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0


的石頭上,不想還是沒有避免,看見丫頭的淚水,他虛弱的笑笑,“來扶著我,別哭了,以後喂飯喂茶都交給你了。”


“嗯,知道了。”悶聲悶氣的回答著,見莫溪姐姐怔怔的站在別處,她收回手,“讓莫溪姐姐扶著,我扶不動。”背著手不看寒城的臉色,饒是再懂得察言觀色的何莫溪也有些犯難了,春丫頭推了她一下,“快去啊,我摔疼了。”還揉揉自己小腰。


何莫溪才緩緩上前扶住公子,“趕緊回去看看傷。”


“嗯。”寒城輕抿了一個字,提步向馬車走去,春丫頭則在後麵跟著偷笑著,莫溪姐姐一定是喜歡寒城哥哥的,昨晚寒城哥哥也當著所有人的麵牽著莫溪姐姐的手,那就是兩情相悅,自然要在一起的。隻是莫溪姐姐跟了公子這麽長時間怎麽兩人還沒有在一起呢,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幾個一路沉默回到寒君府,心思卻不同。待回到院落,寒城伸手拂開何莫溪攙著的手,腳步加快回了屋子,何莫溪一臉失落的去了後院請了王欽過來,王欽用巧妙的手法骨折複整,隻在骨折局部施用木板固定,然後開了消腫的方子和恢複的方子。


春丫頭一回來就跑進了西苑,讓魯婆熬著骨湯,她小的時候也骨折過,家裏買不起豬骨頭,爺爺便在外尋了狼骨給她熬湯喝,她那個時候覺得那就是真真的美味,春丫頭搬著小凳子坐在火爐前,托著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麽。


魯婆閑下來敲敲她的腦袋:“想什麽呢,這麽入神?”


春丫頭回過神來,幽幽說道:“魯婆,你說一個人的命再好也不可能天上掉餡餅啊,公子跟我非親非故的,不過是看著我和駱明哥哥可憐,才讓我們留在府上,又給好吃的又給好穿的,還想方護著我,你說是我的命好,還是因為什麽?”


“這有什麽,魯婆我也是被公子撿回來的,生活也是這麽好的過。這府上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正好見這小丫頭可愛就不忍看著你受苦,帶了回來,有什麽好想的。”魯婆聞聞漸漸濃香的骨湯順手給丫頭盛了一碗,“來,先喝點熱熱身子。”


春丫頭想著也對啊,才放下心思端過來,“真香。”吹了吹喝了一口,“魯婆熬得真好喝。”


“就你嘴甜,這府上的人一直很少,公子也沒有妻妾,一直是這樣冷冷清清的,我倒希望公子多帶回來像你這樣的丫頭,也好熱鬧熱鬧,不然連個說話都人都沒有。”說完歎歎氣,見鍋裏的湯差不多了連忙端下來。


“白衣和紫衣她們可以陪你說說話啊。”


正文 14 被趕出府


更新時間:2013-02-01


魯婆自顧自的搖搖頭,“她們,我可沒有什麽話跟她們說,而且她們一個個都不簡單,我還是比較在乎我的小命。”然後瞧了瞧外麵的安靜,魯婆把聲音放低了些,“這院子裏除了公子,何姑娘,還有所有的侍衛,其餘的全部不能相信,她們都有自己的彎彎道道。”


春丫頭晃著腦袋:“那就是魯婆也不能相信了。”


“你這小丫頭,還跟我耍起嘴皮子了。魯婆都跟你說了這麽多還不能相信麽。”然後把湯盛到白玉碗中,遞過來,“快去給公子送去,討點賞錢。”她也是半開玩笑的說著。


春丫頭嘟著嘴,“這不是和魯婆開玩笑麽。好了,丫頭去了。”把湯放到食盒裏,穩穩當當的走了,她突然想到剛才魯婆的話,心裏就莫名的不舒服,可是想想自己對白衣紫衣她們又沒有什麽可圖的,她們定不會傷害自己,就心情豁然開朗起來。


“丫頭,公子在前院等你。”迎麵走來一個侍衛,是冷遲,眉角冷然。


春丫頭也沒想多就提著食盒去了前院,剛走進大廳眼前一黑暈了過去。冷遲冷冷的看著麻袋裏暈過去的丫頭,提起來走出了寒君府。


公子房間裏,寒城坐在窗邊左手拿著書,卻怎麽看也看不進去,濃眉淡淡的豎起,清眸一轉,“莫溪,去叫丫頭過來。”


何莫溪聞言去了,不多一會就回來,神色不佳,“公子……丫頭,丫頭她不見了。我去西苑尋她,魯婆說丫頭端著骨湯來了東苑,可是丫頭明顯沒有過來。”


寒城把書一扔,倏地站起來,凜著眉心,“在這院中失蹤了?去把冷遲和冷越叫來。”他隱約覺得這件事有些奇怪,“這院子看守嚴格,一個活生生的人怎麽可能在院子裏失蹤。”見冷越進來,一擺手,“丫頭不見了,你帶人去尋尋。”


“不用找了,丫頭是我帶走的。”冷遲神色從容看著公子,“公子,這丫頭在府上我們就沒有一日安定過,不是鬧到後院,就是自己搞失蹤,如今還要弄的公子受傷,我覺得她留不得,所以擅作主張把她送到府外。”他一直都對那野丫頭和駱明心存不滿。


寒城臉色一變,“我的事什麽時候輪到你管了,你從小就跟在我身邊知道我是什麽性子,快去把丫頭給我尋回來!回來在自己去前院領罰。”緊皺著劍眉心裏很是擔心,見冷遲沒有動作,他幾步過來,“你是要我去尋麽?!”


冷遲立即跪下,“公子,那丫頭留不得。我是為了公子好。”


寒城指著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我留她自有用處,你可還記得那天在關外見到的寒亦,我隻是在還他一個人情。這丫頭還有用處,快去把她給我帶回來。”那骨骼分明的手指握了又鬆。


冷遲明白後才起身迅速找了去。寒城心急如焚,生怕丫頭已經落入壞人之手,便急步而出跟了冷遲而去。後麵的何莫溪和冷越都是緊隨其後,步步匆忙,神色緊張,他們鮮少看見公子著急的模樣。


春丫頭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在一片枯草叢生的樹林裏,周圍暗黃的樹葉都已經腐爛,枯枝上偶爾飛過幾支麻雀。她揉揉發痛的後頸,怎麽也想不通她怎麽會在這裏,難道是寒城哥哥討厭她了,就送了自己出來。她想到這不由渾身一抖,害怕的蜷縮著身子坐到樹幹旁。明亮的大眼睛瞅著周圍。


就在天色漸漸黑的時候,突然遠處響起了嘩嘩的風聲和枯枝抖動的聲音,那寒風向這邊狂掃而來,還帶著幾條黑影。隻聽刀劍的碰撞聲越來越近,丫頭嚇得埋著腦袋咬著唇,希望那壞人沒有看見她。爺爺說這些帶著刀劍的人經常不問是非,就出手殺人,看見就最好躲著。


眼看著那刀劍聲就在十丈之遠的地方,她悄悄起身向另一個方向離去,可是那黑衣人警覺性極高,其中一名黑衣人一束銳利的目光射過來看見有個白影在枯草中行動,於是拔出身後帶著小刀,手腕一翻,刀片向那道白影而去。圍在中間的男子目光微轉,感覺那白影極其熟悉,臉色一變,從地上隨意撿起一塊石頭右腳一踢。


春丫頭走了沒多遠就感覺身後涼颼颼的,急忙轉身看去,就見一小刀迅速向這邊射來,她一個踉蹌身子坐到地上嚇得目光瞪圓,伸手抱住腦袋。


“嘭”刀片遇到極強內力的石子硬生生轉變了方向插在了旁邊的樹幹上。


射石子的男子目光一眯,薄唇一勾,右手上的長劍陡然幾個翻轉,剛才凶神惡煞的黑衣人立即栽倒在地上,了無生機。男子收起劍幾個身影間已經飛到春丫頭身旁,戳戳她的腦袋,“喂,丫頭,你怎麽一個人在這?”


春丫頭抬眸,摸摸自己身上沒有受傷的地方,看見麵前的人嘻嘻一笑,“傾城公子?丫頭……丫頭,”說著低下頭絞著手,聲音沮喪,“丫頭被公子拋棄了,公子不要丫頭了。”


傾城公子拉住她的手,“既然寒卿公子這麽不近人情,你跟了本公子吧。本公子最喜歡你這樣可愛的小丫頭,你跟了本公子,本公子絕對好好待你啊。”把她拽起來,輕聲安慰著,“走,跟本公子賞賞夜色。”春丫頭耷拉著腦袋任由他牽著往城裏的方向走。


夜色下傾城公子白皙的麵孔帶著不絲不正常的白,但他聲音溫和,在清冷的夜宛若一絲溫泉汩汩流動:“知道本公子為什麽呆在孤冷城沒有走麽,就是因為本公子對你一直念念不忘啊,沒想到這麽快就和你見麵了,老天都在眷顧我們之間的緣分呐。以後跟了本公子,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他正說得帶勁,牽著的手一緊。


“公子……”


“不要叫我公子,叫我碧七。”傾城公子嫵媚一笑,摸摸她的腦袋。春丫頭伸起手,目光移到對麵,他濃眉一挑扭頭看去,不過還是堅持道,“叫我碧七。”


不遠處那三四個看到對麵的白影也是心裏鬆了一口氣,不過看到丫頭跟在傾城公子身前,那親密的動作時,寒城清眸逐漸冷下來,腳步停頓直直看著不說話。


“原來是寒卿公子,真是巧啊,本公子恰巧經過拾到一個被丟棄的丫頭,一看是寒卿公子那日帶走的丫頭,既然你不要了,正好留給本公子解悶。”傾城公子今日身著靛藍色繡銀絲錦衫,不同於那日的紅衣嬌媚,多了幾分沉穩,不過言語之間依舊輕浮。


寒城卻不看他緊盯著丫頭說道:“丫頭,過來。”


清冷的月光下,春丫頭抿著唇一言不發,不過卻在幾人的目光下搖搖頭,傾城公子又笑著拉緊丫頭的手:“本公子可是聽丫頭說,是你丟了她,如今又找上來不是多此一舉,丫頭既然不願意,你們就快快回去吧。這深山野林的要是寒卿公子的身體出了什麽問題,本公子可賠付不起。”還作勢摸了摸自己胸口放著的銀票。


春丫頭看了一眼傾城公子嬉笑的麵孔,又回頭向寒城看去,“公子,丫頭知道自己惹得禍太多了,既然公子已決定送丫頭走,而且丫頭當初也隻是說暫住一陣子,那丫頭也該走了,以後就不麻煩公子了。”清亮的嗓音裏呆著綿綿的酸澀,她白淨的麵孔上綻出幾分笑顏,“就不要告訴駱明哥哥了,他過的好就行了。”


枯林裏夜晚越發的寂靜,何莫溪清楚的看到前麵的白色身影肩膀一顫,她知道寒城的性子,於是上前溫聲道:“丫頭,公子沒有要送走你的意思,我們在和你玩捉迷藏的遊戲,如果丟下你公子又何苦帶傷出來再找你。是不是,丫頭快過來莫溪姐姐這裏。”她笑靨如花,提著裙子一步步向丫頭走向。


“是麽?我們是在捉迷藏,不是嫌丫頭惹禍麽。”春丫頭聽莫溪的話自然很欣喜,


“當然是了。”伸出手示意丫頭過來,此時寒城呼出一口氣。


傾城公子卻冷笑著,原本輕浮的聲音也帶了冷硬,“本公子說過第二次見到這丫頭就一定會帶她走。”拔出長劍拉著丫頭向後退了一步,“這麽放她豈不是太容易,丫頭,你也太容易被他們騙了吧。”長劍一伸直指何莫溪。


何莫溪麵色一緊,暗歎傾城公子用劍從來都是出神入化,她身子一閃帶出綢緞,纖細的手指抓住綢緞一個用力,綢緞先是與劍尖一激,而後又向丫頭的腰纏去,何莫溪黛青色身姿一個掠身又近了兩人些,那綢緞不及腰間就被傾城公子手指彈出。


“放手!放手……丫頭要莫溪姐姐,不要傷害她。”春丫頭想甩開他的手甩不掉,麵色急急的看著那長劍與綢緞的相互纏鬥,目光一轉看到對麵寒徹的麵色凝重,不由心生懊惱,那淩厲的長劍迅速把綢緞削成一片片,快要接近何莫溪時,她氣急敗壞的狠狠朝著傾城公子的腳一踩。


正文 15 嚴懲冷遲


更新時間:2013-02-01


“啊!”傾城公子丟下檀香扇提起腳亂蹦了起來,“你這丫頭,本公子是在救你你還敢故意踩,真是痛死了。這個忘恩負義的丫頭。”咬牙切齒的指著傻笑的丫頭,春丫頭忙跑到何莫溪身前,朝他做了個鬼臉,傾城公子心頭的烏雲霍然散去,穩住身形,輕笑了幾句,“下次,要是下次再讓本公子見到你,就是滿山荊棘,本公子也要把你搶來。以報跺腳之仇。”瀟灑的甩袍,他拾起長劍飛身而去。


何莫溪牽上丫頭的手往回走去,在寒城跟前停下來,春丫頭低著頭不說話,寒城見此擺擺手,幾人向城內而去。


正好趕上關城門的時間,城門剛剛關上,站在城門口的傾城公子才轉身,兩邊的小童皆是撇撇嘴。


“公子,好不容易遇上那個丫頭,喜歡就搶過來,何必在這裏看著呢。”


“就是啊,公子從來都不委屈自己,想要什麽便要,那寒卿公子不過是個病秧子。”


傾城公子燦然一笑,他就喜歡這兩小童給他壯勢,不過他的目光沉於一處,“寒卿公子,他不能小覷,這個人深藏不露,如今不是和他硬碰硬的時候。而且我隻是不忍那個丫頭被他們騙,那麽純真可愛的小丫頭,等本公子玩夠了再回來搶下那丫頭。”戳戳左邊小童的的布帽子,“讓你辦的事怎麽樣了?”


小童立即斂下剛才輕鬆的神色恢複凝重,“剛剛那些人去追公子的時候,我探進孤水曜的寢室,尋到暗格,可惜裏麵已經空了,而且從灰塵來看是前幾天剛剛被拿走的。”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