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15


過來稟告的雷鳴按時來到乾清殿外,隨之而來的還有明城王爺,兩人站在殿外靜靜的等著。許久才聽到殿門沉重吱呀打開,韓怡柔恭敬的走過來福福身,道:“皇上允了。請明城王爺,雷統領進殿。不過皇上身體還是不大好,希望你們謹慎著言。”


齊寒城輕輕“嗯”了一聲,就甩袍踏過高高的門檻,舉步進了內殿,雷鳴則是一臉嚴肅跟在後麵,兩人之間沒有眼神交流,更沒有語言交流,仿佛是從來不認識對方。


“兒臣(臣)參見父皇(皇上)。兩人聲音不大不小正好讓裏麵的人聽得清楚。


龍床之外的明黃色賬簾被放下,從外往裏看去隻能見龍床上一個模糊的身影,一陣輕微的咳嗽聲過後,皇上才艱難道:“既然寒城也來了,就先坐下。”稍稍停頓了一下,“可是事情有了進展,雷統領說說。”


齊寒城坐下後才把目光放到這個不曾打過交道的雷鳴身上,據暗衛說他是由齊寒玉一手提拔上來的,也為齊寒玉做過不少事情。如今出了與齊寒玉有關的事,他倒是特別想知道這個雷統領會如何說。


雷鳴身姿挺拔,醇厚的聲音徐徐展開,“回皇上,臣近日偶然發現自己的屬下程副統領與明玉王爺暗地裏會麵繁多,因此便查了下去。沒想到正好查出了程副統領與當日之事有關,於是從各處收集證據,已查出刺殺明亦王爺的人就是明玉王爺。程副統領早早就與明玉王爺相互勾結,並暗中通信安排秋獵的每一步計劃,昨日程副統領得到消息想要逃走,已被臣及時抓回來,他在牢中也認了罪。”


他說完掏出自己懷裏的幾張信紙和腰間掛著的一隻黑箭,“這便是臣收集到的證據,請皇上過目。”


“怡柔,替朕拿過來。”韓怡柔拿著這些證物交給皇上,裏麵便傳出翻閱的聲音,“這幾支黑箭上是永安王的名諱,你怎麽說是明玉王爺。”


“皇上可以看看十月初三的那張傳信,裏麵清楚下著要程副統領盡快做出刻有永安王名諱的黑箭,越多越好,以備秋獵時用。”


“這個畜生!竟當眾做出殘害兄弟的事情來。”書信上的字跡,皇上自然看得清清楚楚,而且那字跡根本不像是有人故意仿照寫出的,罵出這樣的話顯然是皇上已經相信,其實隻憑這些證據並不能都完全證明,隻是皇上自己心裏也清楚做出此事之人不外乎就那麽幾個人,“看來是朕太過縱容他們了……咳咳……咳……”


“皇上,請您注意身體。”韓怡柔貼心的端過熱茶遞過去,隨即說道,“雷統領的這些證據,奴婢覺得不足以證明就是明玉王爺做的,或許也是有人故意陷害的。”


“韓姑娘不足信正常。臣隻是不想讓皇上看到那些有力的證據而傷心,如果是皇上非要看,臣可以讓人呈上來。”雷統領一向是直言直語,為人耿直的性格在宮中得罪過不少人。


“罷了。此事朕心裏有數,而且遲早都要交給吏部。”皇上稍微歇了一會,想起齊寒城也在,便轉而問向他,“皇兒今日來可是有什麽事情?”


齊寒城站直身子,對著裏麵的人一字一字說道:“兒臣今日來是為了兩位皇妹暖芙、暖蓉公主討回公道。請父皇理解兒臣的心情。”聲音中帶著濃重的沉痛。


提及這兩位備受寵愛的公主,皇上渾濁的目光似乎看到了當年在自己身邊撒嬌的幼童,不過幾年兩個皇兒皆是慘死,令他倍感痛心,隻是當年此事草草了過,今日再次聽齊寒城提及,皇上也是不由對謀害兩個公主的人恨意慢慢,更對自己當時的縱容而感到愧疚。


“當年元宵夜兒臣與暖蓉出宮時靜妃突然提議的,暖蓉慘死在街上後兒臣第一個就懷疑到了她身上,可是苦於沒有證據,所以這些年一直隱忍。直到最近幾年兒臣才漸漸有了更多的證據。”齊寒城目光愈發清冷,站在他身邊的雷鳴能夠清楚感覺到。


“還有暖芙亦是如此,奶娘因為一時膽小被靜妃收買,這名奶娘雖早已被靜妃滅口,但是她唯一的女兒拿著奶娘生前得到的那些宮中飾物,還有奶娘藏在家中的一封靜妃宮女首季的書信。對於親皇妹的死,這是兒臣這生都放不下的錯誤。”說道最後,他差點哽咽出聲。


正文 84 長春/宮結


更新時間:2013-06-04


殿內又是一陣沉寂,隻聽得幾個暖爐裏因燃燒而發出的“呲呲”聲音,皇上也把被子往上攏攏,“怡柔,加點炭。不知是朕的身體愈發不行了,還是天氣真的冷了。”隨即便是韓怡柔在爐火旁加炭的聲音。


“你們說的朕都記下了。既然都是明玉王爺所為,朕就絕不姑息。不過事關重大,朕需要考慮一兩日怎麽來懲處明玉王爺及靜妃。夜晚天冷,你們早些回去吧。”朝帳外的兩人擺擺手,今日與他們說了這番話就像是抽了身體裏所有力氣一般。


韓怡柔送兩位出去,雷鳴自是先走一步漸漸消失了身影。齊寒城則是心中有話想要與韓怡柔說,韓怡柔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淺淺笑道:“王爺莫要著急。皇上都說了絕不姑息,定是要重重懲罰一番的。而且過了今晚,皇上估計更加會容不下靜妃和明玉王爺。”


被她點透幾句,齊寒城豁然開朗,但是還有些地方想不明白。不由向韓怡柔看去,漫漫雪地裏的女子側麵帶著幾分恬靜,她身姿端莊,言語快慢有度,與進宮後的何莫溪的心計手段相比,韓怡柔隻是少了往日的嬌柔,多了幾分沉靜。突然有些後悔,如果當初娶她為妃,或許這些日子他會更好過一些。


“怡柔,我自己胃你的改變而感到欣慰。是我負了你。”深深歎了一口氣,他負的人很多,又何止她一個,清眸斂下溫柔,齊寒城收起嘴角的複雜,“在宮中萬事小心。”


韓怡柔隻是淡淡的看著他,“多謝王爺關心。”自己在原地站了片刻,轉身回宮時在石階上正好看到朝著這邊走來的一行人,她秋眸迅速掩下恨意,停在原地朝著靜妃盈盈一拜,“奴婢參見靜妃娘娘。”


“天寒地凍的,別行這禮了。”靜妃秀麗的五官上堆著慢慢深笑,上前假意扶起韓怡柔,然後熱絡的幫她拍拍肩膀上的雪花,“皇上這會可是能見人了,我都十幾日不見,有些想念皇上的了。”


韓怡柔嘴角一直維持著淺淺笑意:“皇上剛剛歇下,靜妃娘娘也知道皇上這次醒來一直精神不大好,與人淺聊幾句就疲憊不已。每晚這個時候用藥後就早早睡下了,靜妃娘娘還是改日再來吧。”


靜妃不舍的地望了一眼乾清宮緊閉的殿門,曾幾何時她不需要通報就可以直接進去,如今……有些失落的笑笑:“那好,那就等皇上精神好些,我再來看他。”轉身伸出手,貼身女婢上來扶好,那厚厚披風遮不住妖嬈的身段,步步盡帶風情的離去。


帶走遠了,姿月輕聲不滿說道:“主子,這個韓怡柔有些太不給娘娘麵子了。”


靜妃嗤笑一聲,“不過是在皇上身邊當差的,時間久了自然有幾分傲氣。不過我倒是覺得她是知道了殺韓家的人是我,所以對我有一定的抵觸和敵意罷了。”拍拍姿月的手,“明日等閑下來,定讓她消失了。”


說著就到了怡春/宮,清月站在外麵小步過來,臉上是掩飾不住的欣喜,“主子,王爺在裏麵等著您呢。”這個王爺可不是指明玉王爺,而是外姓王爺宜安王。


靜妃聞言眉眼都不由的泛出柔意,腳步加快,吩咐守門的關上門後就不得任何人進來。她嘴角噙著笑進了內室今看見那日日思念的男子斜躺著床上,已經迫不及待的跑過去,撲到男子的懷裏,一天的陰沉也全都散去。


“那老頭也活不了多久了。我想怕是早就去了,隻是乾清宮一直瞞著罷了。”


宜安王摟住她的腰肢一個用力,把她壓到身下。殿裏早就若有若無的彌漫著奇特的香味,兩人都顧不得放下賬簾來,很快的就全身赤裸的糾纏在一起,龍鳳雕花床不停的吱呀著,動情的呻吟聲在屋裏無盡的放大。


豎日,清晨明亦王府眾人還在睡夢之中,就被皇宮裏的突然下來的一道旨意給驚醒了。此時宮裏卻是有人幸災樂禍,有人暗暗心驚,有人狼狽的跪在乾清殿外的雪地裏,衣衫不整,滿臉淚痕,是昨夜剛從這裏離開的靜妃。


昨夜夜半時分,宮中突然燈火通明,禦林軍說宮中突然有宮女說闖入刺客,便到各宮中搜查,闖入怡春/宮時,不料竟發現了靜妃床上一男一女睡在一起,那姿勢分明是顛/鸞/倒/鳳之後的纏綿,而他們進來後,床上的人還睡的正香。直到事情傳到皇上那裏,殿內不斷湧入冷氣,床上的兩人才轉醒。


後宮之中出現這樣的事情,皇上豈能不氣。而且兩人還曾有過過去的傳聞。早朝上,明辰王爺拿著皇上的聖旨宣讀了起來,靜妃與五日後賜毒酒一杯。其皇子齊寒玉又因謀害王爺等罪名打入天牢,等候發落。


朝堂上又有人遞出在今年的西南戰場上,明玉王爺與夏皇勾結的書信,還有三年前,明玉王爺與西北匈奴人勾結的書信,在乾清殿聽到福安稟告的皇上真是怒極攻心,又出現了吐血的症狀,直接下旨明玉王爺五日後賜死。


因此便出現了大雪之中,靜妃跪在乾清殿前的一幕,隻是這樣的她已經沒有任何人來同情,宮裏的人最不缺飯的就是落井下石。而宜安往也因此事被皇上下旨剝去王位,分配到西北邊疆。靜妃跪地求饒,最終昏倒在地上被人拉回了怡春/宮。


在永春/宮裏,雲貴妃不知是該笑還是該擔憂,齊寒亦被刺傷是自己皇兒永安王所為,可是如今所有的罪名都指向了明玉王爺,這是她皇兒命好,還是有人故意而為之,這是她從秋獵到現在一直擔憂的事情。


“母後,你這麽著急找兒臣來,可是有什麽事情?”明辰王爺一臉輕鬆的邁著輕快的步伐進來,殿內的宮女上前幫他解下披風。他幾步上前來坐到雲貴妃身旁,“母後應該開心才是,靜妃也算是栽在了自己手裏。”


雲貴妃幫他攏了攏衣襟,“靜妃這麽多年一直是我心頭之患,如今她這樣我自然是高興的。可是皇上一點不念舊情竟然直接賜死靜妃,我豈能心安,隻希望皇上……這些話我自是不敢說出來。靜妃去了,我也該鬆口氣了。”輕愁泛上眉角,“隻是母後擔心,這次的事情並沒有這麽簡單,怕是有人從中作梗。”


“母妃,這件事自然不可能是天時地利人和。原來母妃一直擔心這個,其實這次是兒臣與明城王爺特意商量好的。要不然隻憑兒臣之力,怎麽能消除父皇的疑心,怎麽能讓明玉王爺徹底沒有翻身之地。”明辰王爺緩緩解釋著一切,似乎做出這些都極為輕鬆。


雲貴妃這次放下了心中懸著石頭,以前她那是這般的,畢竟是年紀大了什麽事都疑心。接著與明辰王爺說了一些貼心的話,又問了一些永安王的身體,明辰王爺才離開。


明玉王爺的事情並沒有因此而結束,就在禦林軍眾侍衛去明玉王府抓明玉王爺等人的時候,卻發現明玉王爺早在得了消息後不見了人影,明玉王妃上吊在自己的寢室內。雷鳴回到皇宮先是向明辰王爺稟告了,再等著皇上醒來,也是在同一天又得到了宜安王失蹤的消息。兩個消息暫時被宮內人壓著。


靜妃也在第二日幽幽醒來,那滿目的憔悴仿佛是一下子老了二十多歲,得知自己被困怡春/宮,隻等幾日後的那被毒酒,她在宮中便大鬧了起來,不過隨身的幾名婢女早已被帶走了,隻留她一個人獨自守著空殿鬧騰。


隨後的幾日很平靜,直到了靜妃被賜毒酒的那日。怡春/宮沒有了這幾日的冷清,反而異常的熱鬧,雲貴妃一大早就來到這裏坐等著。幾名宮內的嬤嬤拉著靜妃出來,靜妃那滿頭散亂的頭發下是消瘦的麵孔,不仔細看的話還真是認不出來呢。


靜妃看見雲貴妃自然是恨得牙癢癢,掙脫嬤嬤的手,就要撲上前去,“赫依雲,你今日高興了吧,怕是每日睡覺都會夢見我被賜死的這一刻……哈哈……別以為你有了今日便高枕無憂的了,皇上能夠這般對我,同樣也能夠對你!你別得意的太早……我今日的下場就是你以後的下場……哈哈……”


雲貴妃顯然已經見慣了這種場麵,端著茶優雅身姿不改,“可還記得你我打的賭,我覺得你能夠有如此下場,姐姐我也不跟你計較什麽輸贏了。人死了便是什麽都沒有了,姐姐我很是同情你。鄭初靜,你覺得我會步你後塵麽,你太過看高自己了。”把手中的滾燙的茶杯隨手扔了出去,扔在了靜妃腳下,靜妃一個躲閃不及被熱水燙傷了腿,驚得叫了起來。


“你!你這個毒婦,我鄭初靜做鬼也不會放過你……沒有我,還有皇後,還有碧妃,這些人都不會放過你的!”


“嬤嬤,皇上可是等著回複呢。”雲貴妃加重語氣,麵色陰沉。


幾名嬤嬤可是在宮中這麽多年最會看人臉色,上前使勁抓住靜妃的身體把狠狠按到地上,已經準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