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95


亭子走去,亭子旁候著的們紛紛屈膝施禮,“奴婢們參見皇後娘娘,貴妃娘娘。”


那專心下棋的兩人才恍然回眸,忙提起裙擺走出石桌行禮,“妾身有禮了。”


“都起身吧,今日本宮也是湊著天氣大好,與貴妃妹妹一同來禦花園走走,不想剛走進就聽見你們傳出的笑聲,就連忙過來瞧瞧。”走近棋盤,皇後細細看了看,點點頭,“李貴嬪在棋局上略顯遜色,雪貴嬪者棋下的出乎意料,你們快坐下。本宮與貴妃也正好湊湊熱鬧。”


李貴嬪掩嘴輕輕笑著,“早就聽說皇後娘娘經常與皇上對弈,皇上的棋藝高超,很多大臣都不及呢。皇後娘娘快為妾身指導一番,好讓妾身在雪雁身上扳回一局。”


於是,皇後就在李貴嬪旁邊坐下,“本宮的棋藝隻是一般,隻是在皇上的教導下精進了一些,可還是盤盤皆輸,等有機會你們也與皇上切磋一二,就知道被步步緊逼的感覺了。”


德貴妃則是坐在了亭子邊上,手裏捧著暖爐,“下棋要懂得先思後行,懂得布局,才能步步為營。”向中間的棋盤看去,也同意了皇後的觀點,“阿嬌的棋局還是缺了幾分聰慧。”


“貴妃姐姐也快幫幫我,三人對一人,妾身還不信下不過雪雁。”李阿嬌眉眼一挑。


“不行不行,那我豈不是主動要輸了。要不就讓皇後娘娘指點你五次,這樣可好?”雪貴嬪平時很少說話,在別人眼裏就是一個再也溫順不過的女子,而如今開口一兩句,倒顯出了雪貴嬪極重自尊,還有幾分棋局上的特點,聰慧。


德貴妃聞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正好遮著嘴角的玩味。


“那好,就這般吧。”李貴嬪爽快應下,又回到自己的棋局上來,比剛才神色更加用心了不少,遇到自己比較難處理的就向皇後看去,果然在皇後的指點下,李貴嬪比以前更加得心應手起來,隻是隻有五顆棋子的指點,很快自己還是落下下風,最後輸了。


“妾身聽說貴妃姐姐在閨中之時棋藝精湛,經常與晟大人對弈,妾身鬥膽請姐姐指教一番。”雪貴嬪看向一直喝著茶的德貴妃,她自認為自己棋藝不俗,而且她也想要趁這個機會正好探探這幾個女人的心思,“貴妃姐姐可要手下留情,莫要讓妾身敗得太慘。”


“雪雁妹妹莫要如此謙虛了。”德貴妃坐到對麵,笑眼彎彎,“我用白子可好?”


“姐姐請。”雪貴嬪早就聽說德貴妃下棋從來都是隻用白子,所以也無所謂,就把黑子拿過來,自己先下了第一個棋子,棋子沉重落下,雪貴嬪雙眼不離對麵女子的神情,動作。


兩人也算是高手對弈,立即引得皇後和李貴嬪的視線。眼看著棋盤上的黑白棋子越來越多,兩人的速度也慢了下來,晟月依舊是滿眸的喜氣,對麵的雪貴嬪神色愈發沉重。待晟月胸有成竹的落定最後一顆棋子,雪貴嬪還未意識到自己已經輸了,眼睛緊緊盯著棋局,半天才反應過來,“輸了,我竟然還在想著怎麽扳回這一局。讓姐姐們看笑話了。”


幾人皆是輕笑之時,聽聞不遠處的談話聲,德貴妃先是止了笑聲仔細聽去,猜到了是誰後轉過頭來不解道:“怎麽還未到一個月,琴昭儀怎麽就解了禁足?”


“是昨日蕭大人來宮中特意求皇上的。”皇後解了眾人心中疑惑。


皇後清醇的聲音輕盈落下,就聽到了琴昭儀的聲音,“我是蕭府上唯一的嫡女,爹爹以後的榮華富貴也要靠我,求皇上解我禁足是應該的。環沛,去把那朵紅梅摘下來。”隨機就是樹枝折斷的聲音,“幫我把這紅梅戴上,聽說皇上很喜歡梅花,說不準皇上閑來就會到禦花園來轉轉呢,這樣不就正好看見我。往左邊一點,這樣才好看嘛。”


往前走了幾步,一片清湖,琴昭儀的得意笑聲在看到亭子裏的幾人後戛然而止,迅速恢複過來,“環沛,也扶我到亭子裏。正好姐妹們都在此,今日敘敘舊。”許是二十多日沒有見太陽,琴昭儀的臉色略顯的有些發白,特別是加上發髻上的那朵紅梅,整個人顯得有些病態。


“妾身給皇後娘娘,貴妃娘娘請安。”琴昭儀施禮後就坐到了石桌旁,看到上麵剛剛下完的棋局,她瞧了瞧,“原來是在這裏下棋,可惜我不會。”


“昭儀妹妹氣色看起來有些不好。”德貴妃把早就從發髻上拿下來的紅梅花瓣一片片拔下來,隨意說道,“姐姐,我怎麽不曾聽說皇上喜歡梅花,好像是明城王爺特喜梅花。”


琴昭儀看著被德貴妃不斷摧殘的紅花瓣,臉上立即泛出不自然,“那為何無名宮內載了那麽多的梅花,還有這禦花園,聽說也是皇上特意從都城外的梅花移栽過來的。而且我剛才問過春主子,她並不是特別喜歡梅花。難道不是皇上喜歡麽?”


“哦,是麽,看來還是我孤陋寡聞了。”德貴妃把剩下的花瓣扔到湖裏。


“就是,德妃姐姐定然是不曉得。”琴昭儀又為自己辯解了一句,正得意之時,聽到下麵的話,那張臉就由白變青,臉色越發難看起來。


“皇上和顧春都不是特喜梅花,隻是這冬日裏隻有梅花最美,皇上想要讓顧春賞到美景,才在無名宮移栽了不少的梅花。和喜愛梅花並無關係。”皇後低著頭,看著靜靜的湖麵,“這都城裏唯一喜梅的就是明城王爺了,琴昭儀還是把梅花摘下了吧。”


於是,琴昭儀看了看眾人的臉色,連忙把梅花摘下來扔在了腳下,還特意狠狠的踩了幾腳,然後咬唇笑看著皇後,“皇後娘娘,聽說前幾天皇上身體微恙,不知道今日如何了。”


“本宮今日還未見到皇上,你想知道可以親自去乾清宮看看。”皇後略顯不悅。


其他人一陣詫異,雪貴嬪先開口,“皇上身體微恙,為何妾身不曉得?”


“爹爹昨日進宮見了皇上,後來與我說的。你們的不知道麽,我還以為都曉得呢。”琴昭儀趕緊低下頭,還一副不知道自己說錯話的樣子。


皇後慢慢起身,示意半雪過來扶著,“皇上隻是除夕之夜受了風寒,並無大礙。今日本宮坐的有些累了,你們慢聊。”說著就往岸上走去。


雪貴嬪此時忙親熱的拉住琴昭儀的手,“姐姐剛才見了春主子,春主子不是被禁足了麽?今日的事情都好生奇怪,難道是又有什麽事情,妹妹不知道麽。”


“沒有,隻是我剛從宮裏出來時路過無名宮裏的笑聲,就進去瞧了瞧,才發現無名宮外梅花無數。我隻是坐了一會就出來了。”琴昭儀有些心不在焉的解釋著。


正文 19 小瞧不得


更新時間:2013-10-05


雪貴嬪神情瞬間暗淡下來,隨後若有所思的倚著柱子發呆起來。德貴妃坐了一會覺得無趣也就走開了,琴昭儀則有一句沒一句的與李貴嬪說這話,可是李貴嬪大不喜歡琴昭儀,就出聲找借口把雪貴嬪一起叫走了,頓時亭子裏隻剩下琴昭儀一人。


旁邊的宮女看了一眼自家主子,就試探的問道:“主子,外麵天冷,我們還是回去吧。”


琴昭儀隻是神色有些淒然的起身,“希望冬天可以快點過去,夏天的禦花園就應該有的看了,百花爭豔,終有皇上會喜歡的一個。環沛,皇上是真的喜歡顧春,還是隻是憐惜。”


環沛低下頭,“奴婢不知道。今日進了無名宮才知道主子宮裏和冷清,奴婢聽無名宮的宮女初夏說,每日清晨她都要去外麵采摘一些梅花放到屋內擺好的花瓶裏,這是皇上特意吩咐的。不管是喜歡還是憐惜,都足以讓人羨慕,主子,你曾經的鬥誌哪去了?”


“在入宮之前,娘說初入宮中不能鋒芒畢露,即使是得到皇上的寵愛也不可以炫耀,否則會死的很慘,很早。可是顧春竟然這般無憂無慮的享受皇上給予的寵愛,怕是連皇後都會嫉妒的吧。”手指從自己衣襟上的紋繡撫過,這是朵朵紅梅,是從無名宮出來後特意回去換的,就為了能夠得到皇上的一個目光,“對啊,我應該打起精神來。”


環沛看了一眼掉落在泥土裏卻不曾被人發現的殘花,宛若鮮血般燦然綻放著,這宮裏的女人就如禦花園裏的梅花一樣,都想要各自綻放出最美的一麵,可惜都隻有凋謝枯萎的一天。她是自小跟在小姐身邊的丫鬟,也是夫人精心挑選的巧慧女子,一輩子隻能做一個婢女。


“環沛,你怎麽想什麽?是不是身體不舒服?”琴昭儀見她臉色有些不對勁。


環沛忙搖搖頭,勉強笑笑:“沒事,估計是受了一些冷風。主子,我們快些回去吧。”


“環沛,你跟了我這麽多年,我雖不及你聰慧,但是也猜得出你的心思。你是想飛上枝頭當鳳凰麽。”伸手捏住環沛的下巴,琴昭儀嘴角帶著幾分狠意,“就你這般姿色,就你這般出生,怕是皇上根本瞧不上。就算是皇上瞧你一眼,我也會把你這張臉毀掉。”


“奴婢……奴婢不敢,奴婢沒有從沒有這樣想過。”環沛自然知道自家主子的手段,低著頭藏下躲閃著的眼神,“奴婢隻是在想有一天主子得了皇上的寵愛,奴婢也定能好好出口氣。主子不知道這些被禁足的日子,奴婢每次去禦膳房那些嬤嬤又是挖苦又是刁難的。”


琴昭儀見此抽了手,眉頭緊緊皺起,“是麽,那些嬤嬤竟然敢如此對待你。真是人善被人欺,不過主子相信你的能力,就算是再過刁難,你還不是照樣給主子端來了膳食。我是應該回宮好好打賞你一番才是。”


環沛連忙搖搖頭,“伺候主子是應該的,奴婢隻要主子好,心裏就安心了。”


禦花園一時之間又恢複了安靜,隻有水流在清脆的流動著。偶爾寒風吹過,有枯葉在地上不停的翻滾,還有那些脆弱的梅花飄落而形成的花雨。這片美景卻沒有欣賞它的人。


在無名宮內,顧春氣喘籲籲的坐在椅上休息,旁邊玩鬧的兩人似乎一點都不知道累,奇景晏自從認識了這個比自己還小一歲的姑姑,就經常來找齊暖盈玩,有時還扒在顧春的身上,指著她的肚子,撓腮道:“真希望妹妹快點出來,這樣就有兩個小美女和晏兒玩了。”


齊暖盈就會問,“為什麽你就知道春姨姨肚子裏是女孩呢,盈兒就希望生個男孩。”


奇景晏撅起粉嫩的唇,煞有其事的說道,”父皇說春姨姨的肚子裏一定是個女孩,所以生下來的就是女孩,才不是什麽男孩。小姑姑,晏兒要有妹妹玩,才不要弟弟勒。”


“不行,盈兒就要弟弟,才不要妹妹。”齊暖盈也是個倔性子,一個勁地和奇景晏杠上了,還扭身身子委屈的看著顧春,“春姨姨,你對盈兒最好了,生個弟弟好不好?”


顧春看著兩人又是無奈又是好笑,隻能摸摸兩人的腦袋,“是弟弟還是妹妹,姨姨決定不了,那等生下來是什麽就是什麽。難道姨姨生下來的是弟弟,晏兒你就不和春姨姨玩了?”奇景晏忙搖搖頭,顧春又看向齊暖盈,“難道姨姨生的是個妹妹,盈兒就不喜歡姨姨了。”


齊暖盈也搖搖頭,“不是,不管春姨姨生下來的是女孩還是男孩,盈兒都會好好保護。”


“晏兒也是。”奇景晏見齊暖盈這般大義,自己也趕緊表態。


顧春才歡心笑著,“這就對了。好了,春姨姨有些累了,要進裏麵睡會。你們自個玩。”艱難的起身,揉揉酸困的腰,初夏瞧見幾步過來扶住她,顧春歪著腦袋,感歎道,“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坐的時間長了腰腿的都難受,都是被這兩個小祖宗折騰的。”


“主子,奴婢剛才在外麵聽說皇上前幾天受了風寒,是不是這樣皇上才沒有過來啊?”


“不是。”顧春沒經思考就說了一句,說完了才意識到說錯了,“不是禁足了麽,禁足期間皇上怎麽會過來。好了,一會他們玩累了,你就和初秋送他們回去。我睡會。”


“還是讓奴婢一個人去送吧。宮裏得留下一個人,不然主子一會有事怎麽辦。”給顧春蓋好被子,看了一圈,見窗戶都關的嚴實,又在爐火裏加了炭方才出去。


出去後不一會兒,奇景晏和齊暖盈就玩累了,初夏便出去送她們了。隻留初秋守著,初夏剛走沒多長時間,初秋就聽見外麵有聲音,便走出宮門看到是李貴嬪和雪貴嬪,她們想要進來,卻被宮門口的侍衛給攔住了,於是有些不悅。


初秋想了想上前施禮,“奴婢給兩位主子請安。我家主子睡下了,如果兩位主子沒有什麽太要緊的事情就改日再過吧。主子也不要為難這些侍衛,他們隻是奉旨行事。”


“那,琴昭儀是如何進去的,她能進去,為什麽我們進不去?”李貴嬪弱弱說了一句。


“回主子的話,琴昭儀剛才是我家主子吩咐讓進來的。可是現在春主子歇下了。”


雪貴嬪見此拉著李貴嬪走開,李貴嬪卻還是嚷嚷著,“這個時辰睡什麽覺。”


兩人走遠了,初秋才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