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94


“齊寒辰,你覺得朕是心善之人麽。他們的性命朕本想還能多留幾天,隻是你這個當父親的早早就支撐不下去,放心,你走後,朕會把他們和你葬在一起。”對於齊景瀾和齊景雪,齊寒亦早就做出了決定,他絕對不是那個為自己留下後患的人。


“你……你,他們是無辜的,齊寒亦你放過他們吧?”齊寒辰哽咽出聲。


齊寒亦返身攔住凍的瑟瑟發抖的顧春,把她腦袋按到自己懷裏,“單風,這裏就全部交給你了。朕不想出現什麽意外。”黑色衣袍靜靜飛抉,帶著顧春不顧身後之人的祈求出了地牢,“顧春,朕帶你來是有用意的。皇宮裏這些殘忍在所難免,你要學著接受,而不是一直被朕護在懷裏。終有一天你要獨自麵對這些暴風雨,和當初的朕一樣。”


“我終於知道寒城哥哥為什麽要遠離都城。”顧春不由感歎道。


“麵對這樣的環境隻有兩條路可走,要麽遠走,要麽就是努力活下來。朕和齊寒城就是在這兩條路上能夠活下來的原因。走吧,我們該回到宴會上了。”接下來兩人都不在說話。


回到祥福宮,兩人進來之時難免較為顯眼,大臣也權當是皇上出去透透氣歇息一會,就收回目光。正好大殿中間的一名女子停下手中的舞帶,隨機掌聲四起。


德貴妃拍掌後揚起嘴角出聲道,“皇上,覺得此婉心的九鳳舞如何?”


齊寒亦連看都看沒有看,怎麽可能知道。不過還是簡單誇讚了一句:“此舞堪比當年遙城的蕭家小姐所跳的朝鳳舞。”就是這麽一句,已讓在座的人紛紛感到驚訝。


“皇上謬讚了。臣女萬萬不及當年的朝鳳舞,隻是這麽多年一直喜愛跳舞罷了。”向婉心始終低著頭,隻見那簡單的發髻上插著一支彩色的翎羽,身姿穩穩的半曲著,如此就可見在家中的教養極好,大家也就看出來這分明就是德貴妃為皇上選中的妃子。


皇上隻是淡淡一笑,擺手示意,“向小姐起身吧。”他又何曾不知道德貴妃之意,但是他最不喜歡的就是有人擅作主張,麵上還是清淡表情,並沒有露出不悅之色。


下麵起身的向婉心略些的有些不自然,看了一眼搖頭的父親還是默聲退了下去。


旁邊的顧春卻感覺到了齊寒亦散出的幽寒之氣,忙插嘴道:“向小姐定然是練了好多年,才會跳的這般精彩絕倫,以後要是有機會一定要再讓向小姐來給跳一番。”


接著又是一番節目,待到了快結束的時候,德貴妃起身端著酒杯提議道,“到最後希望眾位大臣能夠敬皇上一杯。”於是在座的所有全部起身端著酒杯,又是一番祝福之語後,高位上的皇上先仰頭喝下,大臣們也跟著痛快而飲。自此除夕之夜的宴會結束。


祥福宮裏的熱鬧漸漸散去,皇後和顧春隨著皇上一起,顧春正在後麵想事情時,前麵的皇上身子一震,皇後立即驚呼上前扶住皇上的身子,“皇上,怎麽了?”


顧春也是回過神來上前,月光下皇上的臉色發白,嘴唇發紫,幸好是他是練武之身,才強撐著沒有倒下,皇上按住兩人的手,“朕沒事,先回……永福宮。”顧春和皇後分別扶著皇上,強作鎮定終於是到了永福宮,皇上中毒的臉色在燭光下愈加明顯,“任何人不準進來,關上宮門。讓單竹去叫清連公子,顧春先進來,皇後吩咐後一切後也進來。”


皇後看了此時也趕緊恢複正常的神色,讓宮女都退下去之後關上宮門走進內室,就見顧春在來回踱步,而床上的床帳已經放下,裏麵的皇上是在用內力逼毒。


“姐姐,皇上會沒事的,是吧。怎麽會突然就中毒了呢,定是……定是,那杯酒是我倒給皇上的……整個宴會上皇上並無進食,也未喝酒,隻是在最後喝了一杯。這就定是這酒有問題了。”顧春驚慌失措的回想著剛才的種種,一想到拿酒是經過自己的手,就覺得不舒服。


皇後把顧春拉到門外,“顧春,你冷靜一點。這事發生的太過突然,先等皇上把毒逼出來再說。你先坐在這裏歇著,不能動了胎氣。”


顧春坐下也是神色緊張,一直扭頭去看床帳裏的人影。


不多時,單竹神色沉重帶著清連公子來了,見裏麵還未動靜,幾人就先坐下來。過了大概一刻鍾的時間,床帳裏傳來齊寒亦低沉的聲音,“清連可以過來了。”


單竹過去吧床帳掛起,齊寒亦已經躺在被子裏,滿臉虛弱灰白,伸出胳膊讓清連把脈,清連臉色猛地一變,收回手,“皇上是中了噬心丸,剛才隻是用內力把毒性逼到了心脈之外,如果五日內沒有解藥的話,恐怕……會有性命之憂。”


“什麽?!”後麵站著的顧春聞言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正文 17 流言蜚語


更新時間:2013-10-04


清連公子無奈一笑,接著道,“不過這嗜心丸我可以花些時日配出解藥,在還未配出解藥之時每日暫且服用一些清心散以免毒藥散入心脈。還有這嗜心丸解藥中有一樣藥材需要我出宮去采摘,快的話一兩個月就會回來,慢的話一年半載也是說不準的。”


“這麽長時間,那皇上隻靠清心丸可以麽?”皇後聽著怎麽覺得越發憂心了。


“嗜心丸可是奪命之毒,一般人很難配出解藥。我師傅神醫也是花了一輩子的心血才得出這毒藥的解法。皇上的身體自是不用擔心,有內力壓製毒性,再加上清心丸就是十年五年都不是問題。當然這段時間萬不可動用內力,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皇上神色淡淡的揮了揮手,“讓單梅隨性而去,免得發生什麽意外。”


清連公子本想要開口拒絕,又想想覺得身邊帶個會武功的人還是好一些,也就同意了,“那我明日一早便出宮。皇上,記住剛才我的話,萬不可動用內力。”把自己錦囊裏隨身攜帶的清心散交給單竹,有對單竹一番吩咐後才退了出去。


皇上臉色剛才的黑氣在服用過清心散後漸漸消散,看到昏倒在一邊的顧春,他略顯疲憊說道,“今夜朕就歇在永福宮。單雪,單雨你們送顧春回無名宮。往後的日子你們就好生看著她,別讓她出宮,也別讓人隨便去看她,對外就說被禁足了。”


“皇上,今晚之事……”單風看了一眼顧春出口說了一半。


“朕相信不是她。”皇上堅定的語氣不容置喙,“下毒這事就交給你來查,一定是朕喝的那杯酒有問題。要敬酒的是德貴妃,倒酒的是顧春,不管怎麽說,此人此計都是一件雙雕,可惜剛入皇宮還略顯稚嫩,查出來也不用管,暗中看著就是了。”


“那屬下先退下去了。”隨著單風的退下,屋內的單竹也恭敬退出了內室。


皇後看到皇上暫且無礙就到屏風後把華麗的衣袍退下,換上一件簡單的淡粉色外衫,出來後把除了床榻邊的燭火都熄滅了,“皇上,臣妾有孕在身怕擾了皇上,臣妾就在旁邊的軟榻上睡吧。皇上晚上有什麽事就喊臣妾一身。”說著去抱床上的棉被。


皇上一把抓住她的手,“上來與朕一起睡。在踏上怎麽能夠睡的舒服。”


“好。”皇後抽開自己的手,進了床的內側躺下,她也不過是一個想要得到丈夫萬般寵愛的女人,主動抱住齊寒亦的胳膊,眼睛笑著宛若明月,“皇上是天命所歸,不會有事的。”


“你這是在安慰自己還是在安慰朕。朕從來都不怕這些陰毒手段,況且下毒之人根本就沒有害人之心,隻是想要嫁禍她人,以此來讓自己有機可趁。”即使是燭光之下,齊寒亦的那雙黑某還是幽深難測,“隻是後宮裏慣用的手段,不足為懼。睡吧,朕累了。”


最後的五個字不覺讓雲若蘭安心閉上眼睛,漸漸沉入夢鄉。


自從除夕之夜留在永福宮,一連五日皇上都未曾踏出永福宮半步,據宮女傳出,皇上整日呆在內殿,與皇後,還有大皇子奇景晏在說話,除了皇上身邊的幾個貼身宮女之外,其餘的任何宮女都不得進入內殿。這也讓幾位妃子又悲又喜,悲的是皇上終究不是雨露均沾的人,喜的是皇上不是單單寵愛春主子,隻要皇後在,春主子再得寵愛也隻是個妃子罷了。


顧春當日回去後半夜就驚醒了,一個人睡在床上是越發的害怕,出聲叫來單雪,在單雪的勸解下才又進入了睡眠。隨後幾日也是安生呆在無名宮,後宮裏倒是一時顯得極為清靜。


皇上踏出永福宮已是正月初六,這天陽光明媚,到處都透著暖意。禦花園裏冰凍著的湖也流動開了,隻有靠著岸沿的地方才有一層層薄薄的冰,不知是怎麽的,今日就好像是大家都約好了要一起出來逛花園似的,無意中都在禦花園碰見了。


先進禦花園的是李貴嬪和雪貴嬪,李貴嬪還是那般愁眉不展,幾日不見竟然有些消瘦了,說話也是連連歎氣,相對於雪貴嬪就是秀雅安靜,來到禦花園站在池邊,靜靜的看著湖裏遊來遊去的各種魚兒,再聽著耳邊不停抱怨的李貴嬪,真是好生的愜意。


“雪雁,真不知道你怎麽這般不著急。我娘親前幾日還問我侍寢之事,說在皇宮裏母憑子貴,最重要的就是得到皇上的寵幸,懷上龍子,這樣在皇宮裏自然而然的就高人一等,而那些沒有孩子的妃子隻能孤獨到老,最後還要給皇上陪葬。”


雪貴嬪好笑的看著她,握著她的手,“你急什麽,皇上才登位一個月的時間。你呀就是想的太多了,看看這小臉都瘦了。以後不要為這些事情犯愁,新年之際皇上國事繁忙,等過幾天,皇上一定會來的。不要著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哎呀,再等,隻怕皇上就把我們給忘了。”李貴嬪還是繼續擔心著。


雪貴嬪瞧瞧四周沒人,就湊到李貴嬪的耳邊,“姐姐,放心,我已經打點了皇上身邊的太監,到時候翻牌的時候一定會提提我們的。咱們如今隻要耐心等待就是了。”


李貴嬪眼睛豁然一亮,“還是雪雁聰明,有辦法。那……我就不擔心了。我們去那邊轉轉吧。”兩人穿過怪石堆砌的假山,從木橋上走到湖中央的亭台樓閣處,吩咐身後的宮女道,“元香,把帶著的棋盤擺上,今日心情分外的好,我要與雪雁切磋一番。”


“好,我也好久沒有與人盡興的下過棋了。”說著雪貴嬪坐在了李貴嬪的對麵。


這邊兩人很快就對弈上了,那邊禦花園的抄手走廊上,皇後與晟月正在說笑著,兩人邊走邊欣賞禦花園內綻放的新梅,紅白相間,倒是別有一番美景。


“皇上真是寵愛姐姐,一連六天歇在永福宮,讓妹妹很是羨慕呢。”晟月出口之話聽得出來是發自真心,“對了,姐姐可知道春主子為什麽會被禁足?我前日下午去探望春主子的時候,門口的侍衛硬是不讓進去。不過我倒是聽到裏麵笑聲不斷,真是奇怪呢。”


皇後輕吟淺笑:“對外說是禁足,其實是皇上想要保護她,所以不想讓她出來。她那個性子就是懷著龍胎也安穩不下來,你看就是被禁足宮中也是那般愛玩的性子。”


“姐姐,恕妹妹好奇。聽說去年的時候顧春就懷過一胎,最後是被皇上親手殺害的。外人隻是這樣說,我也覺得不大可能。皇上那樣寵愛顧春,怎麽可能殺害這個孩子呢,就算是因為什麽事情,哪個親爹會如此狠心。”有誰不會對這些流言感興趣。


提起去年那段日子,皇後也是心中泛起苦澀,“皇上心思難猜,就連我也是看不清的。雖說在明亦王府那會皇上對顧春也是不錯的,但是該冷清的時候還是照樣不留情。顧春比誰都要可憐。妹妹,這些流言蜚語以後莫要再提起。”


皇後的話沒有給出一個準確的答案,很顯然是不想提及這些事情,晟月也就收起這番好奇之心,小巧的瓜子臉透著喜氣的笑容,她走至梅花下,摘下一朵紅梅,“姐姐,看這朵梅花多好看,能夠在這種嚴寒天氣下綻放還真是不簡單呢,姐姐幫我帶上吧。”


“好。來,我幫你戴上。”取過那朵嬌豔的梅花,皇後插到晟月的發髻上,晟月發髻上本就沒有帶多少的簪子,此時梅花最為顯眼,襯得晟月膚色更加嬌豔欲滴,皇後不由感歎道。“還是年輕了好。我在明亦王府呆的時間長了,對這些胭脂水粉的東西越發不感興趣了。”


“女子打扮還不是為了討得夫君歡心。母親常對我說的一句話就是隻聞新人笑,不聞舊人哭,皇宮裏貌美如花的女子多了去了,要想討皇上歡心就要沉得住氣,懂得為皇上解悶。姐姐就是我要好好學習的女子。”晟月說完謙虛一笑,接著不等皇後回答,她就出聲道,“那邊有笑聲,想是很熱鬧,我們也過去瞧瞧。”


正文 18


更新時間:2013-10-04


從卵石精心鋪砌而成的甬路上走過,踏上一丈寬的木橋上,便可看到水中亭子中有兩個女子對坐正在博弈,晟月在閨中之時自認為對下棋有幾分精通,迫不及待的拉著皇後往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