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86


嘴裏的說的小妹妹是何人,如今宮中小孩並不多,除了齊景晏也就是祥德宮的齊暖盈了,“單雪,去祥德宮,和順仁太妃說我這裏有幾樣好吃的糕點,讓暖盈公主過來玩會。”


單雪笑著應下,“是。”


“姑姑?!暖盈,姑姑有多大了,晏兒怎麽都沒見過。不會真的是個小女孩吧。”齊景晏臉色一變,聽父皇的意思那女孩不過和自己一般大的年紀,如今怎麽就成了自己的姑姑。


齊暖笑也最喜歡捉弄齊景晏,一本正經的答道:“是啊,那是本公主最小的皇妹,才六歲。齊景晏,你應該是已經七歲了吧。我第一次見叫比自己小的女孩姑姑的。哈哈……齊景晏,本公主很是期待一會你叫姑姑的樣子。不如你現在就多叫幾聲,不然一會叫不出來怎麽辦,要在姑姑麵前丟臉,可不是齊景晏的風範啊,哈哈……”


“哇!春姨姨……暖笑姑姑欺負晏兒!”齊景晏嘴一張,就大哭了起來,抱住顧春的胳膊,委屈的哭訴著,不過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裏可是一滴淚都沒有,唯有那聲音聽得不知道有多撕心裂肺,“春姨姨,快替晏兒打姑姑,讓她欺負晏兒,嗚嗚……”


齊暖笑早已捂住自己的耳朵,免受魔音的摧殘,“齊景晏,閉嘴。”


更痛苦的莫過於顧春了,夾在兩人中間,用求救的眼神向單雨看去,收回目光時正好看到被單雪牽著進來的小小人兒,顧春眯著眼推開兩人,向齊暖盈走去,“暖盈來了,快讓我抱抱。”抱起肉嘟嘟的暖盈,還在她臉上親了兩下,“暖盈剛才在宮裏做什麽呢?”


“和母妃一起下棋,暖盈老是輸。”齊暖笑甜甜的說著,眉眼間宛若清泉清澈。


這時,那邊吵鬧的兩人才止了聲,齊景晏立即被顧春懷裏的小女孩吸引了去,隻見那女孩頭上編了兩個小麻花,清澈透明的眼睛滿含笑意,那粉嘟嘟的臉蛋真像個誘人的蘋果,忍不住讓人咬一口,齊景晏眼珠軲轆一轉忙止了剛才的想法,響起顧春的話,這是他的小姑姑。


齊暖笑把齊景晏的每個神情都看在眼底,漫不經心的催促著,“快叫姑姑啊。”


顧春抱著齊暖盈回了座位,摸摸她的腦袋,指著噙著指頭的齊景晏,“這是暖盈的侄子,齊景晏。暖盈不是一個人很無趣麽,以後就可以去找晏兒玩了。”


“侄子是什麽意思?”齊暖盈頓時不懂了,好生硬的稱呼。


“他是暖盈皇兄的兒子,就是你的侄子。”顧春好心的解釋著。


而齊景晏淩亂了,跺跺腳,“晏兒不要,不要叫這麽小的孩子姑姑……晏兒……叫不出來。晏兒寧願再回母妃肚子裏呆兩年。”他委屈的瞧著比自己小一歲的女孩,可愛是可愛,可是……比自己竟然大一輩,說出去多丟臉呐。


齊暖盈自己跳下了顧春的懷抱,笨拙的走向齊景晏,拉起齊景晏的手,“晏兒,姑姑會把你當做哥哥的。以後哥哥就陪盈兒玩好不好,盈兒終於有了玩伴了。”


這是什麽情況,哪有姑姑會和侄子說,侄子你是姑姑的哥哥,齊景晏被齊暖盈軟軟的小手牽著,委屈的小臉才恢複了嬉笑,連連應道,“好好好,以後叫晏兒哥哥,晏兒帶盈兒去玩好玩的。好不好?”那雙黑眸快速閃過的是狡黠。


“好。”齊暖盈想也不想直接答道。


顧春和齊暖笑目睹著齊景晏一步步誘導齊暖盈,隻能無奈的對視一眼,齊景晏長大了或許比齊寒亦還要更讓人害怕,小小年紀竟然就誘拐小女孩,真不愧是一對父子。不過這是小孩之間的事情,她們也沒必要追究清楚,顧春就囑咐了幾句,“你們不能出去玩,而且不能傷著,齊景晏要好好保護暖盈公主,知道了麽?要是讓我看見你欺負暖盈,以後就不準進來。”


“晏兒怎麽舍得欺負暖盈呢。”齊景晏閃著純真的眼睛,小手拉著齊暖盈鑽去側殿玩了。


顧春讓單雨去瞧著,然後拉著齊暖笑走進自己的賞春閣,也就是三麵皆是珠簾的側殿,齊暖笑左瞧瞧右看看,完了滿是羨慕的看著顧春,“皇兄對你還真是用心,這無名宮原本不過是個荒廢的宮殿,十幾年前我還來過,有點印象。這裏根本就和普通的宮殿所差無幾,沒想到如今被皇兄精心收拾成了這般模樣,真真是羨煞人。”


“好歹我是用十萬兵馬換的,難道還不足夠讓齊寒亦為我用心一番麽。”顧春雖然整日沉迷在齊寒亦的溫情之中,但是冷靜下來也明白不過是自己主動讓出了顧家軍。


顧春麵色如常,並沒有什麽失落神色,倒是讓齊暖笑略微放心,齊暖笑躺倒長踏上,扭頭看著顧春,“不管如何,你在皇兄這麽多年,皇兄對你不會沒有感情的。隻是皇兄那樣人不願意承認罷了,而且皇兄心裏清楚登高位這不能有兒女私情。”


“我知道,所以就這樣願意糊塗的呆在他身邊。隻要偶爾看看他的樣子,我就知足了。況且如今有了孩子,我已經不奢求能夠得到他的感情,這樣平平淡淡的挺好。”嘴角是滿足的笑意,和對孩子的期望,顧春拿過茶壺給齊暖笑倒上茶水,“喝些茶暖暖身子。”


齊暖笑端過茶杯來,先是聞了聞,淡淡清香撲在臉上,等著茶水溫度低了,她才緩緩喝下,入口的濃鬱清香與剛才的淡淡香氣截然不同,喝下不由的就一陣清爽,“這茶不錯。”


“這是單雪特意采摘的梅花,和特意弄的雪水。我隻管喝也不知道是怎麽泡的。你要是喜歡走的時候讓單雪教教你。”顧春是喜歡茶水入口後似有似無的梅花香。


“不要,我可是嫌麻煩,自己都懶得倒茶,隨便喝喝就是了。”


顧春知道她不喜歡太過麻煩的事情,便不再說此事,“歇上片刻,你和我一起去永福宮吧。自從進宮後還不曾去看看若蘭姐姐,雖說皇上特許我不用請安,但是也不能恃寵而驕。老呆在宮裏也覺得煩悶,屋內屋外都是同一處景色。”即使齊寒亦花了許多心思,也終究有看膩的時候。


齊暖笑是個坐不住人,走到窗邊掀開裏麵的一層輕紗,便可從竹簾縫隙中隱約看到外麵的紅梅,知道顧春受不了寒氣,她也就止了好奇心,不過等到夏日過來也可以看,“好啊,我正愁著好長時間沒有瞧瞧三個女人一台戲的戲碼,今日也看看皇兄的這些女人都是個什麽性情,要是都如皇後那般,可真是無趣了。”


“自然不是,也有不知好歹的。不過再翻多大的風浪都翻不過齊寒亦的手掌。我們去也頂多是看個笑話。”齊寒亦怎麽能夠允許自己的後宮這些女人脫離了自己的手心。


“那倒也是。”齊暖笑扁扁嘴。


正文 5 斬草除根


更新時間:2013-09-25


行走於皇宮裏,能夠隱約感覺到多了比以前的守衛更加嚴謹,宮女們更是低著頭不作議論,倒是與明亦王府裏的場景是一樣的,再加上皇宮裏滿是積雪,本就不熱鬧的皇宮如今是顯得更加冷清了,更缺乏的就是人氣味,顧春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連齊暖笑都忍不住感歎一句,“皇宮裏好多年沒有熱鬧過了。依稀記得十歲之前,不管皇兄,皇姐之間感情如何,這宮裏都少不了歡聲笑語。而自從大皇姐出嫁,這宮裏的孩子們漸漸的離去,唯剩下幾個鬧不起來的皇子。這宮中就是到了夏日也是冷冷的。”


“我想過個幾年,必定會熱鬧。”顧春把後宮裏的所有妃子的宮殿都看了一遍。


走過永春/宮,便到了永福宮。因為之前住著的是惠文皇後,前幾日又剛剛離世,因此皇上特意下旨把永福宮裝扮了一下,與以前的質樸簡單完全不同,倒是添了幾分新的氣息。據宮門還有三丈之遠就可以清楚聽到裏麵的說話聲,似是在討論什麽。


齊暖笑扶著顧春踏進,宮內的幾人看見皆是不自覺的起身,皇後倒是安然坐在上位,鵝蛋型的臉上比以前更加精致,身上的淺紅色紋繡錦袍華貴不已,原本清雅脫俗的雲若蘭如今倒是完全成了沉穩大氣的一國之母儀態,“顧春來了,快坐下。含雪,看茶。”


顧春很少遵循規矩,別人也就習慣了,她坐到離皇後最近的位置,赫然不管地位身份,“幾日不見姐姐,有些想念。便湊著身子好的時候過來看看。”


齊暖笑則是對剛才她們的討論比較敢興趣,“皇嫂,剛才你們說什麽呢。”


皇後掠過顧春的話,直接回答道,“是在說齊景瀾,和雪公主的安置。既然顧春和暖笑公主來了便也給本宮出出主意,畢竟兩人如今的身份有些尷尬。”


“就按妹妹剛才說的,把他們禁足到都城的宅院裏便是了。讓侍衛看守著,想他們小小年紀也翻不出什麽風浪。要不,就如月姐姐說的,把他們流放到邊疆。”李阿嬌語氣輕鬆的說著,目光轉向顧春,“不知顧春覺得如何?”


顧春沒想到貴嬪一下子問到自己,柔柔笑著搖搖頭,並不作答。


琴妃掩嘴一笑,那嘴角的諷刺意味十足,隻是被繡帕遮著別人看不到,摸著自己的纖指漫不經心的幽幽道:“依妾身看呐,斬草除根。畢竟是前皇上的親生骨肉,如今自己的親叔叔登位,哪能不憎恨。年紀越是小仇恨越是容易瘋長。所以還是趁早除了,免得節外生枝。”


“孩子又沒什麽錯。”待琴妃說完,顧春愣愣的說了一句,她隻是道出心中所言。


而這樣一句就有些讓琴妃不甘心了,冷笑一聲,“裝什麽善良。能夠在王爺身邊呆七八年之久盛寵不衰的女子怎麽會簡單,打死妾身都不信。”歪過頭看向皇後,“孩子是沒錯,可是隻能說他們命不好,偏偏投錯了胎,況且這世道生死由命,自己爭辯又有何用。”


“琴妃,注意你的言行,拐彎抹角的辱罵顧春。本公主暫且容了你,要是還敢有第二次,別怪本公主不客氣。”齊暖笑最是護短,琴妃那話雖沒有髒字,但是聽來很難受,更何況還是顧春,齊暖笑握住顧春冰冷的手,出口就是嘲意,在宮中這麽多年她可不是白呆的,“原道皇兄的女人都是有教養的,沒想到還是有這般低等的妃子。”


“你,暖笑公主,你憑什麽說本妃。這宮裏的事怎麽也輪不到一個嫁出去的公主說道。”琴妃差點站起來,看到看到皇後沉下的臉色,她才壓下怒氣。


“給本宮住嘴。琴妃,你為何三番兩次的與顧春作對。你該是記得進宮之前在王府裏本宮說過的話。再如此不知規矩,就讓嬤嬤去教導幾日。”於若蘭眉眼中帶著冷意,可見是真動了怒氣,還有對琴妃的失望,“罷了,本宮還是詢問皇上的意見。你們無事就退下吧。”


“是。”各位妃子盈盈一拜,兩兩相攜出了永福宮。


宮內安靜下來,顧春才細細打量了永福宮內的擺設,高腳椅上擺放的皆是名貴的各色花瓶,偏殿的一角是書桌上擺著的筆墨,可見皇後是個愛看書的人。她以前並沒有來過永福宮,總覺得皇後住著的地方應該是金碧輝煌,如今見到,才明白皇後至尊的雍容華貴隻是體現在各處細致的東西上。而讓整個宮殿看起來更華貴的地方就是皇後。


皇後揉揉自己的額間,不免有些抱怨道,“最煩的就是琴妃這麽咄咄逼人。也幸虧是隻有她這麽一個,要是全部都是怕是我就沒有清靜的日子了。”


“也不知道琴妃為何單對我。我好似以前並不認識她,也和她沒什麽仇吧。”顧春剛才也是冥思苦想,想要知道原因。可是自己以前的確是不認識這個蕭琴如。


齊暖笑哼哼兩聲,“不是你跟她有仇。你是皇兄寵著的女人,她心裏嫉妒所以才這般針對你。宮裏的女人就是這樣才變壞的,甚至還有更恐怖的時候。顧春,你以後一個人還是最好不要出來,安生呆在你的無名宮算了。”又朝皇後看去,“皇嫂,我看那德貴妃並不簡單。”


經這麽幾天嬤嬤的教導,皇後也凡事多了個心眼,讚同的點點頭,“嗯,從進府之時她就安靜如斯,不爭少言。總是一副端莊嫻雅的樣子,十五六的年紀與她的性子極為不服,怕是在家中就被教導成這番摸樣了。簡單不簡單,我不都得好好管著麽。”把寬大的袖袍攏攏,“哎,顧春,近來身子怎麽樣。清連公子也進宮了,被安排在秋水閣。”


“身子還好,就是有點害喜。姐姐和我的月份差不多,是不是?”顧春甜甜笑著。


“嗯,不過不知為什麽,當初有晏兒的時候很少害喜,如今更是沒有什麽反應,倒是乖得很,難得不折騰我。我讓單竹取一些新鮮的梅子給你送去,害喜的時候含著。”


“你們別老是說孩子啊,害喜啊,我……我插不上嘴。”齊暖笑委屈的開口。


皇後輕輕笑了起來,“那暖笑也趕緊,婚事過了一個月了,怎麽都不見有什麽動靜。”


“皇嫂……你就知道取笑我。母妃說這事全看緣分,不能著急的。”齊暖笑出口就漏了陷,忙捂嘴眨眨眼睛,“反正就是不著急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