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8


“沒事,丫頭吃飽了,我們走吧。”


一行人全部換了一批馬重新上路,出了青城就稍稍感覺暖和些了,再往南就可以看到一路上連綿起伏的山脈,和大大小小不斷的村莊。因為趕得太急,大家也沒有心思停下來欣賞。春丫頭是極盡無聊的抱著寒城一路睡著,醒了就鑽出腦袋了瞧瞧,看了累了又鑽回去繼續睡。


午時,大家在一片樹林裏簡單吃了些粗糧又繼續趕路,官道上的馬車越發多了起來,有了作伴的。一日匆匆過去,終於在傍晚時分進了虞城,虞城是臨近都城的最後一個繁華之城,這座城年代久遠,他們在一處小客棧門前停下來。十幾個人也略顯的有些顯眼,不過處於安全就沒有分開。


春丫頭頭昏腦脹的坐下飯桌前看著一桌的吃食,一點胃口都沒有,耷拉著腦袋,毫無氣色。何莫溪吃了幾口看見她碗裏堆得滿滿的沒有動,就擔心的問著:“丫頭,怎麽不吃,這不是的糖醋鯉魚麽?”


“莫溪姐姐,我難受吃不下。”揪著臉沒有力氣的說著。


寒城瞧見知道是因為連著兩日的趕車,她以前一定是極少經曆過這種苦,“莫溪,一會你吃完了讓廚房熬一碗可口的熱粥,帶丫頭先回房休息去。”


春丫頭回房後勉強喝了一碗開胃的熱粥才感覺舒服些,由於白日沉沉睡了好久,晚上就有些睡不著了,可是也不能打擾別人睡覺,就獨自站在窗邊看著外麵的夜空中星星,分外沒有關外的亮。畢竟是年紀小,不大一會又睡意沉沉,一頭倒在榻上給睡著了。


第三日倒是一路平靜,不到天黑之前就趕到了都城。外麵果然不比都城,還沒有進城牆,就可以聽到裏麵的熱鬧,也正好是臘月。街道上更是人聲鼎沸,大紅燈籠沿街掛著,兩邊的小攤上還是聚集了不少的人,一群群的人聚集在一起談笑。


春丫頭看見此景立即雙眸一亮,揮著手要下去玩。寒城無奈的把她抱緊,“來了都城多的是時間,不急於這麽一時。”春丫頭才失落的瞅著那些小玩意,心裏抱怨著。


他們並沒有從正街過,而是轉入一條偏僻的小道,孤冷公子的馬車在街口就拐入了另一條正街,往自己的府去了,寒城一行人則繼續往前到了街尾才停下來。麵前是一座大宅,大紅宅門緩緩打開,立即有人迎了出來。寒城牽著丫頭與身後的人進了大宅。


正文 28 用膳,用什麽膳


更新時間:2013-02-08


“公子,您總算回來了?”一個麵目清秀的男子跑上來,麵色喜色,“公子這次回來就不走了吧?”眸中帶著期盼,他每年都盼著公子回來後就不走了,可是每年都背著他就偷偷走了,他怎能不生氣。


冷遲提過那男子故意冷言冷語著,“誰說公子不走了,過完年就走。”


“啊,還要走啊。”不滿的撇撇嘴,目光推開這個可惡的冷遲,一眼就看見了公子身旁的小丫頭,嘻嘻一笑,“公子,這是哪的小丫頭啊?以後冷牧有的玩了。”拍著手準備把丫頭帶過來,又被冷遲的冷臉逼的退了幾步,才諾諾的站到一邊。


幾人已經說著走進了大廳,寒城揮揮手,“好了,都準備準備,今晚我要去宮裏參加家宴。”把春丫頭交給莫溪,“莫溪,你去後院給春丫頭收拾一間房,離我近些的。再給她安排兩個懂事的女婢。”


春丫頭搖搖寒城的胳膊,盈盈問道,“寒城哥哥不帶丫頭去麽?”


“今日不早了,丫頭也累了,就早點休息。那裏不是你能去的地方。記住要乖乖的”說完不回頭的從偏廳出去,不見了身影。


何莫溪才拉著她從另一道偏門出去,出了偏門就是長長的雕花長廊,朦朧的夜色中長廊上掛著的大紅燈籠填了幾分溫暖,在紅燈的映照下,還可以看到走廊的上麵雕刻的各種花紋,極為精致好看,再過一道石門就是後花園,亭台樓閣由綿綿的流水聲環繞,腳下是小石頭鋪成的彎彎曲曲的小道,紅色燭光下那處的假山淩亂堆砌,假山上建有一個八角亭。再經過一座小院才到了後院,冷暖閣。


冷暖閣內,燈火通明,最南麵的房間裏已有收拾房間的女婢進進出出,何莫溪打開正房帶著她進來,“你先在這裏坐著。待她們收拾好房間,就可以住進去了。我去吩咐給你熱好水,一會就回來。”


何莫溪出了院子把熱水的事情吩咐下去,就向前院的書房而去。旁邊的房間內寒城正在沐浴,沐浴後幫他換上一身乳白色繡著雅致竹葉花紋的錦袍,束發後已是戌時。寒城見時辰不早了急步上了馬車,馬車向宮門而去。何莫溪又回到後院,春丫頭的房間已經收拾好,她正好奇的東瞧瞧西望望,翻著房間裏的東西,看見莫溪進來忙收了手。


“無妨,這以後就是丫頭的房間了,這裏的東西就都是丫頭的了,等明日閑下來公子會再給你填點。”


“莫溪姐姐,公子是皇子麽,就是皇上的兒子。這官有多大啊。”春丫頭晶瑩剔透的眸子裏宛若一汪清泉,幼嫩的聲音透著好奇。


何莫溪捏捏她的臉蛋,吩咐外麵的人準備好浴桶,“公子和當官的一樣,是被封的王爺。比那些官員要地位高,僅次於當今皇上,丫頭可記住了。”幫她散開辮子,脫下外衫,“洗洗,就洗去了這幾日的勞累,完了睡個好覺。明日就可以讓公子帶丫頭看看這都城的繁華之處。”


“好啊,好啊。”一說玩丫頭是最開心的,迫不及待的搓著手想要出去看小攤上的玩意。


春丫頭沐浴後坐在火爐前擰著頭發,何莫溪招手讓那兩名女婢進來,“丫頭,這幾天就讓冷婉和冷靈來侍候你,她們都有武功,丫頭有什麽不懂的就跟這兩個女婢說,她們會一一教給你。”


春丫頭甜甜一笑:“嗯,丫頭知道了。不早了,莫溪姐姐也趕緊去休息吧。”目光轉向兩名女婢,親切的叫著,“姐姐,你們是剛來的麽?”


冷婉上去幫她擰著頭發,“不是,奴婢們在這裏已經有十二年了。”


春丫頭聞言驚訝道:“這麽長時間。那豈不是幾歲就來了。那你們都是孤兒麽?”


“是啊,進這裏並不容易,需要經過成成的篩選,我們也是命好被選了進來。進來後並不是簡單的服侍,一開始還要學武功,學宮廷禮儀,學很多東西,等主子滿意了才能服侍主子。”冷靈一看就是比較多話的人,看著丫頭一副純真的模樣也不由開口問了起來,“丫頭是主子的通房丫頭麽?”


春丫頭又聽到了這個詞,有些不解的問著:“姐姐,通房丫頭是什麽?”


冷靈沒想到這丫頭年紀小還真是什麽都不知道,怪不得莫溪要吩咐她們多教教丫頭,見她想要知道的樣子,就解釋道:“通房丫頭就是服侍主子睡覺的人,就是……你和主子睡過沒有?”


春丫頭歪著頭,喃喃說著:“是在一起睡過,可是沒有服侍過,算不算?”


冷婉瞪了冷靈一眼,答道:“不算。”


“那要怎樣才算服侍?”春丫頭一時來了興趣,幫公子脫衣服就算服侍吧,那莫溪姐姐豈不是就是公子的通房丫頭。


冷靈勉強笑笑,輕咳一聲,“這個你以後就知道了。”


這個時候,春丫頭已經打了哈氣,於是伸伸胳膊,“丫頭該睡覺了。姐姐也趕緊去睡吧。”起身上了床踢下鞋子,鑽進被子裏滾了半天才安靜下來,不大會就睡了過去。


冷婉和冷靈輕聲吹了燭火小心出去,關上房門站在門外。


寒城回來已是快亥時了,麵色如霜的先進了書房,今日家宴上幸虧他反應及時,要不又得讓父皇責怪母妃,母妃消瘦了很多很是讓人心疼。一年沒見,宮裏又變化了不少,處處透著危險,這次回來父皇明顯對五皇子疼愛了不少,看來事情還在一點點的發展並不斷的變化著。疲憊的揉揉眉心想起那張純真的麵孔,心裏就暖暖的舒服,不由起身加快步子向後院走去。


進了後院就看到門口站著的冷婉和冷靈,看了看屋裏已經暗了,“她睡下了?”


“嗯,公子,都睡了快一個時辰了。”冷婉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丫頭就像是我的妹妹一樣,你們這幾天好好服侍著。”語氣略帶清冷的吩咐著,“好了,你們也下去休息吧。”嘴角不由輕輕勾起,這丫頭就是什麽時候都睡的香,什麽都不用顧慮,不用煩惱,真是難得啊,搖了搖頭轉身進了正屋。


都城的夜晚並不是很平靜,總有想要趁著夜色出手的人。就連街道上的那些大紅燈籠並不隻是代表著迎接喜慶的節日氣氛,也有可能是某種不幸的代表。


臘月二十五,也就是他們回到都城的第二日,春丫頭一覺醒來明顯感覺自己全身酸痛不已,就連簡單的起身都要費好大的力氣,最後沒辦法隻好喚來莫溪姐姐,而進來的卻是冷婉和冷靈,一見莫溪姐姐不在,她嘟著嘴嚷嚷著要何莫溪,冷婉扶著她坐到梳妝台前,安慰道:“何小姐昨夜就回去了,丫頭這幾天就由我們侍候。”


“回去了,回家了麽,莫溪姐姐的家也在這裏?”沒有莫溪姐姐,她一個人呆在陌生的環境難免有些不自在。


冷婉幫著她的把頭發梳好,“當然,何小姐是將軍府的大小姐,自然,家就在都城。”手法熟練的編好辮子,在尾端係上紅色的頭繩,“淨手後就該到公子房間裏用膳了。”


冷靈用手試試銅盆裏的溫度正好,端過來,春丫頭低下頭的頭又抬起來,“用膳,用什麽膳?”滿眼都是不解之色。


冷婉和冷靈對視一眼,齊齊說道:“就是吃飯。”


到了公子房間,飯桌上已經擺好了,不過公子還沒有出來,聽聲音是在內間穿衣服呢,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後伴隨著一聲冷斥:“連這個都弄不好,出去!”再然後就看見一個婢女低著頭兢兢戰戰的退了出來,春丫頭心思微轉,提步掀起簾子進了內室,寒城正在係著腰帶,聽見腳步聲,“不是叫你出去麽!”


春丫頭嘻嘻一笑走到他麵前,“寒城哥哥,是要趕丫頭出去麽?”


一張天真白淨的笑臉映入眼簾,寒城斂了有些煩躁的氣息,摸摸她的腦袋,“昨晚睡的可好?”


“就是……就是屁股還疼。”摸摸自己的屁股,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寒城哥哥昨晚是什麽時候回來的,丫頭都不知道,還想著要和寒城哥哥出去玩玩呢。”


寒城牽著她的手出了內室,坐下,見冷婉和冷靈站在門口就吩咐道:“冷婉去錦衣哥給丫頭定製幾套衣裳,你們都先下去。”兩個人施施作禮後相繼而出,他幫丫頭盛上熱粥,“上午我有事要處理,飯後就讓她們兩個陪你在府裏逛逛,熟悉一下,下午的時候我再帶你出去,可好?”


“嗯,寒城哥哥回到都城是不是很忙,沒有時間陪丫頭玩,莫溪姐姐也不在,就剩丫頭一個人了。”


“不是還有冷婉和冷靈麽,放心,我會盡量抽出時間陪丫頭好麽,快吃,別涼了。”


春丫頭乖乖用飯後就回了房,寒城立刻幾不見了人影,偌大的府裏冷冷清清的,冷婉和冷靈就提議陪她倒府裏到處轉轉,春丫頭想著也同意了。披上純白的狐裘,小臉被裹得的倒有些楚楚可憐了,冷婉和冷靈跟著身後一邊給她介紹著。


正文 29 近水樓台先得月


更新時間:2013-02-08


到了後花園,昨晚丫頭並沒有仔細看,今日一看發覺花園好大,而且栽種著各種花草,不過冬天的時候基本就枯萎了,淒淒涼涼的。隻有一處角落裏幾支紅梅開的正豔,與樓閣上掛著的大紅燈籠交相輝映,才給這裏增添裏幾分喜慶的味道。


春丫頭瞄了瞄龐大的淩亂的假山,又看到假山上的八角亭,就來了興致,跑著上了假山,她還偏不走正路,非要從小道上去,後麵的兩人忙緊張的跟著,生怕丫頭不小心就掉進湖裏。登上假山進到八角亭,春丫頭在亭中環視了一周,由於府中的建築基本都比較高偉,所以她僅能看到幾座院子,並不能遙望遠處,有些失望的提了提柱子,“靈姐姐,這府中可有看到外麵的地方?”


“有啊,你往那看,前院的那處閣樓,便是公子的書房,登上四層高的樓頂,就可以看到府外的景色,而且還能隱約看到皇宮裏的一隅呢。”隨著手指的地方,果然見一個高高的閣樓。


冷婉卻搖了搖頭,“那裏是禁地,沒有公子的允許不可隨便進入。”


春丫頭不以為然的擺擺手,“沒事,丫頭帶你們去。寒城哥哥定然允許的。”那長長的辮子放在身後碧青色的衣裙上,紅色頭繩一搖一擺,拉起兩個姐姐的手就往下跑去,待下到下麵,她又停下了腳步,“寒城哥哥說上午有事要處理,一定沒有時間。”有些悻悻的走到湖邊,湖麵上已經結上一層透明的厚冰,厚冰下依稀可見有金魚在遊動。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