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4


認。老四知道後其他人就不會不知道,既然這樣,寒亦就決定住在這裏,到時,護送我回去。”


何莫溪握著茶壺的手指一滯,“是明玉王爺的侍衛?!公子怎麽不早說。”當日公子應傾城公子的約到清幽閣,不想半路馬車的馬突然受驚,公子掉入湖中,她一直以為是傾城公子做的,沒想到是明玉王爺,“那明玉王爺和傾城公子豈不是……”這樣更使她擔心起來。


“老四是故意的,就是為了讓我們這樣認為。傾城公子從來不會和皇家的人合作。”


何莫溪才聞言才鬆了一口氣,給他倒上熱茶,如果連傾城公子都混進來,那眼前的局勢會更加混亂,“公子剛才說禁丫頭足。”見公子起身,忙拿過厚衫來給他披上。


寒城走至窗口,觸手到陽光處,發覺暖和些,“在清幽閣的事情我已知曉,這丫頭也不能太寵著,總要管管。且寒亦要住進來,她不能如此胡鬧。”何莫溪又站了一會見無事才退出,寒城嘴角一沉,收回手踱步到書桌取出一封信,看了起來。


天色已黑,寒君府逐漸亮起了燭火,不過還是顯得異常寒冷,大概戌時三刻,外麵突然刮起大風來,吹得枯枝沙沙作響,西屋裏的燭火也微微跳躍著,春丫頭坐在火爐前一邊看著書,一邊吃著從街上買來的水晶包。那白淨的小臉上盡是不快之色,眼珠轉了轉,把書一扔,煩躁的直起身子,用腳踢踢火爐。


公子今晚沒叫她一起去吃飯就是一個不好的預兆,果然莫溪姐姐送飯過來時,說公子讓她禁足,不讓她出府就已經憋壞了,禁足……禁足還不如殺了她。


這一晚的大風刮了一夜,活生生把院子裏枯梅枝給吹斷了,梅花也一夜枯敗落了地。自春丫頭禁足後就一直呆在屋子裏沒有出去,每天練字,作畫,看書,作畫也不稱不上是作畫,就是胡亂畫畫,難登大雅之堂。她也樂得自在,不想出去。


過了大概七八日,臘月十五日這天,春丫頭托著腦袋趴在窗前發呆,院子裏零零散散又飄滿了雪花,窗開的一條縫勉強看得見,她正摸著自己剛剛吃飽的肚子,視線中出現兩三個陌生的身影,眼睛頓亮,稍稍把窗戶開的大些。


中間的那名女子帶著鬥篷白紗遮著臉,身材纖細,那身藕色散花如意雲煙裙可見其身份不一般,腳步緩慢,一隻胳膊還被右邊的女子攙扶著,走了幾步停下來,春丫頭嚇得以為是被人瞧見了趕緊把窗戶遮緊一點,縫隙看到那女子隻是左手伸到鬥篷輕紗裏,發出幾聲輕微的咳聲,右邊的那婢女問了一句,女子輕緩的搖搖頭,其每個動作都極盡嬌弱,從石門到走進公子的房間就花了許久的時間,見房門緊閉後,春丫頭才關好窗戶,把自己辮子上的雪花擦去,坐回了火爐旁,努力壓下心裏的好奇。


大概一刻鍾後,外麵依舊沒有什麽響動,她也坐著無聊就起身出了房間向西苑去了,地上的雪已經很厚了,踩著有腳印。她調皮的滑了滑,玩性大氣,越發膽大起來。提起裙擺,跑了幾步一滑,身子直直的向前而去,她咧著小嘴笑著,滑了沒多遠準備收回腳,不想腳步沒站穩,身子一傾摔在了地上。“痛死了。”坐在地上緩了緩才起來,瞧見通往後院的石門處有規律的腳印,記得剛才那幾名女子,她豁然開朗,捂著嘴驚訝道,“原來後院藏著美人。”


“丫頭,你站在這發什麽呆呢。”白衣正好從東苑裏出來。


“啊,嗯,不小心摔了一跤。”瞧見白衣提著的食盒,她便問道,“這給公子送飯呢?”


白衣聞言剜了她一眼,“你不是剛吃了了麽,你都吃了公子哪能沒吃。”拉著她的手往西苑走去,“這是給公子送的藥。”


“公子病了?我怎麽不知道。”


“也不是,公子每個月十五都會喝藥,我們也不曉得是因為什麽,你肯定是在屋子裏呆著無聊,想要來找姐姐們耍吧。我先去送了飯盒,你先去紫衣姐姐屋裏暖暖。”白衣沒有大眼底的笑意丫頭沒有看見,順便拍拍丫頭的肩膀。


春丫頭腳步一躍,跳進了紫衣的房間,抱怨道:“紫衣姐姐,丫頭都發黴了。”


紫衣正在繡東西,聽見她進來忙放下手中的活拉她過來,“丫頭,這幾天晚上還好,沒有什麽壞人吧?”


正文 21 新郎還以為自己娶得是隻狼呢


更新時間:2013-02-04


“沒有,公子讓冷越來保護丫頭。丫頭覺得沒必要再睡公子的房間,就回了自己屋子。沒有什麽壞人,看來冷越保護的不錯。紫衣姐姐可知道了那人是誰?”見紫衣沉思的搖搖頭,她又湊近些,“今日我瞧見後院的那人了,是個柔柔弱弱的女子,而且公子每月十五讓送要去,姐姐說這是不是有什麽關係?”


紫衣先思索了片刻,而後燦然一笑,誇讚道:“丫頭變聰明了。我們進府五年隻知每個月十五的時候不準隨便亂出屋子,除非是有何姐姐的吩咐,按你說的看,後院那女子定然是病著,不過一直不露麵,確實很讓人費解她的身份。”略微一頓,目光落到自己的繡布上,“不過,我們做奴婢的好奇一下就行了,不用了解那麽明白。看看姐姐繡的怎麽樣?”


紅色錦步上一隻狼已經成型了,另一隻狼隻繡了一半,春丫頭歪著腦袋,“姐姐,怎麽竟繡些狼,虎,這麽凶狠的動物。聽阿婆說,中原女子嫁人之前要繡自己嫁衣,姐姐該不會也是吧。可是繡狼不會嚇到新郎麽?”新郎還以為自己娶得是隻狼呢。


紫衣被說的嫁人時臉頰不由泛出紅暈,輕錘了她一下,“說什麽呢,姐姐還沒有中意的人呢。姐姐這是沒事幹繡繡,攢著以後大富大貴了再用。哎,也不知道這輩子能不能富貴了。”


春丫頭抱住她的脖子,甜甜笑道:“放心吧,有丫頭在,紫衣姐姐肯定吃香的喝辣的。”


“那好啊,我就托你的福了。快下來,姐姐的脖子都被你勒斷了。”紫衣讓她坐到對麵,認真的拿起繡針,“跟姐姐學學刺繡吧,以後你就可以給公子繡香囊,手帕,討公子的歡心。”


春丫頭嘟著嘴,“我為什麽要討公子歡心,丫頭覺得這些學不來,練練字就好了。紫衣姐姐識字麽?”


紫衣低著頭一針一線的繡著,邊說道:“隻會寫自己的名字,其餘的都不認識。姐姐家裏窮,從小就一直跟著娘在田地裏種菜,後來娘因病去世後,爹就整天又是喝酒又是賭錢,家裏窮的什麽都沒有了。最後一次爹又輸光了錢就把我給賣了出去,姐姐哪有機會學字啊,就是娘以前教寫了名字,姐姐的原來名字叫,紅泥。”


“丫頭記住了。那姐姐的刺繡是和娘學的麽?”


“不是,是後來自己學的。”


隨後便是久久的沉默,兩人都不發一言,春丫頭仔細的看著那一針一線描繪出來的栩栩如生的狼群,就想起在遙中鎮的那些日子,心裏滿滿溢出的都是酸澀。到了午時左右,何莫溪尋到了這裏,叫丫頭回去吃飯。春丫頭與紫衣道了別就出門跟上了何莫溪。


“莫溪姐姐,丫頭一個人吃不用叫了,到了吃飯的時候丫頭就自己回去廚房尋吃的。”


何莫溪好笑的看著她,“是公子叫你有事,要不然我才不會叫你呢。”輕柔的話裏一點都不顯得責怪,反而帶著玩笑,摸摸她的腦袋,“你進去吧,說完了回到屋裏桌上就擺好了你要愛吃的菜。”


春丫頭聞言才興高采烈的蹦進了公子房間,剛踏進去就有一個力道抓住她的胳膊進了書房。寒卿身上的那種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她眉開眼笑的叫著:“寒城哥哥。”


寒卿依舊是雪白的直禁長袍,沒有係束帶,多了幾分慵懶的感覺,摸摸她的腦袋,掏出碧玉釵給她插上,“以後沒了銀子和我說,不準再把釵子給我當了。知道你當了後我讓冷越去尋了好幾天才尋到。”


春丫頭有些愧疚的眨眨眼,低聲嘟囔著:“寒城哥哥又不缺這一個釵子。”


寒城哪能聽不見,無奈的笑笑,“你呀,我是不缺一個釵子,可是這個不同。這隻釵子是用上好的玉雕刻而成,並且常年用蘭花泡著,丫頭以後不小心丟了,我就能僅憑釵子尋到你。”他今日心情似乎特別的好,嘴角總是掛著淡淡的淺笑,“以後我給你的東西你都不能隨便給我弄丟了,記住了麽?”


她才悶聲悶氣的應了:“知道了,丫頭這幾天呆在屋子裏都發黴了。要出去玩。”身子一別,使著小性子。


寒城抱過她的身子,清眸撞進她明亮的眼眸中,輕聲道:“再過幾天我帶你去都城玩,那裏有很多好玩的。這裏你不覺得玩的很膩麽。”觸手都是柔軟,她的五官不算出眾,但卻白淨的好看,眉宇總是間泛著暖暖的笑意,給人一種臨近春天的舒服感。


春丫頭有些局促的兩隻手抓著他的衣袖,“都城?那裏有很多好玩的麽。可是我記得阿婆說都城是個吃人的地方,丫頭可不可以不去啊。”


“你阿婆為什麽這樣說?”握著她的腰的手一頓。


“因為她說她在那呆過一段時間,結果在她身邊的人都死了。寒城哥哥為什麽要去那裏?”


他坐下長臂一攬,把她摟起來放到自己腿上,精致的五官渡在陽光下,緩緩安慰著:“丫頭不要怕,有我在。沒有人敢欺負你,傷害你。隻要你乖乖的聽我的話,不準在這麽玩鬧。都城不比這裏。”


“寒城哥哥,我可以這樣抱著你麽。”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抱住他的脖子,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她嬉笑著小嘴說個不停,“我以前最喜歡這樣抱著阿婆,阿婆也喜歡這樣抱著我,說這樣讓她感覺到丫頭永遠都是值得寵溺的。阿婆說丫頭才生下來時,算命的經過我家就說這女孩長大了一定是富貴的命,阿婆一直念叨著要跟著丫頭享福呢,爺爺總是笑話她相信這些有的沒的,他隻希望丫頭能夠平平安安的活著,享受這世間的美好。哦,寒城哥哥沒有說為什麽要去都城?是因為要帶丫頭去玩麽?”


寒城本來聽的神情嚴肅,被她最後一句給弄笑了,“你怎麽總是想著玩。我是要回家看看,要過年了。我要回去看看兄弟姐妹。”


“寒城哥哥要多笑笑,笑著才好看。”


“咚咚咚。”“公子,孤冷公子已經進了府門。”門外何莫溪突然說道。


正文 22 讓你再嚇我,石頭男


更新時間:2013-02-05


寒城目光一凜,摸摸春丫頭的腦袋,“你再不回去吃飯,飯就冷了。”春丫頭才慌亂的離開了寒城的懷抱,急急跑回了屋子。寒卿起身整理好衣袍,看了一眼對麵的內室,把何莫溪叫進來,“莫溪,你進去。”把腰帶係好,款款而出。


何莫溪進了內室放下層層的輕紗,看到軟榻上睡著的女子,她輕聲走過去幫她蓋好毯子。那女子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雙眼緊閉,有著無盡的寧靜。何莫溪聽見外麵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她拿過茶杯坐過來。


院子外,寒城領著孤冷公子和身後的男子,準備進房間。


孤冷公子擺手擋住寒城說道:“就不用了,我們隻是晚上住在這裏,今日無事過來早。”目光銳利的掃過寒城的不自然的右胳膊,“原來是胳膊受傷了,你真是越來越讓人猜不透心思了。”那語氣中含著濃濃的諷刺意味。


白茫茫的大雪中,一黑一白佇立著,那渾身散發的氣息亦是完全不同,寒城左手放到背後,微仰著頭,淡然一笑:“不過是在盡心照顧一個愛玩鬧的妹妹,有何猜不透的,當初我也一樣這樣拚了命保護你的周全。”那清冷的白色仿佛就要融於大雪之中,無法觸摸。


孤冷公子一身深黑色窄袖蟒袍,袖口處鑲繡金線祥雲,腰間依舊是黑色墨玉腰帶,上掛著翡翠玲瓏腰佩,氣質冷然,雙手背在腰後。似乎過了許久他才輕啟薄唇:“你做的一切我會感激,但是你也不可能不是故意而為之。我也要提醒你,我不需要一個連感情都控製不了的人當對手。”他說這些話時目光落在那窗台上放在花瓶裏的梅花。


寒城琢磨著他前一句話,寒亦是始終對他有些誤會,“放心,我隻是覺得丫頭像我那個唯一的妹妹,她或許就是暖蓉生命的延續,所以我想盡自己所能保護她,不然看到同樣的場景,看到同樣的生命離去,我會連自己的心都冰凍起來。”暖暖短暫的生命卻給他一生忘不掉的快樂,他作為哥哥不會放棄為暖暖報仇,眼底閃過一絲堅決的狠絕。


孤冷公子迅速抓住那清眸裏的依舊存在的感情,冷笑自嘲:“我早就丟了那顆沒有意義的心。”擺手,自己進了南麵的房間,跟著的男子站在門口仿若一個石雕,一動不動。


屋子裏的何莫溪見院子裏隻剩下公子一人,就拿出披風急步而出上前給公子披上,寒城自顧自的笑笑:“每個人的心都不一樣,注定了我們活著的痛苦。”回到屋子後收起漠然,眉宇間泛出淡淡的輕柔,進了內室,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