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5


“她怎麽樣?”


何莫溪搖搖頭,“自喝了藥就沒有醒過來。”


“比上一次多了多長時間?”拿出女子的瘦弱的手腕,手指探了上去,濃眉緊擰著。


“一個時辰。以往這個時辰她就回到後院了。”


“再讓魯婆熬一碗要來,這次你來送。記住盡量不要讓寒卿看見,他一下子就能聞見其中的不同來。”摸摸女子光潔的額頭,觸手冰冷,寒城有些擔心的凝望著窗台外花瓶裏插著的梅花,想起剛才寒卿說過的話,當初他失蹤後的事情需要弄清楚。於是出了內室,喚來冷遲吩咐了下去。


長長的午睡過後,春丫頭摸摸自己的肚子一溜煙鑽出房去,向茅房匆匆跑去,雪地上留下可愛的腳印,等著她舒服的擦擦額角的汗向回走時,發現南房門外站著一人,那人似乎有些麵熟,但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見過,於是她好奇的挺直腰板上了石階。


那男子霍然拔出長劍一擋:“站住。”


春丫頭才想起那個風高月黑的晚上同樣的場景,瞄著那亮閃閃的長劍,她傻笑著後退了一步,不等男子反應,拾起身下的雪一捏朝著男子扔了過去,雪球狠狠的砸在那男子臉上,砰然而碎,滿臉的狼狽。


“哈哈……讓你再嚇我,石頭男。”她得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


男子濃眉一緊,抹去臉上的雪漬,長劍一伸向她襲來,春丫頭連忙躲到柱子後麵又隨手抓過一把雪扔了上去,這次長劍一揮雪球碎落在地上,她眼眸一瞪,撇撇嘴,不服氣的再抓過一把雪捏的緊實些,小胳膊揮舞了半天一甩,雪球透過劍氣砸在了男子身上。


“喂,把那劍收回去,我們扔雪球玩多好啊。”她又是玩心大起,擼起衣袖,揮著手,男子似乎沒有聽見她的話,右手腕一翻,長劍再次以不可阻擋的氣勢擊出,春丫頭忙提起裙子就跑,一邊跑著一邊拿著雪球扔他,“你跑慢點……我扔不到,石頭男,喂,你不要生氣麽。”她隻能憑借著柱子勉強擋著。


兩個身影不一會就在院子裏鬧騰了起來,一追一趕,不知道的隻以為是在玩雪球呢,隻有春丫頭知道自己玩的有多累,看著那長劍她就一身冷汗,可是好不容易遇上一個和她“玩”的人。


正在南屋裏休息的孤冷公子倏地睜開黑眸,聽見外麵的歡快的抱怨聲,側臉緊繃著起身大步走去打開門,不想一個雪球直直朝著他飛來,春丫頭捂著嘴圓目瞪著,那名黑衣男子握著劍柄的手一緊,亦是睜大眼眸看著。


孤冷公子長手一伸用黑袖輕鬆的擋住了雪球的去向,語氣冰冷:“她胡鬧你也跟著胡鬧。”


“主子,這丫頭一直那雪球砸我,我不能任她一直砸吧。”


“那你也拿著雪球砸我啊,我們互相砸著玩多好啊,你非要拿個破劍。”春丫頭雙手環胸,小臉因為剛才跑得通紅,收到孤冷公子淩厲的眼神,她縮了縮腦袋,“不跟你們玩了。”說著拍下身上的雪花跑進了公子的房間。


孤冷公子黑眸一閃,“進來。”男子收回劍跟著進了屋子,順手關上房門,寒卿甩袖而坐,皺著眉頭看了看身上的雪漬,“半個時辰前是誰端著藥進了寒城房間。”


“何姑娘。”


“給你一日時間查出後院住著的人的身份。”目光落到單風肩膀,“她就是一個沒長大的孩子,她要玩你就跟著她玩,不要傷著她。”


單風立即露出難為情,有些手足無措,“主子,我又不是小孩子。主子何不叫單雨跟她玩。”感覺到那束冷光,他隻好勉強答應了,“嗯。”


“下去。”單風打開房門的那一瞬傳來對麵房間裏的歡笑,寒卿冷笑一身眼底閃過一絲陰暗,感覺周圍越發的寒冷,回身坐到書桌後提起筆揮灑著寫著信。


對麵的房間裏,異常溫暖。寒城和何莫溪都看著春丫頭眉飛色舞的說著剛才的的事,兩人掩飾不住笑意喝著茶,春丫頭終於說完了累的坐過來抱住何莫溪的胳膊,“莫溪姐姐,你要一直這樣笑才好看,不要跟寒城哥哥一樣老是冷著臉,都成小老頭了。”


“你這鬼丫頭,不許這麽說公子。最近是不是偷懶沒有練字,你看你剛才寫的又和當初才來的時候一樣了。”


春丫頭扭著身子,嗔怨道:“沒心情,字就寫不好。”


何莫溪好笑的戳戳她的腦袋:“盡找理由。每次見你都嬉皮笑臉的,這叫沒心情,從明日開始,每天寫三十頁給我送去,哪天不夠就罰一日不準吃飯,什麽時候字練得好看了,就減為每日十頁。”


“啊,寫好看了,還要寫啊。”扳著手指,求救的看向寒城。


寒城裝作沒有看到,側身躺在榻上翻著書,神情極為專注,被無視的丫頭不情不願的走過來搖搖寒城的胳膊,寒城才把目光落到她身上,“就按莫溪說的做,以後每日來我房間寫字,我親自看著你。”


話剛落,春丫頭收回手,苦著臉指著兩人,“你們……你們都是壞人。”隨手拿過一個珍珠糕塞進嘴裏,負氣而去。出了門看到對麵站著的石頭男,狠狠的跺了一下腳回了自己屋子。


當用晚飯時,何莫溪叫上丫頭一起進了公子房間,房間內寒城已經坐好,旁邊還有孤冷公子,寒城見她們進來,清冷的語氣泛泛傳來,“落座吧。”春丫頭看了一下孤冷公子旁邊的位置,挪著步子走到了寒城身旁坐下,寒城見莫溪還站著,就出聲讓她坐下,“別太拘束,坐下。”


何莫溪剛坐下,春丫頭就拿起筷子朝著最遠的那盤清蒸魚探去,何莫溪見兩位公子都沒坑聲,她也抿著嘴。春丫頭沉浸在自己夾了塊大大的魚肉中,想著一口肯定吃不下,準備坐回去。抬眸對上寒卿幽冷的目光,她身子一歪,“撲通”整個人坐空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丫頭……沒事吧?”何莫溪忍著笑把她扶起來。


春丫頭揉揉屁股,暗歎自己最近老是摔屁股,怒目而視,她頓時煩躁起來,一咬牙夾起剛才掉在桌上的魚肉扔進了寒亦身前的那碗米飯裏,使壞的作個鬼臉,喘著粗氣把臉別過一邊,身後的單風“唰”的拔出劍來,不過迅速被寒亦手擋了回去。各人各懷心思,各人各種表情,隻有那香嫩的被嫌棄的魚肉被周圍的氣氛弄的硬冷起來。


正文 23 事與願違


更新時間:2013-02-05


何莫溪忙叫來在外麵的紫衣進來,讓她重新準備一碗米飯送過來。


寒城溫雅而笑,寵溺的摸摸丫頭的腦袋:“快跟孤冷公子道歉。”


春丫頭明眸在兩人臉上看來看去,白淨的麵孔閃過委屈,迷茫,最後定格為不解,直直問道:“你們兩個人的眼睛有點一樣,不笑的時候活活像兄弟。”


“嗯,他是我三哥。快和孤冷公子道歉。”寒城倒是直言不諱,道出兩人之間的關係。


春丫頭聞言則心思微轉,冷哼一聲:“寒城哥哥把丫頭當妹妹看待,孤冷公子也應該把丫頭當妹妹看待,哪有哥哥打斷妹妹吃飯的,還要妹妹道歉的。“


寒城被她扯得關係聽得哭笑不得,隻好作罷,他實在是不會管教這個丫頭。這個時候紫衣也正好重新送來了米飯,何莫溪小心翼翼的放到孤冷公子麵前,寒亦依舊繃著側臉吃了起來,隨後氣氛雖然沉悶,但是好歹一頓飯是安安穩穩的吃完了。


寒亦飯後不發一言的回了自己房間。何莫溪收拾著飯桌,寒城則隨手拿過一壺酒拉著春丫頭向後院而去,穿過雕花走廊,推開虛掩的一道小紅門。春丫頭都被轉暈了,這邊也有一片梅花林,隻不過比前院的還要慘敗,隻剩一兩個枯枝上紅梅還綻放著,朦朧的月色下一切都顯得那麽虛幻。


寒城拉著她走了幾步就到了一條已經結冰的小河旁坐下,他舉起酒壺向口中灌去,月光下晶瑩剔透的酒沾在他薄唇邊,隻聽他嗬嗬一笑,握著丫頭暖暖的手,開始緩緩道來:“我們終究是到了無言以對的地步。記得那天他八歲時母妃慘死,我不顧雲貴妃的旨意把他從冷宮中拾出來,用了三天的時間把昏迷的他救過來。自從那次後,他眸中出現一些光彩,身體弱弱的跟在我身後,你從來不知道在宮中有多少人想著每天要你死,因為母妃還算得寵,他們還不敢欺負到我身上。那一年我們像親兄弟一樣在一起練劍,玩鬧,得母妃的誇讚。”他每一句都帶著對年少的回憶,隨後語氣一轉。


“可是事與願違,一年後匈奴大舉進攻奪下遙中鎮,父親當年亦是大病著,無心應戰退敵,隻好答應匈奴王子的提議,把他送到那裏當質子。我當時正好不在,但我知道後,那隊伍已經出了關外。那兩年我完全沒有機會得到他在那裏過的怎麽樣,一直到八歲時,有人帶回消息,說寒亦無故失蹤。誰都體會不到作為一個親人在那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又因為宮中個人懷著不同的心思,隻好出計策無故落馬,重傷躺在床上。”手摸索到酒壺仰頭痛飲下去。


春丫頭被寒風吹的生冷,就自覺的靠進扭頭的懷抱,小手輕柔的拍拍寒城的胳膊以示安慰,“孤冷公子便是寒亦麽?”


“嗯,他隻比我大四歲,當約定的年限過後,也就是寒亦十九時。我們都不抱任何希望的時候,他獨自一人回來了。十九歲的他已經長大了不少,清瘦的身材站在如血誒的夕陽下,那雙黑眸早已不是當初滿含驚恐的眸子,反而如雄鷹般銳利。我也以為我們還是親兄弟,可以互相照顧,但是他回來會與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們兄弟情斷,當時我就愣在了原地。”愧疚的捶錘腦袋。


春丫頭認真的聽著見他停頓了一下又問道:“為什麽?”


寒城苦澀的搖搖頭,“不知道,到現在我隻知道當年的事情沒有那麽簡單。自那以後他獨自一人用了五年的時間打退了匈奴,屢建戰功,父皇大喜封他為第一個王爺,明亦王爺,並自從開始關注這個他從來都沒有正眼看過的兒子。在那冰冷無情的宮殿裏,人心就是這樣,你得勢時討好巴結,寒亦他終於在朝中有了自己的勢力,不再是那個隻能躲在我身後的弱小子。”酒壺中的酒終於被他一飲而盡,那酒壺滾落在冰河中發出清脆的碰撞聲。隻聞一聲輕歎,他抱緊懷中的丫頭,“丫頭,如果等到一切結束,你就回到我身邊一直陪著我好不好?”


春丫頭嘟著嘴,“隻要寒城哥哥不嫌棄丫頭,丫頭就一直膩在寒城哥哥身邊。寒城哥哥也不會丟下丫頭對麽?”


“不會的,丫頭這麽可愛,純真,我舍不得丟下。”醇厚的嗓音在夜色中異常動聽,他溫柔的笑容仿若遙遠的雪上一朵雪蓮,清雅而迷醉。春丫頭抱緊他的腰身,不一會就沉沉睡去,聽到她沉穩的呼吸聲,寒城給她攏了攏衣襟,抱起她的身子回了前院。


後院相鄰的閣樓上,女子站在窗台柔柔笑著:“哥哥也有了喜歡的人麽,怎麽都不跟芙兒說,咳……咳咳……”拿出帕子捂著嘴,她每一次咳嗽都抽盡了身上所有的力氣。


那邊剛收拾好床鋪的奴婢趕緊過來給她關上窗戶,“小姐,您不要老是背著女婢偷偷打開窗戶,要是再受了風寒又該讓公子擔心了。那不是公子喜歡的人,聽她們說是公子帶回來的,跟蓉小姐一樣可愛天真,公子才這麽寵著。”


女子緩緩坐下,拿過茶杯來觸手的冰冷“是麽,跟蓉姐姐一樣的性格,可惜蓉姐姐……哎,芙兒太不爭氣了。”臉色蒼白的揮揮手,“給我倒一杯顧清紫茶,其他的我喝不慣。”


“小姐晚上還是不要喝了,會睡不著覺。”女婢解勸著。


女子輕輕應了一聲扶著額頭看著桌上剛一張右下角繡著雙蝶的錦帕,清秀的五官帶著濃濃的疲倦,不大一會就靠著椅背睡著了。


隔日,天氣陰沉,讓剛起來的何莫溪就一直念叨著,再這樣下著雪,他們回都城的時間就該延誤了。盡灶房讓魯婆熬了一碗銀耳蓮子粥先給公子送去,才吩咐著送去早飯。等公子用完早飯走至春丫頭的門口,敲敲門,見裏麵沒有動靜,就準備推門而入。


寒城已經整理好衣衫走出來,瞧見,“她定然還睡著,我們先走吧。一會讓紫衣給她熱熱就行了。”何莫溪才提著飯盒送回來西苑,回去換了身裙裝,跟著公子出府了。


正文 24 受了驚嚇


更新時間:2013-02-06


春丫頭迷迷糊糊著醒來已是巳時三刻了,扭頭看到從紙窗中射進來的陽光,她心情也跟著大好起來,撓了撓腦袋裹緊被子又想看床頂的簾子,發了呆。在西苑的紫衣是每隔一刻鍾都要過來敲敲門,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她輕聲敲了敲,側耳一聽裏麵有了動靜,果然腳步聲臨近後門被打開。


春丫頭以為是莫溪姐姐,準備叫出來的話又吞了下去,甜甜的叫著:“紫衣姐姐,今日怎麽是你,莫溪姐姐呢,丫頭怎麽發覺這宅子越到過年的時候越安靜了,過年之前不應該是熱熱鬧鬧的準備麽。”連打著哈氣坐回了屋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