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62


隨即就嗤笑出聲,“原來你們身份並不簡單。告訴我,你和千公子又是何關係?!”抽回自己的長劍。


單雪見她臉上並沒有敵意,聳聳肩膀,“關內武功深不可測的人很多,是你孤陋寡聞罷了。我當然是我們家小姐身邊的奴婢。”把褲腿上的水擰幹。


“不可能。普通的家境怎麽可能有你這樣的丫鬟,你莫要那假話來騙我。”


“我為何要騙你。”單雪自言自語的笑起來目光不離遠處的自己玩鬧的顧春,“我是小姐夫家的婢女,小姐五年前嫁給青梅竹馬的夫君,夫家是鏢局,宅院裏都是會武的。小姐嫁過去,我便被那人安排到了小姐身邊。可惜,小姐這麽多年的付出沒有得到那人的一點疼惜,反而輕信小妾的話親手讓小姐喝下紅花,小姐失掉孩子心已死,便含恨手下休書,我與小姐感情深厚自願跟在她身邊。小姐被休後就與年邁的老母來尋千公子。”


月牙聞言詫異的張大嘴巴,指著那嬌小的身影,“一點都看不出她竟然經曆了這麽多,確實夠可憐的。那我決定以後對她好一些。”隨即眯著眼羞澀道,“我可以問問千公子麽,你肯定要比我知道的多。”


“你喜歡他。”單雪話音剛落,月牙連忙點頭,可是接下來的話讓月牙徹底白了臉,“可惜,公子心中一直有念念不忘的人,要不然也不會來到遙中鎮。千家的兩位主子都是苦命的,聽小姐說,公子於四年前與自己的妻子和離。可是終究是忘不了。”


“既然……那為何還要和離?”月牙脫口而出,很是不解。


“公子和小姐都是一類人,她們寧願選擇自己離開,也不願讓那個人不開心。”


“姐姐,你們說什麽呢?”顧春小跑著回來,雖然是一身狼狽但是滿臉的開心笑容。


單雪伸出手把她拉到自己身邊坐下,寵溺的摸摸她的腦袋,“還是不注意自己的身體,可莫要受了風寒。”暗暗的運力幫顧春把衣衫烘幹,無意中提起的顧春的身體,兩人都一時沉默了起來,顧春勉強笑了笑別過臉看著遠處。


“你們一點都不像主仆,倒像是一對姐妹。”月牙把兩人親密的動作都看在眼裏,不由露出幾分羨慕,“千小姐一點都不像曾經有過夫君的人,到讓人覺得是沒長大的孩子。這個年紀已經很難得了。”半個匈奴人的月牙說話也不扭捏,直言直語。


單雪對著她露出幾分複雜的神情,“有些人經曆了難以承受的事情就隻想用笑容來掩蓋。小姐能夠這樣做奴婢的已經很滿足了。月牙姑娘,是真的打心裏喜歡公子,還是覺得公子長得俊,所以月牙姑娘一時起了興致?不過不管是那一種,我隻能勸你還是消了此念頭,公子用情極深不會給月牙姑娘什麽結果的。”


聽著前麵,月牙本來還心裏暗喜著,想著這奴婢定然是想要撮合他們在一起,可是聽完了,才明白她隻是想要知道自己的感情,並不是想要幫忙,月牙笑起來的那雙眼睛和自己的名字一樣,彎彎的月牙極為好看,“我也不知道,隻是覺得千公子很好。”又不覺看向一直不說話的顧春,“看千小姐的樣子,似乎對這裏很熟悉。這片湖遙中鎮的人很少有人會來。”而且,她觀察顧春的騎馬的形態,那儼然就是一個從小在馬背上成長的孩子。


顧春這才回過頭來,嘻嘻笑著,“是啊,我在八歲以前就是在遙中鎮生活的,隻是後來隨著母親和哥哥搬到了關內,要不然哥哥也不會在於喜歡的人分離後來這裏,畢竟這裏也算是家鄉,很熟悉的家鄉。”那聲音充滿著對孩童時期的回憶。


“你們能夠給我講講關內的有趣事情麽。我從來沒有去過,想要知道。”僅僅是幾句話後,月牙對兩人不由的親近了幾分,仿佛是已經相處過好多年的朋友一樣。


顧春一時來了興致,眉飛色舞的說了起來。單雪隻是時不時的插兩句,月牙聽得全神貫注,心裏癢癢的不行,極想要去關內見識見識。


到了太陽下山了,這片湖泊蒙上了淡淡的銀色光芒,三人才往回返去。顧春和單雪回到住的小院,推開門,就看到躺在長踏上一臉陰鬱的赫淩仟,兩人對視一眼,準備輕聲躲會屋子裏。可是赫淩仟根本就沒有睡著,一聲冷喝:“站住!你們去哪了,怎麽這麽晚才回來?!”


“嗬嗬……我們就是去城外騎馬了,然後遇上了月牙姑娘,說著忘了時辰。”顧春傻笑著,兩隻手放在小腹前不停的扭動著,還不忘用胳膊肘撞撞單雪,“我們這不是趕緊回來了麽。你一定餓壞了吧,我倆馬上就去做飯,很快的。”


正文 63 一壺清酒


更新時間:2013-08-22


單雪看著赫淩仟要發怒的臉色,立即大聲道:“都這麽晚了,再做不是又要挨好一陣。而且騎了馬我們也很累,不如我們出去吃吧,快起來,我出銀子。”


赫淩仟本來要發作好好訓一頓兩人,沒想到單雪這麽機靈,輕易的就強壓下了自己的怒氣,讓自己難受憋著,隻好起身整理下衣袍,“好,出去吃就出去吃。”反正花的不是自己的銀子,也不用自己心疼。隨著兩人出了小院,他還是忍不住抱怨道,“我在外麵累死累活的跑了一天,又是問人又是討好的,你們呢,出去騎馬竟然這麽晚才回來,我還以為你們被狼叼走了呢。以後不準這樣了,我受不了這樣煎熬的擔心。”


走在旁邊的兩人心裏暖暖的,顧春大氣凜然的拍拍赫淩仟的肩膀,“知道了,讓哥哥擔心了。其實我們可以早點回來的,隻是遇上了月牙姑娘,她非要我講關內的事情。我一時收不住就一直說到天黑了。哥哥不會責怪吧,這可不是我的錯。”意思就是要怪就怪月牙吧。


赫淩仟被她調侃,臉色一陣不自然,“不用解釋了。我知道了。”


三人大大方方的走到正街上,選了一個冷清的酒館。顧春是個喜歡坐窗邊的,單雪一眼就看出她的心思,“要是不想被抓回都城,你就坐那裏吧。”顧春撇撇嘴,跟著單雪坐到了不大顯眼的角落裏,這裏要是沒有人特意注意的話就不會被發現。


赫淩仟不在意道:“有那麽嚴重麽,你們都逃出來一個月了。還會有人惦記著,而且就算有也不用這麽警惕吧。誰會成天眼巴巴的看著街上有沒有。”


“你又不是不知道齊寒亦的手段,很難有人能夠逃出他的掌控。我們能夠躲避一個月還是因為我熟悉暗衛的手法,隻是僥幸而已。要是一般人,隻要是在大興王朝,不出十天定會被這些暗衛抓到。你還是小看他了。”單雪說話間還不讓四處環視著,覺得沒有問題才收回目光,把小廝叫過來,“就來幾樣你們店裏的特色小菜,一壺清酒。”


“好勒!客官您稍等,馬上就來。”小廝熟知這是趕路的人。


“以後出來吃飯還是易容的好,這樣太容易被暗衛發現了。隻要是細心的暗衛都會得到我們在遙中鎮的線索。”單雪心裏還是隱隱擔心著,給自己倒上一盞酒,端起來一邊喝著一邊眯著眼看著門口經過的人,“對了,月牙姑娘說她不會放棄的。我和顧春說了很多都沒有用,甚至都說了你很多缺點,所以這事還是你來吧。”


“什麽!我有什麽缺點。你們不會是故意詆毀我吧。”赫淩仟劍眉挑起,聲音驟然升高,然後也感覺到自己有些太激動了,扭頭就看見酒館裏僅有的一桌客人再往這邊看,他撓撓額頭,“你們……你們就說我心裏有人就好了,幹嘛說我缺點,你們知道麽。“


“這對月牙那種女子來說沒有用,她隻會覺得你更用情,更值得她來追求。罷了,還不如像我說的,你就從了月牙姑娘吧,那姑娘心腸挺好的。我覺得她可不是一個遇到一點小困難就縮頭的人,反而是迎難而上的女子。為了我們的安寧日子,你就委屈接受了月牙姑娘。”


顧春也應和道:“是啊,是啊,月牙姑娘是個不錯的姑娘。”因為人少,幾樣小菜很虧送過來,顧春已經迫不及待的動了筷子,也給自己倒上一盞酒,痛快的喝了起來,僅僅兩杯過後,那臉頰就泛起了紅霞,雙眼帶了幾分朦朧,“你和她已經是不可能,何不就放開心接受另一個女子,生活總要過下去,難道你真的打算一輩子一個人。”


“我這不是還有你們麽。”赫淩仟急急說道,本來很餓肚子突然沒有了胃口,僵硬的再往嘴裏塞著,“難道你們不打算在這裏長待,就算是這樣我也賴上你們倆了。”


“我們說的是你的事,不是我們呆多久的問題。我們倒是想要一直呆下去,就看別人準不準了。”她回答的是實話,盯著赫淩仟,讓他正視她們現在所說的問題,“我們沒有其他意思就是怕因為你與月牙糾纏不清,導致我們暴露的更快。如果你接受了月牙,我們也就好拋棄你了,可能在遙中鎮呆夠了就會走。要不然才不管你的事呢。”


赫淩仟拿著筷子的手一怔,咬牙切齒道:“原來,你們是這麽想的,存了這樣的心思。”說完後呆呆的思索了好大一會,他才抬眸,“好,這件事我會處理好。鋪子的事情有著落了,那家賣珠寶的因為生意慘淡,不想在營生下去,我也談了一下價錢,那人很快便同意了,準備明天就搬出去。你想好了要做什麽營生了麽?”


“顧春,你覺得我們應該做什麽營生。”單雪拽了拽她的袖子,讓她停下動作來。


“酒館,這樣我就可以時時刻刻都吃上想要吃的飯菜,好不好?”顧春眼亮晶晶的看著兩人,單雪順手就拍了她的腦袋一下,顧春委屈的瞪了她一眼,“你們倒是說話啊。”


單雪正色道:“在遙中鎮沒有真正的勢力支持酒館隻會勉強經營下去,而我們要的是掙銀子,才能保證以後更長時間的生活。如果赫公子準備要接受月牙姑娘的話,那就可以。有了城主的支持,我們的酒館是不掙錢都不行。


“你要再說此事,我就把你們的行蹤透露出去。”赫淩仟得意的翹起嘴角。


“說笑都不行。既然這家店是做珠寶生意的,那我們就還做珠寶生意吧,這樣也不容易讓人懷疑,把以前的夥計留下來,赫淩仟是老板。我和顧春就不需要露麵了。坐等著收銀子就好了。”單雪起身到賬台旁痛快地把銀子出來,看到兩人還坐在那裏守著幾盤空盤子,“還不趕快走,等著吃下一頓呢!”


在第二日的下午,珠寶店的老板就把東西都交代好離去了,赫淩仟在單雪的建議下當這家店鋪的老板,硬是手生的經營下來,因為有月牙姑娘的光臨,每日進賬還是可觀的。而單雪和顧春就更自由了,成天騎著馬出了城外奔馳,日子就這樣平靜的一天天過去。


在秋末時節,暗衛終於在遙中鎮尋到了單雪和顧春的一點蹤跡,齊寒亦因此下了命令要細心收網,把周圍城池裏的暗衛集中到遙中鎮準備用最短的時間把兩人帶回都城。而此時的都城也透露著幾分不安,朝中皇上開始打壓明城王爺,明城王爺與以往的那個文雅如玉的性子完全不同,反而公然與在朝堂上與皇上產生口角。


因為永安王暴病去世的事情,皇上隨便尋了一個罪名便抓了禦史大夫劉大人及劉府的眾人,也就是永安王妃的娘家。在大臣們還未反應的過來時,皇上下旨處死劉府一幹人等,每日賜一杯毒酒。自此,劉家六十多口人在地牢中紛紛斃命。


明城王爺知道後表現出極強的不滿,也因為暗衛沒有尋到顧春的消息,他心裏有些焦慮,便立即向各地傳消息關閉所有的糧鋪,給皇上施壓,讓皇上給天下之人一個說法。皇上也因為自己的權威受到威脅,就閉口不談此事。


兩方僵持不下的結果就是大興王朝一時間米糧價錢急速上漲,其餘各家糧鋪也是隨著關門,過了十天之久,老百姓們終於扛不住紛紛湧進還有賣糧的都城,都城也因此人滿為患,各種造時者不斷,皇上得知後立即下令城門關閉。


也就是在這時,皇宮裏清晨傳來噩耗,慈懿太後於子夜時分突然發病而亡。得知消息的長公主立即進宮去了東寧宮,內殿裏站滿了人,看到長公主來紛紛頷首,紅木雕花的大床上蒼老的太後雙眼緊閉,嘴唇發白,長公主伸手觸及太後的鼻息,停滯好久沒有感覺到呼吸之時,立即身子軟下來,撲到在太後身上痛哭起來。


旁邊的站著碧太妃也是掩麵而泣,順仁太妃則是壓下心底的難過上前把長公主扶起來,“公主,太後已逝。如今要緊的查出太後突然離世的原因,公主萬不可傷了身子。”


長公主聞言深深吸了一口氣,把臉上的淚珠擦幹淨,“順仁太妃說的是。”有看了一眼身體已經冰冷的太後,長公主由婢女扶著走到外殿,一臉嚴肅的看著下方,“昨夜當值的宮女是誰,還有去把太醫院所有的禦醫給本公主請過來。”


“公主,昨夜是老奴陪著太後的。老奴跟在太後身邊這麽多年,昨夜是最最煎熬的一次。太後歇下之前還精神很好,讓老奴陪著到外麵轉了轉。歇下後,老奴就坐在屋內守著。不想不到子夜時分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