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100節

  而楚飛揚卻隻盯著雲幹夢,見她如霧的眸子中如同蒙上了一層水汽,原本粉嫩的雙唇此時已是嫣紅,臉頰兩側泛著兩抹胭脂紅,光潔雪白的額頭上微微沁出了一些薄汗,雖不是豔絕天下的美貌,卻比那些個天下第一美人還要吸引人的目光!

  “王爺、相爺,臣女出來已久,也該回去了!”雲千夢素來深知楚飛揚的目光帶著某種魔力,總能讓人不自在!

  以往見麵時總在夜晚,幸而有夜色替她遮擋住這份尷尬,可此時青天白日的,還真是讓人有些不舒坦,便站起身告辭!

  而這時,王府的管家竟在此時走了過來,焦大走下涼亭,便見兩人交頭接耳了一番,那管家又轉身離去,而焦大則是重新走到楚王的身邊,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

  隻見楚王立即眉飛色舞,晶晶亮的雙目頓時看向雲千夢,語氣中帶著少有的輕鬆“容府的老太君突然犯了老毛病,丫頭要不要和爺爺一同去探望?

  雲千夢看著楚王強力隱忍想笑的臉,又素知陳老太君與楚王為何不睦,便婉拒道,‘臣女定會把此事告知外祖母,屆時與外祖母一同前去!多謝王爺的提點,臣女告退!”

  說著,便站起身,朝楚王及楚飛揚福了福身,帶著慕春與焦大一同走出亭台!

  “傻坐著做什麽?還不快去送人?”楚王出其不意的踢出一腳,而楚飛揚卻是反應靈敏的迅速閃開,讓楚王連他的衣角都沒有沾到!

  隻見楚飛揚站起身,拍了拍不見一絲塵土的衣擺,目光冷冷的瞥了楚王一眼,隨後冷聲道“出來半日,我也該回府了!不過,爺爺,你還是少去容府,這等炫耀的方式,實在是太幼稚可笑了!”

  說完,楚飛揚不再看楚王,轉過身便下了亭台,大步往王府的大門走去而這次楚王卻沒有動怒,隻見他盯著楚飛揚筆挺的背影偷偷的笑了,心中不禁感慨,有多少年沒見過飛揚吃疼的情況了?

  還是夢丫頭有辦法啊,瞧飛揚方才急著回相府的身影,便知吃下那一碗辣湯,他的裏衣怕是濕透了吧!

  兀自坐在亭台上賊笑了半餉,楚王才聲音洪亮的朝著王府外圍喊道“管家,備車!”

  聲音隻洪亮、中氣之飽滿,渾厚的內力瞬間把楚南山的聲音傳遍了整座王府,半盞茶不到,便見管家提著衣擺快步的走了過來,單膝朝楚王行了一禮,恭敬道,‘王爺,馬車已備好!您打算去哪裏!”

  “容府!”強勁有力的聲音中,透著說不盡的愉悅!

  “可是,海王府的海郡主正巧在咱們王府前候著了!王爺是否見她?”

  可管家卻是麵露為難!

  “哦……,這樣懷,那就說本王病情嚴重,不宜見客,讓海恬回去吧!把馬車安排在偏門,本王從那邊離開!”說著,楚王站起身,長長的打了個哈欠,匝了嘔嘴,回味了一下方才涼麵的滋味便朝著偏門的方向走去!

  管家則是喚來小廝,讓他們撤走亭台上的碗筷,自己則是馬不停蹄的來到海王府的馬車外,對裏麵的海恬回報“郡主,王爺今日身子不適,不宜見客!煩請您回去吧!”

  馬車內的海恬則是冷笑一聲,雙手不由得捏緊娟帕,隻是出口的聲音卻是異常的溫和有禮“多謝管家,那今日便不叨嘮王爺了!請管家代為傳達海恬的關切之意!”

  “這是自然,郡主好走!”管家則是往後退了三步,讓出道路讓馬車轉頭,待海王府的馬車離開後,才重新走回王府!

  “郡主,這楚王又不與咱們王爺一樣受過重傷,怎就整日的病著呢?”

  海恬身邊的貼身丫頭苑珠開口說出自己的不解,同時又替海恬抱怨著“虧得郡主一大早便從海王府出發,還帶了海王府精致的點心菜肴,這楚王爺真是的,就算病著,居然連大門都不讓咱們進去!若是讓王妃知道了,還不心疼死郡主啊!”

  海恬則是冷笑一聲,聲音中透著一股冷意“楚王在西楚地位崇高,甚至是超過了父王!就算他今日沒有讓我進王府,我也是不能挑理的!以後這種話不可在外人麵前提起,否則冒犯了楚王,我揭了你的皮!”

  苑殊本隻想討好海恬,結果是馬屁拍到馬腿上,沒有得到表揚硬是惹來一頓貴罵!

  想起海恬平日裏整治海王府的手段,苑珠的後背不由得滲出一層冷汗,立即低頭回道“是,奴婢知道了!”

  隻是,苑珠的話卻是落進了海恬的心裏,雖然方才來海王府時,在馬車中看的不真切,但海恬卻是肯定與自己馬車擦肩而過的是楚王身邊的焦大,而那時焦大卻是護在另一輛馬車旁,隻是由於有焦大的身子擋住,讓海恬沒有看清那馬車車身上的標記!

  “郡主,回海王府嗎?”苑珠看了眼海恬陰沉的臉色,小心翼翼的問道,“去京兆府!”冷冷的回了句,海恬心中卻是重重的思量著!

  雲千夢以為自己做的天衣無縫,可世上哪有不透風的牆?隻消向那些在輔國公府替曲淩傲診斷過的太醫‘打探,一下,便會知曉如今曲淩傲等著斛葛救命呢!

  可九玄的斛葛被盜,楚王府的斛葛被燒,如今就隻到海王府這最後一盒,雲千夢若是識相,那就乖乖的離楚飛揚遠點,否則害死了自己的親舅舅,她倒是要看看雲幹夢的下半生如何能夠安心的渡過!

  雲千夢帶著焦大與慕春走上三樓,低聲在焦大耳邊囑咐了幾點,便帶著慕春轉身離開!

  卻不想,在下樓時竟遇到上樓的容雲鶴,見他身後跟著天福樓的掌拒,雲千夢眼中劃過一絲訝異,隨後漸漸明了,笑著向容雲鶴行禮“容公子!”

  容雲鶴沒想到竟會如此快的見到雲千夢,見她現如今神色尚好,看來乞巧節那日的驚嚇並未在她身上留下陰影,便稍稍放心,回頭對那掌拒的低聲交代了幾句,便見那掌櫃立即恭敬的離開!

  “沒想到你竟是這天福樓的老板!”雲千夢見那掌拒時容雲鶴如此的禮遇,便知容雲鶴定是這天福樓的老板,隻是想起之前慕春與肆兒兩人為了一盒翡翠綠豆糕差點大打出手便覺得好笑,明明就是自家的產業,容雲鶴又何必讓小廝過來排隊買呢!

  “這隻是開著玩兒的,鮮少有人知道這天福樓是我名下的產業!”家中除了祖母與長姐,就連父母都不知道,今日若不是接到掌櫃的說有類似於雲府大小姐的人來自家酒樓,怕是雲千夢還發現不了!

  雲千夢看著生意火爆的天福樓,而到了容雲鶴的口中卻隻是開著玩兒的,不由得深覺容雲鶴不愧是生長在第一富家的公子,常人用盡畢生精力都不見得有此成就,他卻在還未弱冠之年便已有了這樣的成就,著實讓人不容小覷!

  “是不是出了什麽事?”見雲千夢盯著自己看,容雲鶴有些靦腆的笑了笑,跟著雲千夢一同下了樓!

  “倒沒有出什麽大事!隻不過被你給驚嚇住了!”隻不過轉目一想,容家本就富甲天下,定是在經商上有著旁人所沒有天賦及方式,容雲鶴自小在陳老太君的身邊熱濡目染的,定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隻是憶起那日容雲鶴竟不顧自身安慰便想保全自己,雲千夢微皺眉道“上次,多謝了!隻是,若有下次,萬不可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生命都是平等的,雲幹夢不希望容雲鶴為了救自己而沒了性命!

  容雲鶴卻是斂眉一笑,隨即有些開心道“若這是你的關心,我自是不會再那般的魯莽!”

  隻不過,若真是再有下次,他定會守在她的身邊!

  而雲千夢則想起方才在楚王府聽到的那則消息,便略帶關心的問道“聽聞老太君今日身子不適,不知可有大礙?”

  容雲鶴不想雲幹夢消息如此的靈通,這麽快便知道祖母身子不適,那平淡的俊容上不禁染上一絲滿足的笑意,隨即開。”隻是一些老毛病,多多修養便可!”

  “既如此,我改日再與外祖母前去探望!今日先回了!”踏上馬車,雲幹夢回頭對容雲鶴點頭,隨即坐進馬車內,讓車夫駕車回去!

  容雲鶴站在天福樓的門口,看著相府的馬車消失在自己的麵前,這才轉身回了酒樓!

  隻是,馬車行至長街最窄處時,竟與海王府的馬車迎麵相來!

  慕春為難的看向雲千夢,不知是該讓還是不讓!

  雲千夢挑起車簾看了眼外麵的地形,唯有其中的一輛馬車往旁邊退去,才能保證另一輛馬車順利的通過,而看這海王府的車夫如此的理所當然一步也不肯退讓,雲幹夢輕聲道“慕春,讓車夫靠邊,先讓海王府的馬車過去!

  慕春心中不願,可雲千夢已開口,便隻能照做,挑開車簾一小角吩咐外麵的車夫靠邊!

  可海王府的車夫卻沒有立即通過,而是見那苑殊從馬車上走下來,來到相府馬車外,尖酸道“雲小姐,我們郡主說多謝小姐讓道!”

  雲千夢聽著苑珠諷刺的話語,卻是不怒不氣,平和的回道“區區小事,郡主又何足牲齒呢!況且西楚素來推崇禮讓,這隻是我應當做的!”

  苑珠沒想到雲幹夢不僅沒有生氣,竟還不輕不重的用話語刺了自己一下,那輕柔的聲音傳出馬車,讓周圍的百姓亦是深覺這相府的千金知書達理,反倒是對於這得了便宜又賣乖的海王府有些微詞!

  想著自己出來時郡主的交代,苑珠忍下這口氣,繼續開口“雲小姐,郡主說為了感謝您的讓路,請您下車,郡主自有厚市匕相贈!”

  如此做法,實在是太過欺辱人!

  海恬雖是郡主,卻與皇家沒有絲毫的血緣關係,雲千夢雖是臣女,卻是太後的親外甥女!

  兩者的身份隻限於海恬多了一個郡主的頭銜,而真正論起來,雲幹夢並不比海恬低上半分!

  而此時,海恬竟因為讓路這一件小事而讓雲幹夢下車受禮,明擺著就是想讓雲千夢矮自己一頭!

  聽出苑珠小人得誌的嘲諷,慕春早已是氣的麵色通紅,正要起身掀開簾子,卻被雲千夢拉住,隨即便見雲千夢嘴角冷笑道,‘多謝你家郡主美意!隻不過,還請郡主趕緊通過此路,否則後續的車輛均要滯留此地了!若是因為這一件小事而讓京都通行不暢,豈不是郡主的過錯?”

  四周頓時射來責備的目光,苑珠咬著下唇,雙目狠狠的瞪了眼馬車,這才跑回自己的馬車內,把方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告訴了海恬!

  隻不過,不用苑珠稟報,海恬也早已是聽到了全部的對話,隻見她一手搖著團扇,麵上卻是一片冰冷,隨即冷淡道“走!”

  那車夫得到準許,立即。。嘯馬身,隻不過在兩車相疊時,卻又聽到海恬一聲,‘停!,,隻見海恬掀開車簾,看向相府的馬車,雲幹夢聽著車軲轆的聲音停在自己馬車外,便掀起車簾,見海恬早已是按捺不住的看向自己,便報以淺笑,出聲問候“郡主,別來無恙!”

  見雲千夢竟笑顏如花,海恬捏著扇骨的手猛地收緊,臉上卻是無懈可擊的保持著端莊,輕點頭回道“雲小姐,別來無恙!近日過的可還順心?”

  雲千夢聽海恬話中有話,又瞧她的馬車方才駛出來時的方向,心中默默把京都的地圖展開,確定了幾個方位,便回道“多謝郡主關心,一切安好!

  隻是近日屢次發生事情,郡主怎就不多帶些侍衛便出門呢?”

  海恬見雲千夢亦是話中有話,明著是關心自己,暗地裏怕是在懷疑這些事情都與海王府有關,因此自己才無懼有人迫害,而沒有多帶些侍衛!

  隻不過,她倒要看看雲千夢還能笑到什麽時候,看她還能逞強到什麽時候,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極淡的冷笑,海恬關切的問道“不知侯爺的傷勢如何?如今也是拖了有兩個多月了,再怎麽下去,侯爺的性倉……,雲千夢豈能不知她的用意,借此來打擊自己,誠如上次九玄師太對自己的提醒,如今怕隻有海王府才能有斛葛,難怪今日海恬如此明目張膽的囂張,怕早已是得到了消息,等著自己有求於她吧!

  “舅舅正在康複中,多謝郡主記掛!隻是見郡主方才出來的方向,難道是去探望元德太妃了?那臣女便再次恭賀郡主能夠心想事成!”雲千夢低下眉頭,誠心開口,嘴角卻是掛著一抹極其嘲諷的笑意!

  海恬連元德太妃派人來請都沒有答應,又豈會自動上門讓人詬病!

  隻不過,自己的話若是被這周圍聽到的百姓傳揚了出去,怕是海恬及海王府要好生頭疼一陣子了吧,不知那元德太妃會不會感謝自己,成全了她的一片算計之心!

  ‘嘬,,一聲,竹節車簾被海恬猛地放下,隻聽見她極寒的聲音朝著車夫命令道“回王府!”

  而雲千夢卻是吩咐車夫把車駛去輔國公府,見如今輔國公府早已是換了管家,雲千夢也不得不佩服穀老太君行事的速度!

  一路暢通無阻的往穀老太君的瑞麟院而去,途中竟在長廊中巧遇曲長卿,經過一個多月的休養,曲長卿已是恢複了元氣,加上到底是年輕底子好,此刻看上去竟與往日沒有絲毫的區別!

  雲千夢立即上前行禮“見過表哥!”

  曲長卿經過這次的生死一線間,自然是明白這些事情中,這個表妹功不可沒,如今對待雲幹夢便真與曲妃卿沒有兩樣了!

  勾了勾緊抿的雙唇,曲長卿笑道“快起來吧!祖母此刻正在瑞朦院,我陪你一同前去吧!”

  雲千夢點頭,兩人同行,一路上聊了些這些日子以來發生的事情,隻不過曲長卿卻是眼尖的發現雲千夢今日神色凝重,仿若是有大事發生,便穩住心神,一同進了瑞騰院!

  “今兒個這麽熱,怎就過來了?”見到外孫女,穀老太君自然是歡喜的,隻不過見她這麽熱的天氣還過來,始終是有些心疼,立即上身旁的姆瑭端來冰鎮酸梅湯給雲幹夢解暑!

  可此時雲幹夢卻沒有心思品嚐,向老太君行過禮後,便凝眉把斛葛的事情簡略的說了一遍!

  “外祖母,都是夢兒的錯!不該擅自做主讓丫頭們配藥,現在卻把最重要的藥引子給弄沒了!”對於這件事情,雲幹夢始終是帶著愧疚的,若不是她疏於防範,映秋也不會遭此橫劫,那斛葛定會好好的保存著,舅舅的毒更會清除幹淨!

  可她卻還是太過大意了,認為瞧瞧藏起夏瑭嫉等人,暗處的敵人就不會發現了,可誰知京都再大,隻要有心,定會發現夏毋毋的蹤跡,是她太過放心了!

  穀老太君沒想到雲千夢悄悄的為輔國公府做了這麽多,雖然現如今那藥沒有了,可卻怎麽也不能怪罪雲千夢!

  若是把斛葛交給太醫,又有誰知道他們之中沒有別人安插的棋子呢?即便是給了小聶大夫,輔國公府內這麽多人,難保沒有包藏禍心的,這類事情定是防不勝防!

  倒不如雲幹夢的法子好,悄悄拿到別處去煉製!

  隻不過,那在暗處的人卻實在太過狡猾,就連這點線索都查到了,這讓穀老太君神色間驟然染上一絲戾氣,雙手卻是溫柔的拍了拍雲千夢的,安撫道“天無絕人之路!既然讓你找到了兩盒,那定會還有其他的!”

  可這正是雲千夢所擔憂的,想起方才海恬的模樣,便知對方定不會如此輕易的拿出斛葛!

  而海恬之心路人皆知,除了讓她嫁給楚飛揚,怕是沒有其他的事情能夠說動於她!

  而海恬與自己結怨已深,即便她嫁給楚飛揚,又為何要把那斛葛給自己?

  看來,為今之計,隻有從暗處奪得那斛葛,否則舅舅的性命可就難保了,“夢兒,這事便交給外祖母吧!你操勞了這些日子,便回去好生的將養著!”而此事,老太君的眉宇間卻是多了一分凝重,隻見她拉過雲幹夢坐在自己身邊,眼神中已是有了某種決定!

  雲千夢心口沒來由得一跳,隻覺老太君雖找到了辦法,但似乎此法是萬不得已之下才下的決定,正要開口,卻見老太君朝她安撫一笑,隨命慕春扶著雲千夢去看曲妃卿!

  內室隻刺穀老太君與曲長卿兩人,隻見穀老太君陰沉著雙目,冷聲道”

  長卿,多派幾個忠心的侍衛在暗處保護夢兒!”

  曲長卿低頭稱是,隻是想起方才祖母的話,心中與雲千夢一樣,都擔著濃濃的擔憂“祖母,難道您是想讓妃卿嫁給海沉溪?”

  隻見老太君眼中含痛的微微閉上雙目,隨即緩緩睜開,帶著一絲堅定道“難道你要看著海恬嫁給楚飛揚?屆時,海王府勢力過大,要想壓製,怕已是回天乏力了!”

  “可是,若這樣,妃卿的一生可就…”,盡數的毀了……後麵五個字,曲長卿並未說出口,他發現現在自己說不出口!那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妹妹,單純可愛、善良溫柔,若真是嫁給在海王府步步艱辛的海沉溪,怕是妃卿會屍骨無存!

  而如今,穀老太君卻已是下定了決心,容不得曲長卿多言,隻是曲妃卿始終是她疼愛的孫女,把妃卿嫁進危險的海王府,她又如何的忍心?

  “長卿,你妹妹是這個家的嫡長女,她生來不光是享受榮華富貴的,她還有自己的使命!即使她今日不嫁給海沉溪,明日也會被安排的嫁給旁人!

  這是她的貴任,你要明白這一點!”說完這句話,老太君起身,在丫頭們的攙扶下步出瑞麟院,去看曲淩傲!

  而曲長卿卻是眉頭緊鎖的立於原地,垂於身側的雙手早已是握成了拳狀,隻恨自己沒有更為強大的勢力,連自己的父母家人都保護不了!

  雲千夢對著丫頭們來到聽雨閣,見曲妃卿正端坐在窗前繡花,那柔和的側麵讓她立即聯想到老太君方才的表情,一顆心頓時‘咯噔,一聲人”,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