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98節

  尤其在她發現床底下的夏姆姆時,才發現夏姆姆早已是淚流滿麵,更是拖著一條殘廢的腿爬到映秋的身旁,把她當作女兒一般的抱在懷中失聲大哭!

  “映秋如何?”雲千夢皺眉,眼中目光早已是一片冰晶,口氣中含著讓人不敢怠慢的威嚴!

  可當屋內幾人聽到她這句問話時,卻又感受到雲千夢對映秋發自內心的關懷,以及此刻強忍住的怒氣!

  “幸而映秋偏過了身子,躲過了那凶手致命的一擊,讓那刀子沒有刺中要害!可卻因為失血過多,此刻正昏迷不醒!那小院周圍的住戶聽到聲響,把小巷圍了個水泄不通!奴婢怕那仇家再次尋來,便央求著幾個大嬸幫忙把映秋以及夏瑭姆抬上了馬車,也沒敢讓馬車跟著奴婢回相府,怕引起府內其他人的猜忌!此時馬車正停在相府西邊圍牆的轉角處!”迎夏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細細的把所有的事情說了一遍!

  可雲千夢眼中卻是露出擔憂,立即繞過書桌冷聲道“都隨我出來!”

  隨即,眾人隻覺一陣微風刮過,雲千夢的身影早已是在門外!

  米姆姆等人趕緊跟上,一路隨著雲千夢來到相府西邊圍牆轉角處,果真見停著一輛馬車!

  雲千夢一手撐著車板便躍身上了馬車,立即掀開車簾,裏麵撲鼻而來的便是濃重的血腥味,而夏嫉嫉則是抱著映秋的頭坐在馬車上,見竟是雲幹夢進來,夏瑭嫉滿臉的激動,眼中滿是淚花的,雙唇哆嗦著開。”小……,姐……”

  雲千夢見夏毋嫉拖著殘軀守著映秋,心頭不由得湧上一股酸氣,忍下即將滑出眼眶的淚珠,立即走進馬車蹲在映秋的身旁,拉著夏瑭嫉的手安慰道“嫉瑭放心,我定不會讓你們受了委屈!”

  “小,冊,都是……奴婢的……,非,連累……,了……,這孩子…………,夏毋毋說話斷斷續續,可語氣中的自責和難受卻是讓人動容,雙臂更是牢牢的因住映秋的身子不肯放手!

  雲千夢細細打量著映秋的神色,隻見她麵色發白、雙唇毫無血色,眼底更見淺淺的青色,再摸她的雙手,果不出其然的是一手的冰冷,讓雲千夢當機立斷出聲喚道“慕春!”

  “小姐!”早已侯在馬車外的慕春立即掀開牟簾走進來,見映秋此時的情況竟比當才迎夏敘述的更為嚴重,心中頓時大駭,卻也算是冷靜的蹲在雲幹夢的身邊,等著她的吩咐!

  “你現在就去輔國公府,求老太君的請帖,去請聶老太醫去天福樓!”

  雲幹夢當機立斷的下命令!

  可慕春卻有一霎那的不解,趕緊開口“小姐,小聶大夫他?”

  此時輔國公府內就有一名現成的大夫,何必舍近求遠,浪費時間!

  可雲千夢卻是皺眉搖了搖頭,嚴肅道“舅舅那邊離不開人,你快去吧!

  慕春聞言這才暗自自責自己的疏忽,隨即便快速的折出馬車,徒步往輔國公府的方向跑去!

  而雲千夢則是讓米姆嫉與迎夏一同上車,吩咐元冬駕車,一群人迅速往天福樓奔去!

  “元冬,車子停在天福樓的偏門,莫要3人注意了!”微微挑開牟簾一角,見馬車快行至天福樓的大門口,雲千夢快速的命令道!

  而元冬雖沒有回答,卻是輕點下頭,立即駕著馬車穿過小巷,停在行人不算多的偏門!

  雲千夢見馬車漸漸停妥,便先與米姆嫉迎夏一同扶著夏姆姆下了車,留下元冬一人看守映秋,四人先從天福樓的偏門走了進去,待進了客房之後,留下米嫁毋陪伴夏瑭姆,這才又與迎夏二人向店家借了軟塌,請了兩名店小二幫忙,把昏迷中的映秋抬進了同一間客房!

  雖然此時映秋的身上蓋了兩層厚厚的棉被,可那兩名店小二仍舊隱約聞到了一絲血腥味,加上映秋麵色灰白如死人一般,更是嚇得他們剛放下軟塌便退出了客房,不到半盞茶的時間,便又見他們請來了天福樓的掌櫃!

  雲千夢正與幾人小心翼翼的把映秋抬上床,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便囑咐迎夏好生的照顧映秋,自己帶著元冬,謹慎的靠近那關上的房門!

  “客官,小人是這天福樓的掌拒!聽我們店小二說,幾位客官之中,有一位姑娘身子不適,是否需要小人代為請大夫過來!”那掌拒雖心急裏麵的情況,可天福樓畢竟是京都最大的酒樓,這掌櫃什麽場麵風浪沒有經曆過,自然不會一上來便得罪人!

  至少要把事情了解清楚了,才能下結論,免得到時候得罪了自己不能得罪的人!

  雲千夢聽他如此小心翼翼,便知定是那兩個膽小的店小二向掌拒說起了映秋的事情!

  隻不過,雖然這掌櫃的心急如焚,可這處事的態度,卻是讓雲幹夢十分的欽佩,也難怪天福樓在他手中經營了二十幾年依舊是客滿為患!

  隻不過,此時自己是秘密的把夏瑭毋與映秋藏在這天福樓,在不知道敵人藏身在何處的情況下,自然是越少讓人見到她們兩人的麵容,越是安全!

  於是,雲幹夢攔住元冬即將開門的姿勢,在門內輕柔的開。”多謝掌櫃關心!隻是我家妹子每月不舒服時,大抵上都是這樣,隻消好好的將養幾日便沒事了!隻是勞煩掌櫃替我找一名車夫看好偏門口的馬車,以及命廚房燒些清淡補血補氣的食物,一會我便去交銀兩!”

  那掌櫃的聽雲幹夢如此說來,心中便明白是怎麽回事!又見裏麵這位小姐的聲音如此輕柔和煦,不禁讓人心生舒暢,便全信了雲千夢的話,告了聲罪,便領著那兩個垂頭喪氣的店小二走下了三樓!

  半個時辰之後,慕春領著聶太醫找到三樓,輕輕的敲響客房的門,元冬在門縫中見是自己人,便開了門,把慕春以及聶太醫引進內室!

  此時,迎夏及米姆毋早已是放下了帷幔,梨木雕花的大床內被淺黃色的紗布帷慢擋住了視線,兩旁的綠絲絛靜靜的垂放著,顏色雖讓人賞心悅目,可裏麵越發濃重的血腥味,卻讓聶太醫皺了下眉頭!

  “老朽見過雲小姐!”聶太醫見雲千夢立於梨木床前,立即上前行禮!

  可雲千夢卻是先他一步走上前,雙手虛扶了聶太醫一把,隨即滿麵感激道“聶太醫,這麽熱的天讓您老親自跑這一趟,真是晚輩的罪過!隻是,晚,輩的一個小姐妹今日受傷,晚輩思來想去,也隻有聶太醫最值得信任,這才托了老太君請您跑一趟!”

  最主要的是,穀老太君十分的信任聶太醫,雲千夢自然也不必舍近求遠,直接就把人請了過來!

  況且,以聶太醫在京都的威望,除非他自己想暴露病人的信息,否則旁人怕是不能從他嘴裏敲出一丁半點的實情,這也是讓雲千夢放心請他的一個)原因!

  聶太醫聽雲千夢如此說來,便知她沒有欺瞞自己病人的情況,便朝雲幹夢點了點頭,在慕春的攙扶下走到床前,而米姆姆早已是備好了圓凳,迎夏把映秋的手從帷幔內拿出來,再拿自己的絲帕覆在那支無力的手上,聶太醫這才謹慎的替映秋把脈!

  “雲小姐,這丫頭受傷很重,可否讓老朽看看傷口!”半餉,聶太醫收回把脈的手,神色間凝聚著一股嚴肅,沉重的開口!

  “聶太醫,裏麵的是位姑娘!”米瑭嫉深覺不妥,畢竟映秋是個未出閣的姑娘,豈能讓人看去了肌膚?更何況那傷口是傷在腹部那麽尷尬的位置!

  誰知雲千夢的神色卻突然間冷了下來,立即吩咐迎夏杜起帷幔“嫉姆糊塗了?聶太醫乃是醫者,有什麽好忌諱的?更何況咱們又不懂療傷,自然是要請聶太醫為我們講解如何調養包紮映秋的傷口!”

  聶太醫見雲幹夢竟有這樣的胸襟氣度,完全不似平日裏見到的那些小女兒矯掭造作的扭捏姿態,一時明白為何穀老太君現如今時這個外孫女疼愛有加了,即便是他見了這樣完全不會誤事的丫頭,也是十分歡喜的!

  聶太醫的雙目中隨即隱隱浮上笑意,隻是在看到床上躺著的映秋時,他那兩道白眉卻有立即緊皺了起來,立即上前抓起映秋的手腕,更加仔細的把脈,隨後伸出右手、兩指撐開映秋緊閉的眸子細細的觀察著,隨後便打開隨身攜帶的藥箱,從裏麵拿出一套銀針來,小心翼翼的紮向映秋周身最為重要的幾個穴位!

  這一切做完之後,聶太醫才看向雲千夢開。”雲小姐,老朽在一旁指點,讓一個丫頭為她換藥包紮!”

  “小姐,奴婢來吧!”這時,迎夏走上前,雲千夢見迎夏畢竟懂些醫理,便點了點頭,放心的把映秋交給麵前的兩人!

  迎夏小心的掀開映秋的衣衫,露出身上拿到猙獰的刀疤,不說慕春等人嚇得目瞪口呆,就連聶太醫眉宇間的神色亦是冷了幾分,不知是什麽人,竟對一個姑娘下手如此的狼!

  從藥箱中拿出最好的止血散交給迎夏,聶太醫指導著迎夏撤藥包紮,一切事情完成後,已是過了整整一個時辰!

  隨即聶太醫又走出內室,寫了幾張單子,細細的講解給雲千夢以及迎夏聽,留下了幾瓶止血散,這才起身告辭!

  “瑭毋、迎夏、元冬,你們暫且留在這裏照顧夏毋嫉與映秋!”雲幹夢見這裏若再隻留映秋與夏嫉嫉就太危險了,幹脆便把自己身邊能用的人都留了下來,隻剩一個慕春在身邊伺候!

  “小,姐,不,可……”,而這時,坐在屏風後的夏嫉嫉卻是斷斷續續的開口了,心中焦急萬分,豈能讓小姐的身邊隻劑一個丫頭伺候,萬一出了什麽事情,她如何向死去的小姐交代啊!

  雲千夢則是走到屏風後笑道,‘瑭嫉快別如此見外,如今瑭瑭與映秋都是我的家人,我豈有不照顧的道理!隻是要委屈毋嫉在這裏暫住幾日,待我把事情辦妥了,再接您回府!”

  說完,雲幹夢拍了拍夏婕毋的手,又低聲囑咐了米瑭毋三人一番,這才帶著慕春離開!

  由於方才出來的急了,此時雲千夢竟連紗帽都沒有顧得上戴頭上,隻見她一出現在天福樓的大堂內,頓時引得各種食客紛紛側目想望,就連正在算賬的天福樓掌拒,亦是不由得多看了雲千夢幾眼“心中隻覺這跟在雲千夢身後的小丫頭似曾相識!

  “小姐,回府嗎?”兩人輾轉來到偏門,見那掌拒果真早已找好了一名車夫,便讓慕春遞給那車夫一兩銀子,吩咐道“去楚王府!”便在慕春詫異的目光中坐進馬車內!

  一陣不算長時間的顛簸,馬車漸漸停穩在了楚王府的大門口,慕春跳下馬車前去敲門,隻見那三道正門旁的一扇角門被打開一條縫隙,在問清來人之後,那肩角門再一次的被關上!

  隻是半盞茶的時間,隻見方才還緊閉是三道正門同時被打開,楚王帶著焦大滿麵笑容的從府內快步走了出來!

  隻見楚王此時滿麵笑容,而焦大卻依舊是麵無表情,那無波無浪的眸子中甚至是透了一絲的無奈,尤其看到隨後出現在王府大門兩側列隊站好的鐵甲士兵,更是讓焦大的臉色黑了幾分!

  “丫頭,可是你來了?”走到距離馬車隻有三步之搖的地方停住,楚王笑眯眯的搓著雙手,明知故問卻又十分溫柔的開口,引得慕春身上不禁起了一層疙瘩,而在他身後站著的焦大則是快速的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是啊,王爺!”雲幹夢在車內順著楚王的話接口,既然楚王這麽喜歡玩,那自己就陪這隻老狐狸玩一玩!

  素手掀開車簾,芙蓉一般的小臉漸漸從那馬車內露了出來,那不施粉黛的清麗麵容,立即引得楚王臉上眼中的笑意更濃!

  可雲千夢這道極其溫柔的配合著楚王的回答,卻讓慕春一時驚呆了眼,一旁的焦大更是差點張開了嘴,腦子一時轉不過來,就是想不通,平日裏那總是對楚王冷淡客氣的雲小姐,何時變得這般溫柔似水了?

  如此想來,焦大心中頓時升起疑惑,無聲的走上前,在楚王的耳邊極其小聲的提醒“王爺,這雲小姐的態度有些古怪啊!”

  可得到的卻是楚南山往後踢去的一腳,隨後便見他快速的轉過頭,滿麵怒容道“站遠點!”

  焦大滿心的委屈,頓時便真的站的老遠,懶得理會麵前的事情,索性這雲小姐隻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丫頭,王爺武功高強,又有這麽多的鐵甲護衛,相信她是傷不了王爺的!

  楚南山進焦大果真是滾遠了,立即又轉回頭來,滿麵笑容的迎向已經走下馬車的雲千夢,十分討好道“丫頭今日終於肯來我這楚王府做客了!你可不知,自從上次你離開楚王府後,老夫可是茶飯不思啊,你看看,這才幾日,老頭子的白頭發又多了幾根!”

  說著,還真低下頭湊到雲千夢的麵前,讓她瞧個仔細!

  一顆大頭頓時堵在麵前,雲千夢含笑的低頭一眼,隻見這楚王頭上的白發還趕不上穀老太君的多,心中頓時覺得有些好笑,卻也是安慰似的開。”

  多謝王爺記掛了,一切都是臣女的過錯!”

  這句話,楚南山可不願聽了,他明明就是等著雲千夢說,我會多來楚王府走動的!”才不要聽什麽過錯不過錯的!

  不過,見雲幹夢如此的心疼自己,楚南山的心裏頭還是十分的受用的,果真還是女兒家體貼人啊,於是熱忱的指著筆直站在大門口的兩排鐵甲開。

  “丫頭,這陣仗可還滿意?飛揚那死小子太不上道了,上次居然帶你走小門,改天爺爺一定扒了他的皮給你消氣!”

  雲千夢順著楚南山的手看去,隻見質樸的楚王府門口,站著兩排身穿盔甲的士兵,一看那些士兵身上所散發出的肅穆之氣,便知這是一支真真正正上過戰場、受過嚴格訓練的隊伍,這樣的素質,比之辰王的護城軍、皇帝的禁衛軍,不知高出了幾個層次!

  隻是,此刻這些士兵站在古樸的楚王府門口,實在是太過招人眼目了,而以楚王向來低調的為人,怕是自己今日不來,他也不會如此的隆重,畢竟,隻消瞧焦大那似乎是吞了蒼蠅的表情便知對此事的不滿!

  “讓王爺費心了!可這樣的大張旗鼓,倒是讓臣女受寵若驚,有些不敢踏進王府大門了!”看了眼四周漸漸越聚越多看熱鬧的百姓,雲千夢隱晦的提點著,她可不希望明日言官會因為楚王的行為而把自己給參一本!

  楚南山自是聽出雲幹夢的提示,立即側目想給焦大一個神色,卻發現焦大此刻竟是抬頭望著天上的白雲藍天,氣的楚南山那兩撇小白須顫抖了半天,隻能自己大手一揮,讓那些親衛軍退回王府內,這才笑眯眯的陪伴在雲千夢的身旁,一同走進王府!

  楚王府沒有皇宮的富麗堂皇、沒有海王府的珍奇異獸、就連相府內的精致樓閣都看不到半處,在這裏,入眼的便是一片的綠意盎然,青鬆斑竹是最常見的椎物,一應的亭台樓閣都透著一股古老的氣息,裏麵沉澱的曆史與記憶,讓人即便隻是穿過這些景物,也似乎能夠感受到其中的內涵!

  這時雲千夢第二次來到楚王府,比之第一次的匆忙,這一次雲幹夢心中雖也心急如焚,可在進入楚王府之後,那焦躁的心情卻似乎得到了洗禮,慢慢的沉定了下來!

  “素聞王爺一生隻娶了王妃一人,自王妃過逝後便深居簡出!臣女走進自走進楚王府,便隻覺心中十分的安定,想必與王爺平日裏的養生有關吧!

  “雲千夢目光掃過王府內的一切事物,隻覺顏色雖單調了些,可這充滿生機的色彩卻讓人永遠充滿生命力,是最好的養生之處!

  楚王聽著雲千夢讚美的話,心中不禁一陣得意,隻是那雙深沉似海的眸子卻是射向遠處的亭台,目光中微微流露出一絲柔情和懷念,淡淡的開。”

  她雖聰明絕頂,但生性撲質,即便成了王妃,卻還是如以往一般的生活起居!這楚王府除了當年先祖帝賜給我時,稍稍修繕了破舊的房屋,其他的一改都沒有改變,隻是這滿園的植被,卻是她親手種下的,本想著兩人一同終老,卻不想她竟提前那麽多的便走了!”

  說這話時,楚王身上的老頑童神色不見了,徒留一個浸漬在回憶中、緬懷亡妻的深情丈夫!

  雲千夢微微側首,看著楚南山目光幽遠,那低低的歎息中包含著數不盡的懷念,一時顛覆了他往日的形象,讓雲千夢頓時對這個威名遠播的楚王產生了一絲好奇!

  “不過,如今有丫頭陪著老頭子,我那老婆子也該高興放心了!走,爺爺帶你去參觀咱們王府,免得你以後住進來不小心迷路了!”可下一秒,楚南山身上的深情頓時消失無蹤,滿麵興奮的領著雲千夢走過長廊,心情大好的指著王府的每一處景點介紹著,卻也不先詢問雲千夢的意見,是否願意嫁進這楚王府,自顧自的說得很是開心!

  “王爺,來者是客,您至少要讓雲小姐坐下歇口氣喝口茶吧!”焦大見楚王獻寶似的領著雲千夢亂逛,此刻隻差便進入後院中楚飛揚年幼時的臥房了,便立即開口!

  雲千夢見楚王帶著她越發的往裏走去,深知不妥,便也借著焦大的話停住了腳步,淺聲開。”臣女今日,是特此來感謝前不久相爺的救命之恩!臣女應允相爺,給王爺燒一頓可口的飯菜,還請王爺帶臣女去王府的廚房!”

  楚南山正為焦大破壞他的好事而暗自生氣,此時聽雲千夢這麽一說,怒氣也沒了,笑容更多了,也不想著拐雲千夢進楚飛揚的臥室了,笑眯眯的連連點頭,瞬間便轉過身,一手撫了撫下巴上的長須,腳步卻更加快速的往廚房的方向而去!

  雲千夢見楚王腳下步伐迅速有力,便知他身休硬朗,又因為是武將出身,怕是平日裏也有鍛煉身子的好習慣,比起那雲玄之那縱欲後略顯虛浮的步子,可不知好了多少倍!

  焦大自是沒有想到這是雲千夢今日前來的目的,可廚房可是大家族中最重要的地方,雖然這雲小姐沒有理由害王爺,可還是得小心為上,便立即尾隨楚南山而去!

  “呼呼……,小姐,這楚王爺走路可真是快啊!奴婢都是用跑的,才勉強能追上他!”此時本就是酷熱之時,就連慕春這個平日裏經常奔波辦事的丫頭,今日在腳程上都輸給了楚王!

  不過,這也不稀奇,楚王以前行軍打仗,若是連這點都做不到,那就趁早回家種田,也不用出來丟人現眼了!

  而慕春平日裏雖來回的奔波走路,可大抵上卻還是局限在相府的範圍之內,自然是比不上有武功底子的楚王!

  隻不過,慕春看了眼她家小姐亦步亦跟的始終走在距離楚王身後兩步距離之後,而她家小姐身上更是半點汗珠都沒有、喘氣如平日一般正常,心中頓時好奇,小姐平日四處走動的還沒有自己多,可為何此刻自己竟是氣喘籲籲呢?

  而跟在雲幹夢身後的焦大已是發現了這一點,要知道,楚王的行走速度,在西楚可是出了名的快,可這雲小姐不但緊緊的跟著王爺,臉上卻依日保持著恬靜自得的模樣,著實讓人刮目相看!

  走在最前頭的楚南山早已是注意到了這點,他深知閨中千金向來體弱多病,便是長久不運動的關係!今日便故意試探雲千夢,不想這丫頭竟如此的厲害,讓他心中的喜愛更深了一分!

  前頭的屋子中冒出陣陣的煙氣,陣陣菜香彌漫在這片空氣中,讓人不禁食指大動,恨不能立即大快朵頤,楚王摸了摸癟了肚子,轉身討好雲千夢“丫頭,爺爺今日想吃點爽口的!你也知道,這天氣熱,實在是沒有什麽胃。

  !咕咕”……,剛說完沒有胃口,楚王的肚子裏麵便發出一陣喊餓聲,惹得慕春低頭悶笑,焦大則是側過身子,當作沒有看到自家主子如此丟人的一麵!

  雲千夢憋著笑意,低眉思索了片刻,覺得今日的確炎熱,便笑著開。”

  那臣女便給王爺做一道涼麵吧!”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