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17


是何意。


“主子,您不是一向最為冷靜的麽,今日在早朝上竟然當麵與明……皇上吵了起來。”單風竟然難得的叨叨絮絮的說了起來,似乎還沒有說夠,“主子不是說凡事都要隱忍,難道王爺是呆在府上太久……”下麵的話單風自然不敢說出來。


齊寒亦猛地停下腳步,接下他的話來,“變傻了麽。”


單風低下頭,低聲道:“主子,屬下可沒這麽說。”狠狠瞪了幾眼旁邊偷笑的單雨,他還不時為了他們好,還每次不是被主子罵就是被單雨笑話。


“王爺,回來了!”房間裏單春笑嘻嘻的迎上來,“王爺是不是早餓了,奴婢這就去準備早膳。”那積極又興奮的模樣活活像一個小婦人。


“等等。傳膳之事是單雨的事情。你就在書房侍候著。”齊寒亦出聲阻止她輕快的腳步,轉身進了書房,目光落到單風身上,“難道隻有隱忍才能成就大事麽,一直這樣反而讓他們一直謹慎對待。本王再次警告你,不準才像個娘們般在身後嘴裏說個不停,你要是閑著,本王就把你送到西北。”


單風抽抽嘴角,“是,主子。”然後撓撓腦袋鬱悶的走了出去,他也是很不解自己為什麽變得這般叨叨絮絮了,以前自己是不喜歡說話的,真是奇怪了。


乾清宮,相較於去年的沉重氣氛,四月的這裏到處透著華貴的氣息。登上皇位半年之久的雲辰帝這幾日才稍稍閑了一些,可是坐在龍座上男子似乎緊蹙著眉頭,臉色陰沉,拳頭放在桌子上,這個姿勢從上完早朝後一直維持著到現在,顯然是因為早朝上的事情煩悶。


寒怡柔向隨行的公公打聽了早朝的事情,她出去特意端了一壺熱水,還有以前經常給先皇喝的花茶,正進殿時,就看到向這邊而來的一行人,和當年大雪夜靜妃來時的感覺不同,這次是陽光下,惠文皇後徐步走來,麵色淡然。


韓怡柔忙施禮恭敬道:“奴婢參見皇後娘娘。皇後娘娘來的正好,皇上自早朝回來心情不佳,還望皇後娘娘多多勸導一番。”


皇後普通的五官並無出眾之處,但是那一襲華貴的黃色彩鳳紋繡裙袍讓她站在陽光下顯得精神奕奕,便帶著幾分高貴氣質,隻見她微微頷首,目光掠及韓怡柔端著的茶水,“起來吧。你有心了。”說完便提步進去,身後的兩名宮女連忙上前提起皇後的長長裙擺。


韓怡柔跟在一行人的最後,剛把茶水放到案幾上,就聽到皇上吩咐道:“你們都下去,朕想和皇後說會話。”


眾人魚貫而出,片刻乾清宮隻剩下了高台上的兩個人。皇後握住皇上的手,溫情問道:“以前皇上有煩心事時,都會主動去找臣妾說說。早朝上的事,臣妾也聽說了,皇上莫要和三弟生氣,他性子一向倔強眾人都曉得的。”


皇上嘴角沉著,聞言拳頭在桌上狠狠砸了一下,“我豈能不曉得。隻是以往在朝堂上三弟從來都是沉默寡言,何曾這般和人爭吵過,更何況是和……朕,朕怎麽能不氣。”揉揉額頭,苦笑道,“朕寧願他冷言冷語。”或許他們都是這般習慣了。


“寒辰,三弟一反常態確實很令人費解。臣妾去了母後那裏,母後說三弟雖然心思很難猜,但是那股對皇位的勢在必得氣勢誰不知道。如今靜妃和五帝已除,還剩下三弟和六弟,六弟性子溫和,對皇位的虎視眈眈是因為對靜妃和五弟的原因,如今……總之臣妾覺得,三弟如今最為危險。”皇後緩緩道來淑德太後的意思,繼續加上了自己的想法,“臣妾覺得母後說的很對。”


皇上聽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恩。朕知道了。”摟住皇後的腰,自己起身往下走去,“景兒和雪兒怎麽沒有帶過來,每次看到他們,朕就覺得心情很好。”


“難道寒辰是覺得臣妾老了麽?”皇後暗暗掐了他的腰,故作生氣道。


“怎麽會呢。”皇上反問一句,兩人相伴著出了乾清宮,對外麵站著的宮女吩咐道,“你們就不必跟著了。朕和皇後去太後那邊。”


“是。皇上。”眾宮女紛紛曲膝迎送皇上。


等皇上走遠,旁邊的一名小宮女拉拉韓怡柔的袖子,小聲道,“怡柔姐姐,皇上很顯然是避著我們。我們也不能一直這樣左右為難,在皇上身邊當差又被皇上當什麽一樣避諱著。”看到韓怡柔淺笑的麵容,“難道怡柔姐姐沒有覺得麽?”


“以後不可再說這樣的話。”韓怡柔身姿端莊,嚴肅的看著她,“我們是先皇身邊侍奉過的人,如今皇上用的難免有些不順手,有些避諱也是正常的。”


小宮女低眉順眼的恩了一聲,就跟著眾宮女進了乾清宮。


韓怡柔輕輕抿唇後,嘴角劃出不經意的深笑,轉身之際摸了摸自己的宮裝袖口,帶著一臉恬靜回了乾清宮,吩咐宮女把那花茶放回原處。


要說早朝上皇上與齊寒亦爭執的事情還真是讓人有些啼笑皆非,不過是一件小事,後宮選秀女事情已經接近了最後的賞封時候,有一名秀女是皇後的幺妹,秦衾。這是以前曾嫁給丞相之子赫淩仟的女子,雖說身份尊貴但是和離後入宮成為秀女,並被封為賢妃,實在是不符合綱常之禮。


在君亦苑的齊寒亦卻沒有皇上那般一直為這件事愁苦,反而顯得輕鬆異常。午時時分,單春自作主場去了後院傳膳,齊寒亦在書房內等了好久都沒有等來,正要發作叫單雪進來,就看見,單春端著食盒而來,那滿臉的純淨笑容讓人移不開眼。


“王爺,等很久了吧。來我給你擺上,這可是我親自做的。”小手穩穩地端出幾樣精致的菜肴,自己都不由舔了舔舌頭,那副饞樣……


齊寒亦挑挑眉頭,有些不可思議,“這些都是你做的?”


“是啊,我說過要好好照顧王爺的起居,所以想……自己親手做一些。王爺快嚐嚐怎麽樣?這可是我第一次做。”眼巴巴的看著齊寒亦,兩眼眯著向黑夜的晚月,近來單春的心情是越來越好了,那張笑臉也被滋潤的紅撲撲的。


齊寒亦也是慢吞吞的拿著筷子夾了第一菜麻婆豆腐,先是看了單春一眼才放進嘴裏,豆腐入口細嫩,麻辣有味,確實有點意思。


“怎麽樣?啊,你快說啊。”單春看著他一直沉默,就才不準到底是怎樣,合不合他的口味,她是花了一大番功夫才做好的。


齊寒亦臉上依舊沒有任何表情,左手拉過她的胳膊讓她隨著坐下來,“你何不來嚐嚐。”夾起一塊豆腐放到他嘴邊,單春嘴唇輕輕一顫,顯然是沒有想到他會親自喂自己吃,齊寒亦溫柔一笑,“吃啊。”


單春小口一張,呆板的咬著滑滑的豆腐,準備往下咽的時候,突然被卡住,“咳咳咳……咳咳……”捂著胸口彎下腰來不停的咳著。


“怎麽這麽不小心,吃自己的豆腐都可以卡住。”幫她倒上水,輕柔的撫摸著她的後背,“喝點水,坐起身子來!”看她一直彎著腰拚命咳得樣子,齊寒亦不由加重語氣。


單春猛地灌下水去,才稍稍好了一些,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眼前一黑,自己麻辣的唇上被麵前的男子覆上,自己唇上更加火辣。


正文 2 東西宮太後


更新時間:2013-06-07


等齊寒亦嚐夠了才依依不舍的離開,單春在他溫柔的視線下膽子愈發大了起來,小拳頭在他身上狠狠一砸,“快吃。”嗔怨了一聲,那聲音真是又軟又棉,自己也慢慢的吃了起來,不時就向身邊的人看去,看完後滿心歡喜的笑笑。


齊寒亦把她的傻樣看在眼裏,關照般的給她夾上菜,最後感覺肚子微微飽了,還是忍不住又問了一句,“這些真的是你做的。”那語氣裏明顯是懷疑。


明亮的眸子滿是孩子氣的單春托著下巴,猛地點頭,“當然了,王爺不相信我有這本事,還是不相信我會給你親手做?”緊盯著他的黑眸,她是越來越喜歡,特別是朦朧夜色中,他黑眸越發迷離的樣子。


豈料,齊寒亦俊臉斂下笑容,獨自站起來,輕輕丟下一句,“都不相信。”徑直出了書房,步伐沉穩堅定,下麵的黑色金絲滾邊黑袍不停的飛訣。


單春聞言撇撇嘴,聽到這樣的答案心裏是淡淡的失落感,賭氣的般剩下的飯菜收拾後,出了門交給單雪。隨後自己就坐到大樹下,午後的陽關火辣辣的,單春全然不顧,還嫌坐著不舒服,就背靠到樹幹上,兩腿不雅的放到石桌上,那慵懶的樣子實在兩人羨慕,不一會就閉目小憩了起來。


太陽逐漸向西移著,齊寒亦午後是在鵑秀園歇著,回來時身邊跟著一歲半的小世子齊景晏,隻見他小小的身子跌跌撞撞的走著,性子活潑,又愛笑的性子完全與齊寒亦不一樣,自從會說話走路後,就在王府裏鬧得雞飛狗跳,讓所有的侍衛都跟著受苦。


君亦苑也成了小世子齊景晏隨便出入的院落,這不扭著身子試著性子不讓別人摟著,非要自己一個人跟著父王,那小嘴一啟一合傻笑著,胖墩墩的身子終於進了君亦苑,黑溜溜的眼珠子一轉,就發現來靠在樹幹上睡覺的單春。


齊景晏小心翼翼的走過來,還不時扭頭朝著齊寒亦作個噤聲的動作。然後壞壞一笑,肥嘟嘟的小手指探向單春軟軟的臉蛋,狠狠一戳。單春歪著腦袋正睡得香,感覺臉上有什麽東西,用手揮了揮,片刻臉上又是同樣的感覺,於是她想著翻個身。


“撲通”一聲,身子落空,直接摔到了地上,單春徹底清醒過來,揉著身子看著兩人。


“嗬嗬……”齊景晏張開嘴大笑了起來,兩隻腳忍不住跺了跺,似乎為自己的淘氣感到驕傲,等著笑夠了,他湊過去甜甜道,“姨姨……姨姨摔疼了吧?“眼巴巴的看著單春的屁股,他這句話裏完全聽不出擔心的意味,反而是幸災樂禍的意味。


單春向齊景晏身後的齊寒亦看去,見他也是掩飾不住嘴角的笑意,故意別過臉看著別處,單春哼哼著揉著自己摔疼的屁股重新坐回去,把齊景晏拉過來,點點他的鼻子,“誰準你欺負我的,啊?小時候欺負我就算了,長大了還是這般淘氣。”


“哼,我跟姨姨親才跟姨姨玩的,他們先跟我玩,我還不願意呢。”勉強把兩條胳膊環抱在胸前,這句話單春已是百聽不厭,每次還隻能是哭笑不得。還不等單春說話,齊景晏繼續說道,“還有,晏兒隻是不想讓姨姨睡在太陽下,會生病的。沒想到姨姨竟然給摔下去了,嘻嘻……姨姨疼不疼?晏兒給吹吹好不好?”齊景晏嘟起嘴湊上去,那可愛又無辜的模樣真是讓人想罵由舍不得罵。


所以單春屢次氣得牙癢癢,隻能捏著他和自己一樣軟軟的臉蛋以示懲罰,“就你會說話,那晏兒今日過來做什麽?專門來找姨姨玩麽?”


“當然……“齊景晏猛地止住聲,瞅了瞅齊寒亦,小腦袋湊到單春的側臉,悄悄道,”當然是和父王學寫字啊,哪像姨姨每日都這樣偷懶,睡大覺。剛才晏兒問父王姨姨在做什麽時,父王說你還不是又是想豬豬一樣睡覺。“說完便機靈的跑到齊寒亦身邊,拉著齊寒亦的手猛地忍著笑。


單春氣得站起來,狠狠的瞪著對麵的一大一小,大的神色漠然,小的捂嘴偷笑,她又無從發作,隻能緊咬牙關,跺跺腳提著裙擺跑回了自己房間,不斷的喝茶來壓下心底的火氣。


院子裏的齊寒亦滿眼含笑,摸摸晏兒的腦袋,“父王何時說過這般不雅的話。


齊景晏聞言眼珠子一轉,就知道父王一定是聽見了他撒謊,便一個勁的傻笑著,“父王,不是要教晏兒學寫字麽,咱們快去吧。晏兒好想學呢。”撒嬌的搖著齊寒亦的胳膊,試圖移開話題,見父王臉色如常,他嘟嘟小嘴,“父王……”


齊景晏最拿手的就是撒嬌,哪有人見了不心疼,不順著他的。可是每次遇到齊寒亦就會屢次落敗,和其他人的結果完全不一樣。反而是齊寒亦冷著臉,甚至有幾次好把他嚇哭了,害他丟臉了好一陣。於是,此時齊景晏心裏很是忐忑。


“進屋吧。”齊寒亦雖然依舊麵色不好,但還是反握住齊景晏小小的手掌,走進書房內,默不作聲的把宣紙鋪開,準備要教晏兒寫字的一切東西。


齊景晏則是站在一邊,雙手放在桌上,因為身子不夠高所以需要踮著腳,黑溜溜的眼珠認真的隨著齊寒亦的身影,小嘴亦是閑不下來:“父王,你是什麽時候開始學寫字的啊,晏兒有你學的早麽,娘說晏兒學寫字太早了,會累著的……是不是啊,父王?”


提起小時候,齊寒亦研著墨的手短時停滯下來,“父王十歲才學寫字。”這幾個字仿佛是被賦予了沉重的往事,是他不想提及的,可是有是深深印在心底的往事,不自然的就會浮現在腦中,迎上晏兒不解的眼神,他幽幽說道,“父王小時候經常被其他皇子欺負,母妃也是在很早就離世了,皇上更是從來都不重視這個生活在冷宮了的孩子,所以就一直沒有機會。直到父王去了匈奴當質子,偷跑出去學藝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