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84


“怎麽了?”


“無事,有些惡心罷了。有些害喜。”顧春雖是虛弱但還是露出了笑容。


單雪還是放心不下來,“要不先坐在這裏坐會,我去給你倒點熱水。又不遠,也不是急得過去。看你這個樣子,我還真是不放心。像是一陣風都能把你吹走似的。”


顧春應下,捂著自己的小腹準備坐下,隨即感覺身後一暖,背後觸到僵硬的身體,溫暖包圍過來,顧春扭頭就看到齊寒亦皺著眉頭看著她的樣子,“王爺……”


齊寒亦不說話,把她攔腰抱起來,大步向君亦苑走去。顧春隻想好好躺在他懷裏享受這般靜逸感覺,也許是剛剛走著有些累了,不時齊寒亦就聽到懷裏的人睡著了,連日以來的煩悶在看到她恬靜的睡容頓時消散,進了自己房間,把她輕柔的放到床上,“再往火爐裏加些炭火。她如此這身體就弱成這樣,不過是從雪林閣走到君亦苑都如此艱難?”


單雪一邊填著炭火一邊答道,“嗯,顧春的身子到了嚴寒天氣就隻能呆在屋子裏,在外麵站上一刻鍾就很虛弱。而且剛才還在路上遇到了主子的幾個妃子,多說了幾句話。”


齊寒亦坐到床邊輕柔地給顧春掖好被角,“讓清連公子搬到旁邊,每日過來把脈。去讓單竹把庫裏的人參取出來,每日熬藥給她喝著。這般下去,怕是不等孩子生下來,就……”


“主子,奴婢一點都不希望她有這個孩子,孩子相當於是要了顧春的命。”單雪盡量壓低聲音,可是還是聽得出來壓抑的沉重憤然。


“單雪,我又有什麽辦法。顧春她極喜歡孩子,難道你要再讓我做一回惡人。那次失去孩子她打擊頗重,我再是無心之人也不能讓她再次失去孩子。”這也是他第一次流露出深深無奈之情,“讓她好好調養,或許是有辦法的。隻有這個孩子能夠讓她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屋子裏除了炭火火苗的劈啪聲,就是各種深深的歎息。


顧春再次醒來已是午後,因為單雪一人侍候不過來,齊寒亦就把單雨也調了過來,單雨這時就出去取飯盒了,再回來時還端著一碗藥汁,顧春立即捂著鼻子躲到床角不肯喝。


“不要,我不要喝,哭死了……你們不要讓我喝好不好!”


“這是單雪特意給你熬得人參湯,補身子的。過來,乖。”單雪盡心哄著她。


顧春頭搖的像個撥浪鼓似的,“不要,哭死了。我不要喝藥。我好好吃飯,不喝藥。”


外麵聽到顧春痛苦的拒絕聲,齊寒亦再也忍不住闖門而入,端過單雪手裏的湯藥自己喝了下去,拽過顧春堵上她的嘴,徐徐灌了下去,又加深了這個苦味的吻才放開,“以後喝不下去,就叫本王過來。本王就不信你喝不下去。”幫她穿上襪子,抱到飯菜前。


顧春推了推他的身子,“你去忙吧,我可以自己吃。”低下頭硬是不敢看他,剛才這是羞死人了,當著單雨和單雪就親自己,顧春拿起筷子狠狠的插著碗裏的米飯。


齊寒亦不經意間柔柔一笑,在她旁邊坐下來摟過她的腦袋,在她額頭輕輕吻了一下,“本王不忙,陪你吃頓飯的時間還是有的。單雨,加副碗筷。”


顧春依舊不抬頭,隻是用斜眼瞅了旁邊的他,她聽單雪說這幾日戰事緊,齊寒亦很忙,便脫口而出,“你不是戰事很緊麽,怎麽還有空吃飯。”


“本王已經想到了好辦法。”奪掉她手裏要夾菜的筷子,齊寒亦無視她目光,自己先用著她的筷子吃了起來,“吃飽了和本王去皇宮裏轉轉。成天呆在屋子裏有什麽意思。”


“主子。”單雨把碗筷放好,和單雪先退了下去。


正文 2 外患解除


更新時間:2013-09-22


屋子隻剩下他們兩個時,顧春就膽子大了起來,奪過新拿來的筷子,對著齊寒亦輕蔑的瞥了一眼,就自顧自的吃了起來。整頓飯顧春吃的舒緩輕慢,與往日的毫不顧形象的吃飯樣子不一樣。兩人吃過後,齊寒亦給她穿好暖暖的狐裘,一起出了王府。


雖然臨近是午後,都城原本應該熱鬧的街道如今顯得有幾分氣氛緊張,齊寒亦與顧春並沒有坐馬車,而是兩個人散步向皇宮方向緩緩行去,走著走著,天空又陰沉下來,不一會雪花而落,飄落在兩人身上,顧春也走的有些累了,齊寒亦快走幾步蹲下身子,拍拍自己的背,示意她上來,顧春瞅了瞅過往的人群,暗道這齊寒亦何時這般柔情了。


“快點。”齊寒亦不耐煩的催促了一聲,顧春趕緊小步上去身子一跳,齊寒亦兩手抱住她的腿,輕鬆站起身來,“這是在都城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就算是隻有一次,那好歹也是讓大興王朝的皇上背我。這殊榮怕是還沒有哪個女子享有吧。”顧春甜甜歡笑著,抱緊齊寒亦的脖子,小腦袋靠到他寬厚的肩膀上,嘴角咧的大大的,喃喃道,“一輩子有這麽一次就夠了,我不是那麽貪心的人。”


“你倒是知道給自己臉上貼金。”路上果然有不少人往他們看來,還有認識齊寒亦的人,他們皆是露出詫異的神情,還以為自己看錯了,不由揉揉眼睛。


兩人到了皇宮門口,侍衛們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等到齊寒亦抬起眸子,侍衛們紛紛低下頭恭敬迎送兩人進去,此時的皇宮更是清冷的不行,齊寒亦一直背著顧春到了後妃住的地方,顧春這時已經在打哈氣了,“咱們這是去哪啊,還沒到麽?”


“快了。”從祥德宮西邊穿過,到了一座精致的小宮殿,齊寒亦把她放下來。


顧春踮著腳好奇的瞧著四周,有些不懂,“帶我來這裏做什麽,欣賞雪景?”


齊寒亦眉眼溫和,牽過她的手踏進剛收拾幹淨的宮殿,宮殿裏兩側是純白色的輕紗幔帳,因為門窗開動之間,幔帳宛若飛舞的蝴蝶般曼舞輕歌,殿內的所有木椅和案幾都是由黃花梨木新做的,上麵的雕花玲瓏剔透。近看才知那是朵朵的梨花,簡單又不失貴雅。案幾上插著清晨剛摘的紅梅,給殿內添了幾分喜意。所有的鋪墊都是上等的毛皮,顧春肯定不知道這是明亦王府庫房裏齊寒亦每年打獵精心留下的。


掀開白色幔帳,右側的偏殿是精致的休憩地方,而讓人不由歡喜的是這偏殿三麵都是掛著鏤空的竹簾,不過因是冬日,為了保暖,最外麵掛著的是嫩白珍珠的珠簾,往裏是厚厚的珠簾,再一層厚厚的賬簾,裏麵就是輕紗,四周各放著一個火爐,才使殿內溫暖入春。


正中間擺著一個紅木案幾和兩個長踏,夏日可以賞花,冬日可以賞雪。顧春不知有多喜歡,不禁問道:“以前怎的沒來過這座宮殿,是哪位妃子的,這麽好!”


齊寒亦寵溺的摸摸她的腦袋,“原本是座廢棄的宮殿,前幾天本王便命人收拾了一番。”看她滿眼歡喜的樣子就知道得了她的心,也不枉他讓人精心布置。拉著她穿過雕花紅門,到了一處長三丈的走廊,這走廊兩邊都是雕花門窗,窗戶可以打開,窗戶內掛著厚厚的簾子,也是為了遮風,到了夏日可以打開窗戶,倚在窗邊,望外麵的獨有的景色。


穿過走廊便到了寢室,寢室裏一張紅賬彩鳳大床放在最東麵,用白玉屏風擋著,西麵是女子的梳妝台,梳妝台上仿佛是用了好多年,妝盒裏首飾齊全,南麵放了一張簡單的木椅,案幾,北麵又是賞景的好地方。此時看去,簾子外隱約的紅梅點點。


顧春迫不及待想要打開窗戶,被齊寒亦拽進了懷裏,“不可,外麵風大。”


顧春撞入齊寒亦溫厚的胸膛,暖流襲襲沁入心底,手指觸及到軟滑的賬簾上,“該是花了不少銀子吧,這比我身上穿的料子都還要好。”


齊寒亦真想敲開她的腦袋,看看她腦子裏是怎麽想的,輕笑搖了搖頭,“走吧。”不回答她的話,把她抱到床上,“這以後就是你的宮殿了,本王可是花了不少功夫。你可不能生氣一把火給燒了,不然本王叫你一輩子在宮裏當奴還債。”


“好啊,要是一輩子當個宮女能夠掙個宮殿也不錯。”顧春眼睛亮亮的恍如夢境般的寢室,身子撲上前,一把抱住齊寒亦的脖子,在他臉上親吻了一下,“隻要你不敢我走,我就一輩子賴著你。哎,為何把我宮殿弄的這麽遠,明知道我身子不大好。”


齊寒亦摸摸她的腦袋,手掌感觸到她還平坦的小腹,“在祥德宮的附近,本王比較放心。你不是不習慣太過陌生的環境麽,這附近你應該是熟悉的了。想去本王那裏,就叫個步攆。何必自己走著辛苦。隻要你不胡鬧,本王會一直寵著你。”


顧春準備下床穿上繡鞋,齊寒亦按住她的身子搖搖頭,“就不必出宮了,今日就是特意送你過來的。臨近傍晚時分,王府的人也該進宮了。你在外麵沾了些涼氣,就先在屋子裏暖暖。等會,那些侍候你的宮女就該分配過來了。”


“我還要單雪,和單雨。其餘的一個都不要。”顧春嘟著嘴不滿道


“她們還是你的人,隻是得等她們忙完了才能過來。你好好歇著,本王也該出去了。”搬入皇宮,還要很多事情要他做,“晚上,本王來接你,在永福宮一起吃晚膳。”


“不要,這裏隻有我一個人,我怕。”因為是剛搬進來,雖然到處都是火爐,但是還是感覺到冷清不已,沒有一點人情溫情,顧春死死抱住齊寒亦的胳膊就是不放。


齊寒亦隻好妥協道,“本王叫單雪過來。這總該行了?”捏捏顧春的秀氣的鼻子,那冷峻的五官柔和如沐春風,吹入人心,怕是看到的女子都會心神蕩漾吧。


“嗯,單雪就行。”顧春才放開他的胳膊,一個翻身把被子兜開。


齊寒亦才提步一路出了這座無名宮,這座宮殿的四周皆用一丈之高的圍牆,一方麵是為了阻擋寒氣侵入,一方麵就是為了顧春的安全,圍牆外更有侍衛看守。剛拐出祥德宮,不待反應,一個小黑影撲過來撞上了齊寒亦的身體,因為太過小,齊寒亦並沒有提起警惕。


“暖盈……”一襲白衫的順仁太妃急急追上來,看到齊寒亦,微微頷首,“王爺。”


齊寒亦低下頭,就看到還未及自己腰間的小女孩,這也算是自己的皇妹,齊暖盈粉嘟嘟的臉蛋,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呆呆的看著他,手指噙在嘴唇裏,隨即甜甜一笑,露出可愛的幾顆牙齒,齊寒亦從不喜歡孩子,喜歡齊景晏隻是因為他是自己的兒子,此時他卻心底一軟,抱起齊暖盈來,點點她的鼻子,“叫皇兄。暖盈。”語氣竟然有些生硬。


齊暖盈先是瞅了瞅自己的母妃,見母妃笑著點頭,她才軟軟的叫了一聲,“皇兄。”因為在宮裏極討人喜歡,她膽子也不小,歪著頭又道,“皇兄都可以當暖盈的爹爹了。”


“暖盈。”順仁太妃語氣不由加重,似在斥責,實則是寵溺般的。


齊暖盈不服氣的努努嘴,好奇的用小指頭戳戳齊寒亦的臉頰,“皇兄以後可以經常來陪暖盈玩麽,這裏沒有男孩子陪暖盈玩,暖盈不開心。”


“好。”齊寒亦輕輕應下,把齊暖盈遞進順仁太妃的懷裏,“後麵是顧春的宮殿。”


齊寒亦的意思順仁太妃豈能不懂,含笑道:“聽說顧春有身子了,我希望她能生一個女孩,像她一樣純淨無暇,天真無憂的女孩。也希望王爺能夠留下這宮裏唯一的純淨。”


齊寒亦聞言腦海裏立即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胖嘟嘟的女孩模樣,自己也不由翹起嘴角,等視線清晰過來,順仁太妃已經走進了祥德宮,可是齊暖盈的嬉笑聲還不斷回蕩在耳邊。一陣寒風徐徐吹來,齊寒亦恢複一臉的冷硬,繼續向乾清宮方向走去。


大雪整整下了一天一夜,都城外的兵馬還在不斷攻進,都城內的兵馬也在奮力守城。都城被困三日就如一座死城一樣,而皇宮裏好像完全都不被外麵的緊張氣氛影響,宮女和太監忙碌的收拾各個宮殿,準備新皇的登基大典,這次的大典一切從簡。


就在都城的城門快要被攻破之時,外麵的匈奴兵馬不知因為什麽,突然收兵,都來不及收拾營寨就往西北方向行進,而更不幸的是,在快進行錦城時,四周黑壓壓的大軍壓來,把匈奴兵馬包圍,用了兩個時辰的激烈殘戰,匈奴兵馬隻留下幾千人隨著首領落荒而逃。


落荒而落,隻要是在大興王朝的境內,就讓他們逃不出去,很快這隊人馬就不見了蹤影,至此大興王朝的外患解除,都城才算正式穩定下來。而朝內的人也開始安心忙著準備新皇登基的事情。還在前幾日風光的雲辰帝早已被人遺忘在地牢裏,無人問津。


地牢一直是潮濕陰暗,普通人呆上幾日都受不了,更不同說是養尊處優的皇子。齊寒亦尋空來到地牢,一眼就看到滿身是血的齊寒辰靠坐在冰冷的牆麵呆滯的看著某處,而另一個牢房裏的赫依雲在看到齊寒亦後,渾濁眸子露出濃濃的恨意,不過在如此環境還保持著優雅姿態的她還真是讓人佩服。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