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44


齊暖笑挽著顧春進了的時候,嘀咕了著,“暖盈肯定還在睡覺,這個小豬豬經常睡到午時才會醒來,所以我們自個玩吧。”又指著另一處房間,“要不要去見見我母妃,她自從住進這裏就很少見外人了,算是與世隔絕。”


“那就不用了,現在時辰還早,別打擾她了。”


“我聽說昨天皇上大怒下旨把明亦王府封了,你說明亦王爺是不是也被關了起來?”


“豈止是關了起來,還被關進了地牢之中,地牢是什麽地方……嘖嘖,那地方沒有幾個人能夠活的下來,所以明亦王爺怕是……”下麵的話不說也知道是什麽意思,兩名宮女站在牆角說的有聲有色。


哪會知道經過的顧春和齊暖笑聽見了,顧春立即臉色大變,腳步不穩差點栽倒,齊暖笑亦是臉色一變,輕斥一聲,“給本公主滾過來!誰讓你們在這裏亂說的。”


兩宮女一扭身看見是公主,兢兢戰戰的就跪了下來連忙磕頭,“公主……公主饒命,奴婢是……隨便說說而已,求公主饒命……求公主饒命!奴婢們再也不敢了。”暖笑公主平時雖是個好說話的主子,但是暖笑公主生氣的後果她們萬然承受不了。


“慈言!把她們兩個給我拉出祥德宮,重罰二十大板,然後趕出宮去賣給人牙子。”此處罰可見齊暖笑是真的生氣了,吩咐後,扶著一臉慘白的顧春回了屋子。


祥德宮的管事宮女慈言見此就是想求情也不行,隻好板著臉這兩名宮女按吩咐給辦了。


“顧春……顧春,她們是瞎說的,你千萬不要相信……三皇兄好好的呆在王府裏,怎麽會在地牢之中,我都沒有聽說,真是該死的一群奴才。”扶著顧春的後背,齊暖笑也不知道該怎麽安慰,“她們亂嚼舌頭根,你別聽進去啊。”


正文 39 同去治水


更新時間:2013-07-24


“暖笑,你別哄我,實話告訴我外麵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不然她們怎麽會提起齊寒亦,肯定是出了什麽事,你告訴我。”顧春眼神堅定,她手指緊緊的抓著暖笑,像是抓著一根救命稻草一樣,在聽到明亦王爺被封,齊寒亦被抓進地牢的瞬間她甚至有種天踏的感覺,“告訴我,暖笑。你知道我有多喜歡他。”


齊暖笑氣得跺跺腳,看不得顧春這樣的眼神,她知道自己會心軟下來,可是齊寒城特意交代過不能給顧春透露一個字,否則以顧春的個性會做出什麽事情來他們無法阻止。真是左右為難的很,“顧春,三皇兄他沒事。你想想三皇兄從來都是胸有成竹,事事坐到周詳密致,怎麽可能讓自己陷入困境,就算是有事的話怎麽可能宮裏一點消息都沒有,要是有事的話我想瞞也瞞不住啊。所以,你放心。”


“可是……可是,你還是在騙我對不對?那天我就聽見碧晨和碧玉在討論,而且如果不是齊寒亦有事的話,碧晨怎麽可能那麽膽大的對我。我沒有了齊寒亦算是什麽郡主。”顧春竟然一句話點到點上,就連她自己感覺何時這般聰明。


弄得齊暖笑倒是一時難住了,麵上還是勉強維持著幾分笑容,片刻想好說辭便道:“碧晨是個什麽性子這幾天你還不了解麽。三皇兄這幾日確實和皇上鬧的特別凶,整個都城都曉得,她們討論三皇兄的事情也很正常,但是絕沒有這般嚴重。”突然腦中靈光一閃,她急忙道,“她們早不說晚不說非要在你來的時候說,分明就是故意讓你聽見,然後看你出醜。”


最後一句話是讓顧春鎮定下來了,但她還是滿臉的擔心,“嗯,我知道了。暖笑,你說他們鬧得凶會不會和三年前的宮變一樣會死很多人,我不想看到……任何人死。”


齊暖笑幹幹笑著,“你放心,三皇兄那麽多戰場都經曆過來了,他可是大興王朝最讓人敬佩的戰神,你呀就放寬心好好呆在宮中陪著我,到了時間三皇兄自是會把你接出去。”給她把糕點移過去,“肚子餓了吧,這可是你吃的。”


顧春這才心情稍稍好轉一些,拿起糕點吃了起來。齊暖笑在一旁這也才鬆了一口氣,總算是不再問了,再問的話她可是破了腦袋也勸不住了。


事情是沒有宮女說的那般嚴重,但是如今的局勢可算是極為緊張的。早在五日前,皇上就下旨封了明亦王爺,王府裏的所有人被禁足。自此兩方一直僵持著,中間保持著一根緊繃的弦,隻要這根弦斷了怕就會徹底撕破臉,都城也就不安定了。這根弦就是禦林軍的歸屬,於是雷統領成了如今人們議論的對象。


禦林軍以前一直是明玉王爺,就連雷統領也一直是明玉王爺一步步提拔上來的,隻是當初宮變之時雷統領到最後毅然的選擇了投靠皇上,才保的禦林軍所有人的性命。然先帝去世後,禦林軍表麵上一直是歸皇上管,但是皇上心裏清楚雷統領並沒有真心受他派遣。所以皇上就一直猜測齊寒亦暗中管著禦林軍,他也就隻是猜測而已,才不敢讓這根弦斷了。


朝中的部分大臣們因為明城王爺放棄爭取皇位紛紛過起了風輕雲淡的生活,在朝堂上也不再因為某些事情,某些人而爭的麵紅耳赤,也苦了一部分沒有立場的大臣們,他們每日清晨忍受著明亦王爺與皇上的怒火,回到家裏還要提心吊膽怕有客人來訪,既怕被明亦王爺懷疑,又怕被皇上懷疑,估計這幾個月是他們臣子生涯中最艱苦的時期了。


最得意的就屬赫元殷這個四品官員,每日奔波與乾清宮與自己的赫府之間,為皇上獻計獻策,每日清晨的朝堂上都會被皇上大肆誇讚一番,不過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赫元殷比之剛來的時候可是身材壯碩了不少,還有那張原本清瘦的麵孔如今也是春光滿麵,神采奕奕。


如此一來,赫元殷也就成了明亦王爺首先要除掉的人。赫元殷自己又何嚐不知道時時刻刻身處危險之中,但是要想成為這大興王朝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就得要做出犧牲,他也相信皇上不會輕易讓他死的。


就在雙方僵持之時,南方的落水城突然因為兩夜大雨遭了洪災,這可是關乎民生的大事。派哪位大臣去也成了最為重要的事情。皇上想了一夜,終是沒有想出最合適的人,此人既要能幹,又不能功高蓋主。第二日天還未亮,官員們還在家裏幽幽的醒來,洗漱著。赫元殷赫大人就早早進了宮中,到了皇上的乾清宮。


等到皇上再出來時,臉上已然不見了愁容。可見赫大人又想出了什麽好辦法,很得皇上的心,宮中的宮女們和太監們也是對赫大人萬分恭敬。


早朝時,皇上坐在高台上的龍椅上,麵色沉重,聽到下麵的大臣們議論紛紛又毫無人敢主動站出來,就嘴角一沉,狠狠拍了一下桌子,“還是沒有適合的人選麽,如此朕要你們還有何用!”


大殿裏一時靜下來,然後蘇尚書站出來,說道:“回萬歲的話,臣覺得由明城王爺去最合適,畢竟明城王爺當年處理過蒙水城水患的時候。明城王爺肯定要比其他人更有經驗來處理這種情況。所以臣建議讓明城王爺前去落水城治理洪災。”


皇上沉穩的點點頭,“愛卿所言在理。其他人可還是有什麽想法?”


大臣們又三兩個腦袋湊在一起小聲討論著什麽,然後有幾人站出來,“臣等也認為由明城王爺去最合適不過。”他們並不敢自己的理由,因為這個理由太過大逆不道,還是隨著蘇大人應和一聲即可。


“臣倒是不這麽認為。”就在大臣們以為皇上下旨讓明城王爺去的時候,赫元殷突然站出來,“臣認為明亦王爺是最合適的人選。第一,明亦王爺是大興王朝民眾心底的戰神,他去定然會安定落水城百姓的心裏,第二,明亦王爺為人公正不阿,自己不會私吞善款,也定不會容許地方官員私吞善款,第三,明亦王爺此時被禁足,這正是一個將功抵罪的機會。僅憑前兩點就足夠說明明亦王爺是最合適的人,也是最讓皇上放心的。”


赫元殷為明亦王爺說話這可是讓不少官員驚訝不已,這次治水要是明亦王爺立了大功,那可是既得民心又得臣心,這難道不是皇上最應該最忌諱的麽。這個赫元殷還真是一個讓人捉摸不透的性子。


“赫愛卿說的……也有理。隻是朕擔心明亦王爺隻善於軍中事務,對這治水會一竅不通。”皇上語氣中分明是極不想明亦王爺去的。


“臣願意與明亦王爺一同前往。臣當初在蒙水城對水患已是了如指掌,這洪災也差不了多遠。臣相信,由臣和明亦王爺一同去,定然會把落水城的洪災處理好,給皇上一個滿意的交代。還請皇上成全臣的一片赤心。”赫元殷說的極為真誠。


大臣們才恍然大悟,原來有後招,難怪赫元殷會主動提議讓明亦王爺去,有幾人已經開始搖頭擔心,這次明亦王爺去怕是凶多吉少。


“好,愛卿真是甚得朕心。如此,那朕便下旨。明日你們就立即啟程前去落水城。希望不要辜負朕對你們的期望。”皇上心情大好,說話都帶著愉悅之情。


在祥德宮,正與暖盈小公主玩耍的顧春聽暖笑回來說皇上下旨讓明亦王爺和赫元殷前去落水城立即跳了起來,暖盈小公主隻是學著她的樣子也驚訝的一跳,惹得暖笑大笑了起來,捏捏暖盈的肉肉臉蛋,“盈兒真可愛。”


“要說讓齊寒亦去,我還不擔心。還讓那個什麽赫元殷一起跟上去……暖笑,可不可以讓皇上改變主意?”顧春揪著小臉,萬分苦惱。


“姐姐,笑笑……笑笑才好看。”齊暖盈見她這個表情就抓著顧春的手掌甜甜說道。


顧春才勉強擠出一分笑容,期盼的看著齊暖笑,暖笑搖搖頭,“聖旨已下,是不可能收回的。要不然三皇兄抗旨,而抗旨的後果就是皇上大怒,等著被砍頭。所以此事已成定局,你還要不要動什麽歪心思。”


“那可怎麽辦,去落水城路途遙遠,說不準赫元殷就敢做出什麽傷天害理之事,誰又能曉得。不行,不行,我要去想想辦法。”急躁的在原地轉了幾圈,嘴裏還是依舊說個不停。


一旁的順仁太妃把顧春拉到身邊,安慰道:“你就這麽不相信齊寒亦,不說身邊會跟隨著眾多暗衛,就單說他的武功來說,大興王朝沒有幾個人能夠比得過。這你可是最清楚的。”


說到齊寒亦的武功,顧春不免想起在西南戰場最後的關頭,齊寒亦一個人對戰上百名將士救她的場景,臉頰有些微微發燙,點點頭,“也是。可我心裏就是害怕。”扯扯嘴角,“許是在宮中呆的時間長了,凡事都不由會多想吧。”


正文 40 主持大事


更新時間:2013-07-26


順仁太妃摸摸她的腦袋,“不用擔心了,皺著眉頭的樣子可不是你的樣子。”然後朝著正在瘋玩的暖盈伸出手,“暖盈,快過來安慰安慰顧春姐姐,看她愁眉苦臉的樣子多難看。”


齊暖盈立即轉過身子,朝這邊跑過來,嘴裏還說著:“母妃……母妃,皇姐欺負盈兒,盈兒不服……”整個身子撲進順仁太妃的懷裏,鼓著腮子撒嬌,“母妃幫盈兒揍皇姐好不好,她老是欺負盈兒,盈兒這麽乖。”


顧春看著齊暖盈童真的模樣,這和幾年前的自己一模一樣,都是喜歡依賴別人,遇到難事總是撒嬌,暖盈還小這很正常,而那時自己已是十三四歲的年紀,竟然還要整天純真的傻笑著,想來就覺得那時自己真是笨死了。


當天皇上的聖旨就到了明亦王府,明亦王爺也是二話不說就接下來聖旨,等傳旨的公公離開後,齊寒亦負手而立站在大堂門口,漆黑深眸不知看著哪出,一襲深黑色勾繡金線的錦袍穿在身上,在輕薄陽光照耀下越發的沉穩。


單風走近主子,也不免擔心道:“主子,皇上讓赫元殷隨去,可見其用意,此去怕是凶多吉少,屬下還是多派一些暗衛隨行。”


“無需,皇上就是認準本王會帶許多暗衛。以防都城人手不夠,暗衛十個就夠了。一個赫元殷,本王對付他綽綽有餘。”齊寒亦一臉淡漠看不出任何情緒,想到此次災情才微微蹙了一下眉頭,“這次災情可有什麽消息?”


“此次災情很是嚴重,直至今日已有數十個村莊被淹,上千名的百姓一夜之間被打水所衝,死不見屍。還有剩餘的一些百姓躲在了山上,也不是一個長久的辦法。從都城到落水城要騎馬最快隻需三日,坐馬車的話就需要六七日左右。等到了落水城就怕是另一種情況了。”


齊寒亦在鎮定的心聽後也不由微微一沉,“本王騎馬。赫元殷隨他。”說著轉身從偏殿穿過進到正院裏,“本王走後,皇上不會不想著辦法對付對王府。這王府暫且就交給你了。”


單風一楞,脫口而出,“王爺不讓屬下隨行?”這麽多年還是第一次。


“嗯,你遇事機警,這王府需要留一個可以主持大事的人。由單雪和單雨隨行便好”


兩人一前一後走著,正玩耍的齊景晏跑著過來抱住齊寒亦的腿,揚起小腦袋,“父王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