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41


鬱之色。徑直走到床邊,看了看慈懿太後,隻能做無聲地歎氣。


“那怎麽辦,母後這麽昏迷著總不是辦法。要是……要是齊寒亦不答應怎麽辦,還不時需要我們去,寒城,你現在就去找他。他要什麽都可以,隻要讓清連公子來,本公主願意做出任何犧牲。”長公主清和的臉上的已經帶了幾分決絕。


賢妃在五巧的攙扶下起身,“公主,莫要這麽衝動。我們再等等,到了午時還沒有任何消息,再過去找齊寒亦。”自己也是死死撐著身子守在這裏。


長公主回頭看她黑白分明的眼睛裏的血絲,“小姨,這裏由我們守著。讓五巧和六圓帶你回去,都怪我竟然讓你來這裏陪著我。快些回去好好休息。”雖說她是長公主,賢妃是她二皇弟的妃子,但是長公主在依舊是叫賢妃是小姨。看賢妃欲要張開,長公主黑著臉,“先下你你不能有事,別讓母妃醒來第一個怨我沒有照看好你。”


賢妃猶豫了半天才點點頭,她清楚自己的身子,她熬得了可是肚子裏的孩子不能跟著她受罪,“好,我回宮。晚些時候我再過來。這裏就交給你了。”把左手遞給六圓,兩人扶著賢妃回了永春/宮。


長公主才揉揉眉心,“就聽小姨的,如果午時還沒有什麽動靜,我們再去找齊寒亦。”自己又返身坐到椅子上,看著那幾名禦醫,不由的揮揮手,“你們出去吧。”


禦醫們先是一愣,然後才鬆了一口氣,忙作揖,“臣等告退。”


等禦醫們走了,長公主才憤然的把茶杯掃到地上,“一群無用的庸醫,朝廷養他們何用!”深藏在心底的怒氣被激發起來,氣得肩膀顫抖,“皇上此時應是在乾清宮高興了,還有淑德太後,這分明就是他們下的毒,我倒是看皇後最後能有個什麽交代,要是……哼,本公主就讓齊寒辰坐不穩這個皇位!”


齊寒城也是第一次見到長公主這麽生氣的樣子,想勸又不能勸,他一直想著到底是誰敢下毒,想來想去除了皇上等人就沒有人能夠有這樣的機會,“公公主,皇後那邊可是又什麽消息,查這件事必須盡快,不然隻會落個沒有結果的答案。”


“我又何嚐不曉得,今早我又去了一趟永福宮,特意說了一下此事。皇後信誓旦旦的保證這件事自己一定差個水落石出,會給我們一個交代。看她的樣子,不像是再飄我。而且範文淺此人,我倒是有幾分了解。她既然說了應該沒問題。怕就怕……”長公主陡然止了聲。


齊寒城冷笑著接下話來,“怕就怕,此事是皇上吩咐辦的,隻是瞞著皇後罷了。如今由皇後來查,皇上必然是暗地裏處處阻攔。或者是最後找一個頂罪的。”


“是啊,我聽幾名乾清宮的宮女說,皇上已經一個月不曾歇在永春/宮,而是頻頻召棋昭儀留在乾清宮。當初,皇上還是明辰王爺之時,範文淺的母族為他做了不少支持。就連登位之時,也是慶王府的老王爺壓製了滿朝的反對之聲。如今皇上位置稍穩,就全然不顧皇後,實在令人有幾分寒心。”轉而長公主露出幾分興趣,“要是皇上真的如此不念舊情的話,那可是有好戲看了。範文淺雖然溫和,但是發起怒來可是不能小覷。”


提及棋昭儀,在齊寒城印象裏並不深刻,“可是總覺得棋昭儀有些熟悉,特別是那雙眼睛特別像一個人,那張麵孔屬於豔麗的普通。”


長公主倒是一臉的見怪不怪的神情,“不瞞你說,當初父皇駕崩,宮變之時,本應死去的許多人都被淑德太後暗中保了下來,鄭晴宛還不就是一個。不過這個棋昭儀還真是有幾分手段,我從來都覺得皇上不是那種重於美色之色,沒想到……恐怕是當了皇上,本性就露出來了。”她說完扭頭看向齊寒城,“你真的……決定放棄?!”


她那時聽到齊寒城的決定,心裏確實有幾分憤怒,自己這麽多年和母後一起為他謀劃,其中受了多少苦誰又清楚,轉而想到就算自己強硬的把他推上皇位,怕是他也心中有所怨恨,所以隻能讓顧春勸說。可是沒想到,結果還是如此。


“我不適合這個位置,隻有齊寒亦這種有手段有計謀的人才能適合。”隻是一句話就解釋完,齊寒城低下頭開始靜靜喝著茶。


長公主也見此也不再堅持。


經過一天一夜的大雪,整座皇宮銀裝素裹,行走在禦花園內,彎曲小路邊上的稍細些的枯枝也是被積雪壓得變形,有些枯枝倒像是開了朵朵的白色花朵,,看著湖麵上結上的半透明厚厚冰層,還有清掃起來堆積成的雪山,倒是也別有一種風情。


視線穿過一片白色,可以看到一處角落裏隱隱的紅色,再走近些菜發現時幾支盛開的紅梅,與白色雪話交相輝映。穿過禦花園便是後宮各處妃子的住所,而顧春所住的秋水宮在最偏遠的宮殿角落裏佇立著。


秋水宮外麵侍奉的碧晨和碧玉久不見裏麵有任何動靜,就有些煩躁的自己進了耳房坐到火爐旁,紛紛抱怨這個主子真是難侍候的緊,沒見過她們近身侍候的還要站在房門外。


房間裏,暖和入春,顧春還閉著睡眼吧唧吧唧兩下嘴,然後伸個懶腰。


正文 35 凶多吉少


更新時間:2013-07-17


“還睡,都午時了。”齊寒亦捏住她小巧的鼻子,輕聲道。


顧春迷糊的睜開眼睛,先是閃過欣喜,然後又拿著小拳頭在他身上捶了起來,滿是抱怨道:“你還知道來啊,我等了你一晚上,瞌睡死了。”


齊寒亦一把握住她的拳頭,挽起嘴角,“本王又沒說晚上過來,你自作多情什麽。”俊臉靠近她的臉頰幾分,“聽說你想本王了,怎麽才不到半天時間,你就敢說出這等話來,也不怕暖笑笑話。”這麽幾日他才感覺到寵著她是件多麽愉悅的事情。


顧春這才想起讓他來的目的,斂下笑容正色道:“我,讓你來是想請你發發善心,幫幫忙。讓清連公子幫慈懿太後看看,好不好?”雖然不清楚自己在他心裏的到底是個什麽位置,但是總是隱隱盼著他能夠盡可能的寵著自己。


齊寒亦並沒有很快回答,坐起身子來靠著床頭,雙手環胸,心裏似乎在做著思量,隻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是在故意看她心裏忐忑的樣子,過了片刻才緩緩說道:“你知道本王做事情從來是有條件的,就是你向本王開口,要本王答應也必須有足夠的條件讓本王答應。”在他心裏從來沒有用感情衡量的說法,凡事都是靠利益。


“條件,可是我……沒有什麽條件啊。”顧春就知道不可能這麽簡單,一時陷入了苦思,她不過是一個王府裏的寵妾,要銀子沒有要權力沒有,齊寒亦分明就是故意為難她。


“有,你有調遣顧家軍的權力,隻要你把這十萬顧家軍交給本王。本王立即答應你的要求,讓清連即刻進宮為慈懿太後看病。”齊寒亦也並不隱瞞自己心裏所要的,直接道出,這麽多年把她留在身邊還不就是為了這十萬顧家軍,隻要十萬大軍到手,對於皇位他還有什麽好顧忌的。


顧春顯然對他的條件有些詫異,不經提起自己都不曾想起這件事,她也是想過十萬大軍的事情,自己一個女子什麽都不做要這顧家軍有何用,本來她就決定是要給他的,如今既然他也提出來,自己何不就答應了,“好,反正我要那顧家軍也無用。”


兩人倒是都很痛快,卻不知要是被別人聽見會有怎樣的詫異,畢竟用十萬顧家軍換來慈懿太後的一次安康,怎麽看都覺得沒有必要。可是在顧春眼裏,這些虛權怎麽會有人命更重要,她本性一直是善良的。


齊寒亦得到滿意的答案,心情大好的拿起她的手來吻了吻,然後翻身下了床,把自己深黑色寬錦袍整理好,又看了她亂糟糟的樣子,沒有說一句話便離開了。


顧春癟著嘴心裏難免有些失落。不過想到自己剛剛辦成了一件事就在床上打滾高興起來,外麵經過碧晨聽見動靜,便敲門問道:“郡主,你可是要起了?”


“哦,你們準備好飯菜,我餓了。”顧春才穿著褻衣下了床,這時碧玉已經推門端著熱水進來,顧春看她小臉撲紅,就笑著說道,“有什麽高興的事情?”


碧玉明顯的一愣,隨即低眉順眼的退到一邊,搖頭,“郡主說笑了,沒有什麽高興的事。郡主怎麽會這麽問?”相處一天下來,她們也摸到了顧春的性子,基本上算是一個親和,好說話的主子,除了觸及她的底線。所以她也就膽大了起來。


“看你滿眼開心的樣子,自然是有什麽高興的事情。”淨麵後,顧春坐到梳妝台前,順了順自己長發,心裏突然感慨很多。


碧玉走過來拿起梳子,幫顧春挽起發來,“在這宮中除了主子打賞時會高興,其餘時間皆是驚心膽戰的侍候主子,生怕自己會做的不好,得到主子的打罵。宮女是宮裏最卑微的,就連處死有時都沒人知道。”她們進宮之初每日都會受到責打,晚上回去總是忍著痛睡覺,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


顧春認真聽著,感受著和自己當初一樣的感覺,看著銅鏡裏麵漸長大的自己,眉眼間已經不見稚氣,“放心,我不會打罵你們的,你們隻要好生當差,不要存什麽壞心思就好了。”


外麵的碧晨提著食盒站在原地並沒有進來,她把她們的話一句不落的全部聽見了,掀開門簾進去,責怪的看了一眼碧玉,把飯盒裏的飯菜一一擺好後,看見碧玉手中動作完成了,就輕聲叫道,“碧玉,你出來一下。”


顧春把碧晨臉上的神情看在眼裏,就出言道:“碧晨,我知道你們是皇上派來看著我的,你們也不必躲著我,皇上那裏你們如實稟告就行了,我不會怪你們的。”


被說中心思的碧晨臉上顯出不自然,放在食盒上的手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最後隻能訕訕的恭敬道:“奴婢知道郡主是個心善的人,但是在宮中奴婢還是勸郡主多些心思,畢竟這裏沒有一個是真心活著的。”


“我知道啊。”顧春歡愉的坐下來,笑嘻嘻的看著兩人,“可是我不會在這裏呆很久的,你們也坐下來陪我一起吃吧,我一個人吃你們在旁邊看著,這樣的感覺很難受。”


“不行,郡主是主子,我們是奴婢。這是規矩。”碧晨堅決的站在一邊,不為之所動。碧玉自然也是搖搖頭。


顧春也隻好不再勸說,自己無趣的吃了起來。待吃飽肚子,她滿足的伸伸懶腰,心裏的愛玩的性子又出來了,“我去外麵轉轉,老是呆在這裏多無趣,會憋出病來的。”碧玉連忙拿出狐裘給她披上,顧春隨口就說道,“還是碧玉貼心哈。”


碧晨雖聽著不舒服,但是還是安靜的跟在顧春身後。


顧春出了秋水宮沿著宮中的蜿蜒曲回小道走著,一邊走著一邊到處瞅瞅,看看有什麽好玩的,走了一截發現那處有盛開的紅梅,便有興趣的走過去,踮著腳抓住一簇梅花壓下來,然後上前聞聞梅花香,在寒冷的冬日,梅花有著自己獨特的淡淡清香。她突然想折下來,又想到這是皇宮中,就扭頭問兩人,“我可以折下來麽?”


“回郡主,可以。”碧玉上前,主動請纓,“要不由奴婢來幫郡主吧?”


“不用,我自己來就好。”顧春眯著眼把自己最喜歡的那枝梅花折下來,滿心歡喜的摘下一朵插到自己反而發髻上,“怎麽樣,好看麽?”


碧晨自始至終都是淡淡的表情,碧玉則是一時放開了自己的原本的脫跳性子,“好看,郡主這樣笑起來更美。怪不得明亦王爺這麽喜歡郡主。”


碧玉的話音落,隻聽不遠處一聲哢嚓的折枝聲音,三人紛紛回頭看去,就見棋昭儀帶著一臉諷意站在梅花下,看著這處,那眼眸裏的陰沉讓顧春覺得異常熟悉,還有不舒服,棋昭儀斂下臉上神色,緩步走過來。


碧玉和碧晨皆是曲膝一拜:“奴婢參見棋昭儀。”


棋昭儀今日內穿散花純麵金絲滾邊褶緞裙,外麵披著八團喜相逢厚錦鑲銀鼠皮披風,那張豔麗的麵孔在豔紅下顯得異常紅潤光澤,擺擺手,讓兩人起身,她的目光始終落在顧春臉上,“德宜郡主真是好興致,這麽冷的天在這裏賞梅。”


顧春早已不是那個任人欺負的小丫頭,她淺淺一笑,捏著梅花瓣,“我怎麽覺得棋昭儀有幾分熟悉,可是腦子裏卻沒有什麽映象。”


棋昭儀嘴角的笑微微僵住,不過轉眸之間笑意橫生,“德宜郡主真是說笑了,我這還是第一次正式見郡主呢。”然後稍稍扭頭朝著後麵宮女吩咐道,“我有幾句話想與郡主說。你們到前邊等著我。”身後的宮女匆匆而過。


顧春自然也知道她的意思,示意碧晨和碧玉也退下。顧春還未反應過來,棋昭儀便一把抓住顧春的手腕,把她拉的近一些,顧春甚不喜歡她身上的香味,可是聞到這種香腦中一個女子一閃而過,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麵前的這位棋昭儀,“你放開我。”


“怎麽,是害怕了還是心虛了?!”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