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一品傲妃傾天下

第50節

  聞言,慕淩雪終於鬆了一口氣,還好,隻是暈過去了而已。

  隨即瞪了一眼旁邊的周一,這個周一,又不是殺豬,下那麽狠的手做什麽。

  周一自知理虧,撓了撓頭,毛遂自薦,“二當家的,這離虛靈洞也怪遠的,我來背他吧。”

  慕淩雪也不推辭,伸手就把軒景陌推給周一身上。

  軒景陌這麽大的塊頭,雖然不胖,可體重在那擺著麽,走到虛靈洞她非累死不可。

  有個這麽好的勞力在這,她豈能辜負了人家的一番美意?

  周一接過,像甩死豬一樣往肩上一甩,扛著軒景陌就往虛靈洞走去。

  玉楓黎並沒有跟著周一他們離去,而是翻身上了馬,看了一眼還在昏迷中軒景陌,眼神深了深。

  強運內力,使之吐血昏迷,嗬,他還真想的出來。

  慕淩雪沒有聽到玉楓黎的腳步聲,疑惑的回頭,看向一動不動的玉楓黎,“怎麽了?”

  玉楓黎看著慕淩雪,笑得很溫暖,“雪兒,我要回玉錦國了,你好好保重。”

  慕淩雪聽後揚眉,什麽話也不多說,衝著玉楓黎豪爽的一抱拳,“好,路上小心,多保重!”

  玉錦國要變天了,這玉楓黎已經耽擱了一天半,在耽擱下去,說不準那個勞什子大皇子都已經登基納妃生子了。

  “嗯!”玉楓黎點頭,依舊笑得溫暖,深深的看了一眼慕淩雪,仿佛要把慕淩雪的模樣深深的銘記在心中,好一會兒,才轉身策馬離去。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總有分別的那一天。

  隻是不知道,這一離別,再見是何年。

  慕淩雪望著遠去的那個白衣少年,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的飄逸。

  慕淩雪皺起眉頭,可是為什麽她還看到了從玉楓黎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哀傷?

  還有那背影,顯得是那麽的孤單落寞。

  慕淩雪搖搖頭,一定是她看錯了吧,玉楓黎那個人,一直是溫暖的,用天使來形容他,一點也不為過。

  不想那個天殺的男人,整個就是一隻披了人皮的花狐狸!白長了一張魅惑人心的臉!!

  慕淩雪隻要一想到那個該死的男人就來氣,氣衝衝的對著旁邊的粗大樹木踹了一腳,才走開。

  那個挨千刀的軒景陌還在她的虛靈洞,現在玉楓黎走了,那也就是說,整個虛靈山的事都得她負責。

  她現在要馬上回去,誰知道那個軒景陌現在會不會醒,會不會在醒來之後將她的虛靈洞給一窩端了!

  想到這,慕淩雪開始憤憤的磨牙,那個軒景陌要是真的敢把她的虛靈洞一窩給端了,那麽她現在就去將那個瀾軒國的大印給搶回來,也當兩天皇帝過過癮!

  虛靈洞,慕淩雪的閨房。

  木柳皺著小眉頭,望著躺在慕淩雪床-上的軒景陌。

  三王爺的臉色蒼白的可怕,這是怎麽了?

  就在剛才,她去洞口迎接小姐。

  沒有看到小姐,卻看到了周一,以及他肩膀上的扛得三王爺。

  還好她及時趕到,要不然周一那個莽漢就將這尊貴無比的三王爺當成一塊破布給丟在門口了。

  “嘭——”

  一聲巨響傳來,門被慕淩雪一腳踹開。

  木柳被驚得一下子跳了起來,睜大了一雙杏眸看向房門。

  看到是慕淩雪的時候鬆了一口氣,上前迎上,“小姐,你回來了。”

  【妞們,乃們不會天真的以為玉楓黎玉皇子到這裏就下場了吧?怎麽會捏,在不久的將來,他可是很重要滴。】淩雪的模樣深深的銘記在心中,好一會兒,才轉身策馬離去。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總有分別的那一天。

  隻是不知道,這一離別,再見是何年。

  慕淩雪望著遠去的那個白衣少年,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的飄逸。

  慕淩雪皺起眉頭,可是為什麽她還看到了從玉楓黎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哀傷?

  還有那背影,顯得是那麽的孤單落寞。

  慕淩雪搖搖頭,一定是她看錯了吧,玉楓黎那個人,一直是溫暖的,用天使來形容他,一點也不為過。

  不想那個天殺的男人,整個就是一隻披了人皮的花狐狸!白長了一張魅惑人心的臉!!

  慕淩雪隻要一想到那個該死的男人就來氣,氣衝衝的對著旁邊的粗大樹木踹了一腳,才走開。

  那個挨千刀的軒景陌還在她的虛靈洞,現在玉楓黎走了,那也就是說,整個虛靈山的事都得她負責。

  她現在要馬上回去,誰知道那個軒景陌現在會不會醒,會不會在醒來之後將她的虛靈洞給一窩端了!

  想到這,慕淩雪開始憤憤的磨牙,那個軒景陌要是真的敢把她的虛靈洞一窩給端了,那麽她現在就去將那個瀾軒國的大印給搶回來,也當兩天皇帝過過癮!

  虛靈洞,慕淩雪的閨房。

  木柳皺著小眉頭,望著躺在慕淩雪床-上的軒景陌。

  三王爺的臉色蒼白的可怕,這是怎麽了?

  就在剛才,她去洞口迎接小姐。

  沒有看到小姐,卻看到了周一,以及他肩膀上的扛得三王爺。

  還好她及時趕到,要不然周一那個莽漢就將這尊貴無比的三王爺當成一塊破布給丟在門口了。

  “嘭——”

  一聲巨響傳來,門被慕淩雪一腳踹開。

  木柳被驚得一下子跳了起來,睜大了一雙杏眸看向房門。

  看到是慕淩雪的時候鬆了一口氣,上前迎上,“小姐,你回來了。”

  【妞們,乃們不會天真的以為玉楓黎玉皇子到這裏就下場了吧?怎麽會捏,在不久的將來,他可是很重要滴。】

☆、VIP 34(三更)

  “咦,小姐,你臉色不太好,誰惹你生氣了嗎?”木柳看著慕淩,心中疑惑不解。

  這半個月來,小姐每天都是嘻嘻哈哈的,從來都沒有像今天這樣,臉色這麽難看。

  慕淩雪看了一眼木柳,不理睬她,徑直走向屋裏,卻在看到床上躺著的人時頓時火冒三丈。

  “他怎麽會在這裏?!”慕淩雪指著躺在床上的軒景陌,氣的說不出話來。

  她幾乎將整個山洞都找遍了,都沒有找到軒景陌的身影,本以為他是醒了之後自己又回他的那個陌王府,當他高高在上的陌王爺。

  可是誰能告訴她,為什麽她會在這裏看到這張討人厭的臉?

  還是在她的床-上?!!

  木柳順著慕淩雪的手指看向躺在床-上的軒景陌,猛的一拍額頭,這才想起來三王爺還在這裏。

  “小姐,三王爺受傷了,到現在還昏迷不醒,要不我們請個大夫給他看看吧。”

  木柳看著躺在床-上的軒景陌,滿臉的同情。

  三王爺肯定是思念小姐過度才暈倒的,好可憐。

  “哼。”慕淩雪努力的將自己暴躁的心情平複下去,煩躁的看了一眼繼續在昏迷中的軒景陌,“放心,禍害遺千年,他沒那麽容易死的。”

  說完衣袖一揮,轉身走向桌子旁坐下,給自己到了一杯水喝。

  從早晨到現在,她一杯水還沒有喝,渴死了。

  木柳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軒景陌,看情況一時半會兒也醒不了。

  於是也走到桌子旁坐下,看著慕淩雪,“小姐,得月樓來信,說大夫人死了。”

  “哦?”慕淩雪喝水的動作一怔,“怎麽那麽快?”

  前些日子,得月樓才找到了半年紅,她研製了一下,偷偷的放進了大夫人喝的湯裏。

  那半年紅一開始不會出現中毒的跡象,而是先有一種傷風的症狀,知道半個月後,折磨的不成樣子了,才會死去。

  可是算算日子,這才十天,還差五天呢,這大夫人怎麽就死了呢?

  她害死了柳瑩兒,也就是她的娘親、

  慕淩雪鳳眸裏寒光一閃,她都還沒有好好的給她送禮呢,那個不爭氣的大夫人怎麽能夠先走一步呢?!

  這也正是木柳納悶的地方,沒有一個任何環節出錯,大夫人怎麽就提前死去了呢?

  “哎呀,我想起來了。”木柳一拍額頭,這才想起大夫人真正的死因。

  慕淩雪淡淡的掃了一眼,朱唇輕啟,“說。”

  “小姐,大夫人不是‘病’死的。”木柳看著慕淩雪,認真的說道。

  “哦?”慕淩雪揚眉,“繼續。”不是病死的難不成是他殺?亦或者,是大夫人受不了病痛的折磨,所以選擇了自殺?

  “是。”木柳點頭,“得月樓的人說,大夫人是淹死的。”

  “淹死的?”慕淩雪皺眉,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麽會淹死?

  “是淹死的,那人說,大夫人那幾日精神恍惚,注意力不集中,走在荷塘邊,一個不注意就掉進了水裏,大夫人不會遊泳,所以淹死了。”

  慕淩雪點頭,精神恍惚、注意力不集中,這確實是半年紅的功效。

  “那人親眼看到的?”

  “不是,是暗中打聽到的。”

  慕淩雪又點了點頭,可仔細一想,又覺得好像有哪裏不對勁,“大夫人沒有呼救嗎?”

  一個人掉在水裏,呼救是出於本能,就算大夫人是個傻子,她也該知道被水嗆的滋味不好受。

  木柳搖頭,“不知道,我想應該喊救命了,而旁邊恰巧沒人,所以大夫人才會被活活的淹死。”

一品傲妃傾天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一品傲妃傾天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若水若  所寫的一品傲妃傾天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一品傲妃傾天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