皇上駕到!”


殿內的人還以為是幻聽,淘淘耳朵,互相看了看。單雪匆忙走至宮門口,看見外麵的明黃色就扭頭,嚴肅道:“真的是皇上過來了。你們快把這裏收拾好。我去外麵迎接。”


坐在偏殿裏迷糊著的顧春緩緩睜開眼睛,看了一眼放在角落裏的一尊花瓶,花瓶裏的梅花已經枯萎的不像樣子,那是去年皇上甩袖離去後摘得,直到今日有一年多了,除了生產時匆匆見了一麵,就再也不沒有見過。她都感覺自己把他忘到了腦後,今日聽到,在恍然,原來她並不是忘了他,而是把他放在了最心底的位置。


“奴婢參見皇上。”外麵已經響起了單雨和初夏的恭敬行禮聲音。


“你們主子呢?”皇上出言問道,隨機是一陣沉默,然後就聽到越來越近的腳步聲,顧春眼睜睜的看著明黃色的袍在擺動,而後掀起了紗帳,那張俊朗的麵孔就出現在眼前。


顧春不知怎的退了一步,嘴角的笑容不知是苦澀,還是歡喜,還是懷念……


“娘親,娘親,乳乳來了。娘親抱抱。”乳乳在皇上懷裏伸開胳膊。


顧春臉上的複雜情緒瞬間退去,走上去伸出手準備抱乳乳,不料腰間一緊,自己就直直撲進了皇上的懷裏,想要掙紮也掙紮不開,隻能貪戀這份好久不曾受到的安心懷抱,“顧春,你就不能主動來跟朕認錯麽,非要如此倔強的,不給朕一個台階下,讓朕和你都飽受日以繼夜的思念之苦,在這樣下去,朕已經承受不了了。所以決定主動來認錯,朕錯了。”


豈料皇上的幾句話,顧春已經低泣了起來,不肯抬起淚眼。乳乳抱住顧春的腦袋,剜了一眼皇上,“父皇,看你又把娘親給惹哭了,快哄哄娘親,不然乳乳不理你了。”


“撲哧”一聲,顧春笑了,抬起腦袋,看著麵前一張大臉,一張小臉,“我還以為皇上不再原諒我了呢,還以為我們就要這麽一輩子過下去,再也不見麵。”


“傻瓜,朕不見你會難受的。”深情話語脫口而出,皇上一點都沒有意識到兩人這樣見麵會如此的溫情,看到乳乳捂嘴笑著,皇上輕咳了兩聲,“朕可是看在乳乳的麵子,才來瞧你的,你不要太激動。要不是乳乳苦苦相求,朕才不會過來。”


顧春看他不自然的臉色,就知道他在自己給自己台階下,一把抱過乳乳,親親她的臉蛋,“乳乳似乎吃胖了,娘親都抱不動了。是不是最近又偷懶了,成天隻知道貪吃。”


母女兩之間毫無隔閡,如果是不知情人看到還以為是一直相處著的母女呢,哪能想到這是一個月才能見一次麵的母女,乳乳把腦袋放到顧春的肩膀上,“娘親不是說讓乳乳把父皇給吃窮了麽,乳乳可是很奮力的吃呢,難道娘親不喜歡乳乳這個樣子麽。”


“喜歡,怎麽會不喜歡。乳乳什麽樣子,娘親都喜歡。”


站在一邊被無視的皇上黑著臉,拉扯過顧春,“乳乳吃胖了都是朕的功勞。”


顧春一板一眼的笑笑,“那顧春謝謝皇上了,謝謝皇上這些天來對乳乳的照顧。”


“你我需要這般客氣麽,乳乳是朕的女兒,朕對她好也是自然的。”皇上實在不喜歡顧春這麽疏遠的說話,拉著她出了偏殿,外麵已經準備好晚膳,極為豐盛。


“那皇上何必說剛才那句話。”顧春毫不留情麵的蹦出一句。


皇上劍眉豎起,看了看這殿內頓時隻剩下她們三個時才緩下神情,拿起筷子先夾了顧春吃的菜放進她碗裏,乳乳立即不願意了,嘟著嘴訴說著不滿,“父皇,不可以搶了乳乳的第一個。”生疏的拿起筷子把顧春碗裏的一根芹菜夾出去,而自己夾了一個雞腿放到顧春碗裏,甜甜笑道,“娘親快吃,乳乳要看著娘親把這根雞腿吃完。”


顧春摸摸乳乳的腦袋,既是欣慰又是感動,“淘氣。乳乳也快吃。”


一頓晚膳吃的很是溫馨,隻有乳乳嘰嘰喳喳的在說著,顧春偶爾應和著,唯有皇上慢吞吞的吃著,大部分時間都在看著兩人,他從來不知道用膳可以這麽有趣,這麽好玩。


用善後,初夏收拾幹淨。顧春就摟著乳乳出去了,皇上則是靜靜的跟在身後看著母女兩人純淨的笑容,乳乳還是在懷裏不斷嚷嚷著,“乳乳要和娘親一起數亮亮。”指著蒼穹上一顆顆閃耀的星星,乳乳興奮不已,“亮亮好美,父皇可以給乳乳摘下來麽。”


“這……就有些難了。”皇上吞吞吐吐的來了一句,這似乎是他活這麽多年第一次這麽無力,不過很快他就一展笑顏,與顧春並肩而站,“乳乳以後回到無名宮可好?”


乳乳身子一縱,“真的,乳乳盼著天很久了。”這當然要比得到天上的亮亮要高興的多,抱住顧春的脖子,乳乳簡直興奮的要手舞足蹈起來,“乳乳終於回到了娘親的懷抱。那父皇可不能忘了乳乳和娘親哦,要經常過來陪乳乳用膳,陪乳乳玩,陪乳乳和娘親一起。”


“這是自然。”皇上嘴角勾起優美的弧度,懶豬顧春的肩膀。


當夜,在無名宮的那張床上擠了三個人,皇上睡在最外側,乳乳睡在中間,顧春睡在最裏麵,乳乳差點高興的睡不著,兩手緊緊的抱住兩邊人的胳膊死死不放,小嘴也是說個不停,還不時無故的笑出聲來。最後,乳乳真的累了的時候才睡去。


而其他兩人一點睡意都沒有,顧春覺得這是自己這二十多年來第一次睡不著,睜著眼看著對麵他的動靜,想來他也沒有睡著就開口道,“不管怎樣,真的要謝謝你這麽照顧乳乳。”


“不是說過了不要說這麽見外的話麽。難道父親照顧女兒還要被別人道謝。”


“不是,我隻是……沒什麽。我今生最大的希望就是看著乳乳一點點長大,然後無憂無慮的活著,不希望她受一點委屈。乳乳才一歲就很聰明,這點很像你。”


“我最喜歡乳乳是因為她最像你,和你一樣善良,純淨。她不需要聰明,有我這個父皇就足夠讓她平安成長。顧春,我知道你的心思,所以一直寵著乳乳。”齊寒亦翻身,抱住乳乳,黑暗中抓住顧春的手,“希望以後朕能不讓你們再受委屈。”


正文 30 趾高氣揚


更新時間:2013-10-10


顧春明白隻要自己被解禁足,接踵而至的麻煩就會隨之而來。清晨,顧春早在皇上起床去上早朝之時就已經醒來,隻是乳乳還睡著,那稚嫩的睡顏仿佛是由天而降的可愛仙子,乳乳半夜就直接扭過身子抱住了顧春的身子,還不時的朝著懷抱拱拱,這是這一年每個月中乳乳形成的依賴,一點都不誇張,隻要顧春動一下,乳乳都會被驚醒,而後怯怯的看著顧春。


長久下去,顧春睡覺不像以前那般不安穩,形成了睡前是什麽姿勢,醒後還是什麽姿勢的習慣。眼看著外麵陽光灑進來,顧春輕輕摸了摸乳乳的臉蛋,有親親她的額頭,乳乳果然就迷糊的睜開了眼睛,再次撲進顧春的懷裏,“娘親的懷抱真舒服。真希望這不是在做夢。”


顧春捏捏乳乳秀氣的鼻子,和齊寒亦的動作一模一樣,“乳乳沒有做夢,快起來,不然娘親要打屁屁了。”這是乳乳在自己身邊睡的時間最長的時間,她異常滿足,“乳乳昨夜可是說夢話了,隻是不知道說的什麽,娘親聽了半天也沒聽清楚。”


“啊!父皇說說夢話的孩子不好。娘親,以後乳乳再說夢話就捂住乳乳的嘴好不好?”那靈氣萬分的眸子轉了轉,很是懊惱的抓著顧春的胳膊,還伸手捂住自己嘴已作示意。


顧春忙拉下她的手,“不準這樣,會把乳乳悶壞的。說夢話很正常,娘親也經常會說。”自己整理好褻衣坐起來伸伸懶腰,“乳乳要是想睡就再睡會,娘親得要起床了。”說著翻身下了床,外麵的單雪聽聞就進來給顧春梳洗穿衣,一切動作流利利索。


“不行!乳乳也要起床。”床帳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