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人人都愛馬文才

第297節


擱現代辦公室主任還有下屬幫著燒水打掃呢,這些皂隸靠著縣令吃飯,結果連杯水都要靠上司自己花錢買?


非但如此,這些人還想著法子的賺錢。


老百姓攤事被拘,若要少受折磨,得送“腳鞋錢”、“酒飯錢”。


如果被拘者暫時不想送到官府,在家裏處理幾天私事,就得給“寬限錢”、“買放錢”。


哪怕原告撤訴,兩邊都的給這些皂隸“說和錢”。


祝英台都想敲敲看那些告狀之人的腦瓜子是不是進了水,明明是梁山伯的勸說讓兩邊選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要給錢也是給梁山伯,給那群皂班算個毛啊!


他們不就拿著哨棒站一站了嗎?!


梁山伯自己的父親就是縣令,父輩的親朋多在吏門,從小看慣了這樣的門道,他有意讓祝英台知道世道黑暗,甚至告訴了她不少有關這些皂隸的事情。


要隻是索賄還好,還有些地方的皂隸特別黑的,還會主使“賊開花”。


所謂賊開花,就是說有了竊案,這些皂隸往往會指使拿住的賊多加攀指,把一些沒勢力但家庭富有的平民指為藏賊之所,或是誣告為同夥。


這種事當然不會讓縣令知道,被攀指的人多會央求皂隸想辦法,這樣,大筆的錢也就到手了。


收了錢還落了個人情,最常見的惡事就是催激錢糧,凡是遇到不肯痛快激稅的百姓,這些皂班就把抓到衙門,關在班房裏橫加折磨,無所不用其極,直到被抓的人家乖乖把錢糧交了,人才放回去。


這其中各種“腳鞋錢”、“酒飯錢”之類的自然不能省。


在這種惡劣的情況下,如果到任的縣令是個有錢的富家子弟還好,上下為了得到好處,自然會巴結新到的縣令,日子總不會難過。


可如果新來的縣令是個沒背景沒身家的,就隻能被完全架空。


性子懦弱無能的會被敲詐卡要,性子硬的可能鬥得頭破血流,最後灰溜溜離場。


梁山伯見識的多,原本也有無數手段能讓他們服服帖帖,無奈現在為了取信楊勉,不敢打草驚蛇,用的是“懦弱無能”的人設,為了不崩人設,隻能忍淚看著自己原本就癟的荷包越來越縮水。


祝英台原本以為跟著梁山伯來鄞縣,能看到這位小夥伴升官發財,威風八麵,自此走上人生巔峰,誰知道越混越慘,不還不如在學館裏讀書之時,實在是氣悶。


難怪傳說梁山伯最後嘔血而亡,擱她丟在這破地方,她也嘔血!


見祝英台表情鬱悶,梁山伯有意逗她開心,領著她往開闊處一指:“你看,前方便是這鄞縣的萬畝良……呃?”


祝英台跟著梁山伯上了這處高坡,原本也以為他是想帶自己看什麽美好風景,結果往高坡下一看,也傻了眼。


如今應該是春苗瘋長的時候,鄞縣縣內水係豐富,土地又開闊平整,本當是“一水護田將綠繞,兩山排闥送青來”的景象。


結果他們極目遠眺,看到的隻有青青黃黃的一片,很多田中的莊稼都要死不活的丟在那裏。


非但如此,就連農家常常見到的桑樹、蓖麻等作物也都很少看見,田中的農人更是稀稀拉拉,有些幹脆三五坐在一起,腳邊農具雜陳,根本不像是抓緊農時幹活的樣子。


“這……這是怎麽回事?”


梁山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時正是農時,便是會稽學館也要與學生放假,好讓他們回去務農不要誤了農時,怎麽此地的農人如此疏懶?


“難怪世子叫你首抓農事……”


祝英台喃喃自語。


“要都是這樣遊手好閑的,不抓農事,到了秋收時豈不是都要餓死?”


“我不信此地之人都是遊手好閑之輩。”


梁山伯蹙著眉,凝視坡下農人聚集最多之處。


“走,我們去看看!”


作者有話要說:  小劇場:


眾讀者:走走走,你這畫風不行啊!


梁山伯:???


馬文才:你沒有聽過一句話嗎?


梁山伯:???


馬文才:(得意)窮養兒,富養女啊……


梁山伯:……你是讓我喊你爸爸?


馬文才:滾,我是說你要沒錢就別玩“美少女夢工廠”!


第227章 身在局中


鄞縣的人似乎對外來者都很戒備, 明明剛才還坐在田埂樹下閑聊,見到來了外人,立刻一個個站了起來, 帶著防備的姿態看著兩人。


好在梁山伯長得和善,又是一口山陰口音, 才讓他們的戒心降低了不少。雖然如此,可梁山伯還是找不到切入點和他們討論農田的問題。


“你是會稽學館的學生呐?”


幾個中年漢子似是對梁山伯自稱的身份感興趣,“是給皇帝老爺當徒弟的那個地方?”


“你是說天子門生?”


梁山伯輕笑著, “是的是的,不過我不是天子門生。”


“小夥子看著挺俊啊,一看就是能幹活的樣子, 怎麽皇帝老爺不要哩?”


幾個漢子拍了拍梁山伯的肩膀,又捏了捏他的胳膊, 遺憾地說。


“這個徒弟不是那個……”


梁山伯試圖解釋, 最後隻好苦笑。


“那個, 皇帝隻要年輕人,我已經二十歲了, 皇帝不要。”


祝英台站在一旁肚皮都要笑破了。


“怎麽, 這個也是會稽學館的?”


另一個年輕農夫看了眼祝英台,撇了撇嘴。


那表情像是在說,“這樣子都能進會稽學館, 我也能當皇帝老爺的徒弟”似的。


幾個人圍著梁山伯,好奇地問會稽學館要不要學費,館裏環境如何, 教的是什麽東西之類的問題。


看他們的年紀,明顯也不是五館收徒的範圍。


“原來不要錢啊。”


一個農夫意外地感慨,“那幾年五館招學生,我以為要交錢才能去,沒讓我家婆娘去打聽,早知道就讓我兒子去了。”


“得了吧,你兒子大字不認識一個,五館招學生,至少要認識五百個大字呢!”


幾個農民笑話他。


“不就是五百個大字麽!現在這麽閑,我讓我兒子去學,明年這時候就有五百個字了吧?!”


那農夫被笑得惱羞成怒,摔了爬犁站起來就罵。


“怎麽,我家裏就不能出個讀書人?!”


“為何現在閑?”


梁山伯終於抓到了重點,趁熱打鐵地問:“現在不是農時嗎?令郎怎麽有時間習字?”


所有人突然一齊沉默。


“本來就閑。”


那被笑的農夫大概是個倔脾氣,“現在都沒人種地了,我兒子種不種無所謂,當然能去習字!”


梁山伯眼睛一亮,接話問道:“不用種地?不種地吃什麽?”


“你不知道此地的官府最是仁慈,每年冬天都放糧嗎?”


農夫不以為然。“左右夏天都是要被水淹的,種的那麽密實搶收都來不及,秋天我們入了城,有官府放糧、安置我們,等‘借了’糧種回來,糧種正好冬天吃。”


梁山伯聽得眉頭緊蹙。


“把糧種吃了,那春耕……”


“都說了,反正是要淹掉的!”


農夫一瞪眼,“虧你還是讀書人,都聽不懂嗎?春天種再多都要淹掉,何必把糧種都留下?”


寥寥幾句話,已經拚湊出一個惡性循環的鏈來。


“那糧種借了,不用還嗎?”


一旁一直默不作聲的祝英台突然放粗了嗓子問。


“我們想還也沒的還,再說,是官府作保的,要找也找官,官府去。”


幾個農民緊張地結結巴巴。


“你們,你們問這麽多幹嘛?”


“糧種不是找官倉借的?”


祝英台倒吸一口涼氣。


“難道是當地豪族富戶借的你們,官府作保不成?”


“不然哩?官府年年放糧賑濟,哪裏有那麽多糧種借我們?我們秋收又沒交糧租。”


那農夫的態度理所應當極了。


“你這小子,問那麽多幹嘛?”


梁山伯見能問的已經問得差不多了,再問下去要讓人起疑,隨便說了幾句,便帶著祝英台告辭離開。


從大樹那邊走開,梁山伯和祝英台的表情都很凝重。


兩人麵色沉重地往高處走,背後卻突然傳來一聲蒼老的輕喚。


“兩位後生,請停一停!”


祝英台和梁山伯一愣,轉過身去,隻看到一位佝僂著後背的老農腳步匆忙地在追趕著他們。


祝英台記性好,看到他便提醒梁山伯。


“是剛剛坐在樹下的農人之一,我們剛才閑話時,他一直沒有插嘴,就坐在樹下看著。”

人人都愛馬文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人人都愛馬文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人人都愛馬文才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人人都愛馬文才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真千金來自末世重生之四福晉難當真千金想開了(重生)重生後她美貌更甚被拐嫡女重生記70之炮灰原女主重生了重生六零之穿書軍嫂心不慌世子寵妻錄(重生)甜寵軍婚:重生農家辣媳我見夫君多冷清(重生)初箋(重生)重生八零之嬌寵日常重返九零:嬌妻有點狠重生後成了國民女神撿到病嬌太子之後(重生)總裁重生追妻記我在六零養祖宗重生80:肥妻喜臨門我的暴戾繼弟(重生)重生嫡女之藥妃天下重生九零:鮮妻甜似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皇妻媚色菩珠東宮美嬌娘(重生)重生九零:彪悍嬌妻火辣辣皇後命(重生)姝色春閨秘錄:廠公太撩人朋友妻來世可妻
  作者:祈禱君所寫的人人都愛馬文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人人都愛馬文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