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59


誰的。這麽多年皇上身邊隻有一個皇子,所以被皇上和皇後賦予了很重的壓力,你們入宮前不知道。皇上對大皇子從小就極其嚴厲,就連宮中舉行家宴,皇上都不叫大皇子進宮,讓在自己府上讀書。這般時間長了,大皇子本就不甚脫跳的性子就越發沉靜下來。這件事老宮人都是曉得的,你們可別亂說。”說完這些,賢貴妃已經顯得有些身子乏力,語氣也越發虛弱起來,“身子愈發不中用了。”


黃昭儀和晴貴嬪才了然的點點頭,“也是,怪不得皇上也不曾說什麽,原來是隻有我們這些不知道在胡亂懷疑而已。”要不然宮中有這等傳言,皇上定然是要嚴查並且嚴懲的,怎麽會放任那些宮女胡說,心裏想了一通,看見賢貴妃那臉上是真的疲倦之意,就起身,“姐姐還是好生歇息著,妹妹明日再過來。下次過來就不會空手了。”


黃昭儀也忙斂下心中所想,應和道,“是啊,姐姐聽嬤嬤的還是沒錯。”


“姐姐是那般計較之人麽,何需這般客氣。五巧,去送送兩位妹妹。”外麵的六圓正好回來,扶著賢貴妃躺下,等屋子內安靜下來,賢貴妃示意五巧把窗戶打開,“也不知兩位妹妹每日用的什麽熏香,這般濃重。”人都走了還是留下了濃重的味道。


回來的五巧看見六圓又打開了窗戶,隻好把賬簾都放下來,“主子,你身子不能沾了風。”又走到窗前,把窗簾拉上才放心,“主子怕是累了,六圓你守著些。我去趟東寧宮。”


“嗯,你去吧。”六圓搬過小墩子坐到床邊,拿過繡了一半的小孩子衣服。


西北邊的遙中鎮,黃沙蔓延的城池裏,一個不起眼的藥鋪中,進出的病人不斷,赫淩仟身著青衫站在藥櫃看著方子給病人抓藥,熟練的動作顯然是做了很多遍,那淡淡的麵色看不出任何情緒,不過還是有很多年紀小的女子向這邊看來。


赫淩仟也豈不知自己長相引得遙中鎮的一些女子喜歡,隻是他一直當做沒有看到,裝傻充愣罷了。今日也不知怎的,正好一個華貴女子手持長鞭走進來,眾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來看病的。赫淩仟心底咯噔一聲,暗想今日這麽倒黴。不過他還是低下頭裝作沒有看見,認真的翻閱著大夫給他的一本醫書。


華貴女子這遙中鎮的人都認識,正是新城主的親妹子月牙,那性子刁橫野蠻的很,沒有人管的了。藥鋪裏的人看到女子直接衝著藥童去了,才拍拍胸脯繼續讓大夫看病,暗幸不是來找誰麻煩的。大夫則是一臉泰然,自顧自的看病,像是什麽都沒有看到一般。


“這位公子,本姑娘想請你到對麵的酒樓一敘。”華貴女子豪放的把穿著靴子的腳放到一張木凳上,見赫淩仟依舊低著頭,她長鞭一甩,清脆的聲音立即引得眾人目光,“還請公子賞個臉。不然的話,本姑娘就不客氣了。”


赫淩仟心中自己不能一直逃避,就抬起眸子看向這長相豔麗的女子,拱手道:“還望姑娘諒解,在下還有事情要做。不能離開藥鋪,還請姑娘莫要打擾在下。”


“耽誤不了你多長時間,就是請你喝一杯。”華貴女子說著一把抓住赫淩仟的胳膊就要往外走,“本姑娘不是那般強人所難之人,但是你也要給本姑娘幾分麵子。”


赫淩仟臉色一沉,站在原地不肯動身,“還請姑娘放開在下,在下真的沒有時間。”


“難道中原男子都這般扭捏麽,連本姑娘都不如。”華貴女子撅起紅唇,清眸露出三分嗔怨和二分嬌媚,手一用力,竟生生把赫淩仟給拽出了櫃台,“聽本姑娘的話,本姑娘就不會為難你。更不會為難這藥鋪裏的所有人。”噙著嘴角的笑意掃視了藥鋪一圈。


藥鋪裏幾個坐在凳子上等著看病的老人忙嗬嗬一笑,臉上沒有一點厭惡表情,還都帶了些戲謔的神情。赫淩仟知道月牙這個女子並不是那般的難纏,可是既然是被她盯上,就不會那麽容易擺脫,苦著臉,依舊道:“還望姑娘放開在下。”


“我的孩啊,你這是怎麽了。母親才找見你,你就惹下了桃花債。”伴隨著幾聲拐杖的捶地聲,眾人紛紛向門口看見,就見一個年輕女子攙扶著一個年邁的老太婆,老太婆滿臉皺痕,抿著嘴角看著赫淩仟,又不忘再加一句,“不成器的畜生。”


“母親……”半響,赫淩仟才耷拉著腦袋吐出兩個字。


月牙挑挑眉頭,放開赫淩仟走到老婆子身旁,親昵的說道,“原來是千公子的母親,小女月牙,是遙中鎮城主的妹妹。伯母什麽來的,正好今日我要請千公子去對麵酒樓,伯母也過去一起吃個飯吧。還有這位……”目光有些糾結的落到旁邊的年輕女子身上。


女子和雅答道,“我是千邢的妹妹,千梅。三年前,嫂子因病去世,哥哥不願睹物思人才搬到遙中鎮來。沒想到昨日剛與母親而來,今日就看到了有人對哥哥……關外的女子還真是豪放。”說完掩嘴一笑,而後又趕忙斂下笑意,低下頭,“母親……”


“混賬,當初你是怎麽跟姚家說的,要好好為妻子守孝。老婆子今日要不是看見,你是不是就敢把這女子給娶回去。”手握拐杖狠狠朝著地上捶了三下,老婆子瞪了赫淩仟一眼,”快過來扶著我回家,老婆子要回去施家法。”


赫淩仟朝著大夫頷首一下,大夫點頭後,赫淩仟才舉步上前攙扶住自己的母親,“母親,孩兒沒有做出對不起姚鑫事情。母親身子不好,千萬不要因為孩兒傷了身子。”扶著老婆子小心翼翼走出藥鋪,還趁人不注意之時瞪了顧春一眼,顧春則是低著頭偷笑著。


藥鋪內的月牙見自己被漠視,就大踏步出去抓住赫淩仟,“千公子……月牙改日再來找你。”知道自己沒有在老婆子初次見是留下好印象,可是還是熱情的笑著,“伯母,月牙下次再去拜訪您。今日就不打擾了。”做了一個生硬施禮動作。


老婆子輕瞟了一眼,不作聲帶著自己的一對兒女就走了。走到僻靜的小巷子內,老婆子輕咳兩聲,恢複本來的聲音,“明日非要回去好好教訓一頓,順便把這張臉給我毀了,要不然肯定被那些暗衛給懷疑。單就今天之事,要是被暗衛親眼瞧見定然已經猜出。”


“毀了?!”赫淩仟雙眸一瞪,不自覺的摸摸自己的臉,雖然說自己不是那般注重容貌之人,但是要毀了,忙搖搖頭,“不行,這讓我以後怎麽見人呐。”


老婆子拿著拐杖就要往赫淩仟身上打去,“不成器的東西,回去再說。”


赫淩仟身子躲得遠遠地,聽老婆子這樣說,就先踏出一步走在前麵。後麵的顧春笑出聲來,眼中戲謔更甚,“哥哥真是命苦,要為妻子守身如玉,還要照顧妹妹和母親,母親還是這般不講理之人。哥哥以後可要萬分小心,千萬不敢惹了母親。”


“住嘴。”赫淩仟拿不出冰冷的氣質,隻是煩躁的脫口而出,見身後的顧春沒有生氣,才剜了她一眼,“幸是藥鋪的大夫為人和善,要不然經今日這事定會辭退我。看你們怎麽養活得了自己,就等著去喝西北風吧。”


“我們不怕,我們身上的銀子還夠揮霍三四年。”顧春得意的說道。


赫淩仟抽抽嘴角,把兩人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你們出來到底拿了多少銀子,還用揮霍二字,我就不信明亦王府的銀子這般好拿。”


“告訴你又如何。單雪姐姐的銀子是她早些年做殺手和這些年給王府當差攢下的銀子,足夠她花上好幾輩子了。而我的呢,當然也是平時積攢的。人總是要給自己鋪著後路,不然哪天遭了災豈不是連命都救不了。”


“難道你早就想著要離開明亦王府。”赫淩仟抓住她話裏無意中說出的重點。


顧春也毫不隱晦,“你說的也不是不對,但是誤解了我的意思。不管我想不想離開,都要攢下這些銀子。哪是像你這般富家公子不愁吃不愁穿,我從小可是每日都吃不飽,也就懂得了有了銀子後就要積攢一些。”


赫淩仟聞言一時陷入沉思,走到自己家門口了才應了一句,“你說的對。”打開院門仰頭看了看天空,“午後我就得去藥鋪了,不能一天呆在家裏。”


“怎麽,要去見見那個什麽月牙?”老婆子利索的坐到石凳上。


“不是,藥鋪裏到了下午人很多。就兩個人忙不過來,我閑著也是閑著,怎麽能不去。你們沒事幹的話就去把我房間裏的被褥,衣服都洗了。別沒事就去藥鋪裏找我。還有那個月牙,你們給我想想辦法,怎麽才能斷了她的念頭。”揉揉眉心,頓時苦惱起來。


“依老婆子看,你就不如娶了月牙,看她心腸不壞,就是沒有中原女子的教養罷了。那幾分豪放的性子我喜歡。反正你也是一個人,總不能一輩子都這樣。而且娶了城主的妹妹,咱們一家人也不愁吃不愁穿了。”


正文 59 麻婆豆腐


更新時間:2013-08-18


“你們,你們真是……不可理喻。”赫淩仟羞惱成怒甩袖大步出了宅院。


單雪向顧春無辜的聳聳肩膀,顧春則是無所謂的把石桌擦幹淨,去灶房把茶壺拿出來,“人家心裏有念念不忘的人,你非要亂點鴛鴦譜。看吧,要是把赫淩仟惹怒了,估計會把我們給出賣了。好不容易清淨了一個月,我是真的不想回都城啊。”自己躺倒軟椅上,伸展了一下雙臂,滿臉的舒服愜意。


“我是那麽沒有分寸的人麽。知道他不會說,才說笑的。放心,赫淩仟好不容在這麽偏遠的地方遇上兩個故人,怎麽舍得把咱倆出賣。”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然後沉下嘴角,鄭重道,“就算是被暗衛發現,隻要你堅持要逃,我也要想盡辦法讓你逃走。這點能耐我還是有的。”有些疲倦的翻個身閉上了眼。


顧春聞言也不再多說,就是因為知道單雪對自己的好,她才不忍一再堅持自己的願望,把她們從虞城買來的鐵觀音拿出來,放進茶杯裏,徐徐倒上熱水。自從離開明亦王爺,在這一個月奔波之時,不知怎的突然喜歡上喝茶了。也許是能夠清楚嚐到茶水裏的苦澀,也許是在時刻提醒自己那刻留戀在齊寒亦身上苦澀的心。


夕陽染紅了大片的沙漠和遙中鎮的城牆,暖和的小院落裏單雪睡了一下午都還沒有醒的意向,顧春是喝了一下午的茶怎麽睡也睡不著,卻是摸著脹脹的肚子。


赫淩仟耷拉著腦袋回來時看到輕薄陽光下的兩人慵懶神情,氣不打一處來,他辛辛苦苦在外麵做差事,滿心歡心回來想要看到迎接自己的滿桌的可口菜肴,可是呢,這兩個人竟然還在這裏睡覺,難道是他想的太多了。


他經過兩人時拳頭捂著嘴輕咳了兩聲,顧春早就聽見他進來了,扭過頭來悶悶問道:“怎麽了,受了風寒了,還是吃什麽卡住了。快來喝點水。”手忙腳亂的倒好熱水遞給他,卻收到赫淩仟幽深的目光,她一個晃眼,那眼神與齊寒亦的眼眸無異,手中的茶杯轟然滑落。


單雪才驚醒過來,倏地起身,以為是出了什麽事。待看到顧春呆呆的看著赫淩仟的場景,單雪眼珠轉了轉,“喂,顧春,你不是對赫淩仟有了意思了吧,這才過來一天之久。”


顧春臉頰一燙,訕訕的笑笑,“哪有,隻是被他的眼神嚇到了,嗬嗬……”


赫淩仟也奇怪顧春的反應,本來想要嗬斥兩人的,沒想到因為奇怪的氣氛,他也氣消了,坐到一邊,“你們能不能也出去找個營生的,老呆在院子裏不悶麽。或者是出去玩玩也好啊,遙中鎮到了這個時節,北城外經常有賽馬的,你們可以騎馬去溜溜兜兜風。”


“怎麽,嫌我們呆在這裏惹你煩。”單雪雙臂環在胸前,漫不經心說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怕你們沒意思罷了。如果覺得我多嘴就算了。”看著地上碎粉的茶杯,赫淩仟看向還在發呆的顧春,“顧春,你剛才是不是把我當做誰了?齊寒亦。”他外出這麽多年,行走大江南北,接觸的人形形色色自然也就多了幾分看人的本事。


果然,顧春手一抖,神情不自然起來,隨即反應過來狠狠瞪了一眼赫淩仟,“是有如何。我隻是亦是看錯了,也許是近來有些過於疲憊了。晚飯……是該我做了。”斂下一早的笑意隻身進了灶房。


赫淩仟見此才說道:“今日我特意打聽了一下都城最近幾個月發生的事情,不過齊寒亦還真是治府嚴厲,除了涉及朝中的大事,明亦王府並沒有什麽事情發生。”看向單雪,希望她能夠接下自己的話,然後了了自己的好奇。


可是單雪迎上他的目光,幽幽說道:“正好今日我和顧春出去也聽了一下,賢妃娘娘誕下了小皇子,這可是皇宮裏難道的大喜事啊。”


赫淩仟眼珠胡亂一瞟,“自然是好事,我應該為她高興。在宮中身為妃子一輩子最大的期望還不是生下龍子麽,況且憑她那般寧靜素雅的性子,該會得到皇上不衰的寵愛。”不緩不慢的說完,才意識到自己被單雪給牽著走了,明明是他再問她,怎麽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